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婆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富婆文学 » 第一夫人 » 第1——4章
温馨提醒:“富婆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1——4章

作者:寒子夜
  001大难不死

  脑袋昏昏沉沉的,肚子胀胀的,浑身湿湿的,好难受的感觉……

  “小姐,小姐,你快醒一醒啊……”低低的哭泣的女音在耳边环绕,一圈又一圈。

  琴、棋、书、画,还有男人,一些穿着怪异的人涌上了脑海之中,占据了整个脑子,头痛,除了头痛还是头痛。

  “小姐,快点醒一醒啊……”温热的液体落在了脸上,还有那种摇晃的感觉。

  “别……别摇了,我要吐了……”乔灵儿摸索着抓住了肩膀上的一只手臂,非常不舒服的说道,身上那粘湿湿的感觉不说,肚子里好像是喝了不少的水。

  乔灵儿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刺眼的光几乎让她无法睁开。

  “小姐,小姐,您终于醒了!”喜悦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耳边,正是之前那个残害她耳朵的声音。

  “醒了醒了,你别再摇了……”乔灵儿伸出手连忙阻止眼前这个梳着两个小小的发髻的清秀的女孩子,再被她摇下去,她没事都会有事了。

  “小姐,你吓死凝香了!”清秀的女孩子见乔灵儿醒了过来,焦急的泪水瞬间变成了喜悦的泪。

  “凝……香?”乔灵儿念着这个名字,忽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她不是和蓝飒盗取了路易十四,然后被一帮应该是黑帮分子的人给盯上了,然后她将蓝飒推进了海里去,接着自己就只是脑子一片发热吗?她清楚的记得自己是没有来得及跳到海里去的,那她现在……

  看着身边这叫做凝香的女子的装扮,古代的锦绣长裙,粉红色的薄纱,层层叠叠的,然后她现在所在的这个地方——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

  这里……是什么地方?

  “小姐,你怎么了?”凝香担心的问道,难道小姐落水了就产生恐惧了吗?

  乔灵儿没有回话,脑子里面理着那些片段,完全是不属于她的记忆,可是却在她的脑海中出现了。

  看了一下自己身上湿漉漉的衣服,跟旁边这个小丫鬟一样,都是那种长长的衣服,只是看起来更加的华丽。

  最后,她看到了频繁出现在她脑海中的一个人,一个十分俊美的男子,脸上带着温柔无害的笑容,一身白衣翩翩,几乎占据她脑海中所有的位置。

  “小姐?小姐?”凝香被乔灵儿这样的沉默给吓到了,就算她家小姐娴静,也不会不搭理她的啊!

  乔灵儿在脑海中迅速的理了理这段不属于她的记忆,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对焦急万分的凝香说道:“给我打一盆水来!”

  “小、小姐要水……做什么?”凝香呆呆的问道。

  “我落了水总要先把自己给洗一洗是吧?”乔灵儿露出了一个俏皮的笑容。

  “啊?哦、哦……”凝香被乔灵儿这么一说赶紧回过了神来,忙不迭的跑了出去打水了。

  见凝香出去了,乔灵儿才有时间好好的自己思考一番。

  她不是没有死,而是灵魂似乎进入到了另外的一具身体里面,俗称穿越,是的,太……他妈的神奇了,她的确是穿越了。

  很巧的是,这个身体的主人也叫做乔灵儿,跟她同名同姓。

  南武国,是这个国家的名称,也就是说,她是来到了一个历史上没有任何记载的国家。乔家,她这副身体所在的家庭,是南武国六大世家之中排名第二的第二世家,乔灵儿的身份,是乔家嫡出的四小姐,也是唯一的女儿,父母兄长对其更是宠爱,可谓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乔家四小姐,素有南武国第一美人之称,娴静淑德,乃是真正的大家闺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是唯独遇到跟一个人有关系的时候,她就会跨出她的院子了。

  让乔灵儿跨出院门的,是南武第一世家的公子,天下第一公子——风轻。

  起初乔灵儿还以为那个乔灵儿是一个花痴,因为她的脑子里基本上都是那个风轻的模样,一颦一笑,都记忆在了脑海的深处。

  虽然乔灵儿觉得那风轻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当然也仅限于在原本那个乔灵儿的脑海中的见识,但是也没有必要让整个脑海中都被占据吧?

