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婆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富婆文学 » 第一夫人 » 第21——24章
温馨提醒:“富婆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21——24章

作者:寒子夜
  021成亲

  乔灵儿听着那近在咫尺的吹奏和鞭炮的声音,心中冷意更甚,虽然知道现在肯定有人去调查这一次的劫亲事件,但是却不会做的那么光明正大,毕竟该顾及的必须要顾及。

  不过这次若不是镇南大将军宗政烨及时的回来,恐怕她这个“亲”早就不知到了什么地方去了,对方的目的她丝毫不知。或许没有杀了她的意思,但是却也绝对不会让她好过。

  一刻钟后,花轿已然停下。此时,乔灵儿的心蓦然停顿了一下子,尤当喜娘说“新郎踢轿门”的时候,却突然间有了些许的紧张感。

  轿帘被轻轻地踢动了些许,乔灵儿从喜帕下可以看到轿帘被掀开后的光,与此同时,手中也有了红绸的一端。

  古代的结婚仪式不比二十一世纪,以前她也只是在电视中看过,却不想自己竟然也会有这样凤冠霞帔,牵着红绸的一天。

  在另一边喜娘的搀扶下,乔灵儿迈开小步跨过一只朱红漆的木制“马鞍子”,步红毡。

  她不知道成亲的规矩,喜娘便在一旁提点,脚下,全是铺成的红毡,一步一步往前走去。适时,便站到了喜堂右侧的位置。

  几乎以红色为主的大堂中,主位上端坐着深红色衣服五十上下的男女,他们正是这个家的主人——前丞相宗政无敌和他的元配夫人司马玥。

  宗政无敌一张不苟言笑的脸,面上已然有些岁月的痕迹,但不难看出年轻时他应该有不凡的容貌。只是在看着右侧的乔灵儿的时候,眼底闪过了鄙夷和厌恶。相较而言,宗政无敌的夫人司马玥就看起来比较年轻了,华贵端庄,但又有谁知道她是前大将军的女儿,舞刀弄枪不在话下的侠女呢?

  喜娘微微往旁边退了些许,乔灵儿便知道这是要开始拜堂了。

  赞礼者亦是一身喜庆的红衣,前面说了一堆话之后才进入了正题——

  “一拜天地——”高亢的音从赞礼者的口中喊出,在这略显安静的大堂中尤为刺耳。

  乔灵儿执着红绸,感觉到了红绸另一端的动静,也不犹豫,缓缓地转过身去,待到喜娘在耳边说了一个“拜”字的时候,她缓缓地俯下身去。

  这一礼完,乔灵儿微微眯了眯眼睛,等待着接下来的程序。

  赞礼者接着喊:“二拜高堂……”

  由喜娘搀着再次转过身去,听到喜娘的话,便很是顺从的继续福身下去。之前她已经听大哥乔翌粼说过,宗政家的当家老爷不喜欢和六大世家中的任何一家有往来,也包括他的小儿子宗政焰。

  听说在宗政无敌的眼中,商人都是唯利是图的,所以尤为不喜欢,这种看法连带着顺移到了乔灵儿的身上,谁让她出身商贾之家呢?

  当时乔灵儿不觉好笑,若是没有商贾,那么南武国,再扩展远一点,其他的国家又是怎么繁荣起来的?

  或许这宗政无敌是只拿朝廷的俸禄,但是他怎么没有想过,皇室发给他们的俸禄来自国库,国库的来源不就是苛捐杂税吗?而这税收之中,更多的不就来自商贾?若是没有商贾,他们这些自命清高的人又怎么会有饭吃?

  “夫妻对拜——”赞礼者高声道。

  缓缓地侧过了身,乔灵儿顶着红帕子,望着自己手中的红绸,心下没由来的紧张了起来。只要这一拜拜下去,她就成为了一个人的妻子,一个她甚至不知道是方是圆、是丑是美的男人。尽管在外界传言她这个“相公”是一个人杰,但是传言也是传出来的。就如风轻,都说风轻是一个多好多好的男人,但是在她看来,除了样貌过得去,家中有钱之外并没有多大的好,他的人品在她看来就是垃圾!

