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婆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富婆文学 » 第一夫人 » 第37——40章
温馨提醒:“富婆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37——40章

作者:寒子夜
  037回门一

  嫁出的女儿在夫家三日后回门,即便是武帝赐婚,此也不例外。

  一早,乔灵儿跟公公婆婆请安过之后就与宗政熠坐上了回乔家的马车,武帝似乎一早已经知晓,便未让宗政熠上朝。

  “你紧张吗?”乔灵儿忽然颇有兴趣的问道,听人说女婿见到丈母娘的时候都会很紧张,可是她在宗政熠的脸上却是什么也看不出来。

  宗政熠微微一笑道:“有一点。”

  “是吗?”这两个字乔灵儿拖长了音,她是一点都没有看出来。

  “是。”宗政熠回答的很认真。

  “……”乔灵儿不再问了,从面上一点情绪都看不出来的男人,连说话也是让人匪夷所思的,他说是就是吧!

  见乔灵儿不再说,宗政熠却开口了:“乔老爷和乔夫人定然知道皇上此次赐婚是别有心思,我是皇上的人,怕是见了他们……”

  “这点你不用担心!”宗政熠话未说完,乔灵儿便打断了。“爹娘和大哥他们都知道这一次的形势,你也不过是皇上手中的一颗棋子,不会迁怒你的。”

  “我不是……”宗政熠才想说自己并不是怕被迁怒,但见乔灵儿那贼笑话也就没有说了。她定是知道他原本的意思,不过刻意的曲解了,那就依她罢了。

  乔灵儿笑的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形,甚至感觉自己是一个强抢了一名美女的恶霸,正兴奋着呢!

  不久,马车已经到了乔府门口,月影朝着马车内道:“公子,二少夫人,已经到了。”

  “嗯。”宗政熠应了一声,先走出了马车,后朝着马车内伸出了手。

  乔灵儿也不拘谨,若是一般的男人伸手将她扶下马车那就会很奇怪,但现在是她名正言顺的丈夫,理所当然应该这么做。

  “四姐……”乔灵儿才站立到地上,乔翌晨带着激动的声音已经响起,先前在看到宗政熠扶着她从马车中走出来的那一幕,真是让他疑心自己看到了一副锦绣图。

  “翌晨。”乔灵儿也绽放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乔翌晨看到四姐自是激动,同时视线又很不自觉的落到了无论是样貌还是气质都不容人忽视的宗政熠的身上。

  宗政熠见此微微一笑,同乔灵儿一样喊了一声“翌晨”。

  不是只有女子的声音才能够用黄莺出谷来形容,此时宗政熠的声音更胜黄莺,哪怕只是听到了声音,也不由让人觉得他的相貌不凡。

  相较于宗政熠的淡定自若,乔翌晨就显得有些惊慌失措了,早就有闻少年丞相英俊潇洒,温文尔雅,却不曾见过,今日如此一见,倒真是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五少爷!”凝香压低了声音喊了一声出神的乔翌晨,这五少爷还真是奇怪,又不是女子,怎的看姑爷就看得呆了呢?

  凝香如此一提醒,乔翌晨顿觉尴尬的挠了挠头,喊了一声:“姐夫!”这声姐夫喊的着实是别扭。

  乔灵儿看乔翌晨的样子不由好笑,当即道:“好了翌晨,难道你就打算让我和你姐夫在这里就回门了?”

  “四姐……”乔翌晨顿时脸红尴尬,赶紧让道:“四姐、姐夫,赶快进去吧!”

  宗政熠和乔灵儿相携而进,乔府的下人也都是见过不少大人物的。俊美的男子也见过不少,天下第一公子风轻见过,五皇子赫连非瑜见过,宁家少爷宁箫剑见过,还有自家的四位公子也见过,却从未见过气质如此偏如谪仙的男子。如此年轻,竟已是闻名整个南武国的丞相,实在不得不拍手称奇。

  “对了,四姐,府上现在……”乔翌晨一时兴奋忘记将为何爹娘没有出来的原因说了,现在走进来却突然想到,让他不由皱了眉头。

  “怎么了?”乔灵儿看出乔翌晨纠结的样子,不由问道。

  “就是现在……”乔翌晨说话的同时偷瞄了宗政熠一眼,脚下顿了顿才道:“风轻也在。”