  乔灵儿有些无奈的揉了揉胀痛的头,在心里念着:我一定是做梦了,因为被炸死了不甘心,所以灵魂飘荡着。

  “小姐,水来了……”思索间,凝香已经端了一盆水走了进来。

  乔灵儿伸出手去接那黄色的铜盆,倒是让凝香手中顿了一下。

  乔灵儿根本也没有去在意凝香的动作,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看自己的模样,当她看到水中的人的时候,所有的“梦”都在这瞬间给拍飞了。

  那张脸,不是她的脸,可是却出奇的漂亮!

  黛眉如月,杏眸灼华,俏鼻朱唇,贝齿香舌,青丝柔顺,一个绝世大美女!

  乔灵儿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看的女人,虽然之前她的容貌她已经是非常的满意了,可是跟眼前的这张脸相比,那就是麻雀和凤凰了。

  低下头看着自“自己”的身形,细腰纤韧,身形如玉柳卓然,风姿如高岭幽兰,乔灵儿不由吹了一声口哨,虽然这张脸看起来挺小的,身板也不是很高大,但是胸前的鼓鼓的一对还是说明挺有料的。

  素手在腰间比划了一下,一尺七左右,不愧为水蛇腰。

  抬起一条腿架在了凳子上,大腿小腿长得十分均匀,站着的时候是完全的笔直。

  乖乖,这样的身材还真是赞啊!

  对于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乔灵儿是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是她倒是真的好奇,她占据了这个身体,那原来的乔灵儿跑什么地方去了?难道回到了她的那具“身体”里了?她的那具身体,现在恐怕已经成了灰烬了吧!

  凝香在一边看着乔灵儿怪异的动作,心中冷汗涔涔,难道小姐落水伤到头了吗?

  “小姐……”凝香怯怯的喊了一声,小姐让她打来了水,可是又不清洗,而是对着水左看右看,又在自己的身上比划着,这……

  “啊,凝香啊!”乔灵儿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既然上天要给她这个身体,她当然也不能荒废了,更好的是居然连原来主人的记忆都继承了过来,虽然对那个什么第一公子有些头痛。

  “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凝香担心的问道。

  “没有没有,你家小姐非常的好!”乔灵儿拍了拍凝香的肩膀,这个小丫头是乔灵儿的侍婢,跟她关系很好,只不过原来的那个乔灵儿太过内向了,都不主动与人交流。

  “小姐,如果你有什么不舒服,我们上岸后就去看看大夫。”凝香看到那大大的笑容心中更加担心了,那笑容他们小姐怎么可能会露出来?

  乔灵儿嘴角抽了抽,看大夫?这丫头真是关心过头了。

  “先不多说了,凝香,可不可以找套衣服让我换上啊,湿湿的好难受啊!”乔灵儿岔开了话题,不然这小丫头可能会真的现在就把她拉了看大夫去。

  002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换上了一身鹅黄的纱裙,没有了那种粘稠的感觉,乔灵儿是舒服了。

  头发却依旧是湿湿的,乌黑的发一直垂到了臀部,乔灵儿则是在思考:这么长、这么健康的头发,要是去卖能够卖到多少钱呢?如果她把这头头发剪了带回去21世纪,算不算得上是古董呢?

  乔灵儿本就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所以穿越这种事情,她也不是那么不能接受,只是不知道蓝飒现在会怎么样。

  那群人根本不是小偷,有那种重型武器的人,是道上混的人才能够拿出来的手笔,目的竟然只是为了毁去那价值连城的路易十四。难道……路易十四里面有什么秘密吗?蓝飒又会不会有危险?

