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婆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富婆文学 » 第一夫人 » 第5——8章
温馨提醒:“富婆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5——8章

作者:寒子夜
  005邀约

  阳光灿烂的日子,乔灵儿坐在后院的长廊里,在来到古代的这段时间里,她是真正的做了一只大米虫。这样的生活太平淡,毫无新鲜感可言。

  “小姐?”凝香担心的喊着乔灵儿,看小姐明显心不在焉的样子,她更是焦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俗语说: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乔灵儿呆呆的看着荷花池里面游走的金鲤、银鲤,再次的哀叹了一声。

  “四姐……”乔翌晨的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

  乔灵儿缓缓的幽怨的转过脸去看乔翌晨,不知道他这次过来又有什么“教育”的话要说了。

  乔翌晨从前厅来的,手上拿着红色的请柬。

  “有人要结婚吗?”乔灵儿淡淡的问道。

  凝香和请参阅被乔灵儿这么一问给问的愣住了,很快乔翌晨就摇了摇头,道:“不是的四姐,是宁家三小姐送来的请帖。”

  “宁家?”乔灵儿微讶,这几天的时间里她将这个朝纲差不多都理清楚了,对于宁家的了解,她只知道是南武国六大世家中最末的,然后对人的话有印象的只是她第一天来到这个世界在画舫上遇到的宁萧雨和宁萧剑兄妹。

  “是。”乔翌晨将请帖递了过来,凝香伸手接了过来。

  “说的什么?”乔灵儿并没有去接,乔翌晨应该已经知道里面的内容,她也没有必要再看一遍。

  “宁家三小姐约四姐下个月初一在天香楼一聚,说是想向四姐讨教一些琴艺的事情。”乔翌晨照着请帖上的内容简单的说给了乔灵儿听。

  讨教?乔灵儿冷笑,怕是要好好的“教”她吧?

  凝香脸色有些凝重,她对那天的事情可是很清楚的,于是紧张的问道:“小姐,您应该不会去吧?”

  “凝香,发生什么事了吗?”乔翌晨察觉到了凝香的异样,而后看向了乔灵儿,“四姐,为何那宁三小姐会找上你,你不是一向都不与那些小姐来往吗?”

  在这一点上乔翌晨也很是讶异,虽然知道那宁三小姐也倾心于第一公子,那宁三小姐也一直知道四姐同风轻是有婚约的,但是也一直都没有任何的交往,为何此次说是要请教问题呢?

  “五公子,那日……”凝香简单的将宁萧雨和叶珊珊落水的事情告诉了乔翌晨,她很清楚小姐做的小动作,还是借助了她的脚绊倒了那两位小姐,那时候她整个人都陷入了震惊之中,那怎么可能是他们小姐会做的事情?

  “四姐,你真的把宁三小姐和叶小姐给推进了湖中?”乔翌晨在听完凝香的话后立刻念叨了一句,那声音更是比平常要高出了不少。

  “什么?”乔翌术刚刚来到这里就听到了乔翌晨的声音,也不由得提高了声音。

  乔灵儿和乔翌晨顿时顺着声音看过去,看到的是一脸震惊的乔翌术。

  “二哥!”

  “二少爷!”

  乔翌术已经没有心思去理会他们打招呼了,两步就走到了乔灵儿的面前,一脸镇静的问道:“灵儿,你真将宁三小姐和叶小姐推进了湖中?”

  乔灵儿嘴角抽了抽,微微皱眉道:“二哥,我只是无心绊到了凝香,凝香才不小心绊到了她们,我真的是无心的,凝香太夸大了……”

  “小姐……”凝香可就不满了,她虽然比较迟钝,但是还没有迟钝到分不清楚是有心还是无意的地步。

  乔灵儿挥手赶紧打断了凝香的话,转向乔翌术问道:“二哥,你是来找我的吗?”

