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婆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富婆文学 » 第一夫人 » 第29——32章
温馨提醒:“富婆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29——32章

作者:寒子夜
  029是你?

  乔灵儿跟在宗政熠的后面,往那独栋的小院子前去,想到自己第一次闯入宗政府的时候就闯到了这里还觉得挺有趣的,那时候就把宗政熠给看了个大半了,不过她是不会告诉他的。

  宗政熠走在乔灵儿的身侧,看到她那偷偷的笑容不由淡然一笑,其实他不说她又怎么会知道他是带她观看一下“旧地”呢?

  “怎么了?”宗政熠明知故问道。

  乔灵儿并为让自己的神情看起来有猜测性,所以在宗政熠问起的时候她也就很泰然的回答道:“没事。”只是觉得有些好笑而已。

  “好吧!”既然她说没事就没事好了,他也不是刨根问底之人。

  “太子跟五皇子长得像吗?”乔灵儿忽然问道,把宗政熠给问的愣了一下,恍然道:“我记得五皇子,之前跟风轻在一起的时候看到过。”在跟风轻他们说话的时候确实已经见过了。

  她能够那么平静的叫出风轻的名字,也没有多余的表情,只因她本身对风轻没有感觉。

  若换作其他人或许会对此时乔灵儿的云淡风轻诧异,但此刻站在她身边的是宗政熠,他只是信奉那一句话: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太子你也见过。”宗政熠轻笑着道。

  “我见过?”乔灵儿侧头讶异道,随即微微皱眉问:“什么时候?”

  “还记得我与你初次见面那一日吗?”宗政熠提醒道,如果她的记忆比较好,也许会记起当日之事。

  乔灵儿忽然停下了脚步,宗政熠亦跟着停了下来,“怎么了?”

  “我不去了。”乔灵儿当下转身就要离开。

  宗政熠长臂一伸,拉住了乔灵儿,失笑道:“太子没有那么恐怖吧?”

  “在大街之上就随便跟女人打招呼的男人,不会是什么好男人。”虽然当时只是那么惊鸿一瞥,但是她还是记得当时男人带着笑意的眼神,摆明就是上前搭讪。

  “那我是不是应该庆幸?”宗政熠微微松开抓着乔灵儿的手,笑道。

  “你庆幸什么?”乔灵儿眨着眼睛问道。

  “庆幸我当时没有上前跟你打招呼……”宗政熠别有深意的笑着,那笑容怎么看怎么好看。

  乔灵儿的脸微微有些热了起来,尤其意识到在前一刻自己的手被宗政熠握过,不是没有跟男人有过触碰,但是……都是他的笑惹得祸。

  男人长得好也就罢了,如果像风轻笑的那么讨厌也就好了,偏生他笑的那么无害,让人非常的不习惯。

  “不说了,我先回去……”乔灵儿才欲转身离开,从门口轻飘飘的传来了一个有些惊喜的声音。

  “是你?”赫连非焱本只是出来看看宗政熠有没有来了,不想自己会在这里见到当日在街上出脚绊倒陈国舅外甥的女子。

  乔灵儿硬着头皮,淡淡的问道:“公子认识妾身?”一脸的无辜,好似自己根本从来都没有见过赫连非焱。

  宗政熠无语的笑笑,看着她那娴熟的样子倒也觉得有趣,没想到她竟然会用这种办法。

  赫连非焱脸上的笑容有些尴尬,略略急切的道:“两月之前在东街,姑娘出手相助……”见乔灵儿依然没有任何印象他转向了宗政熠,“熠……”

  宗政熠没想到赫连非焱会这么的执着,当下也就顺着他的话对乔灵儿道:“灵儿,那日街头闹事,紫衣男子。”简略的概括。

  “哦……就是我第一次看到你的那时候,与你一道的那位公子是吗?”乔灵儿狡黠的一笑,如此的“恍然大悟”是用宗政熠作为衬托,显然也是没有将赫连非焱放在眼中。

  赫连非焱心中不由有些压抑,当日出手的人是他,为何她只是看到了站在后方的宗政熠?

  后知后觉的赫连非焱忽然意识到了不对劲,转而问道:“熠,你认识这位姑娘?”如果他认识,为什么当时他跟他讨论那女子的时候他一点话都没有说?

