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婆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富婆文学 » 第一夫人 » 第25——28章
温馨提醒:“富婆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25——28章

作者:寒子夜
  025新妇

  翌日,流云苑,

  乔灵儿本在熟睡之中,但身为神偷的她拥有着无比敏锐的警觉,所以在身边的人有了些许动静的时候倏然睁开了眼睛。

  宗政熠侧过脸的时候便看到了眼神清明的乔灵儿,手上的动作也暂缓了一下。

  “我吵醒你了?”宗政熠轻声问道。

  如斯好听的男音一时间让乔灵儿认清了一个事实,她嫁人了,嫁给了一个温润如玉的男子!

  不过,两人却是恪守着礼制,虽同塌而眠,但并未发生任何实质性的关系。

  “现在什么时候了?”乔灵儿有些疲劳的坐起了身问道,身体酸痛时因为昨日被轿子坐着颠的时间太长,加上在房间里坐了那么长的时间,腰椎、颈椎都有些酸痛。

  “现在才是寅时,你再睡一会。”宗政熠贴心的道。

  “这么早?”乔灵儿眨了眨眼睛,掀开了帐帘望向外面,因为是夏日,所以天也亮的很早。寅时,便是早上的五点,这个时间对她来说真的太早了。

  宗政熠看着她那诧异而惊醒的样子不由微微一笑,动作依旧很轻的要下去穿衣。

  乔灵儿望着宗政熠,忽然想起出嫁前秦氏在耳边念的女戒,说是女子出嫁之后要为相公着衣,服饰相公左右,做一个好贤内助。

  纠结了几分钟,乔灵儿终于忍不住的开口问道:“那个……要我帮忙吗?”

  正在记着中衣带子的手忽然停顿了一下,看到乔灵儿那不自在的脸忽然轻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乔灵儿皱眉道,总觉得他的笑是在嘲笑她的样子。

  宗政熠背过身去拿了自己的朝服,但是嘴角的笑意却是一点不少。

  “你现在就要去上朝了?”宗政熠还没有回答,乔灵儿就看到了那不同于一般人的穿着的衣服,华丽是华丽,但是看起来很呆板,也亏得宗政熠能够穿出另外的一种风味。

  “嗯,现在还早,跟爹娘请安在卯时,你再睡一个时辰。”宗政熠压低了声音,像是怕惊扰到她一样。

  “噢……”乔灵儿拖长了音,不能让任何人抓住自己的把柄,所以门面上的功夫她必须要做足。

  见此,宗政熠上前去为她把被子掖好,如此清香的味道微微让乔灵儿的脸有些热。

  “今天焰会在家里,如果闲着无聊,可以让他带你到处走走。”宗政熠轻笑道。

  “焰?”乔灵儿本是稍稍有些困意了,但听到这个字却又清醒了些许。“你的三弟?”

  宗政熠颔首道:“也是你的三弟了。”他意有所指。

  乔灵儿心中一颤:难道他知道那日闯入宗政家的人是她?不,不可能的,那天她可是再一进屋的时候就把蜡烛给熄灭了的,他不应该会知道她是谁,而且她还稍稍压低了声音的……

  用力的甩了甩头,甩去那怪异的感觉,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不会被看穿的,镇定,镇定,不能露出任何的破绽!

  宗政熠看着佯装镇定的女子也不去揭穿,微笑道:“我要先出去了,你好好休息。”

  “好……”帐帘被放了下来,宗政熠的身影也离开了她的视线之中。

  乔灵儿心神忽然有些恍惚,如此的男子,真是一个不经意的动作都会牵动人的心潮,荡起不深不浅的涟漪。

  为什么风轻被称作是天下第一公子,而不是宗政熠呢?

  带着这个问题,乔灵儿恍恍惚惚的进入了梦中……

  眨眼间,一个时辰还不到的时间,乔灵儿已经被凝香给喊醒了。

  眼看卯时即将到来,凝香手下的动作也更快了一些,老爷和夫人现在可是等着喝新妇茶,这新妇可不能再第一天就让公公婆婆等吧!