  “嗯!”乔翌术还未从那个事实中缓过来,“爹让我来问你什么时候能够跟他一起去一趟风家,商量一下你和风公子的事情。”

  “这件事情随时都可以!”乔灵儿思考了一下回答道,她跟风轻两个人,现在应该是郎无情妾无意,还不如做一个好人,让那男人自由的飞去。

  “灵儿,你真的决定要跟风公子……”乔翌术想了想,还是将大伙心中的问题给问了出来,其他的人没有问是怕乔灵儿把伤心埋在心底,但他毕竟是二哥,真的不想看到自己的妹妹难过。

  “是啊,四姐,你以前不是很……呃,喜欢他的吗?”乔翌晨憋红了一张脸,接着乔翌术的话问道。

  就知道她在他们的心中还是原来的那个乔灵儿,乔灵儿有些无语了。

  “二哥,翌晨,我很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我是真心真意的说要和风公子退婚,而且绝对绝对没有委屈自己。”乔灵儿再一次的保证,为什么她说话就是那么难以让人相信呢?难道她的脸上写了“我是骗人”的话吗?

  乔翌晨和乔翌术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心中只能这样祈祷,他们的要求很简单,就只是让乔灵儿快快乐乐的。

  “那好吧,灵儿,如果有什么事,一定要跟二哥说。”乔翌术也不打算逼她,她是他疼爱的妹子,绝对不会让别人欺负的。

  乔灵儿重重的点头,对于这种有家人的感觉,她真的有前所未有的温暖的感觉。说实话,真的一点都不讨厌,尤其是这样一个和乐融融的大家庭,人多热闹。

  “对了二哥,翌晨,”乔灵儿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让她比较介怀,“那宗政家的三公子,他的模样一直都是那个样子吗?”

  连同凝香在内也被乔灵儿这个问题问的一头雾水了,这宗政家的三公子不是长这个样子难道还是易容的不成?

  不过话说回来,凝香似乎记得在画舫的时候,小姐跟那三公子说了几句话的,而且还说他像一个朋友。

  “小姐,您在画舫上说宗政公子像你一个认识的人,是像谁啊?”凝香问道。

  “哦?”乔翌术和乔翌晨微讶的挑眉。

  乔灵儿有些无语的看着凝香,没想到当时她那失态的样子还没这个小丫头给看到了,像她认识的人?当然了,不就是蓝飒嘛,可是她又怎么能说出来?

  “似乎是我记错了,呵呵。”乔灵儿俏皮的一笑,想要掩饰过去。

  不过注视着她的三双眼睛可不是那么容易就放过她的,索性来了集体“jian视”!

  “好了好了,我说我说!”乔灵儿眼睛滴溜溜的一转,脑子里已经有了一个非常好的借口。在他们三个人的注视下,她开始慢斯条理的开口——

  “其实呢,我发现我对那宗政公子似乎有点……”说到这里,乔灵儿的脸也很配合的红了红,让三个人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

  “灵儿?”“四姐??”“小姐???”三个声音带着无比的诧异,眼珠子都差点从眼眶子里掉出来了。

  乔灵儿虽然是秉持着一颗纯洁的心,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她还是必须继续,不然她真的没办法把自己的话给收回去。

  “那日在画舫上,我只是……呃,想跟宗政公子说一些话,才找了一个借口。”乔灵儿那含羞带怯的神情就算是用测谎仪也完全不会测出她是在说谎。心底下,她已经跟佛祖发誓,她说的都是假话,一定要原谅她的罪过!

  此话犹如晴天霹雳,劈在了乔翌术三人的身上,那精明的脑子也在瞬间变的空白一片了。

  宗政焰跟蓝飒长得太像了,所以乔灵儿会认错也是情有可原,这也不怪她不是么?

  “灵儿,你知不知道那宗政家的三公子一直都风流多情,你这样子……”乔翌术狠狠地皱起了眉头,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妹妹说要和风轻退婚的原因是因为宗政焰这个多情公子啊!

  “是啊四姐,宗政公子身边美女无数,更有金屋藏纳十六名貌若天仙的姬妾,你怎么可以……”乔翌晨也一脸的严肃。

  听了乔翌术两个人的话,乔灵儿立刻暗自唾弃了一口,她哪里知道宗政焰是什么样的人?相比之下还是蓝飒那小子比较可爱,虽然相貌非常好,但是对女人却保持着该有的距离,也不知伤了多少少女的心。不过要是她知道蓝飒伤少女的心的原因是自己,估计会捶胸顿足。

  “二哥,你们不用担心,灵儿会有分寸。况且,灵儿也只是有一点点感觉而已,并未有很多……”乔灵儿浅浅的笑道,顿时话锋一转:“翌晨,初一那日,你可以送我去天香楼吗?”