  “在昨日之前只是见过了一面。”宗政熠话说的有技巧,也道出了一个事实。

  “那为何……”赫连非焱不解,他们两人之间看起来已经熟识,并不像只是见过一面的两人。

  “妾身能与丞相相识,也是托了皇上之福。”乔灵儿皮笑肉不笑的道,眼底的讽刺尤甚。

  赫连非焱意识到了“妾身”二字,不再是“小女子”,小女子只是用作未婚的女子自称,而妾身则是以为人妇女人的自称。

  “难道你是……”赫连非焱脑子有些转不过弯了。

  宗政熠望着乔灵儿轻淡的一笑,将她眼中的讽刺都看在了眼里,后道:“太子不是要去拿字画吗?灵儿只是跟微臣来书房看看。”

  这一声灵儿证实了赫连非焱不敢有的猜测,灵儿,乔灵儿,当初乔府四小姐!

  没有理会赫连非焱的吃惊,乔灵儿对宗政熠微笑道:“相公,太子要的字画还是赶紧去拿吧,可别让太子久候了。”

  这两人你一来我一往,配合的好生默契。

  任是赫连非焱也无法想象乔四小姐竟然会对宗政熠有如此的心思,她不是立下誓言非风轻不嫁吗?

  宗政熠和乔灵儿根本连看都不看赫连非焱一眼,扮演着最合拍的夫妻,乔灵儿倒是也没有料到,宗政熠竟然会有这么好的演技。不过,他的演技也要归功于他的那张脸,怎么样都挂着笑容,就算是在演戏也看不出来他是在作假。

  “二少爷……”一名黑色衣服,容貌冷酷却五官深刻的俊美男子捧着一个字卷从里屋走出来,在见到乔灵儿的时候不由愣了一下,才喊道:“二少夫人!”

  乔灵儿望着冷面的男子,宗政熠给她介绍道:“他是月影。”

  “嗯。”乔灵儿点了点头,从月影的眼中也看到了隐隐的不屑。

  “太子,二少爷,请用茶。”另外一个清冷的女音从外面飘来,随后就是有着一张精致面孔的女子出现在了视线之中。身材略显得娇小,一双灵眸很动人,黑色的衣服衬托的她的皮肤白皙。

  赫连非焱淡定的从乔灵儿的身上移开了视线,已然恢复了平静的心态,从女子手中的托盘中端过了茶水。

  “她是月玫,月影的妹妹。”宗政熠继续介绍。

  经宗政熠这么一说,乔灵儿才发现她和月影的五官是有那么点相似,可是眼神中对她就更加的不屑了。

  “二少爷,月玫只泡了两杯茶。”月玫看着宗政熠,冷淡的道。

  言下之意就是没有她乔灵儿的份了!

  当下乔灵儿高高的挑了挑眉,她这过府才不过一天,作为婢女竟然就给她脸色看了?

  030下马威

  宗政熠见此微微扬眉,赫连非焱亦感觉出了月玫话语中的不屑,月影则是担忧的蹙了蹙眉,怎么说乔灵儿也是他们二少爷的妻,妹妹这样……

  月玫倒是一点也不自知的冷冷的看着乔灵儿,显然不将她放在眼中。即使乔四小姐闻名遐迩那又如何,那样一个胆小怯懦并且为了一个风轻就不知廉耻的女子,配不上他们公子!

  “月影这就去再泡一杯!”月影看月玫一点松动的样子都没有,立刻接过了话。

  “等等月影,”宗政熠喊住了即将出去的月影,从托盘中端过了茶杯就递到乔灵儿的面前,“夫人喝我的就行了。”这“夫人”二字是在提醒他们乔灵儿的身份。

  “公子,那是您的茶……”月玫这下可不乐意了,她家公子心地是好,但是也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女人送出自己的茶。

  “月玫!”宗政熠淡淡的喊了一声,声音不大,但是有着无可反驳的压抑。

  乔灵儿讥讽的一笑,将茶杯推回到了宗政熠的手中。后走向了月玫,见她毫不畏惧的直视着她,更是高高在上的感觉,反倒她月玫像是主人,而她乔灵儿则是下人了。

  “你是我相公的侍女?”乔灵儿轻声慢语的问道。

  “月玫从小随侍公子身边!”月玫回答的不卑不亢,同时还有一些炫耀的意思。

  乔灵儿微微颔首,“也就是说还是侍女是吗?”

