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婆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富婆文学 » 第一夫人 » 第17——20章
温馨提醒:“富婆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17——20章

作者:寒子夜
  017夜半访客

  乔灵儿总算是见识到了古代的君主专制制度,以前上历史课的时候她就曾想过这种独裁的专制是让她厌恶的,如果专制到她的头上,她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的接受。

  可只有到了现实之中,才能够体会到现实的残酷。

  她可以光明正大的离开这里,毕竟她并非原先的乔灵儿,她所占据的不过是乔家四小姐的身体,她的灵魂依旧是原先的乔灵儿,跟这乔姓人家毫无瓜葛。

  然,她终究是占据了人家女儿的身体,并且一家对她十分之好,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家的温暖,让她也切实做了一回女儿。做女儿,就必须尽孝道,如若此时她离开,乔家便是抗旨,欺君之罪,连累的是乔家数十条人命。她虽然生性淡然,但是这些无辜的生命她也不能就这样看着在她的面前消失。

  乔府显得有些森冷,乔家其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一场利用关系,也知道她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地位,几乎每个人都跟她说过要她离开的话,可见这家人是真的在乎她。

  正因如此,她就更加不能一走了之,否则她会良心不安。

  夜空中,一弯银月高高悬挂树梢,洒下无限清辉。

  乔灵儿倚在窗前,望着星空悬挂于树梢弯月,在这仲夏之夜,这样的月光却也显得有些清冷。

  “今夜的月色很美是吗?”忽然间,一个戏谑的声音在乔灵儿头顶上方响起。

  乔灵儿抬头望去,只见原本映衬在月光之下的树上,突然飘过了一个白色的人影,声音便是那人所说。

  “阁下深夜到访,不知有何贵干?”乔灵儿随意的拢了拢身上的纱衣,淡淡的问道。古代的轻功她已经见过,所以此时再见,也并无任何诧异。

  “如此良辰美景,怎么乔姑娘都无心欣赏?”白衣男子再次开口,映衬着那幽幽的月光,身形越发显得朦胧,飘渺如谪仙。

  “哦?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在欣赏这月光?”乔灵儿挑了挑眉道。

  “你的人在这里,可是,你的心不在这里。”白衣男子淡淡的说道,言罢,他的手一摆,清幽的声音便从他手中横放的箫中飘出。

  乔灵儿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但是却没有感觉到杀气,但依旧不敢放松警惕。

  “小姐……”凝香听到了箫声,以为是小姐吹箫,可是却在走近乔灵儿的时候看到了外面的人。

  只可惜,凝香来来不及惊呼,那白衣男人的指尖便射出了一片树叶,点住了她的穴道。而她也就那样软倒了下去。

  “凝香?”乔灵儿急忙接过了凝香的身体。

  “乔姑娘不必担心,在下不过只是点了她的睡穴而已,两个时辰之后便会清醒过来。”白衣男子邪肆的开口道,身形一闪,整个人便从树上飞跃而下。

  乔灵儿将凝香安置好之后便使出了一招,可是在还未接触到那男子之时,便被他扣住了手腕扳向后面,他的另外一只手却是掐住了她的脖子。

  乔灵儿很肯定,只要他稍稍用劲,她的脖子便会被掐断。

  “看来乔姑娘与外界传闻的并不一致。”男子邪笑着开口,然后便放开了乔灵儿。他不会看错,在当初她动手的时候,他就知道那是只有学习过之后擒拿的手势。若她真的是只养在闺房之中的千金小姐,懂得应该只是外界传闻的琴棋书画而已,而不是此时的“功夫”。

  映入眼帘的人让乔灵儿心中微微一怔,俊美如斯的容貌,有着摄人心魄的风华。如此的风华却是让他生生掩饰住了,用那绝美的容颜掩饰住了他的嚣张,可是那双精致的凤眸中的张狂的本质却是无法全部掩饰……

