富婆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富婆文学 » 从斗罗开始爆兵 » 第三十五章火烧龙
温馨提醒:“富婆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三十五章火烧龙

作者:神辰根
  安冀转过了头,猛的吓了一跳,水龙那颗硕大的头颅正面对着他,吓得他瞬间贴紧了水泡壁,一脸惊恐!

  无奈的抚了抚胸口,“怎么了啊!我都被你吓到了!你有什么事吗?”

  ……

  水龙瞬间……o__o“…

  安冀沉醉在陆地上的美景之中!

  碧柳桃花,珍禽异兽!它们到处都是,一开始还没有怎么发觉这里如此美丽,现在换个角度去看,它如同瑰宝,孕育了大量的生灵!

  他很喜欢这一切,跟家乡的黑森林很像,不禁有些悲意涌上心头,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开始逐个撕裂他的心神,践踏着!

  泪水不恣意,它们只在安冀的眼眸内氤氲,欲要集满眼眶,最终夺眶而出,泪水掩面!

  安冀很不舒服,他不喜欢这个样子,爷爷曾经说过了,他要学会长大,不能再哭哭啼啼了,虽然这种悲伤能让他好过一点,有点眷恋这种悲伤之情,但他不能恣意妄为,他要克制!

  安冀一狠心,闭上了泪盈盈的大眼睛,水雾浸湿了他长长的睫毛,颤抖着,如同安冀此时的心情!

  “啊!你。你怎么在这,你要干什么?你吓到我了!”,安冀狠狠地别过了脑袋,一睁眼,豁然一颗硕大的脑袋出现在了他的视线范围内,霸占了他的近乎所有的视野!

  安冀被吓得不轻,猛然靠后,后背紧紧的贴着水泡壁,双手张开,反贴着水泡壁,与其进行着亲密的接触!

  安冀一扫之前的灰暗颓废之情绪感触,瞬间被吓了回来!

  安冀的脸色有些略微苍白,被吓得不轻啊,苦苦沉思,挣扎在情感的苦海当中,这可当真是一剂救人的猛药啊!

  水龙也没有想到安冀会有这么大反应,会被吓成这个样子,眼角竟然还出现泪花了,当即不满的打了个响鼻,优雅的转过了龙首!

  “我又不是故意的,你至于吗!那么胆小,眼泪都出来了!”,水龙虽是转过了头颅,但还是不满的抱怨了出来!

  “我才没有哭呢,谁叫你把头贴在水泡上面的,那么近,眼睛里全是你的头,不被吓到才怪呢!”,安冀不甘示弱,真真假假的辩解道。

  水龙不语,突然她猛一甩龙尾,直接将安冀所在的水泡抽飞了出去!

  “砰!”,下方就是囚龙湖,安冀被直接抽了下去,水泡与湖面直接接触,水泡如此渺小,不自量力的撞了上去,溅起了打钱的水花,非常沉闷,同时也非常的响!

  安冀在水龙抽打水泡之时,他还准备朝着水龙再抱怨几句呢,没想到水龙一尾巴抽了上来,连声招呼也不打!

  登时,安冀被强大的撞击力给震倒在了水泡中,他趴伏在水泡里,有些懵逼,还没有回过神来,又是一次猛烈的撞击,这种碰撞,浩瀚极了,很沉闷,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咳咳咳”。安冀趴在水泡内,抬起了头,一轻一重的气压骤变,这让他有些难以适应,不禁咳嗽起来!

  “噗通!”,又是一声落水动静,但这声音怎么听都比安冀的落水好听多了,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水龙恼火安冀的举动,没想到她这么优雅的龙族竟然会被人嫌弃,是可忍孰不可忍,一尾巴直接轮了上去,将安冀抽到了囚龙湖中!

  紧跟着安冀的狼狈落水,水龙也也优雅地卷身进了湖中,只泛起涟漪点点,水波不惊!

  安冀听到了声响,有些愤怒,马上转过了脑袋,怒目而视,对着水龙,他生气极了,那一下子,他非常的不舒服!

  水龙不搭不理,自顾自地畅游在湖水之中,水泡安冀自是无法控制,只能随在水龙后面,看她如何优雅的在水中腾越!

  安冀一拳打在了水泡上,这是他愤恨的一击,“咔嚓”,破碎之声响起!

