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婆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富婆文学 » 第一夫人 » 第9——12章
温馨提醒:“富婆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9——12章

作者:寒子夜
  009街头出脚

  顺着那粗犷的声音的响起,乔灵儿和凝香也都顺着声音看了过去。

  在那大庭广众之下,就见一虎背熊腰的男人,赤着上身,满脸络腮胡,乔灵儿目测那男人大概有一米九的个子,黝黑的皮肤上有许多的旧伤口,看上去很是狰狞。

  在那黑大个面前的地上,一绿衣女子倒在地上,绝色的姿容以及那曝露的着装都昭示着她的身份——红尘女子。

  “又是那黑霸王啊,那姑娘有得罪受了!”小贩也望见了不远处的黑大个和地上的女子,不由发出了叹息。

  “那男子是什么人?”乔灵儿一听倒是比较有趣了,准确说她是比较感兴趣那黑大个腰间的一枚蓝田玉,光是从现在这个距离看就能够看出是一枚上好的蓝田玉。

  “那黑大个可是我们这条街上的恶霸,就喜欢逛青楼,每每将青楼姑娘买回府去,已经有不少的姑娘已经被他虐致死了!”小贩摇头晃脑的叹息着。

  “就算是青楼的姑娘那也是一条人命啊!”凝香也在一边搭话,眼底浮现出怜悯之心。

  乔灵儿在凝香和小贩讨论的时候已经往那黑大个和青楼女子的方向走去了,并且那绿衣女子更是哭声响亮,紧紧地抱住了那黑大个的腿,任由他的拳落在她的身上。

  “小……小姐……”凝香一个晃神,乔灵儿已然往黑大个的方向走去了。

  大街上,人来人往,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去阻止,反而避而远之,怕是惹祸上身!

  “住手!”在乔灵儿还未靠近之时,一带着正义的声音便是从一旁出现,一颗石子也从人群中飞出,击中了黑大个的手腕,阻止了他那一即将落在绿衣女子身上的拳。

  “什么人?”黑大个手腕麻痹,朝着人群一声大吼。

  乔灵儿驻足,朝着有声音的地方望去。

  原本是围成了一个圈的人群中,一名紫衣男子走了出来,他这不站出来还好,一站出来,便是让在场几乎所有的女性都无法移开视线了。

  身着层层紫衣,雪纺纱做,服饰雅致秀丽,如墨染的长发晕染了天鹅绒般神秘幽远的光泽垂坠身侧。若用词来形容,恐世间已无法找到任何言语能够形容他的美,美则已,却又透露出无与伦比的高贵。好一个翩翩公子的形象,让人不舍移开视线。

  黑大个在见到紫衣男子的时候不由微微一愣,在他的脚下绿衣女子也忘记了哭喊。

  本一位紫衣男子已经是人群中顶尖之人物,但在他的后面却又跟上了另外一名男子,乔灵儿的视线不由落在了他身后那名男子的身上。

  袍服雪白,一尘不染。头发墨黑,衬托出他发髻下珍珠白色脖颈的诗意光泽,长发随意披泻于肩,一张脸犹如鬼斧神工般经心雕琢——春山画眉,寒江凝眸,青峰琼鼻,飞樱点唇。遇雪犹清,经霜更艳,美到了极处艳到了极处。

  与紫衣男子身上那尊贵的气质不同,白衣男子优雅入画,身上一种光亮至美的气息笼罩着。唇角微微勾起,形成一个诱惑的弧度,让人呼吸一紧,好一张翩若惊鸿的脸!只是那双眼中忽闪而逝的某中东西,让人抓不住,却想窥视,不知不觉间人已经被吸引,愿与他那文雅的笑容一同沉醉。

  乔灵儿不觉多看了白衣男子两眼,与风轻相比,她并不觉得这名白衣男子会比风轻差,至少在她看到的那双如墨的眼睛里,她没有看到除却温柔之外的其他。

  白衣男子感受到了乔灵儿的目光,侧过头看向了她,乔灵儿一惊,但并未闪躲,迎视着他的目光。

  一旁凝香就有些心跳快速了起来,傻愣愣的看着那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微微颔首,露出了一个笑容。