  “四姐,你要去赴约?”果真,乔灵儿一句话让乔翌晨收回了视线,乔翌术也是一样。

  “人家请,我也没有理由拒绝不是吗?”乔灵儿魅惑一笑,她倒是要看看那女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006无聊的宴会一

  六月初一。

  风和日丽,天气晴朗,乔灵儿头有些晕乎乎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就只是因为天太热了。

  六月节气,已是盛夏时节,知了在杨柳树上欢快的鸣唱,好不自在。

  好在南武国的风尚比较开放,即使女子穿着较少,只要不过分曝露,人们也能够接受。

  此外,这个时代毕竟没有汽车、工厂,环境很好,空气清新,空气中亦未有粉尘等的一些肮脏的颗粒,即使有些热,但还是能够接受。

  一般人家的小姐出行都是坐轿子或是马车,但乔灵儿毕竟不是这个时代真正的小姐,马车里面的味道不好,轿子摇晃的太厉害,相较之下,她更宁愿步行前去。

  索性天香楼离乔府并不远,只消一炷香左右的时间就能够走到了。

  乔翌晨和凝香陪着乔灵儿一起去,乔灵儿让凝香给她撑伞,她不喜欢把自己晒得黑黑的,虽然晒黑了显得更健康。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尤其是女人。原本的乔灵儿有一副好皮相,她自然要好好的保护。

  原本乔灵儿以为天香楼会是一间酒楼的,但是在走到那里面的时候却发现天香楼竟然只是文人之间舞文弄墨,闲来时互相研讨诗词聊天做一些事情的地方,跟茶馆也相差无几。

  乔翌晨只是把乔灵儿送到了天香楼,然后乔灵儿便让他先行回去了,几个女人,她还是应付的来的。乔灵儿一到,就立刻有人走了过来。

  “请问是乔府四小姐吗?”小二恭敬地问道。

  “我是!”乔灵儿淡淡的点头,动作虽然很轻,为人也显得有些冷漠,但是那身上的气质却是浑然天成,让人不由望呆了。

  “四小姐这边请,宁小姐已经在后面的天香小筑等您了!”小二也傻愣了一会儿,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请前面带路!”乔灵儿表现的也很有礼貌,不为其他,只是在她的世界中并没有明显的阶级之分,人与人之间都该平等。

  小二带着乔灵儿从天香楼的后面绕了出去,原本以为后面只是一般的雅间而已,不想后面却是别有洞天。

  青石铺成的路和桥,柔软的青绿色小草,桥下池水清澈,池中荷花争相绽放,扑蝶翩翩,蜻蜓也凑着热闹。

  走过桥,已是一片怒放的花群,姹紫嫣红的花争艳而开,芬芳馥郁,几株柳树也垂下了年迈的腰,柳条飘飘。

  不得不说,这里的确是另外一个天地。

  “小姐,这里好美!”凝香开心的说道。

  “你喜欢?”乔灵儿问道。

  “嗯嗯!”凝香忙不迭的点头,这么多的花,而且很多都叫不出名字,煞是惹人眼球。“小姐不喜欢吗?”她可是记得她家小姐很喜欢花的。

  乔灵儿点头,道:“不讨厌。若你实在喜欢,那就让人把我们府中的后院空出一块来,你去移植一些过来。”

  “真的吗?小姐,我可以吗?”凝香惊喜的问道,又像是不相信乔灵儿的话。

  乔灵儿想说她的话难道那么不可信任吗?但是眼角处已经看到了一座凉亭,邃也就没有说了。

  “乔小姐,您就和你的侍婢去吧,宁小姐已经等候多时了。”小二望了一眼前面,也没有打算继续引路。

  乔灵儿点了点头,也不说什么,现在这个时候,应该是睡午觉的时辰才对。没办法,舒适的生活过多了,就是想找些事情做做了。

  凝香跟着乔灵儿走去凉亭的时候却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明明只是那位宁小姐约见他们小姐的,为什么现在会有那么多的人?