  “……是!”月玫犹豫了一下才回答道,已经有些嫌烦。如果她是想用身份来压她的话,那么她就更加无惧了,要知道公子从来都没有把她们当过下人看!

  “是?你连一个侍女基本的规矩都不懂,还好意思回答的这么慷慨激昂!”乔灵儿的声音突然提高了,脸色也顿时冷了起来。

  “二少夫人……”月影不由喊了一声。

  “月影,不关你的事你靠边站着。”乔灵儿在月影的话才出口时就厉声呵斥道,颇有一个主子的风范。

  月影皱眉退下,月玫和赫连非焱都被她这突然的转变弄得一头雾水,难道传言都是假的?

  “奴婢请问什么是奴婢基本的规矩?”月玫沉声问道。

  乔灵儿冷笑,“第一,我是你主子的妻子,你连一句二少夫人也没有,对我的不敬就是对你主子的不敬;第二,即便是客人来了,作为任何一个侍婢都有端茶倒水的义务,我倒是不知宗政家的规矩了,在你眼中我一个堂堂的丞相夫人倒是比不上一个客人,连倒杯水都是劳您月玫小姐大驾了是不是?”

  月玫的脸也因为乔灵儿的话青一阵白一阵,就如调色板一样,颜色错综复杂。

  后方月影明显的察觉到了乔灵儿身上那高高在上的气质,不是刻意装出来的,而是与生俱来,言语用词犀利无比,让人下意识的为之臣服。

  “二少夫人,月玫不懂事,还请夫人原谅!”月影当即拉过月玫,强迫她跪下。

  月玫却是毫不动容,脸色已经铁青,她竟然被一个懦弱的千金小姐给教训了!!!

  “不必了,本夫人还受不起月玫姑娘如此的大礼,怕是会折寿的。”就当月玫快要跪下的时候,乔灵儿冷不防的来了一句讥讽味道十足的话。

  月影僵着身子,跪也不是,不跪也不是,只得一脸苦瓜样的看向了宗政熠,向他求救。

  赫连非焱则是别有兴味的看着如此的乔灵儿,那般犀利的话说出来,哪里还有传言中柔弱千金的样子,反倒像是高高在上的女王。

  “灵儿,月玫还小,她不懂事,喝杯茶消消气吧!”宗政熠恭敬的奉上了自己的茶水,很凑巧的,他又看到了她的另一面。

  “你的侍女泡的茶我可不敢喝,我还是回去找凝香给我泡些清茶好了。”乔灵儿看都不看一眼眼睛里面喷火的月玫,不给她一点下马威,真把她当成是病猫了。

  若今换做任何人她都可以无视,她本也不在乎古代的这些封建阶级。但是很抱歉,她是乔灵儿,这一辈子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看不起。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真当自己是天是地了!

  “那好,晚些时候我去找你。”宗政熠自然知道她并不是真正的动怒,所以就放任她对月玫“教育”了。月玫一直跟在他身边,对她的心思多少也有些了解了,乔灵儿给她下下马威也好。

  乔灵儿粲然一笑,“那我先走啦!”条件反射的挥了挥手,也不去看一眼屋子里其他的三个人,就径自走了出去。

  月玫那丫头一看也不是什么好惹的,她眼角余光处看到的就是愤怒,怕是她不会就这么接受,看来日后得要提防着点了。

  赫连非焱带着满腹的疑问回去了,书房里面,月影和月玫毕恭毕敬的站着,背后有些冷汗。

  宗政熠就那样平静的站着,望着窗外,即使一言不发,也让月玫和月影头皮发麻。

  在月影的视线中,月玫终于硬着头皮上前一步道:“公子,奴婢知错了。”

  “错在何处?”半晌,宗政熠才开口问道,却未转过身来。

  “错在不该对乔四小姐如此无礼!”月玫回答的心不甘情不愿。

  月影当即就扯了一下月玫的衣服,才准备用口型跟她说话,但宗政熠却转过了身。

  宗政熠温润的脸上多了一层淡漠与疏远,身上的气质也连带着有些寒冷。

  “月玫,她是二少夫人。”宗政熠淡淡的道,声音中听不出一丝情绪。

  月玫抬起眼睫,皱眉道:“公子,她不过是皇上用来拉拢乔家的一颗棋子,并且在她的心里都只有天下第一公子,这样的女子怎么配得上……”

  “月玫!”月玫的话未说完,月影就立刻打断了,“公子,月玫年幼无知,是属下教导无方!”