  宗政熠望着面前的女子,温煦的脸上没有其他的表情,他明明知道这里面是一场阴谋,但是却还是很不小心的落入了武帝的陷阱之中,同时也让这名女子跟着他一起。

  他不能请旨退婚,否则乔灵儿的声誉会扫;也不能在事前让他们举家离开,那样便是抗旨,等待的结果只会是死路一条。

  望着那毫无知觉的女子,宗政熠的心中微微有些不忍,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想回头武帝也不会可能给他们任何的机会。既然是综合的原因将这无辜的女子送到了他的身边,那么他就有义务对她负责,至少不能让她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感觉到了红绸另一方的动静,乔灵儿闭上了眼睛,俯下身去,完成这最后的一拜。

  刚直起身,就听到赞礼者喜悦的声音:“礼成,送入洞房……”

  话音一落,原本安静的大厅中立刻纷扰了起来,被压抑着却格外兴奋地人互相攀谈了起来。

  最角落的地方,宗政烨找到了靠在墙上的宗政焰,皱眉问道:“三弟,你觉得这样好吗?”

  “大哥,你确定你这话应该是问我而不是问二哥?”宗政焰挑挑眉道。

  “二弟一定知道皇上的意思,依照二弟的性情,他断然不会同意这门婚事。但是现在……”宗政烨眉头皱的更深了一些,望着上方站着的太子赫连非焱,对皇室又多了一分警惕。

  “皇上总会想办法压制住二哥,并且这一次,皇上可是亲自去乔府赐婚的,先斩后奏,二哥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宗政焰淡淡的道,脸上看起来慵懒,但是眼底的那抹锐利的光芒却是不减。

  只是为什么会是乔灵儿?前几年的时间见到乔灵儿与近两个月见到的乔灵儿判若两人,如果她不是装出来的,那么他是真的对她有意了,只是没想到她此时竟然已经是站在了自己二嫂的位置上了。

  宗政烨也明白宗政焰这话中的讽刺,他虽是忠君的将军,可是也无法反驳。若是宗政熠断然拒绝,不仅仅是让人家姑娘家颜面无存,以后怕是会赔尽一生;同时对宗政家来说也是抗旨,即使宗政家战功显赫,劳苦功高,这抗旨一事也是非同小可,宗政一家全部会被牵连在内。

  综合种种因素,这样的做法是最好的办法,对于乔家,他们成为了武帝的牺牲品,那么就必须竭尽全力保全他们。

  “大哥别说了,我们去喝酒,好不容易你从南方回来了,一会等二哥回来了我们三兄弟好好地聚一聚!”宗政焰敛起了淡淡的失落,对宗政烨说道。

  宗政烨也很快平静,问道:“你和爹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那老头子顽固不化你又不是不知道,恐怕也只有二哥是最合老头子的心意了。”提到坐在上位处的宗政无敌,宗政焰就一脸不爽快,这也是他会住在外面的原因。

  “你呀,怎么还跟一个孩子一样?”宗政烨顿时无奈的说道,他这弟弟可是出了名的离经叛道,不过这性格,倒也挺不错的,他喜欢。

  那方,乔灵儿已由宗政熠牵着红绸走过了麻布袋,之所以走麻布袋,寓意“传宗接代”,乔灵儿不得不佩服着古人的心思,这些东西都能够想到。

  到了洞房之后,宗政熠只是与乔灵儿左右坐床沿上,新郎宗政熠稍坐即出,独留乔灵儿和凝香、岚风在房间之中。

  022宴席

  乔灵儿听到人已经都走出去的声音,不由准备揭下红帕子,不料才只是碰到一点就被凝香给抓住了手。

  “小姐,不能拿下来的,不吉利。”凝香就像是知道了乔灵儿的想法,很快的给出了阻止的话。

  “一定要等到晚上才行吗?”乔灵儿的脸色不太好看,虽然现在依旧是大中午了,但是离晚上也有好长的时间,总不能一直这样吧!

  “小姐,喜帕都是由新郎挑起的,姑爷酉时就会过来了,您今天就耐心等一等好不好?”凝香跟着乔灵儿也有几个月的时间了,差不多把她的性格给摸透了,当然仅仅只是乔灵儿所展现出来的性格。

  酉时……乔灵儿听到这个时间真的无语望苍天了,现在才过了午时,到酉时,那就是三个时辰,便是足足六个小时,老天,难道她要一直坐在这里六个小时吗?