  风轻,在乔家已经成为了一个禁词,乔家上至乔战,下至小少爷乔翌敏都受到爹娘哥哥们的熏陶都不喜欢这个名字。而此刻,风轻却是在乔家,这未免……

  乔灵儿自然是知晓为何乔翌晨苦着一张脸的,前一个未婚夫和此时的丈夫同时见面,一怕她尴尬,二怕乔家名正言顺的姑爷见到风轻而吃味。

  “他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吗?”乔灵儿清楚风轻在乔家人心中的地位,而现在乔家人没有发难,定然是有什么原因。

  乔翌晨见乔灵儿问的如此简单,甚至一点也不顾及宗政熠更是诧异,但见宗政熠还是那平静淡然的样子,着实也看不出多余的情绪。

  宗政熠面上无什么表现,但是心中所想却是跟乔灵儿相差无几。

  乔翌晨还未说话,一个略显得稚嫩的声音就从旁边响了起来——

  “四姐……”连同“吧嗒吧嗒”跑路的声音,肥嘟嘟的身体外带摇晃的小手,迈着两条小腿往乔灵儿的方向奔了来。

  看到那颗小肉球,乔灵儿眼中闪过了精光,当下俯下身去让小家伙奔进她的怀里。

  一把将小肉球抱起,乔灵儿不由微微皱眉问道:“敏儿,你是不是长胖了?怎么这么沉?”这才两三天的时间,这小家伙就长胖了吗?

  “灵儿,他身上绑了沙袋。”宗政熠看到了乔翌敏背后的小包不由笑道,而后取了下来。

  “沙袋?”乔翌敏的沙袋被取走后,小家伙轻了不少,“敏儿绑着沙袋做什么?”

  乔翌敏开心的搂着乔灵儿道:“四姐,敏儿跟三哥说要学飞来飞去的本事,三哥说要在身上绑东西,才能够飞来飞去。”

  闻言,乔灵儿不由嘴角抽搐,就算要学轻功,也不必这么小吧,她可没有忘记这颗小肉球才六岁。

  乔翌晨也是一头黑线,三哥未免也太急躁了吧!

  宗政熠微笑着站在一旁,乔翌敏望向了站在乔灵儿身边的宗政熠,虽说是小孩,但依旧也有审美观念。

  “漂亮哥哥是谁?敏儿没有见过你。”乔翌敏天真的问道。

  乔翌晨黑线更浓,赶紧说道:“敏儿,这漂亮哥哥是四姐的相公,要叫姐夫。”

  “姐夫?”乔翌敏听着这个陌生的词,歪了歪头后笑道:“姐夫,抱抱!”

  “敏儿?”乔翌晨顿时惊讶的喊了一声,敏儿这小家伙也是很认生的,除了爹娘和几个兄长,其他人都不给碰的,今日竟然主动要人抱。就算是要人抱,也该换个人吧,眼前可是鼎鼎大名的丞相啊!

  “来,姐夫抱!”宗政熠的话更是让乔翌晨大为吃惊。

  只见宗政熠依然维持着笑容从乔灵儿的手上将小肉球接了过去,乔灵儿也很配合的将他手中取下的沙袋接了过来。

  从远处看,他们就如一温馨的三口之家。

  方走出大厅,众人看到的就是阳光下那温馨的一幕,这一望,竟让人无法移开视线了,包括风轻在内,不知为何却觉有些刺眼!

  038回门二

  “灵儿……”秦氏从内屋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乔灵儿,心情说不激动那完全是骗人的。

  乔战和乔家几个兄弟见到乔灵儿自然也是齐齐露出了笑脸,一改之前面上的严肃。

  以乔战为首,一家子都来到了乔灵儿和宗政熠的面前,在见到宗政熠的时候纷纷带上了一些严肃。

  “参见丞相!”宗政熠身份放在那里,乔战纵然有多数不满此次的赐婚,但毕竟这臣民之间的规矩他还应该遵守,未免落人话柄。

  “参见丞相!”后面连同风轻在内也都齐齐向宗政熠行礼。

  宗政熠见此当即就将乔翌敏送还给了乔灵儿,半扶着乔战道:“岳父,岳母,大哥、二哥、三哥、风公子,都不用多礼了,此非朝堂,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温雅的声音让乔家人都齐齐产生了好感,没有半点架子,而那一句岳父、岳母以及哥哥都叫的很自然,半点都没有不耐的样子。

  倒是乔家一家人,倍感受宠若惊!