  “大哥,我哪里……”月玫才打算说话,月影就立刻低吼了一声:“闭嘴!”

  宗政熠望着月影和月玫两个人,月影沉稳,月玫机灵,但是月玫也冲动。

  “公子?”月影一手扯着月玫,一边对宗政熠道:“公子想如何处置月玫?”

  “大哥,我没有错……”月玫闻言瞪大了眼睛,她没有错,公子为何要处置她?

  “明日,月玫就去安山,随方证大师苦修两年吧!”宗政熠平静的说道。

  “什么?”“……是!”月玫惊愕的大叫,月影也是在怔愣一下后才点头。

  方证大师是当初月影、月玫二人学艺时所拜的师父,是安山一得道高僧,年少时宗政熠则是与他研讨佛法,后才回京学习政事。

  宗政熠的话不容月影和月玫辩驳,当他离开后月玫要追逐上前却被月影制止。

  “大哥,为什么啊?公子为什么要赶我走?”月玫哭泣着,难道这十几年还比不上一个昨日才和公子见面的女子吗?

  月影叹了一口气,千言万语只融成一句话:“月玫,你该长大了!”

  公子知道月玫少女的心思,也多次保持距离,可是月玫却不自知。如今公子放任乔四小姐对月玫说教,本是想让月玫明白公子的心思,但月玫依然不为所动,甚至不将乔四小姐放在眼里,所以公子也就只得将她送去安山。

  不过,为何公子会对那乔四小姐……并且,乔四小姐为何又不像传言中那样…

  031行刺

  金乌初落,月宫高挂。

  黑色的人影从树梢越过,消失在迷离的夜色之下。

  因了无睡意,宗政熠又在书房忙着处理公务,乔灵儿便在她的流云苑外欣赏夜空。望着那一轮弯月,明亮却又带着点点的忧伤,让她不由想到了蓝飒。

  “唉!”乔灵儿倚着栏杆,轻叹了一口气。

  一旁凝香和岚风对视了一眼,后凝香才开口问道:“小姐是想老爷和夫人了吗?”

  凝香的话让乔灵儿微微有些怔住,这丫头是怎么知道她在想乔战和秦氏他们的?难道她都写在了脸上吗?可如果她告诉她们并不是,而是在想蓝飒,一个她们都不知道的人,会不会把她此种的行为当做是不孝女。

  “爹和娘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乔灵儿索性接着凝香的话说下去。

  凝香上前一步,轻轻拢了拢乔灵儿的手臂,声音有些哽咽的道:“小姐,你放心好了,大公子他们一定会代替您好好孝顺老爷和夫人的……”说着,竟然还有眼泪滑落了下来。

  见此,乔灵儿嘴角抽了抽,说这丫头是个泪包真是一点都没错,怎么动不动的就哭呢?

  岚风本欲说什么,忽然间拔剑而起,道:“夫人小心!”同时一边也拉过了乔灵儿和凝香二人。

  “钲”的一声,岚风的见与另外一把剑相触碰到了一起,摩擦出了金红色的火花,那原本隐匿于黑暗之中的黑衣人,也被岚风给挑了出来。

  “啊……”凝香见此不由惊呼一声。

  “带夫人先走!”岚风一边应付,一边对凝香吩咐,手下却不敢松懈。

  凝香傻愣愣的,好不容易才缓过了神,边点头边拉着乔灵儿走,“噢……小……夫人快……”

  乔灵儿看着被吓得傻傻的凝香不由浅笑了一下,这泪包丫头!

  黑衣人见乔灵儿被凝香拉着走,眼神一凛,当下就从走廊的柱子前绕过,提剑横空一翻,银光的剑瞬间就拦截到了乔灵儿的面前。

  后面岚风紧跟着,乔灵儿见黑衣人的眼神忽闪,立刻对岚风道:“岚风,小心——”