  跟在乔灵儿的旁边,凝香没有来的有些紧张了,听闻老丞相并不待见商贾之家,并且昨日在喜堂之上更是板着一张脸,她真的不由为小姐担心。

  主屋大厅中,乔灵儿刚跨进去,便感觉到了那压抑着的气氛,但于见多识广的她来说,这些还构不成威胁。

  凝香的手掌心中已经被汗湿了,就连一向冷漠的岚风,此时也有了些许的惊心,她虽跟着乔翌术见识了不少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但现在是跟老丞相以及镇南大将军同处一室,也足以让她后怕。

  无论何时,漂亮的人总是最吸引人的眼球。乔灵儿一走进去,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坐在正堂之上的老丞相夫妇,而是坐在下方的沉稳干练的宗政烨以及风流俊美的宗政焰。

  也果然不出她所料,宗政烨确实是一个俊美的男子,与宗政熠和宗政焰相比,眉宇间更多了一份军人的肃穆。

  依旧是简单的梳妆,乔灵儿一身淡绿色的长裙,袖口上绣着淡蓝色的牡丹,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密麻麻一排蓝色的海水云图,胸前是宽片淡黄色锦缎裹胸,身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举手投足如风拂扬柳般婀娜多姿。

  除了宗政老爷之外,其他的人在见到乔灵儿的时候都是眼前一亮。她的衣服并不是十分耀眼的,但穿在她的身上却被她本身的光鲜给掩盖住了。

  宗政焰在之前已经见过乔灵儿数次,但是今日又是这么一见,眼前也是平添了亮点。

  司马玥几乎是在第一眼见到乔灵儿的时候就喜欢上了她,不是她那千金小姐的气势,而是她那双眼睛,那一双眼睛,怎么看都不是懦弱的千金小姐的模样。

  新妇敬茶是需要下跪的,在二老的面前已经摆放着了一个蒲垫。乔灵儿那只向当初的圣旨下跪过的双膝此时就需要再一次的屈了。

  “爹,喝茶!”乔灵儿扮演着一个千金小姐该有的模样,只是这“公公”,脾气看起来不是很好。

  “哼!”宗政无敌冷哼一声,根本不屑乔灵儿敬上的茶。

  司马玥见此指尖不动声色弹出了一颗小小的石子,擦着宗政无敌的胡子而过。这是警告的意思。

  宗政无敌侧过脸瞪了正在笑着的司马玥一眼,不友好的上前接过了乔灵儿高举着的茶水,饮了一口,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宗政家的媳妇,除了……”

  “老爷!”司马玥迅速的截断了宗政无敌将要开始的“训诫”。

  宗政无敌天不怕地不怕,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唯独这个妻子,他是不得不给面子。

  黑着一张脸,宗政无敌从身边小厮的手中接过了一个红包递到了乔灵儿的面前,冷着声道:“以后你要好好服侍熠儿,他就是你的夫,你的天,知道了吗?”

  极力压抑住想要笑出声的冲动,乔灵儿还是很淡定的回答:“媳妇明白,谢谢爹。”说罢,将红包给了凝香收着,又接过了另外的茶水,到了司马玥的面前,恭敬道:“娘,喝茶。”

  司马玥笑盈盈的接了过来就喝,随后就把茶给了身边的侍婢,上前去扶乔灵儿,“来,这是娘的红包,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就尽管跟娘说,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不用拘束。”

  “谢谢娘。”从司马玥的身上她感觉到了温暖,与冷冰冰的“公公”相比,这个“婆婆”真的挺有趣的。

  宗政焰和宗政烨都看着乔灵儿,宗政焰是不懂为何当初风轻会看错人,现在的这个乔灵儿,根本找不出以前那乔灵儿的影子;而宗政烨则是诧异这样一个纤细的女子,为何会有一双那么淡然的眼睛。并且昨日的劫亲,他更相信,她不回他的问题不是因为被吓傻了,而是她很随性,并没有害怕。

  与司马玥交谈了一会儿,乔灵儿就要正式拜会她的“大伯”和“小叔”两人了。

  026你是谁?