  “小姐,稍安勿躁,女子一生中一次就够了。”岚风前十天也都陪伴在乔灵儿的身边,听着凝香唠唠叨叨的也差不多对她有所了解了,跟印象中以前所见到的四小姐完全不一样。

  乔灵儿还能说什么,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等,也罢,这样的机会也不多,最多这一次过后就罢了!

  宗政家内院,一桌桌上尽是美味佳肴,皇帝下旨赐婚,酒席也都是一早就被预订好了,根本也不许宗政家有什么麻烦,顶多就是作为主人招呼招呼而已。

  “熠,恭喜恭喜啊!”奉皇命送来贺礼的赫连非焱敬上了一杯酒,脸上挂着闪耀的笑容。

  “多谢太子!”宗政熠一如既往的温和的笑着,浅含着笑意的眼眸如星辰一般,好生耀眼。

  赫连非焱和宗政熠对饮了一杯,赫连非焱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轻声问道:“熠,你会恨我们皇室吗?”这声音中夹杂着无奈,还有歉意。

  “太子多虑了,宗政熠不敢。”宗政熠愣都没有愣,在赫连非焱的话问出之后已然给出答复。

  闻言,赫连非焱皱了皱眉,“不敢,不代表不恨,是吗?”

  宗政熠没有回答,赫连非焱接着道:“熠,生在皇室,很多事情都身不由己,往往很多事情都由不得我们自己,连同身边的人,也一样无能为力……”

  “太子的心意宗政熠明白,宗政熠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宗政熠尔雅的一笑,这一笑,似乎连盆中的鲜花也要自愧不如。

  宗政熠对自己的称呼让赫连非焱皱眉,道:“熠,你一定要如此称呼吗?”他总是称呼他太子,而却自称自己的名字,以前他至少还会用“我”这个字,“宗政熠”三个字反而让他们之间的距离扯得更远。

  宗政熠却似乎会错了意,道:“太子,礼不可废,君是君,臣是臣,宗政熠不敢逾矩。”

  赫连非焱顿时如同被大锤重重的敲击了一通,此一言,清楚地划清了他们的关系——君臣关系,再也不是能够互说心里话、可以称兄道弟的朋友了!

  不远处的一桌上,坐着的是六大世家中其他的世家。

  宗政无敌虽然不满意宗政焰的从商,但是他既然已经做了,并且是以宗政家的名义,他也不能多说什么。而六大世家本来在经济上就有关系,彼此间这样重大的事件还是需要送上一份薄礼并且吃杯酒的。

  “轻,想不到你竟然会来啊!”宗政焰一边给风轻倒酒,一边说的那叫一个云淡风轻。

  风轻又怎会听不出宗政焰语气里面那取笑的意味,当下淡淡一笑,回道:“丞相大婚,又是第三世家的二公子,我能不来吗?”风家只有他一个独子,风家老爷早年过世,总不能让风老太爷前来吧!若是让下人来也有些不给面子,其他除了乔家之外的三大世家都是少爷前来,总不能他风家例外不是?

  “本该是你的未婚妻,现在转眼却嫁给了丞相,怎么样,心里有什么感觉,跟哥们说说看。”赫连非瑜暧昧的问道。

  “乔姑娘为何会跟风公子解除婚约?”同在一桌上的还有宗政家的长子宗政烨,只不过他算是比较沉默寡言的一个,对于这件事情他在南方听说的时候已经很诧异了。

  “在下与乔姑娘情不投、意不合,都觉得彼此退婚才是最好的办法。”风轻淡淡的笑道。

  “切,还情不投意不合呢,分明就是你不喜欢乔姑娘,处处刁难……”赫连非瑜直白的道,但是说到一半突然住了嘴。

  别忘了这里可是宗政家,宗政烨还在这里,他就这样说乔四小姐曾经爱慕的人,这样分明就是想让丞相难堪,只可惜赫连非瑜还是口快的给说了出来。

  不肖宗政烨再去猜测,他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只是他不懂的是,为何那乔四小姐明明对着天下第一公子情有独钟,今日又会嫁到他宗政家来了?

  “不过也亏得我二嫂早点看清了,跟着我二哥绝对比跟着你强。”宗政焰倒是一点不给面子的打击。

  听到宗政焰这样的话宗政烨更加好奇了,怎么听三弟的口气倒像是那乔四小姐先提出的?