  只闻“咻”一声,一枚石子外加一把剑同时飞向了一心只为救人的岚风身上,岚风防不胜防,那颗石子从黑衣人手中飞出,击打在了岚风穴道之上,摔落在地。

  岚风的剑刺在了地面之上,挡在乔灵儿和凝香的跟前,凝香叫岚风,但岚风却动弹不得,心一横,自己赶紧从地上拔起了剑。

  “小姐,我保护你……你……你快走……”凝香一边颤抖着说话,一边惊恐的举剑就朝着黑衣人刺去,大有视死如归的壮烈。

  黑衣人轻易的闪躲,避开了凝香这微不足道的攻击,手下剑却是直指乔灵儿。

  “小姐……”凝香惊呼一声,岚风欲用真气冲开穴道,却未曾料到此人点穴手法怪异,她还不曾遇见过。

  剑声划破风,荡漾着轻微的声音,直刺乔灵儿的肩膀处,毫无犹豫。

  乔灵儿看准了时机,当下侧过身子,轻易地避开了这一剑。黑衣人不曾想过她竟然会避开,当下手腕一翻,剑再一次的追逐向了她。

  作为一个世界知名的神偷,不仅仅是身体的敏捷,更有手脚的灵活以及不幸被发现时的拳脚功夫。虽然她不能说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但是用剑却还是难不倒她。

  “剑给我!”乔灵儿冷静的朝着凝香伸出了手。

  凝香已经被黑衣人追赶乔灵儿的动作给吓了一跳,随后只是“噢”了一声就条件反射的将剑给扔了过去。

  乔灵儿接过剑就横档在了自己的面前,阻挡了黑衣人的攻势。同时一抽回手,手腕处一弯,剑就从黑衣人的眼前划了过去。

  黑衣人大骇,当下也不敢再继续放松警惕,逐渐的认真了起来。

  乔灵儿的脸上挂着淡淡的表情,她没有内力,所以打起来相对比较费力。不过,对方虽然有内力支持而使得她的剑力量强一些,她却懂得运用巧劲,即借力打力。用黑衣人的力量加上自己的力量同时巧妙的结合,就能够使得自己的剑力量比黑衣人所用的更甚。

  不仅仅是黑衣人被乔灵儿的举动给吓到了,凝香在一旁更是惊骇的张大了嘴说不出一句话,岚风神色虽未曾有多大的变化,但眼底的惊讶一览无遗。

  尤其乔灵儿用的不是任何一种剑法,所以黑衣人想要判断并且想出破解之道更是难上加难。殊不知,乔灵儿所学的不过都是自保的方式,师父当年教过他们,功夫是要运用的灵巧自如,而不仅仅会每一招每一式,只要能够将敌人打倒,那就是好功夫。

  到了古代如此之久,乔灵儿还是第一次有机会大动拳脚,看来以后还需要好好地练一练,否则随时会被人给杀了。

  乔灵儿的招式愈见加快,黑衣人空有华丽的招式,但此时对乔灵儿却有些招架不住。

  “来人啊,救命啊——”好不容易缓过神的凝香终于知道应该求救了,当即就扯开了嗓子大吼了起来。

  黑衣人一听,手下动作也更加迅猛了一些,杀气更浓,不过此时的杀气却是指向了凝香。

  乔灵儿见黑衣人骤然变了眼神,脸色也不由一沉,就在黑衣人上前想要将凝香如何之时,她身体一跃而起,踏在了假石之上,拦腰破去了黑衣人的剑,同时也挑开了他的面罩。

  “月玫,我不点破你你别当我真的是那么好欺负的,再有下一次,我要的会是你的命!”乔灵儿手中的剑直刺月玫的颈间,此时已经划出了一道不浅的伤口。

  黑色的头罩下,是一张惨白的脸,脸颊上一道鲜红的伤痕,是刚刚被乔灵儿的剑划伤的。脖子里的伤,更为严重!

  “小姐?!”凝香颤抖着声音,身体也在打颤,白了一张脸。

  “凭什么就因为你的几句话公子就要让我回到山上?我不服……”月玫转过身吼道,话音未落,另外一个声音已然打断了她。

  “月玫!”月影飞身而前,一把将月玫擒拿住,双手一扭扣在了背后。

  “大哥……”月玫见是自己大哥不由喊了一声,而后望见了另外一个人,声音顿时小了下去,“公……子?”