  风华绝代!这是乔灵儿第一个想到的用来形容他的词,绝代佳人可以形容女子,可是此时她只想形容眼前的这个人。他的嚣张而邪魅的气质让人不容忽视。

  绝代虽是绝代,但并未让乔灵儿完全被他那绝美的容貌所迷惑。

  “不知公子高姓大名?”乔灵儿退后了两步,保持着该有的警惕问道。一个大男人在这半夜三更闯入她的院子,不会只是纯粹的路过。

  白衣男子挑了挑眉,还是第一次有女人看到他的本来面目之后这么平静的。

  “你确定你要知道我是谁?”云中月往前走了一步,黑中泛着些许墨蓝色的眼睛直直的看着乔灵儿。

  “公子不说也无妨,夜深了,若公子不介意,请吧!”乔灵儿再往后退一步,她很清楚,自己跟如果正面跟他交手是完全没有胜算的。

  云中月不由高高扬眉,她不为他的容貌所迷惑也就算了,竟然还直接赶人?看来外界的传言不仅仅是一点点的假了,这乔灵儿根本不是传言中的那个人。

  “你真的是乔战的四女儿?”云中月淡淡的笑着问道。

  乔灵儿镇定自若的回答道:“若小女子不是,难道公子才是吗?”这个人虽然对她没有杀气,但是她能够嗅到隐藏的危险,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是危险的。

  闻言,云中月先是一愣,随后笑了起来,“哈哈……好,好一个乔四小姐,在下云中月。”

  “邪医云中月?”乔灵儿听闻不由一愣,秀眉微蹙。

  “你知道我?”云中月更加好奇了,传闻都说乔四小姐心里眼中都只容得第一世家第一公子风轻,何以现在她会知道他邪医?

  乔灵儿带冷夹讽道:“邪医云中月,医谷谷主,不求功名利禄,用毒用药天下无双,医毒名扬天下。因容貌俊美如妖孽,杀人不眨眼,救人可与阎王抢人,杀人救人全凭心情喜好,故以天下人奉称邪医。”据说也是她二哥乔翌术的师父。

  听到乔灵儿对他称呼的由来,云中月的面色有些清冷,“你是第一个敢在我面前说出我这‘邪医’二字由来之人。”

  在察觉到云中月语气有些不对劲的时候,乔灵儿心中更是提高了一些警惕。之前不知道他就是云中月就罢了,现在知道了就必须提起一百二十个心。

  云中月杀人是没有理由的,也许她没有得罪他,下一刻也会变成一具死尸。

  “所以呢?”乔灵儿袖子下的拳握紧了,后背也冒着冷汗。

  看到乔灵儿虽然紧张但并未自乱阵脚的样子,云中月突然心生出了一股欣赏,对一名女子的欣赏。他本是随意的闲晃,但在经过她的院落的时候看到了面容绝色双眼中却透露出了聪慧的女子,一时好奇便停留了下来,不想却发现了她的与众不同。

  “听闻乔四小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刚好在下这里有一本曲谱,只可惜有箫无琴,想借乔姑娘的琴与在下合奏一曲如何?”云中月说着,已然从怀里掏出了一本书,递到了乔灵儿的面前。

  乔灵儿愣了一下才伸过手去接那本书,却在这里外面传来了“吼吼”的低沉却有些尖锐的声音。她能够听得出来,那是仙鹤的叫声。

  云中月收回了手,衣袖一摆,望向了窗外,随后又转过头看向乔灵儿,道:“此曲谱就先放在你这里好了,等我把事情处理完了,会来找你的!”

  “欸……”乔灵儿才欲说话,就见云中月如同鬼影一般,瞬间飘至窗外,一上一下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望着手中的曲谱,乔灵儿眉头皱的更深了一些,她试过了,在触碰到琴弦的时候,脑海中的记忆会带着她大概的动一动。但毕竟她不是那个乔灵儿,不能够那样的融会贯通啊,曲谱什么的,她哪里会看?