  出了正厅,一路前行,走入一个院落之中。乔灵儿才发现这个院落式雅致的,处处布置得宜,各个院内曲曲折折,一花一木一石一水各具巧思。

  不过偌大的府院中下人并不是很多,乔灵儿这一路走,倒是没有碰上几个。

  一路行来,看到不少跟她所住的流云苑很像的院子,都是别院的格式,院子与院子之间以花园相连。

  走至一花园,中间是一个小池塘,池边一小亭林立,小亭位于整个花园正中位置,以白玉为栏,亭侧有一假山,光辉照耀着白玉加上倍觉雅致。亭边柳枝桃树,往往清风徐来,在此景中随风飘扬,景致极是醉人。

  乔灵儿嗅了嗅迎面扑来的芳香气息,眼角弯弯,满意舒坦叹了一口气。前一次“偷入”是在晚上,并且有任务在身,所以根本无法欣赏到这里的美景!

  “二嫂觉得如何?”宗政焰看着乔灵儿一派放松的样子,忽然很有兴趣知道她现在是怎么想的。

  “很漂亮,不过……”乔灵儿前面的话是真心的赞美,然后又来了一个转折,果真,宗政焰露出了等待的样子,翩然一笑,道:“有些奢侈了。”

  宗政焰的视线落在了那白玉栏杆上,不由失笑,对于一般人家来说,用白玉为栏,确实是奢侈的做法。

  步入小亭中,凝香和岚风很快准备好了茶水和点心。

  “昨日多谢大哥的救命之恩!”乔灵儿端起了一杯茶水递上前去给宗政烨,完全合乎礼仪。

  宗政烨并未拒绝,起身接过了茶杯,道:“弟妹不必客气,我们都是一家人。”怎么样都是自己二弟的妻子,别说是自己二弟过门的妻子,就算是其他的女子,他也同样会救。

  “大哥,昨天的事应该很快就会水落石出了吧?”宗政焰把玩着茶杯,一副放荡不羁的样子,唯独那双眼中所蕴含着的精光不容人有所忽视。

  “二弟说这件事情交给他去调查。”宗政烨应道。

  闻言,乔灵儿不由愣了一下,昨天宗政熠什么都没有说,甚至都没有问她有没有受伤,而她也不可能不知道宗政家的人不知道发生的事情。今天听到宗政烨他们这么说,倒是想到了昨天宗政熠对她的承诺——保护乔家,她,也是乔家的人。

  原来,那男人并不是故意不问,而是想等到调查清楚再说啊!

  “昨天可真是让二嫂受惊了。”宗政焰思考着,忽而话锋一转,重新转移到了乔灵儿的身上。

  乔灵儿神色自然,虽然刚刚是在走神,但处事不惊也是她的一大特长,因而此刻并没有被宗政焰突然的话给吓到。

  “大哥来的很及时,所以我并没有受惊。”乔灵儿说话的同时也瞥了一眼宗政烨,他身上那刚正不阿的气质跟宗政熠和宗政焰都不一样,可是却让人打从心底的产生佩服。

  宗政烨被乔灵儿这么一看倒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可是也没有表现出什么,脸上的表情也是淡淡的,定力十足。

  “将军!”一个人从院外跑了进来,额上有密密麻麻的汗,但不见气息紊乱,可见他是有一定的功夫。

  “嗯!”宗政烨起身,那人熟练地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才退到了一边。而后转身对宗政焰和乔灵儿说道:“焰,弟妹,朝中有事,为兄要先行告辞。”

  “大哥有事就去忙吧!”宗政焰一点也不意外宗政熠忽然说要走的话,他不需要上朝,但是不代表他从南方回来了就没有公事要办了。

  乔灵儿也是淑女的福身,事实上,她并不喜欢古人的如此多礼。

  宗政烨快步离去了,小亭中乔灵儿和宗政焰两个人坐着,乔灵儿倒是一点不自在的样子都没有,兀自的品尝着美味的点心。

  “凝香,去把我的琴和曲谱取来。”乔灵儿对凝香说道。

  “是,小姐。”

  “凝香,你要改称呼了。”乔灵儿纠错道。

  凝香小脸一红,低头喊了一声“夫人”,这一声“夫人”倒是真的很不习惯。

  对乔灵儿这平常的举动宗政焰倒是更有兴趣了,想到当日在画舫上说的话,于是便问道:“二嫂,两个月前在画舫上你说我像你的一个朋友,不知是哪一位朋友?”