  当时她虽然将蓝飒推下了海,凭借蓝飒的水性肯定不会让自己有事,但是如果那帮人知道他没死而且还带着路易十四,会不会再找上他?

  “小姐?小姐?”凝香在一旁喊着出神的乔灵儿。

  “怎么了?”乔灵儿抬起了头,算了,她再担心现在又有什么用?她不在蓝飒的身边,也不能去帮他解决问题啊,只希望他能够记住她说的话,好好地活下去!

  “画舫快要靠岸了,风公子让奴婢来问问小姐是要再继续休息一下还是回府。”凝香询问道。

  风轻?乔灵儿听到这个名字扬起了眉头,脑海中也迅速的搜寻了一下风轻这个人。

  现在她和凝香所在的地方是一艘画舫,很大,是风家名下的,能够容纳将近一千人。

  这一次,风轻举办了一个什么歌舞赛,纯粹了富家公子哥喜欢做的事情。为了见这风轻一面,不用说,原来的乔灵儿自然是乐颠颠的跑来参加了。

  而事实上,第一世家的大公子风轻和第二世家的小姐乔灵儿本来就有婚约,只是这个风轻对任何女子的态度都一样,丝毫没有因为有了乔灵儿这个未婚妻而改变自己的形象。

  乔灵儿本人也知道风轻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好感,但是却还是每每的想要在他的面前表现自己,想要赢得他的倾心。

  但是这一次来参加的女子并不仅仅只有乔灵儿,还有很多名门望族的小姐,稍有姿色以及颇有才艺的都来了,乔灵儿就是站在船头的时候,被身边的一个女子“不小心”的撞到了,跌入了湖中。

  印象中的风轻是一个文武全才,能够飞檐走壁,而且当时风轻也在看表演,如果他想要救人,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乔灵儿不由冷冷一笑,那风轻根本就是没有把原来的乔灵儿放在眼里,更是有意识让她出丑。

  不然,她醒过来这么半天了,又怎么不见那位“未婚夫”过来看望一下呢!

  乔灵儿啊乔灵儿,你一心一意追随着的男人,不是你有福能够承受的啊!

  乔灵儿在心里给那位“乔灵儿”哀叹了一句,从现在开始,她占据了这具身体,她也就是乔灵儿,但是已经不是原来的乔灵儿了。

  “凝香,我们准备回去吧,在这里待着实在是没意思!”乔灵儿对凝香说了一句,然后便淡然的往门外走去。

  凝香看着乔灵儿的背影愣了一下,然后快步的跟了上去,她还是第一次听到小姐说有风公子的地方没意思呢!

  这画舫真不是一般的大,乔灵儿光是从她所休息的那个房间就已经看出来了,那房间根本就跟陆地上的房间大小相当了,一路走来,看到了好多间,在快要走出来的时候才听到了琴声。

  表演还在继续。

  顺着琴音看过去,乔灵儿确实看到了在那画舫的船头,搭起了一个高台,此时上面有一个一身浅蓝色衣着的女子坐在古筝后,弹奏着一首行云流水的曲子。

  乔灵儿对什么曲子是没有兴趣,如果是钢琴的话,她或许还有点兴趣,因为这种琴她没学过。

  其他也有不少的女子站着,这地方距离水面也有一段的距离,乔灵儿看着这够宽敞的地方不由皱了皱眉,旁边都有近半米高的护栏,若要掉下去也不是那么简单的,除非是刻意地推下去。

  扫了一眼之后,乔灵儿的目光落在了一个地方——“乔灵儿”落水的地方。

  那地方就在高台的下面,也是做小动作的好地方,可是,也是坐在观赏席位处一眼就能够看到的地方,那上面,风轻嘴角噙着一抹笑容,慵懒的坐着。

  她敢肯定,风轻当时一定看到了,但是他没有站出来,更别提救她了!