  乔灵儿在看到凉亭里有一大群的人,宁萧雨和叶珊珊都在,还有十几个也是之前在那画舫上见到的女人,看她们的穿着应该都是有着不凡的身份。

  而在凉亭的正中央,竟然还有几个男人,不过换汤不换药,还是当初画舫上的那几个——风轻、宗政焰、赫连非瑜和宁萧剑。

  乔灵儿还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呢,她可没有想到那位伟大的风公子还在啊!怎么,难道这一次又是这位风公子出钱,把画舫上未做完的事情搬到这里来了?

  然而今日,风轻的身边却坐了一个女人,其他的女人都是站着的,但是那个女人却有资格坐着,而且是坐在了风轻的身边。

  在乔灵儿第一眼看到那貌若天仙的女子的时候,就看到了她眼中的挑衅的意味,又像是在炫耀,虽然有着一张貌美如花的脸,但是那高傲的神情却像是一只孔雀。

  凝香不由得扯了扯乔灵儿的袖子,那风公子现在带着一个女人在小姐的面前,岂不是给小姐难看?

  乔灵儿自然知道凝香又再为自己打抱不平了,不过她又不是真正的乔灵儿,他风轻爱跟什么人在一起就跟什么人在一起,她一点都不在意。

  “灵儿妹妹好大的架子,竟然让我们等了这么久啊?”乔灵儿一到,叶珊珊就已经矫揉的开口了。

  乔灵儿望了一下外面的天,很认真的说道:“此时刚刚是午时一刻,小女子并没有迟到,只能说是各位来得太早了。”

  “你……”叶珊珊的脸立刻就变了颜色。

  “还有……”叶珊珊的话才起了个头,乔灵儿就很酷的打断了。“叶姑娘似乎记错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叶珊珊咬牙问道。

  乔灵儿狡黠一笑,道:“小女子有三位兄长以及两个弟弟,并未有上姐,所以叶姑娘这一声妹妹,怕是叫错了人!”

  两三句话成功的惹怒了当初推她下水的其中人之一,而这叶珊珊的承受能力也委实太差了,在她说完话后,脸色立刻就变了。

  “乔姑娘果然伶牙俐齿,怎么以前就没有发现呢?”宁萧雨也是咬牙切齿,要不是怕让风轻厌恶,她早就冲上去把乔灵儿的嘴脸给撕烂了。

  乔灵儿继续不动声色的笑着,“宁姑娘约我出来莫不是想讨论我的伶牙俐齿?若是,现在各位姑娘已经见到了,若无其他的事情,那我便告辞了……”

  “乔姑娘请留步!”乔灵儿还没有走,风轻身边的大美人已经开口了。

  风姿卓越,体态玲珑,好一个标致的美人。但是,现在乔灵儿最想做的事情,还是睡觉,如果早知道是这么一大群无聊的人,她宁愿在府里睡午觉!

  007无聊的宴会二

  “这位姑娘有何事?”乔灵儿淡淡的问道,神色慵懒,对美女她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好感如果她想要欣赏,自己这个身体原本的主人就是一个超级美人儿了。

  那女子见乔灵儿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眼底划过一丝不悦,但很快又趋于平静。

  “小女子嫣红,近日与风公子研讨琴艺,但嫣红学艺不精,特想向乔姑娘请教些许,不知乔姑娘是否可以为嫣红指点一二?”那名叫嫣红的女子,娇声细语,柔美无骨,风情万种,身上也带着风尘女子的娇媚。

  “原来姑娘就是风公子的红粉知己,果然倾国倾城。”乔灵儿一听她报上自己的名字也就知道了。

  早在来到这里之前她已经已经跟风轻没有任何关系了,但是偏偏那些多嘴的下人一个劲的在她耳边念叨,她都不知道听了多少遍风轻那个新的红粉知己了。

  而印象中的每一次,风轻在有了红粉知己之后就会把乔灵儿给找出来,美其名曰做风流公子本风流,其实就是为了让乔灵儿难堪。

  不过现在,想让她难堪,也要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嫣红显然也没有料到乔灵儿会这么快就回复过来,而且还很大方的赞美了她一句,一时间竟然有些无言以对。