  乔灵儿见此也没有任何别扭之处,亦颔首,稍作欠身动作。若然在旁人眼中,他们便是相识之人。

  “你是什么人?敢管本大爷的事情?”黑大个一把将绿衣女子扔在了地上,同时也不忘一脚踢在了她那柔软的腹部,可见下脚之狠。

  “光天化日之下,如此对待一女流之辈,公子不怕被人耻笑吗?”紫衣男子一派风流之色,但眼底的睿智一览无遗。

  “一个biao子,老子花了钱,想怎么对待就怎么对待!”黑大个不屑的冷哼。

  紫衣男子脸色微变,眼底已然有了一股怒气,但却很有气度的没有表现出分毫。

  “本公子的老子,阁下恐怕还没有那个资格担任。”紫衣男子似笑非笑的开口,顿了顿,又道:“青楼女子亦是人,当街毒打,阁下眼中可还有王法?”

  虽然那紫衣男子的声音不大,听着也没有什么威慑力,但乔灵儿却听出来了,那是一种王者的语气,习惯了高高在上的语气。

  “王法?老子就是王法!”黑大个上前一步,那雄壮的身子,几乎有那瘦削的紫衣男子两个大小。只是往那紫衣男子面前一站,便颇有大熊和猴子的模样,极端差距。

  “阁下竟然是王法?那我南武国皇上又算什么?”紫衣男子冷笑。

  “公子,不可莽撞!”一旁白衣男子上前轻说道,文弱书生样子,丝毫未有任何的威胁力。

  “敢拿皇帝老儿来压老子,老子的姨丈可是当今的国舅爷,不想死就给老子滚!”什么叫做恃强凌弱,什么叫做仗势欺人,现在这黑大个是将两个词语描绘的淋漓尽致了。

  紫衣男子不屑的冷笑,“我道是谁,原来是陈国舅。”前一刻还在笑着的脸,下一刻已是冷若冰霜,“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姨丈是陈国舅又如何?这里是天子脚下,还轮不到陈国舅坐拥天下!”

  “公子说得好!”旁边一些热血青年,听到紫衣男子的话,纷纷叫好。

  黑大个的脸也更黑了,咆哮一声:“老子要你的命,看还有没有人敢管老子的闲事!”一记重拳便朝着紫衣男子的脸砸去了,那黑大个虽然身材魁梧,但动作敏捷,颇有些力量,并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

  紫衣男子身形一晃,顿时便让黑大个的一记重拳落了空。

  “熠,往后站!”紫衣男子手中象牙山随着其手腕的灵活翻转,与黑大个的拳你来我往,也不忘对那白衣男子说话。

  白衣男子脸上并未有惊慌之色,只是顺着紫衣男子的话而往后退却了些许。

  几招下来,那黑大个笨重的身形顿时被击打在地,习武的人都能够看出来,黑大个虽然速度、力量强悍,可惜招数不多,紫衣男子在与其交手之后很快就察觉到了他的招式。只要压制住了他的招式,那就等于取得了胜利。

  黑大个被重击摔倒在地,地面也适时的晃动了两下,可见这黑大个的身体多少还是有些“份量”了!

  眼见不是紫衣男子的对手,黑大个也不笨,立马就从地上爬了起来,“有本事你就别跑,老子一会就回来……啊……”

  黑大个一边狂奔一边朝后喊着,完全没有看到人群中伸出的一只脚。也正因为他跑的太过猛,所以仅仅只是被这么一绊,他整个人便飞摔出去,额头、鼻子下巴无一例外的都磕破了,当下也昏了过去。

  乔灵儿不动声色的收回了自己的脚,却有些肉痛,黑大个这一摔不打紧,重要的是,在他腰间的蓝田玉也被摔得粉碎了……

  白衣男子和紫衣男子的视线都落在了高雅出尘的女子身上,紫衣男子本没有打算让黑大个离开,却也不曾想过,一名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子竟然会出手相助。