  安冀霎时脸都白了,他没想到他一拳就把它打裂了,而且他不会水啊,这里都是水,~(_)~,顿时傻眼了!

  水龙回首,一脸错愕,外加震惊,怎么可能碎了,他刚刚虽然用了巧力,但是这个水泡也不是平常人能破掉的!

  这怎么可能,水龙有些难以置信的回望!(⊙o⊙)…

  ……

  “怎么样,曲堂主情况如何,要不要紧?”,在洞天秘境之外,十余丈深的地下,一个山羊胡子的中年有些焦急地询问从一旁石室内出来的墨发老人,走上前去抓住了他的衣襟!

  墨发老者扶着腰间的药箱,摇头苦笑:“您还是别问我了,我帮不上忙,他压根都不让我碰他!你要我怎么治疗?”

  “唉,还是不行吗?曲堂主一出来就伤的那么重,如今勉强抢救回来,出现这种情况也是在所难免,继续努力吧!”,山羊胡子中年一摆衣袖,有些无奈的转过了身,叹息道。

  却是惊人的一幕,他的衣袖上竟然是绣着一只黑底金边的大公鸡,身份显然——奇药门的门主亲自出马了!

  “呼哧呼哧!”,抽风般的响声响起,接着在地下的一角,一个门庭打开,或者说是一张巨口打开,一个蓝绣黑袍人从中走了出来,快步走向山羊胡子——他们奇药门的门主,禀告道。

  “属下等多人已经派人多次打探了秘境外围,未曾寻到其他门中之人,一丝痕迹都没有,怕是~属下不知当讲不当讲,还请门主责罚!”

  蓝绣黑袍人单膝跪地,沉沉的低下了头颅,一副任凭处罚之态!

  “无妨,你说吧,怎么了?”,山羊胡子摆了摆手,赦其无罪,吩咐道。

  “属下,属下认为,其他同门怕是已经殒身在升龙谷当中了,连曲堂主都受了如此巨创,其他人怕是性命难保啊!”,蓝绣黑袍人听了门主应允,略一迟疑,忙就回道。

  “混账!我让你去寻找未归的同门,你就是这样给我交代的!找!继续给我找!找不到一个人,你也别回来了!”,山羊胡子听闻手下汇报,怒不可遏,一双眼睛瞪大了看向跪在一旁的手下,怒焰熊熊!

  “门主息怒,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啊,他说的不无道理啊!连曲堂主那等懂得如何明哲保身的人物都受了如此重创,其他人怕是凶多吉少了!”。

  之前救治曲堂主的墨发老者上前赶忙劝道,举起的衣袖可以清晰看到一个黑色的大公鸡,除了没有金边之外,与山羊胡子的没有多少差别,可见身份不低,难怪敢在门主怒火中烧之时冒险劝解!

  却是接着又道:“如今此地之事不知被何等诡算之人得知,已经散布天下,如今谣言四起,我们明哲保身方是良道啊,不要再拘泥于这些细小的损失了,我们得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不然怕是会被有心人顶上啊!到时候可真就为他人做嫁衣了!”

  中华楼,底蕴深厚,它们的酒楼遍及天下,在每一个地方都有着不弱的影响力!

  每一个酒楼都会有一个掌柜,这是必然的,然而,他们还多了一样巡司。

  巡司可以说是一个人,一个机构,都可以,没有人彻底了解过他们,就连酒楼也是,他们负责着酒楼的大小事宜,还有情报搜集,还有查处酒楼人员的职责和权利!

  当然,一些琐事还有情报是不需要巡司来操心的,酒楼中人员流动快,人员量多,每天谈论的琐事就是一大堆的信息了,根本不需要收集!

  所以,中华楼就成了交流消息,谈天说地的佳所,往来之人络绎不绝,这或许跟中华楼的巨大影响力也有着些许的关键!

  “小虎子,摆家伙!”,

  “得嘞!这就来!”

  ……

  一个迟暮老人领着一个幼童走进了酒楼,不知如何,自动就有人为他们腾开了一张空桌子,很是恭敬地让开!

  中华楼规模都是一个规格,不大,但也不小,而且不设立包厢什么的,吃饭除了到在酒楼内订的房间里吃,也就只能跟着众人待在一起,所以在中华楼内空间很珍贵,更何况是虚席!