  乔灵儿也笑笑道:“爹娘,相公这一次只是陪女儿来回,不要太拘谨了。”太拘谨,怕是宗政熠本人也会觉得不舒服。

  宗政熠与乔灵儿对视一眼,尤为了解的一笑。

  “丞相……”乔战有些尴尬的喊了一声。

  闻言宗政熠立刻道:“岳父叫小婿名字就行了。”

  “这不……”乔战方要说不行,一边乔灵儿已经接过了话。

  “爹,就叫熠吧,要是在自家人面前还丞相丞相的叫,岂不是把他当成外人了?”乔灵儿笑吟吟的说道,同时看了旁边的宗政熠一眼。他的尴尬虽然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但是她从他眼底还是看出了些许。

  “灵儿说的是,岳父,就叫我的名字就行了。”宗政熠理所当然的接受了乔灵儿的提议,若是叫丞相,真让他觉得尴尬。

  乔战的脸还是有些僵硬,但勉强还是叫了一声“熠”出来。

  后面乔翌术则是比较淡然的喊了一声“妹夫”,他曾在远处见过这位丞相,当时就觉得他气质非凡,今日这近距离一看,果真真是让人眼前一亮。

  “好了好了,爹,四妹和妹夫都回来了,还是先进屋去吧!”老三乔翌鹤见这么一大帮人站着也不是办法,总不能姑爷带着灵儿回门,就要人家在庭院里聊天吃饭吧!

  乔翌鹤这么一提醒,乔战当下尴尬的笑道:“来,来,丞……熠,快进来……”

  走了两步,忽然又发现还有一个不速之客在这里。

  风轻扬眉,拱手道:“乔世伯,风轻先行告辞了。”

  “很快就是午膳时间了,风公子不如留下用膳吧!”生意上有主要来往的乔翌粼客气的说道,绝对没有其他的意思。

  此言一出,周围的温度顿时冷了些许,风轻看着这有些尴尬的场面不由笑道:“多谢大公子,只是今日已经叨扰许久,风轻在此有所不便,不如改日再登门拜访。”

  察言观色他风轻还是知道的,今日若非有要事,怕是乔家人连这门槛都不让他进。

  “那改日在下会将黄金亲自送还至风府!”乔翌粼也不多做挽留,今天若非真的事态严重,否则他们绝对不会选在今日接待风轻。

  “告辞!”风轻对在场几个人都抱拳做临别状,面上一如既往的高傲自负。

  “请!”

  风轻的视线从乔灵儿的身上不着痕迹的扫过,但是此时的她却是在跟宗政熠说话,压低了声音,似乎在讲悄悄话。宗政熠温和的笑着,却又当即回过神对他拱手道:“风公子,请!”

  “请!”说完一个字之后,风轻有些沉闷的阔步离开。

  到底是他以前错看了乔灵儿,还是她真的已经不是原来的她了?现在的她跟以前一样的模样,但是却尤为让人无法移开视线。她笑,以前却未曾在她脸上看到那样毫无顾忌的笑容,尤其现在对他更是不屑一顾!

  乔家一家人就迎着乔灵儿和新姑爷往屋子里走去了,进到屋里的时候就看到了两个朱红色的大箱子,乔战见下人竟然没有将箱子抬进去不由皱眉。

  “爹,这些是什么?”乔灵儿已然先问道了,如果不出意外,应该跟风轻来此有关。

  乔翌粼快一步走上前道:“四妹,这只是一些黄金,还没有来得及搬下去呢!”没想到这样一来就让姑爷看到笑话了,怕是又会将他们当成是唯利是图了。

  “这些黄金有什么问题吗?”乔灵儿却是不在意宗政熠会有什么异样的目光,商贾之家,自然是少不了有现银之类的。

  “……这些黄金都是昨日才制造出来的,出了一些问题。”乔翌术见此也不隐瞒,那皱着的眉头也说明了情况的不理想,视线却是落到了宗政熠的身上。

  “二哥,有何问题?”宗政熠见乔翌术这么看着他,自然也猜到可能会跟他有些瓜葛,当下问道。

  “术儿……”乔战看乔翌术就要跟宗政熠明说不由打断。

  “爹,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妹夫迟早都要知道。”乔翌术沉声道。

  宗政熠和乔灵儿对视一眼,乔灵儿当即道:“爹,如果是跟相公有关,那么还是说清楚一点才好。”