  希望暂时云中月不要来了,再过三天,便是她出嫁的日子了!

  018配不上她

  出嫁的前一天,乔府来了两位贵客,更加准确的说,是不速之客。

  风轻和赫连非瑜!

  乔家人自当是不欢迎风轻,可是又不好赶他走,毕竟风家和乔家在生意上也有往来。且与风轻同来的是五皇子赫连非瑜,皇家的地位总是远在平民之上。

  “五皇子,风公子,我们还有事情要忙,招待不周之处,还请见谅。”比较直爽的乔翌晨手上拿着一个红色的花球,神色冷冷淡淡的,语中讽刺意味十足。

  风轻淡笑,并非不知道自己和乔灵儿解除婚约之后他们对自己的不友善,以前虽未在面上表现出来,但是现在他们已经不用顾忌了。

  赫连飞瑜一脸邪笑,乔家人的心思他自然也是清楚的,反正这也是风轻这家伙自作自受。

  “乔兄,明日就是乔姑娘大婚之日,本宫和风兄只是想当面对乔姑娘说声恭喜。”赫连非瑜讪讪道。

  “我四姐今日很忙,没空接待二位,二位还是请回吧!”五皇子又怎么样,他可没有忘记促成这门亲事的,就是这五皇子的生父,当今的皇帝!

  至于风轻,摆脱了他四姐不是应该很得意吗?现在他应该更加得意才是。

  “乔兄,我们并无其他意思,轻也只是想跟乔姑娘说声对不起而已!”赫连非瑜见乔翌晨一点面子都不给,也只能微微放下身段了。这是一场带有阴谋的联姻,一般人绝对不会因为被皇上亲自下旨赐婚而兴奋,哪怕赐婚的对象是当朝丞相。

  乔翌晨还准备说拒绝的话,凝香便截断了他的话,道:“五公子,小姐说请风公子和五皇子前去内院喝杯茶。”

  “四姐说要见他们?”乔翌晨似乎不是很相信凝香的话,虽然知道现在乔灵儿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了,但风轻毕竟还是风轻,四姐又怎么会?

  “五公子,小姐真的说了……”凝香也不清楚乔灵儿的真正意图,可既然小姐这么说了,她也就只好照着去做了。

  风轻和赫连非瑜则是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诧异。

  乔翌晨冷哼一声,随即从风轻的身侧绕了过去,没有再看他们一眼。

  想他风轻,闻名整个南武国,包括皇室在内,对他也会避让三分,而此时在乔府,他就真的只是一个被厌恶之人了。

  凝香在前面引路,风轻和赫连非瑜跟在她的后面。凝香的脸微微有些发红,要知道以前就是小姐再怎样表现自己,这风公子也不会见她,今日竟如此好脾气的主动上门,倒是难得。

  乔家后院,芳香满园。各种花姿态万千,有的花瓣已然全部展开,有的只是展开了两三片,有的是圆鼓鼓的花蕾,望上去,饱胀的马上就要破裂似的。绿树翠竹掩映中的玲珑小亭,犹如一位含羞少女在窥视着远处的游人。

  琴音从小亭雪帘下袅袅升起,如湉湉流水细语呢喃,婉转缠绵,在空气里荡漾出细小的波纹。轻掠下尾音,雪纱曼起,沿着青白色的绣着银丝边的裙角望去,衣袖随风飘舞,伴着音韵的流逝而轻轻样子,再优雅落下,美好的如同幻景。

  凝香听着乔灵儿的琴音也不由有些讶异,以前小姐的琴很精致,但是此时听起来并不是很熟练的样子,但是却带着另外的一种意境。

  乔灵儿叹了一口气,两天前云中月出现之后她就在研究琴了,怕是他还会再出现。以前都是跟钢琴接触过的,这种古代的琴对她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挑战。好在这身体的潜能还不错,在她自己研究的同时也根据本能,慢慢的开发,现在勉强能够弹奏出一首曲子出来。

  “小姐,风公子和五皇子来了。”凝香很快回过神,向乔灵儿请示道。

  “请他们进来吧。”乔灵儿也没有拘泥,当即便从琴案前起身,坐了一个上午了,她的腰已然有些酸疼。

  凝香将琴收拾起来,乔灵儿则是掀开了雪帘,淡淡的道:“风公子、五皇子,请!”