  去拿糕点的手并没有因为宗政焰的问题停下来,宗政焰外表看似放荡不羁,但是他的精明程度可非一般。

  乔灵儿的表情淡淡的,无辜的反问道:“我有说过吗?”

  宗政焰因这个问题愣了一下,随后邪邪的笑了出来,道:“没有说过吗?”

  “我说过的话我都会记得,可是我真的不记得曾经说过三弟你像我的朋友啊!”乔灵儿说的非常的无辜,在他要开口之前又道:“难道三弟不记得了吗,乔四小姐从来都没有朋友,不管是他人家的千金还是公子,都并非朋友。尤其是其他的公子,可能真碰上了连名字都叫不上来,三弟,你应该很清楚不是么?”

  望着潇洒自如的乔灵儿,宗政焰微微皱眉,她这话描述的轻淡,可是其中的讽刺味道却是非常的浓厚。

  不过,宗政焰也在最短的时间里调整好了心态,并且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靠近了乔灵儿。

  “你是谁?真的是乔灵儿?”宗政焰压低了声音问道。

  后面岚风也做好了准备,京城谁人不知风流的三公子,也因为他有那个资本,无数的女子也都是心甘情愿。可是现在,她家小姐已经是他的二嫂了,他就不能够再动任何的心思!

  “我不是,难道你是?”乔灵儿慵懒的问道。

  她是乔灵儿,不过却不是那个懦弱的千金小姐乔灵儿,她更没有忘记,眼前的人拥有着一张熟悉的脸,可是却也是害死她身体前一个主人的帮凶之一。

  若是蓝飒,他绝对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有人落水而坐视不理,当然坏人除外。

  至于宗政焰,不是她说贬低的话,在她的眼中,宗政焰比起蓝飒差得远了!

  “我怀疑,你是冒充的。”宗政焰皮笑肉不笑的道,“或许,我可以去查证一下……”

  “只要你有那个本事!”乔灵儿不动声色的一笑,毫无惧意。

  宗政焰就有些不明所以了,她的笑容那么的自信,难道是他猜测错了吗?可是前后两个人之间的差距可是十分的大,他有些无法接受。

  乔灵儿促狭一笑,就算怀疑又有什么用,现在的她就完完全全都是乔灵儿!

  至于宗政焰,也许她也可以借此机会好好地对他“教育教育”,让他走入“正轨”,还是当初的蓝飒比较可爱。

  “三弟,二嫂知晓你精通音律,前些日子我偶然得到一本曲谱,有些地方无法参透,可否请你帮个忙?”乔灵儿见凝香拿来了琴,很快转移了话题。

  宗政焰看了一眼很快收敛起了狡黠模样的女子,视线移到了那曲谱之上,心思百转,却还是无法看清她,算了,晚点还是找轻和瑜讨论一下好了!

  027怀疑

  吟人居。

  前面的厅堂里,文人雅士舞文弄墨,好生惬意。

  雅致的小包间中,赫连非瑜和宁萧剑正对弈,风轻则是在一旁拨弄腿上放着的凤吟琴。

  “轻,上次在琴中做了手脚的人,查出来是谁了吗?”宁萧剑一边说着,一边落下了一颗黑子。

  “还会有谁?也不看看现在琴是在谁的手中,都已经这么明显了。”赫连非瑜嘲笑道,一心专注在白子黑子上,根本不去看风轻一眼。

  “还不是轻允许的,不然凭借嫣红的胆子,她还不可能会做这种事。”宁萧剑瞥了一眼悠闲的风轻。

  “轻,这就是你的不是了,那针上有剧毒,要是乔四小姐一不小心碰了上去,乔家可就不会那么轻易罢休了。”赫连非瑜的语气听起来依旧轻松,只不过眼中所划过的锐利不容人小觑。