  “小……小姐?”凝香傻愣愣的喊了一声,望着地上如同死尸一样的男人硬是说不出话,想到那天在画舫上,小姐似乎是用自己的脚将那叶姑娘和宁姑娘……

  “有劳姑娘出手相助!”紫衣男子抱拳,浑身上下尽是正义之风。

  “小女子不明白公子在说什么,府中还有事,请恕小女子先行告辞。”乔灵儿一副不知情的样子,唤了身边的凝香便兀自离去。

  紫衣男子本还想说什么,身边那白衣男子便拉住了他,轻轻的摇头。

  “熠,那位姑娘很有趣,不是么?”紫衣男子淡淡的一笑,略有所思的看着乔灵儿离去的方位。

  “太子,您该回宫了!”白衣男子不回话,转移了话题。

  010解除婚约

  安逸的日子又过了几天,这几日乔灵儿都在乔府,悠闲的喝着凉茶,等待这漫长的酷暑离开。

  乔府内平平静静,但是乔府外却是一片哗然。

  自从那日在天香楼后院中乔灵儿所说的跟风轻退婚一事,到了第二日整个京城已经是闹得沸沸扬扬。京城中人谁不知道乔家四小姐对第一世家第一公子风轻情有独钟,为了他恨不得连死都愿意,现在那退婚的话竟然是从乔家四小姐的口中说出,众人都很疑惑乔四小姐说这话的真实性。

  “小姐、小姐……”凝香一路疾跑至小苑,忙得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了。

  乔灵儿此时刚刚午觉睡醒,半朦胧着双眼看着凝香,问道:“怎么了,凝香?”

  “小姐、快,老爷、老爷要您去……”凝香结结巴巴的就愣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乔灵儿见此上前帮她拍了拍后背,帮着她顺气。然后还端过了一杯茶水给她递过去,“先喝杯水,慢慢说,别急。”

  凝香也不拒绝,赶紧端过了一口饮尽,大大的喘了一口气才说道:“小姐,风家老太爷和风公子都来了,老爷让您赶紧去大厅。”

  “风轻也来了?”乔灵儿微微皱眉道。

  “嗯嗯,风公子也来了!”凝香点头如捣蒜,心中想着这次风家老太爷也来了,事情肯定不是那么简单了。

  乔灵儿也不知在想什么,只是招呼着凝香给自己换了一件衣服,梳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只用一根玉簪固定,简单却不是风雅。

  凝香急着在一旁催促,乔灵儿却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乔家现在还不相信她是真心想要跟风轻退婚,那么她也就可以趁此机会好好跟风家说清楚了。

  穿过长廊,走至大厅,隐隐的听到了一个老人低喝的声音:“轻儿,还不快向世伯赔罪!”此声音不怒而威,颇有家主之风。

  这人应该就是风家老太爷了!乔灵儿走至大厅的时候看到的便是同乔战一起坐在那主位上的头发花白的老人,六七十岁的样子,一双眼睛却是炯炯有神。

  “灵儿,你来了?”乔战还未等到风轻的“赔罪”就已经见到了款款而来的乔灵儿。

  乔灵儿身着粉色纱衣,腰间系流苏,走路时那流苏随着裙摆微微荡漾,形成一坦然样,脂粉未施的脸优雅从容,配上那简单的装饰,整个人显得清丽脱俗。

  “灵儿见过爹,风老太爷!”乔灵儿对着乔战和冯家老太爷微微欠身,然后又转向了风轻,“风公子有礼!”印象中这就是原本一个姑娘家打招呼的方式,她不想让自己成为另类,所以这样子很适合。有模版,就不怕她学不会。

  “乔姑娘!”风轻颔首,总觉得这几次见到的乔灵儿跟以前自己所见到的有所不一样,尤当今日她一出现,就会让人眼前一亮。

  “来,灵儿,怎么叫风老太爷这么生疏,你不是一直都叫爷爷的吗?”风老太爷从主位上走了下来,嫌弃乔灵儿对他的称呼。

  记忆中,这风老太爷对乔灵儿真的犹如自己的孙女一样对待,也一意孤行的想要将风轻和她撮合,这就是典型的封建老人啊!