  一直未说话的风轻也微微挑眉,若是以前这个时侯,乔灵儿应该是咬住下唇想要哭才对,今日的她真的有些不一样。

  “既然灵儿并未拒绝,那可否指点嫣红一二?”风轻站起身,微笑着问道。

  那一声“灵儿”把乔灵儿给恶心到了,鸡皮疙瘩都浮出皮肤表面了。

  “小女子虽未拒绝,但也未曾同意,不是吗,风公子?”乔灵儿不喜欢用“小女子”来这样称呼自己,尤其是在眼前这些人的面前,总觉得这样子称呼自己是将自己的身份给贬低了不少。

  众人显然未料到乔灵儿竟然会拒绝风轻,坐在椅子上的宗政焰、赫连非瑜以及宁萧剑都有些诧异,先不说这乔灵儿,就算是整个京城的女子,都不会断然拒绝风轻的邀请,这乔灵儿今日的言语可真是奇怪了。

  凝香在一旁直冒冷汗,以往风公子要是让小姐帮什么忙,哪怕是给他的红粉知己做什么的时候,尽管不是很乐意,但是小姐也还是会做的啊,今日为何会……

  “乔姑娘这一言莫不是在欲擒故纵?”一旁宁萧雨讥讽的开口。

  人人都知晓这乔灵儿乃是大家闺秀一个,温柔端庄,贤良淑德,但独独对这第一公子风轻情有独钟,别说拒绝的话不会说,就算风轻要她去死,她恐怕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乔灵儿几不可察的冷笑,道:“非也非也,风公子对小女子无丝毫兴趣,小女子又怎会讨个没趣?”屁,他对她没兴趣,她们就以为她对他有兴趣了吗?

  “乔姑娘莫不是忘了,两个月前在忆香园,信誓旦旦开口非风公子不嫁?”一鹅黄衣衫女子开口,语气中尽是嘲笑的意味。

  “乔姑娘的胆量令小女子佩服……”旁边顿时有了附和之声,同时都掩面而偷笑。

  “小姐……”凝香更加担心了,脸色青一阵红一阵,当日她也在场,亲耳听到了自家小姐所说的话。

  乔灵儿在心里再次把原来的乔灵儿给骂了一遍,不是都说古代的女人矜持吗,怎么到了她这里就变的毫无矜持可言了呢?

  抓了抓凝香的手示意她别担心,继而莞尔一笑,悠悠开口道:“既然风公子落花无意,若是小女子再强求,也不过是会给风公子带来困扰,当日所说之话若非今日各位姑娘提醒,小女子早已遗忘,相信风公子也早已忘记了吧?”

  一个很大的流言球滚到了风轻的面前,他若接了话,便等于承认他忘记了那句话;若是不接话,也就说明他心虚,这乔灵儿分明是把问题丢还给了他。

  “哈哈,轻,乔姑娘已经不再是当日对你痴心一片的乔姑娘了,既然落花无意,流水亦无情,以后也就不必再给乔姑娘添麻烦了。”宗政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爽快的说道。

  “好一个落花无意,流水亦无情!”赫连非瑜也适时插入了一句话。

  乔灵儿浅浅的温和一笑,“风公子不必再有所困扰,家父过几日便会过府与风家太爷商量,解除我们的婚约。”

  此言一出,几乎所有的人都是一脸的震惊,除了乔灵儿本人之外。

  女人们低声讨论,都不知道乔灵儿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风轻看着浅笑着的乔灵儿,第一次发现自己对她没有任何的了解。

  “小姐,你真的……”凝香拉了拉乔灵儿的衣袖,倒不是说对她说和风轻取消婚约的事情担忧,而是因为旁边的宗政焰,难道小姐真的是因为那宗政公子所以才……

  乔灵儿淡然一笑,对此毫不在意。

  “乔姑娘,这……”赫连非瑜很快的从震惊的状态恢复了过来,让这乔灵儿死心的戏码他们也看得多了,今天其实也是其中的一个场面,可是现在看来似乎有些脱轨出乎意料了!