  或许真如乔灵儿所说,下毒的人针对的是风轻,而不是其他人。风轻明白嫣红有几斤几两,她最多只不过敢在琴中放一根针,但是那见血封喉的毒,她没有那个能力弄到。

  可嫣红也着实将自己的地位看得太高了,以为自己动了一根针来个先斩后奏风轻就会饶过她,却不了解风轻真正的秉性。

  自作主张的女人对风轻来说是最蠢的一种,嫣红的下场比到其他的戏作更加坏。

  “焰,你今天有心事?”一曲弹完,风轻淡淡的问自来到这里便不发一语的宗政焰。

  风轻这么一说,赫连非瑜和宁萧剑都放下了手中的动作,一开始还没有注意到,现在一看,宗政焰的人虽然在这里,但是心思显然飞走了。

  “焰,你说‘好逑’的乔四小姐成为了你的二嫂,所以在这里郁闷吗?”赫连非瑜拿着之前的话调侃。

  “若是在乔四小姐和轻一解除婚约之后就主动的追求人家,说不定她就成了你的妻子了。”宁萧剑揶揄道,四个人是铁铁的关系,取笑也成为一种放松的方式。

  宗政焰不回答,眼神也懒懒的,对乔灵儿虽不是那种感觉,可是至少现在为止他的脑海中所浮现的都是那张娟秀的脸。

  “真的动情了?”风轻也难得的八卦了一下,宗政焰的样子让他在意。

  宗政焰抬起头看了风轻一眼,淡淡的说道:“她的言行举止跟之前的乔灵儿真的完全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宁萧剑问道。

  “轻,你知道昨天劫走新娘轿子的是哪一方的人马吗?”宗政焰没有立刻回答,先是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无忧宫的人。”昨天那么大的事情风轻知道也极为正常,并且以他的情报网,甚至能够在朝廷的情报之前得到准确的信息。

  无忧宫,似正似邪的一个组织,通俗的说是一个交易组织,但是交易的可以是金钱、房契这些身外之物,也可以是性命。没有人知道的一个神秘的交易中心,只要能够取得,他们就会去做,里面的人从来都不会以真面目示人,甚至从来都没有人知道无忧宫的方位。

  在说到无忧宫的时候赫连非瑜不由蹙了下眉头,对于皇室来说,无忧宫已经成为了一个极大的安全隐患。

  “昨日她被劫走,但是听我大哥说镇定自若,毫无紧张。”宗政焰思考着宗政烨的描述,平静的比学武之人更甚。

  “真的?”宁萧剑讶异的睁大了眼睛。

  宗政焰平静的点头,赫连非瑜当即道:“如果是以前那看到轻动不动就哭的懦弱的乔四小姐,在遇到那种情况下晕倒的可能性更大。”

  “她不是乔灵儿?”宁萧剑得到这个结论,并且联想到之前的场景,道:“那日落水之后,她似乎就有些改变了,难道有人假冒?”

  “我今天早上问过她,但是她很自信。”宗政焰无奈的说道,“如果真的是有他人假扮,无论如何都应该露出一些破绽。”

  “乔家的人没有发现吗?”赫连非瑜问道,他们这些外人不清楚,看着乔灵儿长大的乔家的人应该清楚了不是么?

  “她对乔家的人和事都了若指掌,起初身边的丫鬟也怀疑过,但是对于一些私密的事情,她都知道。所以……”宗政焰淡淡的说着,后面的话也就无需说出来了。

  若然有心之人要假扮,便会竭力调查乔灵儿的一切,可是私密的事情却是外人无法调查清楚的。

  此外,那日落水之前是本人,若是落水时候有人冒充了,水中有动作凭借风轻的能力不可能会不知道,而且她扑腾之时所有的人都看到了,根本来不及偷龙转凤。

  换句话说,乔灵儿还是乔灵儿,只是为何性情大变,就真的无人知晓了。

  “轻,你有什么看法?”宗政焰将视线转移到了风轻的身上,之前是他一直沉默,现在是风轻。

  风轻的脸上挂着无害的笑容,黑色如同夜空中闪烁的繁星的眼眸,绽放着温柔的光芒,只一眼,就能让人沉沦其中。

  “她是心甘情愿嫁给丞相的?”风轻不着头脑的问了一句。

  宗政焰三人顿时哑然,赫连非瑜在一愣之后说道:“不是心甘情愿,难道还是被逼着上花轿吗?”