  宗政熠从她的身边走过却是看都没看她一眼,平时温润的脸此时也有些冷漠。

  “姑爷……”凝香怯怯的喊了一声,自知的后退了两步。

  宗政熠点了点头,眼底露出了担忧,望着乔灵儿问道:“怎么样,有没有受伤?”他察觉的太晚了,如果早一点来,也许她就不会……

  乔灵儿看到了宗政熠眼底的自责,收回剑微微一笑道:“没事,她没能伤到我。”古人的功夫是很厉害,但是更重要的还是脑子。

  “真的没事吗?”宗政熠不相信的问道,眼睛却也借着微弱的光打量着她。

  乔灵儿拍了拍他的手臂,悠然的转了一个圈,道:“放心好了,我真的没事。”

  “二少夫人,属下教妹无妨,还请夫人责罚!”那方,月影押着月玫跪下去,一脸冰冷,却也透着歉意。

  032气势

  乔灵儿的视线落在了一脸不情不愿的月玫身上,淡淡的问道:“她多大了?”

  月影被问的愣了一下,随即代答道:“月玫今年十八。”

  十八?也就是说比她这副身体前主人的年龄还要大一岁了。

  “十八岁的女子还需要人来教吗?月影,你不用将所有的事情都揽到自己的身上。”乔灵儿声音起伏不变,却有一瞬间让月影身体僵硬,双手不知该往何处摆。

  月影哑然,虽然十八岁的女子应该是懂事的女子,但是他却一贯秉持着小时候父母的遗言,要照顾自己的妹妹。

  “二少夫人,长兄如父,月玫也是因为跟着月影,才会如此。”月影不屈不挠的道。

  “你的意思是想说上梁不正下梁歪,是吗?”古人的文字游戏或许真的挺好玩,而她也没有给月影留下一分一毫的面子。

  “二少夫人……”

  “你说我就够了,为什么要说我大哥?是我要杀你关我大哥什么事?”月玫如同一只被惹怒的小豹子,“腾”的一声从地上跃起,好在月影及时的拉住了她,不然她真的会蹦到乔灵儿的面前掐死她。

  凝香被月玫凶恶的样子吓着了,想将乔灵儿拉着往后面一点,但她依旧不为所动。

  “月玫,不准对二少夫人无礼!”月影整个扣住了月玫的手腕,严肃的道。

  “我才没有无礼,她根本不是乔府四小姐乔灵儿。”月玫挣脱不了月影,但也不会在口头上松懈,转向一旁的宗政熠道:“公子,她不是乔府的四小姐,她有功夫,她是冒牌的,居心叵测,绝对不能够……”

  “月玫!”月玫怒气横生的话未说完,宗政熠已然低声呵斥。

  月玫从未见过表情如此严肃的公子,背上顿时凉了个通透,温润的脸上虽看不出其他的表情,但是那双目光如炬的眼中却是表明了一切。

  宗政熠看了一眼旁边的岚风,对月影说道:“月影,先解开岚风的穴道。”

  “是,公子。”月影点了月玫的穴道,这才去给岚风解穴。

  月玫死死地瞪着眼睛,眼底的怨毒任谁都能够看出来,“公子,她真的不是乔府四小姐,您不要被她骗了。”

  “呵!”乔灵儿冷讽的一笑,原本她以为在这古代大户人家的女子都会知道收敛,会更加攻于心计,没想到此时碰到的竟然是什么都不顾只懂得蛮干的愚笨的女人。跟她想象中那些精明的后宫女人,真是有了千差万别。

  乔灵儿的讽刺的笑声被月玫看见了,当下她就要再次出口大骂。

  “月玫,够了。”宗政熠冷淡的出声,不夹杂任何的情绪,却让月玫成功的颤抖了起来。

  “公……公子……”月玫一改之前的剑拔弩张,声音也顿时小了不少,眼泪水簌簌流下,与之前判若两人。

  “月玫,我以为你已经懂事了,但是你太让我失望了。”宗政熠声音清清淡淡,没有责备,没有恐吓,出奇的平静,也出奇的带具威慑力。

  “公子,我没有……我只是……”月玫在宗政熠的眼中看不到任何的希望,好似一汪平静的湖水,湖面如镜子一般,未有丝毫涟漪。

  “灵儿,这一次是我让你受惊了,但是月玫也是从小跟着我,希望你能够看在我的面子上,饶她一次。”宗政熠转身看向了乔灵儿,眼底有些闪烁,他知道这样的要求对她不公平,可是这一次,应该由他来处理……

  月影见宗政熠为月玫说话,也当即单膝跪下,乞求道:“求二少夫人饶月玫一次,月影愿做牛做马,回报夫人。”

  凝香和岚风也都看着乔灵儿,月玫在月影的注视下这才没有开口,否则以她的个性,怎么可能会同意求饶?