  “相信五皇子一定会为风公子感到高兴的,对吗?”乔灵儿不动声色的询问道,可是眼底的那抹讽味可是十足了。

  赫连非瑜顿时语塞,聪明人自然也明白她话里的意思,而且她今天这么一说,也就等于在告诉他们其实她都知道当初他们也是帮凶一事。他心虚了。

  风轻面上也只是有了一抹诧异,但很快也就恢复了过来。

  “婚姻之事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风轻自然不敢妄下定论,若乔姑娘真的无意于在下,我风家定会尊重乔姑娘。”风轻平静的说道,事实上,现在他对乔灵儿有些兴趣,但是在他身边的女人中也不乏用计的女人,所以现在他只是要看一看她到底想要所什么而已。

  乔灵儿讥讽的一笑,这话说得好听,不过又是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她的头上来了。

  “风公子深明大义,如此,小女子就不打扰各位的雅兴了。”来了这个无聊的地方,已经让她把所有的耐心都磨光了,无聊的女人,无聊的男人,没想到最终还是只围绕着原来的乔灵儿和风轻。既然风轻想让她知难而退,那么她就大大方方的退给他看好了。

  “未曾打扰!”风轻还没说话,宗政焰已经先开口了。“在下素闻乔姑娘琴音乃天下第一,在下略通一二,不知是否有幸请姑娘奏一曲?”说话时,一只碧绿色的箫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显然是要来一曲琴箫合奏。

  风轻和赫连非瑜自然知道宗政焰的意思,他跟他们一样,都怀疑此时的乔灵儿不是原来的她,所以想借此试探。可是,她之前拒绝了嫣红,现在会答应吗?

  乔灵儿聪慧的立刻知道了他们的意思,也不拒绝,道:“如此,那就献丑了,还请风公子备琴!”

  008不给面子

  风轻的脸色顿时有些黑了下去,先前没有答应他,也没有拒绝他,现在竟然这么大方的答应了宗政焰,是故意让他难堪吗?

  赫连非瑜、宁萧剑齐齐挑眉看着乔灵儿,若说她这是欲擒故纵之计,那怕是确实让人对她另眼相看了。

  很快琴便取了来,在这个凉亭中本就有石桌石椅,只不过被那些花哨的女人给围堵住了,现在倒好,她们都十分有默契的空出了中间的位置,那里倒是有一个石质的琴案。边角处有着一个小小的香炉,点着龙涎香。

  乔灵儿微微挑眉,看来这帮公子哥真的很会享受啊!

  凝香寸步不离的跟在乔灵儿的后面,生怕那些个小姐又会做什么事情伤害她家小姐。要说到琴技,凝香敢夸口,若小姐称第二,绝对不会有人敢称第一。

  可惜凝香不知道的是,以前的乔灵儿琴棋书画天下无双,可是现在的乔灵儿,除了钢琴之外,她对其他的不感兴趣。

  修长的手指触碰到这不知道是用细麻绳还是马尾做出来的琴弦的时候,乔灵儿眼尖的看到了琴面下一根尖尖的细针,都什么年代了,还玩这种老套的游戏。不过若不是她练得是眼明手快的功夫,也不会察觉到这根几乎可以忽略的针。

  当下便站了起来,连已经准备好了的宗政焰也有些疑惑的看向了她。

  “怎么了乔姑娘,难道是奴家的琴不合姑娘心意吗?”一旁,嫣红见乔灵儿站了起来,已然没有再弹的意思,不由弱弱问道。

  乔灵儿冷笑,道:“此琴乃是至宝,又怎么不合小女子心意?”

  “乔姑娘说的极是,此琴乃是风公子赠予奴家的凤吟琴。”嫣红一边说着一边红了脸看风轻,那小女子模样真是惹人怜爱。

  难怪说风尘女子有的是手段,现在看来的确如此。

  乔灵儿却是一脸的不屑,在记忆中能够搜索到这凤吟琴,乃是琴中至尊,想不到风轻这个风流公子竟然会为了讨好一个风尘女子而做到这个份上,看来“乔灵儿”在他的心里果然只是一堆垃圾了。

  而且嫣红说的这么明显,分明也是在炫耀,不仅仅是在跟她乔灵儿炫耀,其实也是跟在场的其他的女人炫耀,这里大多数都识琴,琴中的至尊出现在这里,肯定是把她的身价给抬上去了啊!