  “灵儿妹妹没事了吗?”正当乔灵儿对风轻气的咬牙的时候,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了。

  声音的来源处,一身红衣的妖媚的女子站立着,她的身边站着一名紫色衣服神色不屑的女子,那样子,就像是一只孔雀。

  就是这两个人耍小动作将“乔灵儿”推进了湖里的,红衣的是兵部尚书的千金叶珊珊,紫衣的女子,是同样身为六大世家,排名最末的宁家千金宁萧雨。

  “托二位的福,我很好。”乔灵儿当下微微一笑,忍住了磨拳的冲动。

  叶珊珊和宁萧雨被乔灵儿的笑容给刺激到了,天下第一美人一笑,又岂是她们这种庸脂俗粉所能相比的?

  宁萧雨冷冷的一笑,走到了乔灵儿的身边,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在乔灵儿的耳边说道:“乔灵儿,不用白费心机了,风公子不会看上你的,他看到你也无动于衷,你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吗?”

  原本以为乔灵儿会变脸色的宁萧雨却看到了镇定自若的她,不由有些讶异。

  “他看不上我,难道就看得上你了吗?”乔灵儿反问,不过不是用低声了,而是很大方的说话,顿了顿,又道:“要是他能够看上你,你还用得着在这里跟我示威吗?”

  “你……”宁萧雨显然没有料到乔灵儿会反驳,后面叶珊珊的脸色也变的狰狞了起来。

  在叶珊珊走过来的时候,乔灵儿拉过了凝香,站在一旁,一脚抬起了凝香的脚,绊住了叶珊珊,然后又收回脚踩在了叶珊珊要走向的宁萧雨的裙子上。

  “哎呀!”叶珊珊向前一扑,扑到了宁萧雨的背上。

  宁萧雨也整个的往站在她面前的乔灵儿扑去,乔灵儿分秒不差的把身后的位置让了出来,至于她的后面,就是那矮矮的护栏了。

  “两位姐姐小心啊……”旁边,乔灵儿还担心的喊了一声,不过眼中却是狡黠的笑容。

  两声惊呼同时响起,所有的人都看到那一红一紫的两个声音往下面栽去了。

  “噗通”一声,正是显示着叶珊珊和宁萧雨是一同落入了湖中。

  乔灵儿惊叫一声,忙趴到了那护栏上,“担心”的询问两只落汤鸡道:“叶姐姐,宁姐姐,你们没事吧?”

  “救、救命,我不会游泳……”叶珊珊一边吐着水,一边手脚并用的攀着水。

  看到叶珊珊和宁萧雨两个人的样子,乔灵儿就想到了一个动物——落水的母鸡!

  她这个人没有明显的优点,就是喜欢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虽然叶珊珊和宁萧雨是对另外一个乔灵儿下的手,但是她们说话她就不喜欢了,也就顺便报仇一下了,叫你们逞能!

  转过头,乔灵儿对上了一双深邃的黑色的眼眸——

  风轻!

  003无视风轻

  “雨儿……”风轻还未开口说什么,也没有什么动作,他的身边一个淡蓝色衣服的男子已经快速的飞跃而起。

  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啊!

  乔灵儿看着从自己的头顶上越过的人,眼底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要是有了这么牛的轻功,那么偷东西的时候从这栋楼飞到那栋楼就真的省事多了。