  “风爷爷。”乔灵儿不拘谨的喊了一声,但是比起之前,也有些差别了。

  这一个“风”加了上去,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个称呼了。

  “你这孩子,只要你过了门不就是爷爷的孙媳妇了,现在叫爷爷有什么区别?以前不是叫的好好的吗?”风老太爷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但是不表示他脑子糊涂,一双眼睛更是雪亮雪亮的。

  “风爷爷,以前是灵儿不懂事,才会那么莽撞,现在灵儿长大了。”乔灵儿皮笑肉不笑的道,这老爷爷的意思已经完全的表现在了脸上,她想要装作不知道都难。

  风老太爷先是一愣,随即笑开颜,道:“灵儿长大了好啊,长大了也该准备准备你和轻儿的婚事了,贤侄意下如何?”

  被问着的乔战不由一个战栗,他大概知道今日风老天爷上门来的原因是什么,外面流言满天飞,自然也传到了这风老太爷的耳中。为了证明流言是假,他今日上门肯定就是商讨乔灵儿和风轻之事,可是……

  乔战望向了乔灵儿,却不知该说何是好。之前自己女儿的意向已经明确的表示了,但他们都有所怀疑,而这风老太爷也是商场上顶尖的人物,他虽是第二世家乔家当家,但是在长辈的面前,多少还是有些畏缩,毕竟这第二永远也比不上第一啊!

  乔灵儿看乔战那无法回答的样子,不由浅浅一笑,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风爷爷,和风公子成亲一事,还是就此作罢吧!”乔灵儿不动声色的浅笑道。

  “什么?”风老太爷断然也没有料到这曾经对风轻一片痴心的女子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出来,甚至疑心自己的耳朵是不是除了问题。

  乔灵儿淡淡的看了饶有兴趣的风轻一眼,显然他是在等她接下去说的话,当下也就平静的移开了视线,继续说下去——

  “风爷爷,或许在以前灵儿对风公子爱慕,但是现在灵儿也长大了,明白了风公子的心意。风公子对灵儿无意,灵儿又何必苦苦相逼?若是让风爷爷强行逼迫风公子娶灵儿,那在外人看来,灵儿岂不是不知羞耻的女人了?”乔灵儿淡定从容的说道,虽然她认为更多的是风轻的错。

  “胡闹!婚姻之事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谁敢说三道四?”风老太爷一声吼,显然颇具威力。

  “话虽如此,但风爷爷,若然是郎无情妾无意,灵儿和风公子两厢不情愿,又还会有幸福可言吗?”乔灵儿在说这话的时候,略带讥讽的看着风轻。

  风轻挑眉望着此时的乔灵儿,越发觉得有些不对劲,以前的乔灵儿在看他的时候甚至会脸红,而现在,与他对视不说,还用嘲讽的语气跟他说话,到底是她以前伪装的太深还是其他的原因?

  “什么叫郎无情,妾无意?”风老太爷压低声音,不满这样的解释。

  “郎无情,便是指风公子对灵儿无情;妾无意,便是指灵儿对风公子无意。”乔灵儿很好心的给老人家解释着。

  乔战和风老太爷都因乔灵儿的话而吃惊,乔战走至乔灵儿身边,低声问道:“灵儿,你对风公子真的……”

  “爹,当日灵儿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乔灵儿打断了乔战的话,微笑道:“灵儿现在对风公子并无半丝男女之情,若是强行嫁于风公子,只会让风公子难堪,灵儿也不再自由。况且当日灵儿已在天香楼与风公子明说,他日定会上风府接触婚约,风爷爷,既然您今日已经来了,那就为灵儿和风公子做一个见证,让我二人解除婚约可好?”