  说话的同时乔翌术已经打开了就近的一个箱子,宗政熠什么话也不多说就走近前去,并未因这满箱的黄金而眼前发亮,淡然自若的取出了一个金锭。

  “官金!”宗政熠看了一下金锭的底下后略微有些诧异,看向乔翌术问道:“二哥,有何问题?”

  金锭的炼制基本上也是由南武国的六大世家来进行的,但官金则是由第一世家和第二世家共同炼制,第一世家和第二世家提供炼制之术,皇室的炼制师负责统筹的炼制,后是交由风家和乔家来鉴定。

  乔翌术严肃着一张脸,沉声道:“这一批二十两的官金轻了,比到真正的金子轻了八钱五分。”

  外人或许抓不出来什么,但自小就接触这些的,自当在接触到手的时候就能够知道重量所在,哪怕只是一点点,也能够察觉出。

  闻声宗政熠微压,乔灵儿也微微蹙眉问道:“意思就是说这批金子是偷工减料了?”

  “但是官金不得擅自动,动则视为大不敬,并且皇室炼制师一口认定所有的金锭都符合标准。”乔翌鹤神色也不是很好看,这件事情不小,已经不能够用他们的标准去解决了。

  039财奴?

  官金官银虽说最终都是用来流通的,但一般平民百姓都是用一些碎银,银子不说,金子就更少见了,只有一些大富人家才会拿出来做生意或者储存到钱庄。

  更为重要的是,官银可由一些小地方官员发放,而官金,则是比较严肃了,在南武国都是由皇室统一发放到各大钱庄。

  黄金的鉴定结果最终都还是要程秉皇上,上交之时必须是原封不动,也就是说若要执意融化检验,就会构成大罪。

  一般百姓的不会在意黄金白银的流通,但这不代表乔灵儿看不到其中的猫腻。

  其一,既然皇室将鉴定交给第一第二世家,如果检查出了问题不去检验又怎么会证明他们话中的可信度?上交时原封不动的?皇室那么有本事,那就让他们去鉴定一个外表漂亮但内部早已溃烂的苹果,看他们是不是有这个本事!

  其二,若是背着良心说这一批的黄金全是正品,上报皇帝,那么如果有人刻意陷害,曝露其中真相,那么第一世家和第二世家不仅是名誉扫地,更会因此被冠上欺君犯上的罪名。

  简单的说,这次的事情绝对不是那么简单。而且据乔翌术所说,所有的黄金都轻了,也就是说就算一两个皇室工人偷工减料一点点的嫌疑被排除了,幕后定还有操纵者。

  幕后人是谁现在还不能妄下定论,但不排除在外的是武帝;再则就是当初跟陈国舅或者说跟皇后有关的人。

  皇后有嫌疑的缘故是她的哥哥陈国舅,因为陈国舅任职官金炼制的监工,从中得到不少好处,跟着他的人也是一样。这么一个大财神被太子杀了,树倒猢狲散,自然也会有怀恨在心之人。但能够控制的那么精确,并且是所有的黄金都一样,怕是非一般人能够做到了。自然而然,就能够联想到陈国舅坚强的后盾——皇后!

  “妹夫,这件事情非同小可。”沉默许久,乔翌术才严肃的开了口。

  宗政熠微蹙眉,他好歹也是丞相,虽对制造官金以及鉴定并无任何的经验,但是关系却也牵连了不少,尤其现在乔家也被牵扯在内。他作为臣子,自当为朝廷效力,只是,这是阴谋还是其他,那就无从得知了!