  眼见那蓝衣男子蜻蜓点水一般,动作非常迅速的就从水面上一掠而过,并且也将落到了水中的叶珊珊和宁萧雨给带了上来。

  “凝香,我是怎么上来的?”乔灵儿轻声的咬着凝香的耳朵问道。

  凝香被乔灵儿问的稍稍愣了一下,然后小声的回答道:“小姐是被船上的下人救上来的……”越往后面说,凝香的声音就越小,因为风公子都没有出手救她家小姐。

  闻言,乔灵儿高高的挑了挑眉,果然不出她所料,风轻那个男人的确没有这种“社会公德心”。

  转眼间,蓝衣男子已经将叶珊珊和宁萧雨放置到了甲板上,单手拖着宁萧雨的后颈,另一只手则是按在了她的腹部,运了一些内力按下去。

  “噗”一声,宁萧雨便将喝下去的水给吐得七七八八了。

  同时另一边的叶珊珊,也被一个黑衣的冷酷的男子给把腹中的水给逼了出来,然后就是一个劲的咳嗽。

  记忆里乔灵儿也是有好几个哥哥的,还有两个弟弟,加上她乔家一共有六个儿女,除了她和老六之外,其他四个兄弟都有这种飞檐走壁的功夫,但是却没有一个在这里,似乎刚好今天都有事情要做。不然,她也不用喝的这么饱饱的了。不对不对,如果不是喝的这么饱饱的,怕是她也进不了这个乔灵儿的身体里。

  “萧剑,宁姑娘怎么样?”犹如天籁一般好听的男音出现在了旁边,因为乔灵儿靠的很近,所以听到了这个声音。

  当下侧过头去,那原本在高台上的风轻此时已经站在了宁萧剑和宁萧雨的身边。

  乔灵儿不得不承认,风轻的确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男子,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被金冠高高挽起,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

  “没什么大碍。”宁萧剑一把将宁萧雨抱在了怀里站了起来,“就是叶小姐,可能会需要缓和一会儿。”

  乔灵儿忽然发现,这个宁萧雨和宁萧剑的五官有些相像,身上有着一层淡漠之气,也是一个美男子,只是相比风轻,似乎又少了那么点韵味。

  “先送宁姑娘去里面休息一下吧,徐峰,你也送叶姑娘去里面。”风轻温和的对宁萧剑和另外一边救了叶珊珊的黑衣男子说道。

  “嗯!”“是,公子!”

  宁萧剑和徐峰一前一后抱着宁萧雨和叶珊珊走进了船中,而那里,是乔灵儿前一刻才出来的地方。在两人经过她面前的时候,他们怀里的宁萧雨和叶珊珊恶狠狠的瞪着她,好似要将她生吞活剥一般。

  若不是为了顾及此时的颜面,乔灵儿一定会笑出来,这就叫风水轮流转,她们请她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喝了一肚子的水,现在作为回报,也请她们喝一点,反正这湖里的水看起来很干净,也不用担心农药污染问题。

  当乔灵儿转过身的时候,便看到了风轻那双好看的丹凤眼在看着她,虽然他的脸上在笑,但是眼底却只是冷然。

  凝香在一旁拉了拉乔灵儿,因为她怕看到自家小姐哭,每一次回府,小姐都会哭,因为风公子从来不会给小姐好脸色看,而这一次五公子不在,小姐肯定……

  可是,乔灵儿并没有哭,她只是淡淡的扫了风轻一眼便看向了旁边另外的两个人。

  一个人一身银白色的蟒袍,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低垂着的长长的睫毛下,像黑水晶一样闪烁着的深邃双眸,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好复杂,像是各种气质的混合,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又有着他自己独特的空灵与俊秀!

  另外一个人,衣服是冰蓝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巧妙的烘托出一位艳丽贵公子的非凡身影。那笑容颇有点风流少年的佻达。下巴微微抬起,杏子形状的眼睛中间,星河灿烂的璀璨。他穿着墨色的缎子衣袍,袍内露出银色镂空木槿花的镶边。腰系玉带,手持象牙的折扇。