  说话同时,乔灵儿巧笑着了一眼风轻,笑容中带着挑衅的意味。他不敢说的话,就让她来说好了,既然他想被抛弃,那她就光明正大的将他给抛弃了!也总比被人家抛弃的好。

  “胡闹!”风老太爷不顾形象的吼了出来,“婚姻之事,岂容儿戏?”

  “爷爷!”一直沉默的风轻忽然开口了,视线亦从乔灵儿的身上移到了风老太爷的身上。“那日在天香楼,乔姑娘已经与孙儿说的很清楚了,她对孙儿无意,若然爷爷不想让乔姑娘失去幸福,还是应了乔姑娘的要求吧!”

  风轻的话让乔灵儿只想冷笑,又把问题的根源推到她的身上了是吗?好一个鼎鼎大名的第一公子啊,原来也不过如此!

  乔灵儿淡笑一声,脸上并未因为风轻的话而露出其他忧伤的表情。

  转向乔战,道:“爹,灵儿儿时与风公子定亲,风家赠予灵儿的信物是在娘那里是吗?”

  “灵儿,你想做什么?”乔战心头忽然一紧。

  “爹,灵儿和风公子意向一致,为了我们日后能够找到自己的幸福,都愿解除婚约,趁着爹和风爷爷都在,今日灵儿就和风公子把婚约解除了便是。”乔灵儿依旧是笑着,继而看向了凝香,吩咐道:“凝香,你去我娘那里,让娘把我与风公子定亲的玉佩拿来。”

  “……是,小姐!”凝香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依言去做了。

  待大夫人秦氏拿着玉佩走出来之后,乔灵儿便接了过去,走至风轻的面前,毫不犹豫的递了过去,道:“风公子,今日我们都自由了,祝风公子能够早日找到自己心仪的女子。”

  风轻望着递过来的玉佩有些出神,但又很快平静下来,接了过来:“也同样祝乔姑娘早日觅得如意郎君!”

  这一日,整个京城都知道,第一公子风轻与乔家四小姐,解除了婚约,并且是由那乔四小姐提出。

  011各怀心思

  吟人居。

  坐落在碧波池水之中,雅居从池上看,好像是在水中。下两层是玲珑的架子,上一层才是屋子;这是很巧的结构,加上艳而雅的颜色,令人有惝恍迷离只感。正红朱漆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提着三个大字——吟人居。

  这是风轻等一行人的最大的根据地,只招呼文雅之人,跟那天香楼的后院又有所不同。

  雅致的摆设,简单而又恰到好处的装饰,都显示着这里主人的性格。

  今日,吟人居只有四个人,亦是时常在一起的四人:风轻、宗政焰、赫连非瑜、宁萧剑。

  “轻,你真的和那乔四小姐解除了婚约?”接过了宁萧剑满上酒的白玉酒杯,赫连非瑜别有兴味的问道。

  淡雅如风的男子,品着酒,嘴角噙着一抹不知深意的笑容。

  “现在可是京城大街小巷都在谈论着,恐怕不假了吧?”宁萧剑朝着风轻一笑,观察着他的表情,却依旧如同之前,看不出些许的破绽,更别说是看出他的心思了。

  “我倒是没有想到那乔四小姐竟然真的会同意了!”宗政焰饮下醇酒,缓缓的勾勒出了邪魅的笑容。

  “轻,莫不是你威逼利诱,让那乔四小姐不得不答应你的条件?”赫连非瑜也是饶有兴味的开口。

  事实上,赫连非瑜的猜测也是宁萧剑和宗政焰认为最有可能的可能,乔灵儿在整个京城是出名的天下第一美人,这天下第一美人只钟情于天下第一公子,非君不嫁,若非有什么特殊之处,今日又怎么会同意退婚一事?

  所以很多人都在暗中猜测,定是有人在其中做了手脚,风轻声名在外,怀疑他的人几乎没有,但宗政焰一行人就有资格怀疑了。

  风轻对乔灵儿别无好感,也多次用逼迫的手段给那乔灵儿难堪,可惜乔灵儿虽然明知道他的把戏却依旧默默承受着,他们是真的很好奇这一次风轻究竟是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让乔灵儿同意了。

  风轻放下手中酒杯,轻轻摇了摇头,道:“这一次你们都猜错了。”

  “哦?”宁萧剑摇开了摺扇,带着一些猜测意味的道:“难道这一次,真的是我们的第一公子被推拒了?”