  辅见到乔灵儿时,风轻和赫连非瑜都是一怔,一身青白色绣着银边的衣服,并未有其他的修饰,乌黑的长发也仅仅只是梳了一个简单的发型,用一支白玉簪固定住,与先前为见风轻时精致的装扮完全不一致。

  风轻和赫连非瑜走进小亭之中,桌上放着散发着幽香的茶。凝香则是将那雪帘收拾起,用钩子勾住。

  “不知风公子、五皇子此次前来有何要事?”乔灵儿已将茶水准备好,也算是尽了地主之谊。而她也无意与他们多说什么,直接切入正题。

  风轻脸上笑容依旧,光华四射,不过他已经不再是此时乔灵儿那心中之人了。

  “乔姑娘,今日在下前来,只是想跟姑娘说一声恭喜,还有……抱歉。”风轻诚恳的说道,若不是他的缘故,也许乔家和风家不会这么早退婚,乔家也就不会成为政治下的利用工具。

  “风老太爷已经派人前来祝贺了,风公子不用如此客气。”乔灵儿淡淡的道,顿了顿,又道:“不知风公子为何要跟小女子说抱歉?”

  “乔姑娘,轻只因与你退婚才让我父皇有机可乘,不经你的同意就为你赐婚,为此向你道歉。”赫连非瑜把风轻想说的话给说出来,事实上,这都是皇室的错。

  乔灵儿微微眯了眯眼,而后道:“风公子不必为此而心中有歉意,婚是小女子自愿退的,风公子也只是成全了小女子。皇上赐婚,也算是我乔家之福,皇恩浩荡,我乔家深感荣幸。”

  赫连非瑜和风轻都微微一愣,乔灵儿这话说得有技巧,虽然在赞美,但实则是在讥讽。

  整个京城都以为是风轻抛弃了乔灵儿,但此时乔灵儿则是陈述了抛弃与不抛弃的事实;而皇室的赐婚,看似是被褒,实则是被贬了,其中的讽刺意味十足。

  风轻和赫连非瑜自然也不是普通人,乔灵儿这话说得好听,而他们也无法辩驳,一时间竟也有些无言以对了。

  “乔姑娘,丞相乃是焰的二兄长,为人温雅、谦和,乔姑娘和丞相郎才女貌,本宫相信,乔姑娘一定会很幸福。”赫连非瑜干涩涩的说道,也许他们从这之后就会成为敌人也说不定。

  乔灵儿嘴角勾起了一抹讽刺的笑容,面上不动声色的道:“承五皇子吉言。”

  “呵呵!”听到乔灵儿这么说,赫连非瑜倒是不觉有些心虚了,不久之后将是乱世之秋,丞相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体,要幸福,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乔姑娘知书达理,在下实在是配不上姑娘,也只有当今丞相才有那个资格站在乔姑娘的身边。”风轻似笑非笑的说道,语气中似带着惋惜之意,实则意思他心知肚明。

  凝香在一旁已经有些恼火了,只想说这风公子确实配不上她家小姐!