  “轻不是这个意思。”宁萧剑无语的白了赫连非瑜一眼。

  “……或许,我们应该好好的关注一下那位‘二嫂’。”宗政焰严肃的道。

  赫连非瑜看着几个人都严肃下来的脸,也立刻就察觉到了其中的奥秘。

  乔灵儿被称作是南武国的第一美人,同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亦是有名的才女。只是她的“才”从不外露,聪慧过人,但为人比较柔弱和怯懦。皇帝赐婚一事其中猫腻可见,乔灵儿深居简出,政事更是不会关注,但赐婚终究是赐婚,她会因为欺君之罪而不得不下嫁。可如果是不得不嫁,她必定不是心甘情愿。

  此时宗政焰的话显然已经说明乔灵儿是心甘情愿的,不得不让他们放在心上。

  ……

  “阿嚏——”正在专研琴谱的乔灵儿蓦然打了一个喷嚏。

  “小姐,怎么了?”凝香走近问道。

  乔灵儿揉了揉鼻尖,随意的挥了挥手,答道:“没什么,估计有人在背后说你家小姐是非了……”恐怕今天一大早跟宗政焰说的那番话让他在意了,现在跟“某些人”讨论吧!

  她知道自己已经引起了宗政焰的怀疑,不过那又如何,她倒是想看看,他们接下来会做什么!

  028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换了一张桌子吃饭,换了一张床睡觉……

  乔灵儿陪着老丞相宗政无敌和夫人司马玥用完午膳后便回到了房间午休,用膳期间,宗政无敌一直没有给她好眼色看,倒是司马玥,对她很不错。

  不过在乔灵儿看来,宗政无敌也就是一个固守清贫并且古板的老头儿而已,所以对商人就有了偏见。

  也难怪宗政焰不得宗政无敌的眼,这个家除了皇帝赏赐的地方,其他一些奢侈的地方都是宗政焰经商才修葺装饰的,奈何这里的位置离皇宫近,且相对比较清闲,老人家也不好独自搬离出去,只好住着了。

  宗政焰是宗政家的怪胎,有着一颗非凡的经商头脑,乔灵儿听乔战说过,风轻和宗政焰都是难得的经商人才,年纪轻轻就已经创下了巨大的事业。若非宗政焰不想锋芒全露,怕是这第二世家早就是宗政家的囊中之物了。

  乔灵儿又岂会不明白宗政焰的心思,夹在中间,无论有没有事,前面都有一个风家一个乔家挡着,尤其大哥是镇南大将军,二哥是当今丞相,若是经济上又是独领风骚,恐怕整个皇室早已矛头直指了。

  当然乔灵儿心中也有数,就算宗政家再怎么低调,也已经成为了皇室的一根刺,虽然现在并不清楚武帝真正的目的,可绝对不会是那么简单就罢休了!

  兀自的叹了一口气,乔灵儿坐到了铺着薄被的床上,思绪不由自主的回到了昨夜。

  昨夜她破天荒和一个算得上陌生的男人躺在了一张床上,虽是楚河汉界,泾渭分明,但那近在咫尺的呼吸却是让她几乎大半夜都没有睡着。她是不经人事的女子,但是这些事情她还是懂的,男人很有可能说一套做一套,虽然宗政熠看起来并不是那种人。

  一张大床,两个人之间空着极大的距离,生生将一张床分成了两张,好在最后还是相安无事。

  躺在床上,乔灵儿嗅到了淡淡的药香味,一如当初她在潜入宗政家的时候闯入宗政熠房间时闻到的味道。

  难道他有什么病吗?乔灵儿不由想这个问题。

  昨夜睡得很晚,加上一大早就起床了,所以乔灵儿在沾到床之后就有了睡意。本该回来吃午膳的宗政熠却在下朝之后被太子给拦住了,派人回来通报晚些再回来。

  说实话,那日在街上见到的男子,竟然就是她嫁的丞相,并且还是当日她偷入宗政家所遇到的男人,这样的巧合倒是让她有些措手不及。不过,好在是这样一个温润如玉、气质出众的男子,看着也比较舒服,所以“介意”就暂且搁置吧!