  “大哥,你可知道,事实上是我们的第一公子被乔四小姐给抛弃了,所以今日才会成为你的二弟妹,我的二嫂。”宗政焰像是看穿了宗政烨的心思,高挑着眉道。

  “哦?”宗政烨这下便更加诧异了,当时他从杀**手的手中将她截下就察觉到了她身上那镇定的气息,在那样的情况下竟然没有任何尖叫或者呆愣,这女子又怎么会是深居简出的女子?

  “焰,你就真的这么想看我的笑话吗?”风轻很无奈的道,虽然不是满意宗政焰把他和乔灵儿的退婚之事详尽说出来,但是并没有责怪的意思,根本就是玩笑。

  宗政焰挑了挑眉道:“能够看到第一公子你的笑话,倒也不错,瑜,你说是吧?”

  被指名的赫连非瑜当即点头,玩味道:“不错!”天下第一公子,可是完美男子的化身,能看到他的笑话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看来我真的很不招人啊?”风轻似笑非笑的饮酒,唇角洋溢出来的笑容却是那般勾魂夺魄。

  才貌兼具的丞相宗政熠成亲让多少的女子哭红了眼睛,现在好了,还有一个风轻,想要嫁入宗政家,成为宗政熠的妻子的女子,大多都将目光转移到了另外一个人身上,那就是风轻了。

  风轻并没有在意周围那些女子含羞带怯的目光,如果偶然注意到了,也只是礼貌的点头,不会有过多的表情。

  脑海中却是不由浮现出当日在乔府后院凉亭时乔灵儿的模样,那般的潇洒自若,如高雅的白兰,又如带刺的玫瑰,想要靠近,却又得提防被扎伤。

  只可惜,他却没有更多的时间去研究她的“转变”了。

  “对了大哥,这次你回来,不会那么早走了吧?”喝酒谈笑间,宗政焰给宗政烨斟酒,一边问道。

  “现在南方比较安定,我可以待十天左右。”宗政烨回答道。

  “这样就好,等到明天二哥洞房花烛完之后,我们再找个地方好好喝一杯。”宗政焰对自己两个兄弟倒是颇为有心了。

  “二弟不会喝酒,你明天也少喝点。”宗政烨望了一眼在敬酒的宗政熠,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宗政熠抬起头,与宗政烨的视线撞上了,他嘴角的笑容也不由加深了一些。殊不知,光是这一个魅惑的笑容,让那些准备死心的女子又燃起了斗志。

  娶了妻又如何?正妻的位置没有了,难道就不会又侧室的位置了吗?

  023洞房花烛夜一

  洞房中的乔灵儿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多少次她都想掀开自己头上的帕子,找一些东西填一填自己的肚子,可是凝香和岚风都是耿板之人,思想根深蒂固,丝毫不肯作出退让。

  其实她完全可以不顾及凝香和岚风两人,但她知道现在自己处在了这个位置上,有多少双眼睛站在门外盯着,任何的把柄都不能够落到外面窥视之的眼中。

  终于,在长的等待之后,天黑了,房间内掌上灯。外面,也传来步的声音。

  “吱呀”一声,红木的门被推开了,凝香和岚风心中不由一惊,在见到那一身红袍的男子的时候,一刹那间,她们的心陡然停止了跳动。

  宗政熠眉目生的极好看,不似风轻眉间那似有若无的慵懒和高调,他身上只是浑然天成的谪仙般的温和的气质。

  若说风轻是散发着金色耀眼的光芒的金子,那么宗政熠就是暗藏在雪下的宝石,虽然光芒内敛的收起来了,但若拨开雪,看到的便是最纯洁的宝石。

  “姑爷!”凝香和岚风终于在短暂的呆愣之后回神了,脸上浮现了可疑的红霞。

  “嗯!”宗政熠点了点头朝着她们走了过去,面上挂着温柔的笑容。

  凝香和岚风的心再次跳了跳,失去了该有的节奏。

  “姑爷,我们先下去了。”凝香福身开口道,脸红的垂下了头。

  “好,你们辛苦了!”宗政熠浅浅的一笑,那声音,犹若三月的暖风,将冬季的寒一并吹散。

  喜帕下的乔灵儿在听到这个温润的声音的时候忽然一怔,这个声音……好像在什么地方听到过……

  被宗政熠这么一笑,凝香很没有底气的再次红了脸,同岚风一起福了福身便出去了,轻轻地合上了门。

  一直平静的乔灵儿此时此刻却有了前所未有的紧张,听着那并不明显的呼吸的声音,夹杂着自己心跳“咚咚”的声音,竟然让她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思考。

  前一世的她虽然已经二十二岁了,但是她从未将时间浪费在谈恋爱这种事情之上,更别提结婚二字了,如今,她却只因“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这三句话而成为了一个人的妻,一个于她来说再陌生不过的男人的妻子。

  她不会任人鱼肉,所以,如果他想做什么,自己也不会坐以待毙!