  风轻但笑不语。

  “不是吧,轻,你竟然真的被人家给‘抛弃’了?”赫连非瑜差点忍不住狂笑出来,并且那“抛弃”二字还用的十分暧昧。

  “我倒是觉得那乔四小姐并非如传闻中那般……”宗政焰把玩着手中的被子,下场的凤眸带着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忽而话锋一转,问道:“轻,你确定现在的乔四小姐还是当初的乔四小姐吗?”

  “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宁萧剑讶异问道。

  “这乔灵儿近些日子的表现与以往大相径庭,焰是怀疑现在的乔灵儿并非当初的乔灵儿。”赫连非瑜云淡风轻的道。

  “如若她不是乔灵儿,那么她会是谁?”宁萧剑心底也有猜测,可是他想不出来一个合理的解释。

  所有的视线都移到了风轻的身上,风轻也略有所思的用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桌子。

  “或许,以前真的是我看错她了。”半晌,风轻口中飘出一句话。

  没错,应该是他看错了她,可是他想不通的是,她为什么要在之前有那般的表情,女人之于自己,他再清楚不过了。

  宗政焰轻笑一声,慵懒道:“我倒是对那乔四小姐很感兴趣,轻,若是你不介意,可否让我和她交往?”

  “焰?!”赫连非瑜和宁萧剑同时讶异了一声。

  风轻亦是微微一愣,旋即又随意笑着点头,“请便!”他倒是要看一看,到底乔灵儿的真面目是什么,是装出来的还是另有玄机。

  宗政焰笑意加深,他要去乔府拜会,不知那乔四小姐是否待见呢!

  ……

  皇宫。

  大殿中,正中一个约两米高的朱漆方台,金漆雕龙宝座上,一身龙袍、不怒而威的皇帝端坐于上,双眼微眯,似乎是在算计着什么。

  殿上只有两人,一坐一站。

  “父皇!”一身层叠紫袍容貌俊美男子站在殿堂上,恭敬的福身。

  他,南武国文韬武略的太子殿下——赫连非焱。

  “焱儿,这一次你斩杀国舅可是让朕的后宫乱了啊!”武帝略显苍老却雄浑的声音响起,声音毫无起伏,亦听不出来是喜是怒。

  “启禀父皇,陈国舅纵容其外甥行凶,并且勾结夷人证据确凿,陈国舅反抗搜查,儿臣故此先斩后奏,还请父皇明鉴!”赫连非焱义正严词地说道,脸上并无任何惊慌之色。

  夷人是南武国边境的一个小族,但此族虽小,力量却不容小觑,野心雄雄,一心只想将诺大的南武国吞并。

  武帝看着下方的儿子不由叹了一口气,从龙椅上走了下来。赫连非焱也不曾有任何的不安,脸上依旧是一派正气。

  “焱儿,朕知道你的心思,只是,光是杀了一个陈国舅还万万不行!”武帝淡淡的说道。

  赫连非焱当即一愣,随后问道:“父皇的意思是?”

  “陈国舅乃皇后的兄长,麒儿的舅舅,皇后的势力你清楚,麒儿和陈国舅感情甚好,如此一来,你觉得他们还不会有所行动吗?”武帝平淡的语气中不夹杂任何的情感,但却道出了阴谋。

  闻言,赫连非焱皱了皱眉。他非嫡出,却因是长子而被立为太子,母妃只是贵妃,虽贵为贵妃,但宣布及皇后之名。皇后家事庞大,连自己的父皇也要忌惮三分。

  本来立皇后之子,也就是南武国三皇子赫连非麒才是理所当然,但武帝忌惮皇后家族势力却立了长子为太子,已让皇后一族势力不满,现在太子又杀了皇后的亲兄长,可想而知,原本的矛盾此时此刻将会如何。

  武帝见自己的提点已经起到了作用,邃转移了话题。“朕听闻南武国第一世家第一公子和第二世家的千金解除了婚约,可有此事?”