  这个人——

  “小子,你怎么在这里?”乔灵儿的视线就定格在了最后那冰蓝衣服的男子的身上,两步就走到了他的面前,诧异的问道。

  男子显然没有想到乔灵儿会跟他说话,连同风轻和一旁另外一名男子也是如此,而且这个说话的语气……似乎不太像乔灵儿。

  “乔姑娘认识在下?”宗政焰微红的唇轻轻开启,淡然的问道。

  “蓝飒?”乔灵儿睁着大眼看着眼前的“蓝飒”。

  “谁?”宗政焰有些奇怪的问道。

  “你不是蓝飒?”乔灵儿皱了皱眉头。

  “小姐,这位是宗政公子啊!”凝香快一步的拉住了乔灵儿,在她的耳边小声的说道。惨了,他们小姐眼里心里真的只有风公子一个人了,这位宗政公子都不知道是谁了!

  “宗政公子?”乔灵儿快速的从这副身体的脑海中去搜索,好半天她才知道宗政这个姓氏,六大世家中排名第三的宗政家。

  “在下宗政焰。”宗政焰主动报上了自己的名字,看着眼前这个女子微微笑着,以前他们也见过,只不过,那个时候这位乔姑娘的眼中都只有风轻,根本没有其他的男子。今日是怎么了,怎么会跟除了风轻之外的男子说话?

  乔灵儿眉头一皱再皱,这个叫做宗政焰的男子,跟蓝飒的模样几乎是如出一辙,难道真的是他想多了吗?

  在仔细的想了想,似乎这个记忆力是有这个男子的模样,唉……看来他的确不是蓝飒那小子了!

  “抱歉,我认错人了。”既然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乔灵儿也很快的道歉了。

  对于乔灵儿那坦诚的笑容,宗政焰倒是有一瞬间的失神。

  站在宗政焰旁边的赫连非瑜也微微有些失神,但是又很快的恢复了过来,也说了一句话:“乔姑娘的朋友跟焰很像?”

  乔灵儿微微转头,看到的就是一身尊贵气息的赫连非瑜,而他,是当今的五皇子。

  “嗯,是啊,宗政公子跟小女子认识的那个朋友很像,所以小女子都认错了。”乔灵儿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也很快的把“小女子”三个字给搬了出来,这是这里的规矩。

  这么一笑,赫连非瑜再次有些晃神了。

  “小姐……五公子来了!”凝香心底的诧异比风轻三人还要多,今天所见的她一定要立刻回去跟老爷夫人说,太不可思议了。

  就这么耽搁了小半柱香的时间,画舫已经快要靠边了,河岸上的乔翌晨已经飞至了画舫上。

  乔翌晨和乔灵儿是同胞的姐弟,两个人的五官也非常的相像。他的皮肤很白,就像绝大部分的南宋文人一样;但因为皮肤白,俊美的五官看起来便份外鲜明,尤其是双唇,几乎像涂了胭脂般红润。但他相貌虽然美,却丝毫没有女气;尤其是那双眼睛,看起来既聪明又骄傲。

  “四姐!”乔翌晨对风轻没好感,因为他对自己的四姐的冷漠和无视。

  “翌晨,你不是说今天有事吗?”乔灵儿简单的一搜索,就知道来人是谁了。

  “事情已经办完了,爹让我来接你。”乔翌晨说着,也隐隐的透露着一些担心。

  “好的,那我们回去吧!”画舫已经靠到了河岸边,乔灵儿率先走了下去,忽然又想到什么似的,转过头对宗政焰说道:“宗政公子,有空去乔府玩!”

  而自始至终,风轻都被乔灵儿无视的彻底!