  宗政熠望着坐在床榻上的女子,俊逸温和的脸上浮上浅浅的忧郁。

  “对不起,乔姑娘。”宗政熠轻声开口,由衷的道歉。他自然是知道外面现在有人等候着,等候着他们有动静之后跟他们的主人报告。

  乔灵儿听闻不由一愣,他在跟她道歉?为什么?还有他的声音,为什么似曾相识?

  “乔姑娘,在下真的很抱歉不能阻止皇上赐婚,让乔家被逼选择立场,让你们置身于危险之中。”宗政熠缓缓地道,他是后悔,为什么在一开始没有没有察觉到武帝的用意,才会让今天的一切发生。

  真诚的道歉加上那蛊惑人心的温润的声音,让乔灵儿放松了戒备,她从他的身上感觉不出任何的威胁,有的只是淡淡的药香味。

  药香味,没错了,便是当日她潜入宗政府闯进一个房间所闻到的味道。

  是那个人!

  乔灵儿是神偷,练习的不仅仅是手脚以及眼睛,往往一个出色的神偷也同样拥有出色的嗅觉,所以她对味道的敏感度比起一般人更胜一筹。

  传言中,乔府四小姐文静贤淑,深居简出,从不会关注其他的事,若是她不知道自己的处境,他也不会强行给她灌输。他不会强迫她,他现在的责任便是保护她,保护乔家不受到丝毫的伤害,至于其他的……

  在宗政熠准备告诉她她可以拥有绝对的自由的时候,乔灵儿动了,指了指一直都盖在自己头上,遮住自己面庞的喜帕,目的便是让他挑开。

  成亲后的新娘必须遵循的规矩,不得说话,不得自行挑开喜帕,否则视为不吉利,这些,她照做了。除了之前的说话。

  宗政熠先是一愣,随即道:“抱歉,乔姑娘,是在下疏忽了。”接着拿过了一旁的称,上前一步,伸到了喜帕的下面。

  乔灵儿忽然屏住了呼吸,当日那温润的声音,她回到乔府之后也曾想过拥有那样声音的男子会是怎样的一个男子,没想到,现在竟然会有机会真正的见面,只不过却是以这种方式……

  过于明亮的烛光一时让乔灵儿的眼睛无法承受住,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睛,随即才继续屏息看向那站在她面前的男子。

  这不看还好,一看乔灵儿顿时脑子一片空白——

  “是你?”拜她过目不忘的本领,她一眼看出了眼前的人便是六月初一时她和凝香在回乔府的路上看到的白衣男子,当时的他袍服雪白,一尘不染,与此时一身鲜红的喜袍有着天壤之别,但是这般鲜红的颜色穿在他的身上,却依旧翩翩出尘。

  宗政熠在见到喜帕下女子的容貌时也不由愣了一下,竟然是她?

  “你就是当今的丞相,宗政熠?”乔灵儿好半晌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对这当日已烙在她脑海中的白衣男子的身份质疑。

  “在下便是。”宗政熠也很快的整理好了自己的思绪,但不得不承认,在看到她的脸的时候,确实是惊讶多过于歉意。虽然这件事情并不是他的错。

  宗政熠的淡然却是让乔灵儿不由有些尴尬了起来,脸庞也莫名的有些微热。当日她窃入宗政府,看到了即将沐浴的他,那时光线虽并非很明亮,但是却也让她看到了他那过于白皙的胸。