  赫连非焱闻言愣了一下,而后答道:“确有其事!”

  “第一世家、第二世家势力雄厚,乃我南武国的经济来源之处。”武帝略有所指。

  “儿臣明白,谢父皇提点!”赫连非焱也在下一刻就明白了武帝话中的意思,顿时茅塞顿开。既然两大经济势力分裂,那就有必要好好的利用起来,不是么?

  尤其,第二世家当家乔战的亲妹妹,乃是后宫之中四大嫔妃中的淑妃,虽然淑妃早年难产而死,但是这份关系还存在着……

  为人不知的阴谋在缓慢的进行着,历史又将会因为一个人的决定而有所变动了!

  012巧遇

  没有了婚约,乔灵儿一样过日子,原本以为婚约过后会有平静舒坦的日子,不曾想第二世家的地位摆在那里,上门求亲的人倒是不计其数,差点踏破了乔府门槛。

  “小姐,第四世家的白三公子和第五世家的火大公子都在府上,我们这样出来……”凝香战战兢兢的问道,其他求亲的人也就算了,这第四世家和第五世家多少也还是有些地位的,虽不及风乔两家,但也是南武国一大经济支撑啊!

  可是,现在两大世家的公子上乔府求亲了,当事人乔四小姐却在京城大街上悠悠闲逛,这也太……

  “凝香,你说他们是真心想娶我这个被抛弃了的女人吗?”乔灵儿一边看着周围的小物品,一边随意的问道。

  “啊?”凝香被问着了,可是心底却有了一个否定的答案。

  在南武国虽然民风开放,但是一个女人若是被退婚了,也会遭到他人的摒弃。虽然是由乔灵儿主动先退婚,但是放在她和风轻身上,众人会看不起的也只会是她而已。

  “白家和火家跟我乔家同属六大世家,但他们排名只能在第四和第五,便是不及我乔家。风家、宗政一家无女,而我当初又与风家公子有婚约,他们无法攀交情,可如今我与风家公子退婚了,不是给了他们白家、火家一个赶上第三世家亦或是我第二世家的机会吗?”乔灵儿可是很清楚那些人的心思。

  “可是小姐,就算是与你成婚了,乔家基业不是还应该给大公子、二公子他们吗?你怎么会……”凝香皱眉问道,自古女子出嫁从夫。

  “笨凝香!”乔灵儿站定了,敲了凝香一记板栗,笑盈盈的道:“这京城之中谁不知道乔老爷就疼那个女儿,而且兄长弟弟也是关爱有加,要是做了乔家的女婿,你以为会一点好处都没有?难道你不知道皇后嫁给了皇帝,然后她的家族也就跟着有了极大的势力?正所谓……”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对不对小姐?”凝香把接下去的话给说了出来。

  “不错,孺子可教也!”乔灵儿打趣的笑道,在这古代,要是没有这小丫头的陪伴,她还真的会无聊死不可。

  “可是小姐啊,那两位世家的公子说是娶你,其实也就等于是嫁给你对不对?男人嫁给女人,真奇怪……哎哟,小姐,你干嘛又打我?”凝香认真的说道,可惜小脑袋瓜又中招了。

  乔灵儿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瞄了凝香一眼,才道:“他们想娶我,难道我就要嫁给他们了吗?”那种势力的人,她还没有兴趣看得上眼。

  “那小姐的意思是……”

  “凝香,你家小姐的意思就是……”乔灵儿神秘的笑着,在凝香满心期待的时候狡黠的道:“等时机成熟了小姐再告诉你,乖!”

  凝香欲哭无泪,她怎么不知道自家小姐的性格是这么的恶劣?

  走了一会儿,乔灵儿忽然停了下来,问道:“凝香,你饿了吗?”