  004乔家

  坐在古代的这种马车交通工具之中,乔灵儿乐的个清闲,虽然赶不上法拉利、劳斯莱斯,但是总比自己徒步走要好的多了。

  更重要的是,她坐的地方有软软的垫子,即使在路过不平坦的地方的时候,也很舒服。

  “四姐……”乔翌晨看着乔灵儿,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你想说什么?”乔灵儿看着乔翌晨那副想说话的样子不由问道。

  “四姐,你……今天还好吗?”乔翌晨鼓气一口气问道。

  “我很好啊!”乔灵儿回答的理所当然。

  乔灵儿的话才说出来,凝香可就不满了:“小姐,你怎么会好?五公子,今天小姐落水了,但是风公子都见死不救……”

  “什么?”乔翌晨的脸色顿时变了,一站起来,差点就要撞到马车顶。“四姐,他这样对你,你竟然还不闻不问?你们可是……”他知道风轻过分,但是没想到这么过分,竟然让他四姐落水。

  眼见乔翌晨就要奔出去,乔灵儿手快的把他给拉了回来,“淡定、淡定啊,年轻人不要这么冲动……”

  “四……四姐?”乔翌晨见鬼一样的看着乔灵儿,“你……你怎么了?是不是落水之后有哪里不舒服了?”

  看到乔灵儿这个样子,找风轻算账顿时不及看自己四姐了。

  凝香也是一脸慎重的样子,“小姐,你告诉凝香,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凝香这就带你去看大夫。”

  听到两个人的话,乔灵儿不由满头黑线,难道她看起来就真的那么像病人吗?

  “我对天发誓,凝香你家小姐我真的没事,我很健康。”乔灵儿举了三根手指对天发誓的道,不然她可能真的直接被马车给载到医馆去。

  “可是小姐你……”凝香紧张的说道,“你今天真的很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我又不是你真正的小姐!不过这句话乔灵儿也只敢在心里说,要是被这些人知道,恐怕自己会被驱逐或者打死的。

  “凝香!”乔灵儿忽然郑重的喊了凝香一声,严肃的样子让凝香和乔翌晨都有些被震慑住了。

  “在……”凝香看着此时的小姐忽然提起了一颗心。

  “四姐?”乔翌晨也喊了一声,凝香说的不错,今天的四姐真的很不一样。

  “凝香,你家小姐,翌晨,你四姐也就是我,从今天开始决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请忽略乔灵儿小姐的用词水平。

  “咳咳!”凝香和乔翌晨都被严重的刺激到了。

  乔灵儿看两个人一脸吃惊的样子,顿时乐了,看来这古人还真够单纯。

  忽然间,凝香就扑向了乔灵儿,“呜呜,小姐……你怎么伤了脑子啊?呜呜……”

  “四姐……”乔翌晨也是一脸的严肃,眼底尽是杀气。“我一定会替你报仇!风轻,我绝对不会放过你!”敢伤他四姐,他绝对不会饶过。

  这辈子,乔灵儿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无语。一个泪包丫鬟,一个动不动就要砍人的火爆弟弟,老天啊,她就算是再正常也会被这两个人给逼疯的!

  而这还只是一个开始,等到她回到了乔家之后,她才真正的体验到了什么叫做关心则乱。

  经过了凝香添油加醋的渲染之后,她像是一个病入膏肓的患者,所有的名医在短短的时间里就被请到了乔家。

  一个又一个大夫从她的面前走过,无一例外的做着同一件事情——把脉。

  直到所有的大夫走完了,天也黑了,乔灵儿的肚子也饿了,而得到的都是同一的答案——乔小姐因为落水有些小小的风寒,其他并无大碍。

  这时候,乔家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了。

  乔家大家,当家家主乔战,五十岁左右,一个英俊而又有男人魅力的男人;有三个妻子,一个正妻,两个妾侍;老大乔翌粼是二房方氏所生,老二乔翌术和老四乔灵儿以及老五乔翌晨是正妻秦氏所生,老三乔翌鹤和老六乔翌敏则是三房吴氏所生。

  说也奇怪,乔灵儿一直以为像这种封建的大户人家一定是勾心斗角、矛盾重重的,但是在乔家,这些她一直以为的都没有,一家相处十分的融洽,三房也都不争宠,一个老爷平分。

  乔灵儿和最小的老六乔翌敏是家里最受宠的两个人,尤以乔灵儿为最。而乔翌敏,还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