  乔灵儿不说话,宗政熠也没有说话,似乎是在酝酿,又似乎不知该如何开口。

  “你……”“你……”要么两个人都不说话,要么两个人一起开口,这样的结果便是两个人同时在此噤了声。

  宗政熠与乔灵儿相视一眼,而后都笑了出来。宗政熠是温煦的笑着,乔灵儿笑的则是有些不合大家闺秀的风范了。

  以前宗政熠并未见过乔灵儿,只是听说了一些她的事情,多以温柔娴淑、绝色倾城来形容她,同时亦懦弱,甚至在有人的场合不会抬起头来。那日在街上见她不着痕迹的抬出了脚将陈国舅的外甥绊倒,淡定如风,眼中那狡黠并非传言中的懦弱,那高傲的气质并非一般文弱的千金所拥有的。

  “姑娘真是乔四小姐?”宗政熠明知是真,却还是问了出来。

  “怎么,你不相信?”乔灵儿微微挑眉。

  “……并非如此。”宗政熠摇头。

  “外面传言乔四小姐文静贤淑,懦弱胆小,所以丞相此时见到小女子有所质疑是吗?”乔灵儿接下了宗政熠的话,语气中微带讽刺。

  闻言,宗政熠嘴角勾起了一抹致命的魅惑笑容,道:“传言终究是传言,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现在她真人站在这里,他更相信自己的眼睛。

  宗政熠的淡定从容让乔灵儿有了一股兴味,这飘渺如风的男子,给人一种超尘脱俗的淡然,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却又会不自觉内敛的停留在他的外围,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怕是靠的太近会亵渎他。

  024洞房花烛夜二

  “我相信你是无辜的,所以,我不怪你。”乔灵儿淡淡的笑道。

  “乔姑娘,你可知道此时的形势?”宗政熠温和的问道,在他心中虽然知道乔家人可能明晰其中的利害关系,但乔四小姐……

  “你藐视我?”乔灵儿扬起眉,语气中带着些许的不悦。

  见此,宗政熠微微一笑,道:“在下并无此意。”

  “我知道这一场联姻真正的目的不过只是想拉拢势力,皇室……”乔灵儿的话才只是说到一半,宗政熠便对她使了一个眼色,她的话也因此放轻了一些。“皇室两位皇子对皇位的争夺。”

  宗政熠面上淡然的笑着,只是心底却更加的诧异这女子的眼光,那甚至是他从未见过的坚定和自信,一般的男子的眼中都无法看到这样的眼神,却是在她身上看清楚了,让人不由产生了好感。

  “所以乔姑娘自愿出嫁的原因……”宗政熠也是聪明人,他现在已经完全推翻了乔四小姐懦弱、唯命是从的模样,此时的她,是一个睿智精明的女子。

  “我喜欢跟聪明的人说话!”乔灵儿笑容更加灿烂了一些,顿了顿又道:“我愿意陪你演这场戏。”

  “乔姑娘不会觉得这个身份会很困扰吗?”宗政熠倒是有些诧异了,毕竟这个身份从今日起已经是丞相夫人,已经由商贾变成了政治人员的家属,站在这一方,前路不可设想。

  “困扰?”乔灵儿冷冷一笑,“堂堂丞相夫人,这高高在上的身份,我为什么会觉得困扰呢?”

  皇帝御赐给她的身份,她也没有权利说不,不是吗?

  从乔灵儿的眼中宗政熠看到了不屑,得皇上的恩赐对于他人来说或许真的是天大的恩荣,可之于她,于乔府来说,这样的恩赐却是一件将他们置于万劫不复中的祸事。不管日后会怎样,如此的安排也终究会牵连广阔。

  宗政熠不可置否的一笑,这件事情也不在他的预料之中,武帝给了他一个出其不意。

  “这件事情也不是你的错,被逼着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子,你也是受害者!”乔灵儿倒是有些可怜起古代的男人女人了,尤其是有身份有地位或者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小姐,自己的婚姻都做不了主,还不如一个普通的百姓,能够在这婚姻之中拥有属于自己的权利。

  听到乔灵儿此时的感慨,宗政熠再次有些诧异,她自己不也是嫁给了自己不喜欢的男子吗?