  乔灵儿眼神微微一沉,却很好的演示了过去,道:“风公子又何必过谦,京城谁人不知风公子举世无双之名?连小女子未来的夫婿都不若风公子这般有名,风公子实在太谦虚了。”

  此言一出,凝香差点笑了出来。风轻和赫连非瑜的笑则是僵在了嘴边。

  将风轻与丞相宗政熠相比较,一则说风轻的风流之名,说他举世无双,则是说他的成名以及高调;二则说宗政熠,是在南武国都有名的人物,但是低调。此一番对比下来,倒是确实印证了了他所说的话——

  风轻配不上她乔灵儿。

  019出嫁日

  八月初一。

  在乔灵儿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两个半月之后,她就要嫁做人妇了。想想这一具身体,芳龄十七,在二十一世纪的法律上,这个年纪远远比法定结婚年龄要早了三年多。

  可是,在这封建社会,女子的婚姻是没有任何说不的权利,十五岁及第就可嫁人,原本只是一个孩子,却有可能成为几个孩子的娘。

  想想真是可笑,她乔灵儿乃是二十一世纪的神偷,原来的世界活了二十二年,自由自在无所拘束,不想到了这个地方之后竟然任由他人摆布。仅仅只是一句话,便决定了一个人的一生,甚至是一个家族的一生!

  更为可耻的是,那强行将自己的思想加诸在他人脑海中的罪魁祸首还是用追忆往昔这个正当的借口。

  皇帝,是比天下之人都要可耻的无耻之徒!

  一大早,乔灵儿就被凝香从床上叫了起来,事实上她才睡下没多长时间而已。昨晚,秦氏、方氏和吴氏一直在她的房里,三个女人哭成了一大片,到黎明的时候还是红肿着眼睛让乔灵儿送回了她们各自的院落。

  才躺下没多久,乔府就已经开始敲锣打鼓了,虽说乔家是嫁女儿,但是乔家也是大家,礼仪必不可少。

  乔灵儿穿好衣服坐在铜镜前,虽然看似没有睡醒的样子,但今天的她头脑却格外清醒。一是因为做偷儿,时差观念跟常人倒过来也没有关系;二是因为昨夜她那三个娘跟她说的话,她们三人虽然是千金小姐出生,但是一些的情势她们知道的还是很清楚。

  宗政家本就是一个复杂的家庭,一个涵盖了政治、经济、军事于一体的家族,所有的若是集中至一起,怕是可与南武国皇室相抗衡。如今让他们都费解的是,为什么武帝明知宗政家的势力庞大还要让他们与乔家联姻?这第二世家和第三世家联姻,经济实力可谓更上一层楼。

  先前乔灵儿已经听乔战说过,南武国六大世家,就是第六世家宁家都有跟国库不相上下的经济财力。可想而知,排名在前的第一世家和第二世家经济实力可抵几个国库了!

  唯独在宗政家和乔家联姻这一点上,让人无法猜透武帝的意图。可是乔灵儿也相信,武帝这么做,其中绝对还有更大的阴谋。

  一身大红色的媒婆指使着丫鬟们给乔灵儿梳妆打扮,不远处,秦氏三人又掩面而泣,心中纵然有再多的不舍,也不能够说出来。

  乔灵儿看着她们三人微微一笑,示意她们不要太过忧心了。

  一头青丝批垂在背后,乔灵儿从铜镜中看到那张精致的脸,看着那灿笑的媒婆拿着桃木梳,从她的头顶开始梳起,同时一边道:“一梳,梳到尾……”

  梳子从发尾梳下,再一次从头开始梳,“二梳,梳到白发齐眉……”

  白发齐眉?乔灵儿冷笑,她连对方的样子都没有见过,更没有相处过,会白发齐眉吗?武帝会让他们这么平平静静的过日子吗?

  “三梳,梳到儿孙满地……”

  “四梳,梳到四条银笋尽标齐!”

  四梳梳完之后,四句标志性的话也全部落下了。不得不承认,这四句话真的很不错,如果不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而是能够找到一个真心相爱的男人,心甘情愿的嫁,也许她会生出不少浪漫,而现在……她没有那个喜庆!