  宗政熠回房换衣服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抱着被子熟睡的乔灵儿,姿势算不上淑女,但是伴着那张清秀的脸,却是别有一番风味。

  乔灵儿稍稍翻了一个身,身上的薄被便滑了下来。

  宗政熠摇头淡淡的一笑,将官帽放在了矮几上,轻轻地走上前去。

  俯下身将地上的薄被拿起,才抬起头却立刻感觉到了一股异样的风。

  乔灵儿虽然是在睡觉,但神经比较敏感、睡眠一向不是很深的她也察觉到了有人的靠近,条件反射的就对宗政熠出手了。

  擒拿手一出,宗政熠的胳膊已经被乔灵儿扭住了胳膊,整个人跌坐在了床上。速度一流,精准位置一流。

  “宗政熠?”等到看清楚来人,乔灵儿先是一愣,随后露出了惊讶,而后赶紧放开了他。“你怎么样?”她自己用的力道她自己清楚,听着刚刚那“咔嚓”的一声就知道不会好到哪里去。

  宗政熠松开抓着被子的手,改而碰了碰自己被扭的手臂,起初是真的很惊讶乔灵儿的动作,那么的流畅而且力气十足,仿佛已经演练过了不少次。

  “我没事,不用担心。”宗政熠依旧温和的笑着。

  “我自己用的力气我知道,你先坐下。”乔灵儿看到宗政熠拿着被子的一角的时候就知道他为什么靠近了,可是精明的她更是条件反射胜过了她的思考。

  从朱红色的柜子里取出了一瓶药酒,她再次回到床上坐下,对宗政熠说道:“把手伸出来。”关节处不出意外已经被她伤到了。

  宗政熠毫不犹豫的伸出了手去,被那柔夷握在手中,倒上药酒,轻轻地按摩着。

  手腕处被乔灵儿那毫不客气的一扭已经红了起来,按了按,她才确定没有真的将他的手扭到脱臼,幸好!

  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宗政熠就静静地看着乔灵儿给他涂药,心中多少有些好奇她那一手是跟谁学的,不过却没有问出口。

  等到擦完药之后乔灵儿才对他说道:“晚上再擦一次,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

  “嗯!”宗政熠看着依旧有些红红的手腕,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起身继续换衣服。

  对于宗政熠的平静乔灵儿则是好奇了,看着兀自做自己事情的男人不由问道:“你不好奇吗?”

  “什么?”宗政熠侧头问道。

  “你不好奇我为什么会功夫吗?”一个知书达理的千金小姐忽然会了功夫,难道还不能让人觉得奇怪吗?

  宗政熠歪头思考了一下,然后认真的问道:“这个问题很重要吗?”

  闻言,乔灵儿不由皱了皱眉头,为什么他问的就是那么理所当然呢?

  “难道你不怀疑我不是真正的乔灵儿?”乔灵儿走至屏风处,看着在屏风后换衣服却露出了脸的男人问道。

  宗政熠淡淡一笑,反问道:“你是假的吗?”

  乔灵儿顿时语塞,不得不承认,跟这种聪明人说话,永远被堵得无话可说的绝对是自己。

  眨眼间宗政熠已经换好了清雅的白色衣服,也只有他才能够将白色衣服穿得那么的有味道,倒不是说风轻他们穿着不好,而是这个男人的眼中尽是清明,不若风轻的深不可测。

  “我是乔灵儿,如假包换。”乔灵儿认真的说道,她不期待有人能够相信,但是看着宗政熠的样子却还是让她不由自主的说了出来。

  宗政熠颔首,“我相信!”

  “你相信?”乔灵儿则是不相信的睁大了眼睛。

  “传言始终是传言,我相信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宗政熠诚恳地说道。

  “……你跟其他的人真的不大一样。”乔灵儿露出一个笑容,带着赞赏。

  乔灵儿这么一说宗政熠也就明白了,或许是有人在怀疑了,不过他本人还是那句话: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对了,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不是说太子找你去谈事情了吗?”乔灵儿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太子是想拿回一年前寄放在我这里的一副字画真迹。”宗政熠说着看了一下窗外,“要跟我去书房看看吗?”

  “好啊!”乔灵儿爽快的答应了。

  上午宗政焰带着她差不多看遍了整个府上,但唯独宗政熠的书房不是所有人都能进去的,他的书房有单独的院落,亦是当日她所潜入的地方,她不介意今天光明正大的去看一看。

  但乔灵儿也能够听出来其中的奥秘,如果太子来这里只是为了一副字画,大可以在下朝之后就随宗政熠回来,不必在吃过饭回来。不过既然是宗政熠保留的事情,她也不会去探听。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