  “别用那样怪异的眼神看着我,我同情你不是在感慨我自己。”乔灵儿不由失笑,一眼就看穿了宗政熠的心思。

  “同情?”宗政熠有些无语了,该值得同情的应该是她才对。

  乔灵儿才想说什么,却敏感的察觉到了外面的人,一把抓住了宗政熠的衣服把他揪着扔在了床上。

  贴在窗口处的人影一动不动,似乎是在听里面的声音。

  乔灵儿的视线落到了宗政熠的身上,并不因为此时自己几乎半个身子压在他的身上而有所羞怯,只是压低声音道:“我没有其他的要求,我嫁到这里,只是为保护乔家的人,我不希望他们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

  认真的话语带着分外的严肃,不像是简单的说话,倒像是谈判。

  半晌,宗政熠淡雅如菊的一笑,只是眼温和的眼中少不了的是严肃。

  “乔姑娘希望在下如何做?”他是真的很奇怪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为何如此让他诧异?

  乔灵儿缓缓起身,压低了声音道:“我们就当这是在演一场戏,虽然你也是无辜的,可是你终究是朝中之人。或许我这么说对你不公平,可是作为我的立场……”

  “在下明白!”乔灵儿接下去没说完的话宗政熠已经明白了,“在下定当竭尽全力保护乔家。”这原本也是他的意思,乔家是无辜的。

  “我会帮你。”乔灵儿缓缓地走到了摆放着食物和酒的桌前,给两个杯中都倒上了酒,执起并端回了宗政熠面前,“有什么我能够帮忙的你可以开口,只要我能够做到,我也会竭尽全力。”

  宗政熠接过了乔灵儿递过来的酒杯,望着那清澈的酒,淡淡的香味萦绕,在这纸醉金迷的夜,显得格外诱人。

  “相公,合卺酒。”乔灵儿促狭的一笑,既然是做戏,那么就做全一点好了。

  宗政熠望着她的笑容莫测高深的一笑,同她的动作一致,弯起了手臂,跨过她的臂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宗政熠咽下了那酒味的不适应,并未展现出不适。

  合卺酒喝完之后两个人却是真的有些犯难了,如果说做戏,难道到了床上也要做戏吗?这个房间里只有一张可以睡人的床,外面的人还在,怕是必须要。

  “这……乔姑娘……”宗政熠苦笑着看着面前的一张床,女子的声誉他不得不顾及。

  “你……应该不会有什么非分之想吧?”乔灵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问道,在这个时候说她不紧张也有些假了,她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子,冒然跟一个男人共处一屋也并非她一时间能够接受。

  宗政熠稳重的点头,“乔姑娘莫不是想……”

  “别叫我乔姑娘了,既然是演戏,那么就不要那么生分了。叫我灵儿可以吗?”乔灵儿已然先是上了床,同时也示意宗政熠上来。

  犹豫了一下,宗政熠淡定的喊了一声:“灵儿。”

  如此淡然的叫法却是让乔灵儿有些心不在焉了,她的名字从前世开始便是无比简单,本已经习惯了如此的称呼,而此时从这样一个飘逸出尘的男子口中唤出,倒也令人心旷神怡。

  帐帘被宗政熠放了下来,遮挡住了外面别有心思的眼睛。

  外面紧贴着窗户的男子眼神不屑,深觉皇上太过忧虑了,如此美色当前,纵使是优雅高贵的丞相,也无法把持。男人最了解男人的本色,定当不会因女人而坐怀不乱。

  黑影一闪,瞬间消失在了屋檐下,任务完成,他可以跟皇上汇报了!

  ……

  御书房。

  “父皇,这样……真的好吗?”赫连非焱在婚庆上看到了宗政熠的冷淡,他知道,他们之间的朋友关系已经淡了。此时他所担心的,是另外一件事——若是因为此事而将他踢去自己三皇弟那一边,岂不是得不偿失?

  武帝坐在案桌后,一双如鹰眸的眼微眯着,从他的脸色看不出多余的情绪,与脸上有着焦急的赫连非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哪怕只是一点点,武帝也看出了赫连非焱的冲动。

  “焱儿,你去外面看看,苍离回来了没有。”武帝淡淡的开口,并未说什么安慰的话。

  “父皇?”赫连非焱更为焦急些许,但看到武帝那沉着的眼眸的时候却突然停住了,表情也随即平淡了下来。他太急躁了,忽而又潇洒的一笑道:“儿臣这就去。”

  看着赫连非焱的背影,武帝欣慰一笑,在这一点上,赫连非焱还是有足够的能力的,要做皇帝,最重要的便是沉得住气,现在他的太子还欠缺,那么他就要好好地“磨砺”他,至于宗政熠……他的脸上浮上了阴鸷的笑容。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