  乔灵儿望着周围的几双眼睛不由嗤笑了一声,“你们这么紧张干什么?我本来也没有想对她怎么样。”虽然她看着月玫也不怎么爽快,但是还没有真的想要赶尽杀绝或是其他。尤其,现在不能让隐藏在暗处的人看的太多,更不能将月玫推到敌人的位置上去。另外,她也相信宗政熠!

  “二少夫人?”月影有些呆愣,不明白乔灵儿到底是说真话还是假话。

  乔灵儿将剑递还给了岚风,后又道:“相公,月玫是你身边的人,这件事情我不会再过问,你全权处理好了。岚风、凝香,天色不早了,回去睡觉吧!”她相信宗政熠会处理好,若让她处理,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也许会是手起刀落,可是她不是杀**手,真正的杀人也许无法做到。

  宗政熠点了点头,目送她们三人离开,不由微微苦笑着摇了摇头。昨日才说保护她的,不曾想今日竟然就给她招来了麻烦,看来自己需要好好地反省反省了。

  “公子?”月影略略有些惶恐的看着宗政熠,月玫做出这样的事情也委实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但已经做了的事,又如何能够让时间倒流回去呢?

  “公子……”月玫低泣着,心中五味杂陈,她恨自己的冲动。本只是想吓一吓乔灵儿,却不想看到她那般的模样,而今此时竟让厌恶了起来,她得不偿失、得不偿失啊!

  宗政熠扫了月玫一眼,后对月影说道:“月影,把月玫带去青叶那里!”

  “……是,公子!”月影僵硬了一下才恭敬的抱拳应道,在月玫还未曾抱怨之前点住了她的哑穴,让她只能干巴巴的看着宗政熠离开的背影。

  如果月玫还有一点点分寸,有一点点懂事,就应该知道此时此刻她的处境,她已经不被宗政熠待见了。尤其,交给青叶……月影知道这一次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挽回了!

  乔灵儿才回到房里,凝香和岚风的诧异都还没有来得及问出来,宗政熠已经回房了。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乔灵儿讶异的问道,难道他是跟在她的后面就会来了?

  宗政熠浅浅的一笑,凝香和岚风立刻就起身,恭敬道:“姑爷,我们先下去了,您和夫人休息。”

  宗政熠颔首,嘴角处笑容温柔,不含杂质。

  乔灵儿走上前,笑问道:“是想问我为什么会功夫吗?”

  一听宗政熠先是一愣,随后摇了摇头,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我只相信我自己见到的。我来,只是想跟你道歉。”

  “跟我道歉?因为你的侍女?”乔灵儿故作不知的问道。

  宗政熠也不否认,坦白的道:“我以为我白日跟她说让她去修行是为她好,没想到她却因此迁怒了你。”

  “你让她走?”乔灵儿敏感的问道,得到了他的点头之后又问道:“她是你的侍妾?”听说古代男子身边的丫鬟基本上都是暖床的工具,如果得宠就有可能从丫鬟升为侍妾,正妻的可能性就比较小了。

  闻言宗政熠不由愣了一下,后失笑的摇头,“为什么会这样认为?”

  “她不是从小服侍你到大吗?”这么一个大美女在身边,难道他都没有采撷?

  “所以她就是我的侍妾了吗?”虽然有很多的古代男子都是如此,但他却未如同他人一样。

  乔灵儿眨巴眨巴着眼睛,似乎不怎么相信他所说的话。“那她对你……”她可是看得很清楚月玫看着宗政熠的眼神,已经超脱了主仆之间的那种眼神。

  “我以前只是把她当成我自己的妹妹,对她并无儿女私情……”宗政熠认真的说道。至于现在把月玫当成什么人,他自己心里清楚就好。

  如此的解释顿时让乔灵儿高高的挑了挑眉,“你对她如何跟我没关系,我也不想理会,总之我只要她不触碰到我的底线,若是触碰到我的底线,我就不会这么轻易的饶恕她了。”她并非争强好胜之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在这个世界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还不想为了一个不足为重的女人浪费时间!

  “明日,我找个人保护你。”犹豫半晌,宗政熠开口说道。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