  一番打扮之后,乔灵儿袅娜纤巧,柳眉笼翠雾,檀口点丹砂,一双秋水眼,肌骨莹润,举止娴雅。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又品格端方,容貌丰美,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

  嫁衣是由秦氏三人亲自为她量身而作,大红色绣着凤凰的碧霞罗,逶迤拖地粉红烟纱裙,手挽屺罗翠软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

  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凤冠一顶。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

  屋内的人几乎看呆了,即便是女子,在见到如此精心打扮之下的南武国第一美人也不由失了神。

  “乔小姐当真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嬷嬷我见过的新娘子多多了,却从未见过有如此美艳的新娘!”媒婆毫不夸大的赞美道。事实上,如此貌若天仙的女子,世间罕有啊!

  凝香在一旁看的也是热泪盈眶,她从小跟随自家小姐,却从来没有见过小姐什么时候打扮之后这么美丽?难道女子在成为新娘的时候都是人生中最美丽的一刻吗?殊不知,凝香觉得乔灵儿美,不是因为她的容貌,而是因为她身上那独特的气质,清冷、淡薄、高雅,那是当初的乔灵儿所不曾拥有的。

  “娘,四姐,外面迎亲的轿子已经来了……”乔翌晨作为通传,在老远的地方已经得到了宗政家轿子的消息,遂也在第一时间前来通知了。

  乔灵儿这一个上妆换衣,足足用了两个时辰的时间,转眼间已然到了晌午。

  乔翌晨在走进房间的时候看到一身盛装的乔灵儿,接下去的话也没有再说下去,此时的乔灵儿太为光彩夺目,竟然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灵儿……”秦氏立刻上前,抓住了乔灵儿的手,本就红肿的眼睛此时再次留下了泪水。

  “娘……别哭了,今日是女儿的大喜之日,您应该高兴才是。”乔灵儿吸了吸鼻子,没让自己的眼眶湿润,她知道,自己不能让他们这一家人担心。

  “可是灵儿……”秦氏略显焦急,宗政家就是一个复杂而危险的地方,他们怎么能放心?

  乔灵儿掏出了随身的帕子,轻轻地给秦氏拭去泪水,柔声道:“娘,灵儿会小心的,昨天该说的也都说了,灵儿在日后会和夫婿一起回来看望爹和三位娘的。”她不喜欢这么多愁善感,可是却该死的喜欢这种被人在乎的感觉。

  “灵儿……”方氏和吴氏也一起走上前,嘤嘤哭了起来,虽然乔灵儿非她们亲生女儿,但是她们也都是当做自己女儿一起疼爱的。

  “二娘、三娘,都别哭了,灵儿还是喜欢看到你们笑。”乔灵儿含泪挤出了一个笑容,然后看向了乔翌晨,道:“翌晨,以后四姐不在家,你要替四姐好好孝顺爹和三位娘知道吗?”

  闻言,乔翌晨郑重的点头,声音却有些哽咽,道:“四姐,我一定会好好孝顺爹和娘,倒是你,在宗政家要是有什么不好,一定要回来跟我们说知道吗?”

  “好了好了,新娘子要上轿了,要是误了吉时可就不好了。”媒婆看着一家几个人眼眶也有些湿润,不过现在也差不多到时候了,他们应该去新郎家了。

  一个干净的苹果塞进了乔灵儿的手中,寓意平平安安。一顶红帕子,盖在了乔灵儿的头上,阻断了她的视线。

  凝香和另外一个唤作岚风的丫鬟是乔灵儿的陪嫁丫鬟,凝香自小跟在乔灵儿的身边,而岚风原本是乔翌术身边的一个丫鬟,懂武功和医术,全家人都同意让她做乔灵儿的丫鬟,保护乔灵儿。

  在媒婆和喜娘的搀扶下,乔灵儿迈开步子,往轿子的方向前去,后面还听到了秦氏三人的哭声,而她的泪水,也终究是在帕子盖上的那一瞬间流了下来。

  咬下双唇,才没有让她哭泣的声音传出了。无论如何,乔家,都是她的家,不管她未来如何,她一定会保护好这一家!