  老人虽然看似迟暮,却有着精光自眸中不时爆射而出,就比如说……

  他看到了虚席,看了一眼让座的人,他就领着身边的幼童走了过去,放下身上的包袱!

  那幼童甚是急切,在看有人让座的时候,立马冲了上去,直接调到凳子上,端起桌上的茶壶就是往嘴里倒!

  “啊!真是渴死我了,走了那么长的路,终须有口水喝了!”

  那幼童毫不顾忌周围的人,很放得开,不怕生人,抱怨了几声,又接着仰头直灌,茶水都从他的嘴角溢了出来,可真是渴坏了,如此放肆!

  老者不疾不徐的走了过来,拍了一下那如同渴死鬼,现世宝一样的幼童的小脑袋,接着端坐在了靠里的一张凳子上,吩咐道。

  “小虎子,摆家伙!”

  “得嘞!这就来!”,小虎子虽然被老者拍了一下脑袋,却仍是没有丝毫的收敛,又喝了几口茶水,用身上的灰布袍擦了擦嘴,放下茶壶,利索的应对道!

  小虎子打开了行李,从中先拿出了招牌,一块白布幡子,上书“知九成,算九命”,接着又从随行的包袱里拿出了许多杂物。

  诸如:蓍草,清神香,八卦镜,红线铜钱,丹砂符纸,瓶瓶罐罐之类的,繁杂无比,令人眼花缭乱!

  “来吧,就是你,让座的那个,说说吧,有什么事,你先来吧!”,小虎子边整理东西边朝着先前带头让座的那人道,语气冷淡无比!

  “哈哈,我吗?太好了,多谢九爷。多谢小哥!”,那先前让座的人原本就笑意暗藏,如今被指名道出,瞬间喜形于色,拱手谢道!

  “哼╭(╯╰)╮!就知道,你们这么做不都是为了让我师父给你们算命问事吗?还装成那个样子!”,小虎子有些不满那人的作为,很不客气的抱怨了出来,不过却没有放开声音,只是一个人小声咕哝,很看不惯他!

  虽然是小声咕哝,但是离得很近的老者还有问事之人还是可以依稀听见的。

  那人听见了小虎子不满的抱怨之词,脸色略微有些尴尬,不知说些什么好!

  老者一瞪小虎子,斥道:“说什么呢,人家让座是看得起我们,你不知答谢也就罢了,怎么还如此埋怨!”

  老者说是这么说,但却没有多少严厉之色,这话像是说给问卦之人听的,好卖人一个面子,缓和一下气氛!

  小虎子一瘪小嘴,“知道了师父,这位施主对不起,小道失礼了,还请见谅!”

  小虎子有些不太情愿的作揖道歉后,就别过了脸,不再搭理!

  “咳咳,没事没事!是我冒昧了,突然就给九爷还有小哥您们俩让座,是我唐突了,该道歉的是我,对不住了,还请包涵!”,来人尴尬的咳嗽了两声,他现在怎么还听不出老者的意思,当即放下身姿,歉曰。

  “施主客气了,小徒顽劣,还请多多包涵!”,被称作九爷的老者和善的回应,接着又道。

  “施主这是要来问些什么,算命,卜卦,看相,符咒,治病,问事……您~要哪样?”

  谁不知道何九爷所识甚多,他敢说第二,怕是没人敢说第一了!

  何九爷说的便是这卜卦的老者了,他所学繁杂,见识颇多,虽然招牌上写了知九成,但几乎没有在他这问不出来的事儿,大家权当这是何九爷自谦,并没有当真。

  何九爷之名,有些阅历的人都晓得他,因其神算,众人已经将他当成了全知全能的存在,不管到哪都受众人尊崇!

  来人被何九爷的诸多服务项目给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额头冒汗,好尴尬,也不敢擦拭,就这么听着!

  何九爷说完了所有,目视来人,平淡道。

  “你要哪一项或者多项服务,价格绝对公道,童叟无欺,今天你是第一个,可以免去九成费用,但是仅限一项服务!”

  “咳咳,九爷,我就是想要问一下现在全天下都在热传的洞天福地之事!其他的还真不需要了,多谢九爷好意!”,那人待九爷说完,扶着衣袖一抚额头,拭去了汗水,忙声回应道。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