  凝香满头问号,但看到乔灵儿停下的地方是京城有名的酒楼醉风楼,事实上这醉风楼其实是乔家的产业,凝香立马就知道了她的意思。

  “是小姐饿了吧?”凝香贼兮兮的问道。

  乔灵儿也不说话,已经率先走了进去,凝香也只要讪讪的跟着走。

  “四……四小姐?”跑堂的人看到乔灵儿和凝香进来,先是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恭敬的将乔灵儿迎了进去。

  “小姐,这里是大少爷开的酒楼。”凝香在乔灵儿的耳边轻声给她说道。

  乔灵儿不可置否一笑,其实在进来的时候她就看到了外面的标记,是一个麦穗的标记,也是乔家的标志。

  “四妹,你怎么来了?”辅走进醉风楼的乔翌粼看到乔灵儿不由怔愣了一下,然后快步就走了过去。

  “大哥,凝香肚子饿了,有没有东西吃?”乔灵儿略带讨好的看着乔翌粼,狡黠笑着。

  “小姐……”凝香欲哭无泪,哪里是她饿了啊?

  乔翌粼看到现在的妹妹比之前开朗了不少,偶尔甚至还有些调皮,也会主动的跟人多说一些话,自然是乐的高兴。不仅仅是他,乔家其他的人虽然很惊讶她的改变,但是都很欣慰她能够看的这样开。

  “在自家里,怎么会没有饭给你吃?”乔翌粼宠溺的说道,“来,跟大哥上楼……”在转过身之际,忽然想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存在。

  乔灵儿之前倒是没有注意到跟在乔翌粼身后的人,现在看到也是有了些许的兴趣。

  “宗政公子,别来无恙。”乔灵儿不生疏的打招呼,感觉两人已经认识许久了。

  宗政焰和乔翌粼都因为乔灵儿的打招呼而微讶,乔翌粼不动声色的蹙了蹙眉,先前他已经听二弟和五说灵儿可能对那宗政家的三公子……

  宗政焰很快的平静了心下来,拱手道:“乔姑娘!”

  “大哥是在和宗政公子谈生意吗?”乔灵儿也没有将过多的视线放在宗政焰的身上,怕是这个大哥回家之后又会在乔老爷和夫人们面前大肆宣扬一番,到时候她的耳朵会很累的。

  “嗯!”乔翌粼不否认的点头,然后又对已经来到的掌柜的吩咐了一句:“钱二,你去准备些饭菜送上来,宗政兄……”

  “乔姑娘都是乔家人,想必乔兄也不会在意乔姑娘是否听到我们的谈话。”宗政焰略有所思的看了乔灵儿一眼,眼底的一抹兴味转瞬即逝。

  “请!”乔翌粼做了一个请姿,事实上,他多少还是有些担心乔灵儿对宗政焰有什么的。

  乔灵儿看到乔翌粼沉稳的脸上有着些许的担忧,不由觉得好笑,拉了拉他的衣袖让他慢了下来。

  乔翌粼走到了后面和乔灵儿并齐的地方,听到她说:“大哥,我当日跟二哥和五弟说对宗政公子有好感,是为了让你你们相信我是真的要和风公子退婚,绝非虚假。”

  “吓?”乔翌粼一脸错愕。

  乔灵儿失笑,道:“大哥你不用担心,我对宗政公子并无半点男女之情!”他只是长得像蓝飒,所以她才想要把他当成那个小弟弟而已。

  “真的?”乔翌粼满不敢相信。

  “大哥,你相信我啊,我敢对天发誓,对他真无半点男女之情!”乔灵儿心里憋着笑,突然间发现古人真可爱。

  “那就好,那就好,来,进来吃东西吧!”乔翌粼听到乔灵儿的保证也就放心了。

  宗政焰是有名的风流公子,自小便是离经叛道,与他的大哥二哥相比,算是最为怪异的一个。可他虽然风流,但是头脑犹在,否则也不可能在短短三年时间里将本是政家的宗政家发展成为政商皆可的第三世家!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