  020抢亲

  大红花轿停在乔府门前,普通人家的提亲、定亲都没有,直接跳入第三个环节——成亲。

  上轿前,喜娘却是停下了脚步,后听到另外一个女音的催促,直到第三次之后,搀扶着乔灵儿的喜娘才让她上轿,而那催促的喜娘则是男方家的喜娘。

  一般性的礼仪乔灵儿并不懂,但这并没有什么影响,喜娘和媒婆该教的也都教她了,事实上她根本不用动什么,只需在到了宗政府的时候,听赞礼者的指示就行了。

  凤冠霞帔,这便是古人的成亲仪式,从喜帕中她可以看到自己手中握着的苹果,想到在那之前坐在秦氏的腿上,由她给自己喂饭,这种动作,就是小时候她也不曾有过。

  娘亲喂饭,寓意不要忘记哺育之恩。她虽非秦氏的亲生女儿,但是这份恩情,她铭记在心。

  八人的大红花轿,摇晃的感觉并不舒服,可是她是今天的主角,不能离开这狭小的空间。只能够心情沉沉的端坐在轿中,外面的一切仿佛都跟她隔绝了。

  凝香和岚风一左一右跟在轿子两旁,凝香显得有些兴奋,岚风则是有些严肃,整个人看起来就比较谨慎。

  乔家和宗政家都是大户人家,尤其是皇上亲自赐婚,外面看热闹的百姓更是数不胜数,却偏偏很有默契的将前面的道路让了出来给迎亲的这一长长的队伍。

  乔灵儿在心中默数着,即便在前世她已经二十二岁了,但是结婚之事她却从来都没有想过,没想到到了这里,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她就要去完成前世还未体验过的事情。可笑的是,她连对方的样貌、品性都不知道,唯一知道的就是他叫宗政熠,年轻有为的少年丞相。

  街头巷尾或许有不少关丞相的传言,但一直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对一个从未见过、从未相处过的男人,她无法生出浪漫,也无一丝期待,她相信,若那丞相真如传言的那般智慧,定然知道这场政治联姻,又或许,他便是这场联姻真正的主谋!

  多余的事情乔灵儿此时也不想去思考了,等到真正见到宗政熠的时候或许她就可以问清楚了。她没有其他的要求,只要乔家能够安安稳稳的就行了,至于自己是否嫁给了她的良人,她现在并不在乎。

  乔家和宗政家的距离其实也并不是很远,但是轿子却是要绕京城一圈,以显示皇室赐婚的殊荣。

  乔灵儿闲着无聊在轿子里,脑袋里嗡嗡嗡的,不过现在想太多也没有用,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忽然间,轿子一阵晃动,耳畔传来了岚风拔剑的声音。

  “保护新娘子……”就在乔灵儿被那晃动的轿子弄得很不舒服的时候,突然间听到了尖叫的声音,轿子先是一沉,随后又稳妥了起来,似乎被其他的人给接住了。

  “走!”一低沉的女音在轿子旁响起,随后那替换了八个轿夫的四名黑衣男人瞬间就托起了轿子,并且快速的奔跑了起来。

  乔灵儿在起先的惊慌之后又迅速的平静了下来,脑海中浮现了很多的问题。

  这些人的目的是劫持她,是跟宗政家有仇还是跟乔家有仇?劫持她的目的又是什么?还有,她和宗政熠是皇帝赐婚,他们在光天化日之下劫持她,等于是公然向皇室挑衅,这又说明了什么?