  “灵儿,你真的没事吗?”方氏,也就是乔灵儿的二娘在看着大夫一个个离开之后担心的问道。

  “二娘,二哥也是懂医术的,您不相信那些大夫,难道连二哥也不相信吗?”乔灵儿实在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毕竟因为她是有“前科”的,以前的乔灵儿在见过风轻回来之后一定会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哭,晚饭也不会吃,而现在她的这种做法,的确跟以前非常的不同。

  乔翌术皱了皱眉头,灵儿是自己的亲妹妹,他的医术师承邪医,虽不及师父,但也是数一数二了,确实也没有看出妹妹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灵儿,你受了什么委屈都可以跟爹说,爹一定会替你主持公道的。”乔战也难掩心里的担心,就怕真正的触及女儿的伤心处。

  乔灵儿的头有些昏昏的,这么一大帮人围着自己,她都有些缺氧的感觉了。

  但是,这么多人围在自己的身边,却也还是第一次,尤其每个人都是这么的关心她。她从小就是孤儿,对突然冒出这么多的家人有些难以接受,可是却该死的让她贪恋!

  原来她并不是不在意,而是没有真正的体会到家的温暖。

  “爹,三位娘,还有大哥、二哥、三哥,五弟,我想问你们,你们是不是不赞成灵儿和风公子的婚事?”好不容易将心里的那股感动给压了下去,她很严肃的问道。

  话一问出来,基本上每个人的表情都变了,清一色的皱眉。

  最后,乔灵儿的亲娘秦氏站了出来,握住了她的手,温柔的道:“灵儿,只要你喜欢,爹娘和哥哥都会站在你这一边……”

  这么说,也就是他们也是因为“乔灵儿”的关系了!唉,乔灵儿啊乔灵儿,你看看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让人不放心呢?

  “爹、娘,如果我们跟风家解除婚约……对我们乔家有没有什么影响?”斟酌了一下,乔灵儿再次问道。

  “什么?”乔战和秦氏几人顿时面面相觑,一脸的震惊。“灵儿,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面前几个人眨眼间又将乔灵儿的身形给淹没了,全部都是一脸紧张的样子。

  “四妹,你说,是不是风轻那小子又不给你好脸色看了?你告诉大哥,大哥帮你去教训他……”老大乔翌粼本是一个沉稳内敛的人,但是唯独在小妹这件事情上,一点都不会退让半分。

  “这门亲事是你爷爷与风家老爷定下的,风老爷一向遵守诺言,风家少爷就算不愿意,也必须娶你……”

  乔灵儿的话一时间又被堵住了,等到他们一人一语说完之后才幽幽开口:“爹,风公子既然无意,女儿也不好勉强。今日女儿不慎落水,若风公子在意女儿,一定会出手相救,但是风公子并未出手,可见他并不在意女儿。强扭的瓜不甜,女儿也是今日才明了这个道理……”

  听听这话,说的多么的凄凉,乔灵儿,真是很抱歉了,我不是你,对你的那位风公子真的一点意思都没有,而且我也不想受到这种束缚,请你见谅了!乔灵儿在心底说道。

  “那灵儿你是要……”三房吴氏试探性的问道。

  乔灵儿微微一笑,“三娘,灵儿现在已经想通了,风公子并非灵儿的良人,青春有限,若是因为灵儿也误了人家风公子的亲事,那倒是灵儿的不是了。过些时候,灵儿想请爹去跟风老爷说一说,这门亲事,就此作罢吧!”找理由当然得用别人来做引子,绝对不会用自己的理由。

  早在第一眼看到风轻的时候,乔灵儿已经将他踢出在外了,见死不救并且自视甚高的男人,她没兴趣,何必要热脸贴冷屁股去?

  “灵儿,你真的是要退婚吗?”老三乔翌鹤把家人的心声问了出来。

  “是!”乔灵儿严肃地点头。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