  “凤吟琴乃是琴中至尊,不过,嫣红姑娘可要小心为上。”乔灵儿不动声色的说道。

  “乔姑娘此话何解?”嫣红脸上的笑容立刻逝去。

  “敢问嫣红姑娘是否碰过此琴了?”乔灵儿继续问道。

  “未曾。”嫣红不解的看着她。

  “怕是那卖琴之人想要伤害的是风公子了吧!”乔灵儿淡淡的将视线转移到了风轻的身上。

  其他的女人还为来得及开口,一旁宁萧剑却是看出了琴中的端倪。

  “毒针!”宁萧剑低声道,同时也伸手将那细如发丝的银针取了出来,交到了风轻的手上。

  嫣红见此,脸色立刻变得苍白,“风公子,奴家并不知道为何琴中会有此银针……”

  风轻脸色未变,乔灵儿望着周围的女人,几乎每一个都变了脸色,也觉得越发的无聊了起来。说是会针对风轻,事实上是针对她也说不定呢!

  “既然风公子现在有事要处理,那小女子就先行告辞了!”乔灵儿本就是想挑断那琴弦的,不想却发现这些女人用这种低下的手段,她们未免也太小看她了。

  风轻手随意一挥,那银针便飞射到了凉亭的一根柱子上,整个没入了进去。

  “今日差点让乔姑娘受伤,是在下的过失,若乔姑娘不介意,就由在下送乔姑娘回府可好?”风轻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风轻的话也合乎常理,她在他的地盘上差点受伤,作为主人送客人回去也是理所当然,不过,她乔灵儿不屑。

  “不敢劳烦风公子大驾,有人想对风公子不利,风公子还是赶紧彻查此事吧!”乔灵儿很断然的拒绝,不等他再次开口,便对身边的凝香说道:“凝香,回府吧!”

  “是、是,小姐!”凝香完全都震惊在了乔灵儿对待风轻的态度中,看多了以前小姐对风公子的迎合,这次风公子要送小姐回去,本来应该算是一个机会了,小姐竟然就这样给推了,小姐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乔灵儿转身离开,同时也捕捉到了嫣红、宁萧雨她们眼中那恶毒的神情,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那是她们对付她的小伎俩,只不过没想到这样就被识穿了。

  风轻望着乔灵儿离开的背影,眉头竟然也皱了起来,难道这些年来,自己看她竟然看走眼了吗?

  “有趣,有趣……”一旁,宗政焰饮下一杯酒,一边淡笑着说道。

  “焰,你说什么?”赫连非瑜开口道。

  “瑜,你不觉的现在的乔四小姐很有趣吗?”宗政焰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起,好生妖媚。

  赫连非瑜端过酒杯,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邪的笑容,“的确有趣!”

  听着宗政焰和赫连非瑜两个人的话,风轻忽而也撇开了心中的不解,淡笑一下,他倒是要看看乔灵儿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走在街上的乔灵儿东看看西望望,虽然天热的有些讨厌,但比起21世纪还算好,只是干热,而不是那种闷热。

  “小姐……”凝香第一百二十一次开口,虽然每一次都只是喊一声小姐就没有了下文。

  “嗯?”乔灵儿站在了一个小贩的大伞下,一边看着那上面的玉佩,一边随意问道。

  “姑娘想要什么就看看……”小贩看到这么一个大美人,色心微起,讨好的道。

  “这个怎么卖?”乔灵儿拿着一块雕工算是细致的小玉佩问道。

  “姑娘您可真识货,这块玉佩可是当年镇南王出生时戴的玉佩,价值连城。看姑娘你喜欢,给你一个最低价,一百两!”小贩看着乔灵儿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邃大肆开口。

  “一百两,你去抢吧!”凝香一听这个数顿时瞪大了眼睛,她们做丫鬟的一个月才三两银子,这一块小小的玉佩竟然要一百两,不是抢劫是什么?

  小贩显然也是已经见多了这样的情景,邃板着脸道:“这位姑娘你就有所不知了,这玉佩可是好东西,当初镇南王可是凭借着这块玉佩征战沙场,险险为镇南王逢凶化吉,挡住了数次灾难呐!”

  “要是这块玉佩真的对镇南王那么重要,又为什么会落到了一个小贩的手上了?”凝香也不依不饶的问道。

  乔灵儿听着凝香和小贩没有营养的对话不由失笑,忽然间一个粗犷的声音传了过来。

  “臭娘们,本大爷既然已经给了你钱,你就是本大爷的人,少在那边装清高……”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