  这些人步调一致,显然都是训练过的。

  在心底默记着路,乔灵儿也在一边思考着逃走的方式,这些人绝非等闲之辈,自己虽有功夫,但是与这里几人相比,却是无一丝胜算。

  然而,轿子却又很快的停了下来,似乎是被什么阻挡住了。

  “镇南大将军?”劫持者在看到站在前面的人之后不由惊呼一声,也包括一直走在乔灵儿轿子旁边的女人,在喊出这个名号的时候有了些许的诧异和颤抖。

  “放下新娘子,本将军就饶你们一命!”一狂傲不羁的声音在前方响起,不怒而威却极具压迫。

  “大将军,我们只是雇主公之命行事,与朝廷井水不犯河水……”先前说话的女人走上前开口,一身黑衣,包裹的只露出了一双眼睛。

  “乔四小姐嫁丞相为妻便是朝廷中人,你们说与本将军有没有关系?”一身黑衣的男子神色凛然,一对好看的剑眉微微上扬,整个人看起来极具气势。

  “她现在还未嫁不是吗?”女子的声音略带些许的压迫,“她未嫁,就与朝廷没有关系,还请大将军让路。”朝廷有朝廷的规矩,江湖有江湖的规矩,杀**手的规矩,那便是做任务拿赏钱。

  “你们动的是本将军未来的弟妹,本将军会让你们过去吗?”正义的声音再次响起,那长枪已然横在了他的手中,直刺对面的杀**手。

  弟媳?乔灵儿听着这个称呼不由有些讶异,随即立刻想到了来人的身份——

  镇南大将军:宗政烨。她要嫁的丞相宗政熠的亲兄长。

  轿子陡然落在了地上,乔灵儿有先见之明的扶住了轿子里坐的边缘,才没有被这突然地震动磕到。

  兵戎相见,发出声声刺耳的声音,更多的是听到了男人的叫声,听到的是骨裂的声音却不是被刀剑砍到或者刺伤的声音,也没有血腥味。

  在乔灵儿打算出去看一看的时候,外面忽然安静了下来,同一时刻,一个脚步声已经朝着她走了过来,沉稳的步伐,未作丝毫的犹豫。远处,还有哼哼哈哈的哀痛的声音。

  “今日是本将军二弟的大喜之日,不宜见血,本将军暂且放过你们,他日,本将军会亲自摘下你们项上人头!”宗政烨淡淡的道,声音平淡,那警告的意味却是分毫不少。

  不待宗政烨说更多,五个连同女人在内的杀**手都快速的支撑着同伴奔离了。

  宗政烨侧过身掀开了轿帘,“弟妹如何,可有受伤?”

  这声音近在咫尺,与之前远远听到倒又多了几分的潇洒,几分的诱惑,光是听着这声音,乔灵儿就有感觉他长得不差。

  殊不知,宗政一家三个儿子都是相貌堂堂,老大宗政烨,将军出生,比到温雅谦和的老二宗政熠和风流倜傥的老三宗政焰,更多了一份身为将军的威严,雕凿刻斧一般的轮廓,严肃又俊美的五官,若不是绅士那份铁血的气质,真真看不出来他会是名满天下的镇南大将军。掌握了南武国一半的军权,镇守南武国的南部。

  乔灵儿听到宗政烨的声音后很快平复了心情,微微摇了摇头。

  “小姐、小姐……”后面,凝香、岚风、喜娘和媒婆的声音都传了过来,连同迎亲的其他人和轿夫也都赶来了。

  “大少爷?”看到轿前站着的人,迎亲的宗政家的人不由惊喜的出声。他们大少爷出手,谁敢与之争锋?

  宗政烨淡淡的点头,也没有再问乔灵儿什么,“起轿,直接回府!”

  “是,大少爷!”经过这一场惊骇,迎亲的人和送亲的人哪还有心思继续游街?当下直接就往宗政府前去了。

  凝香和岚风也没有说话,岚风看得出来宗政烨的能力,不过抢亲这件事情幕后肯定是有什么人,回去之后必须查探清楚才行!

  花轿浩浩荡荡往宗政府行去,众人都只当之前的抢亲是虚惊一场,也无任何人伤亡。在到达宗政府前,宗政府已经开始奏乐放炮,迎轿!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