  当乔翌粼提出让宗政熠跟皇上明说的时候,连同宗政熠在内的其他人都否定了这个想法,事情是不是由皇帝操控的他们并不知道,所以此时若是鲁莽的去问,恐怕会将幕后之人惹怒了继而做出更为令人手足无措之事。

  原本的回门此时此刻却是有些严肃了,宗政熠与乔战等人说需要想一个办法证明官金轻了才行,用称称的办法在一开始就被否决了。

  八钱五分,这个数字太小,就一枚铜钱的重量,用药铺的称或许可以称出来,但是官金的重量却无法精确。尤其这是古代,无法精确到小数点后的位置,也没办法精确到毫克之类的,这尤为让人烦躁。

  当乔灵儿和宗政熠回到宗政府的时候,碰上了正欲出门的宗政焰,他的手上拿着一块金条,眉头紧皱。

  “焰?”宗政熠喊了一声,但见宗政焰根本就没有听到,便与乔灵儿对视一眼,再一次喊道:“焰!”

  这次宗政焰听到了,后停下了脚步,略略有些诧异的看着从马车上下来的宗政熠和乔灵儿,露出一笑容:“二哥,二嫂!”

  “小叔,拿着金条不怕被人抢吗?”乔灵儿调侃道,大白天的有谁会拿着金条在大街上晃去?

  “呵呵……”被乔灵儿这么一说,宗政焰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就要将金条给藏起来。而且,这一声“小叔”真是……

  宗政熠见此也加深了一些笑意,不由问道:“焰,你这是要去什么地方?”

  “轻派人通知我说近日炼制的官金出了些问题,我正想去找他,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够知道这批金子轻了的办法。”宗政焰恢复了轻佻却夹杂着些许严肃的脸。

  “这件事情我也知道了。”宗政熠低声道。

  “?”宗政焰略微睁大眼,有些不解。

  “今日我们乔家的时候,风公子也在,爹和哥哥就跟我们说了原因。”乔灵儿看他不解的样子便给解释道。

  宗政焰迅速反应过来,官金的鉴定第一世家和第二世家都有责任,风家既然已经知道,乔家自然也不例外。

  “乔老爷有没有什么办法?”宗政焰问道。

  乔灵儿和宗政熠都摇了摇头,乔灵儿其实非常感慨古代这落后的技术,要在二十一世纪,她所生活的那个年代,别说是鉴定轻了的问题,就是要鉴定出里面掺杂了多少其他的物质都不是问题。

  罢了罢了,想什么都没有了,这里已经是古代了,她能有什么办法?总不能叫她特意的穿越回二十一世纪搬一台鉴定仪器过来吧?

  就在几个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的时候,旁边两个走过来的小孩的对话吸引了他们的视线——

  “哥哥,为什么我的木娃娃没有你的泥人娃娃重啊?”大概只有三岁的小孩用红绳扎着一个朝天辫,一只手拽着走在前面大概五六岁的小男孩,一只手里面捧着一个木刻的娃娃。

  “笨,当然因为我的娃娃是泥土,你的是木头,木头很轻懂不懂啊?”五六岁的小男孩一副老成样样的回答道,手里面将那泥人捏着变换着模样。

  “为什么木头会轻啊?”后面的小娃娃紧跟着屁颠屁颠的问道。

  “……”

  看着这一幕,乔灵儿不由先是一笑,后脑中灵光一闪,眼前一亮,又转向了盘弄着黄金研究的宗政焰,笑吟吟的问道:“小叔,我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

  乔灵儿这么阴阳怪气的语气差点没让宗政焰将手中的黄金给砸了,宗政熠也不由看向了她,微挑眉等待着她的问题。

  “二嫂,有什么问题你就问好了,不用客气!”不知为何,宗政焰就感觉看到乔灵儿的笑有些毛骨悚然。

  乔灵儿不动声色的开口问道:“一市斤铁和一市斤黄金相比,哪个更重?”

  原本以为会问出什么大不了的问题的,宗政焰在听到之后理所当然的给出了回答:“当然是黄金重!”真当他没有见过铁和黄金吗?这种简单的问题还用问吗?

  “错了!”岚风在一旁冷冰冰的开口。

  “小叔……唉!”乔灵儿一副的惋惜的样子哀叹了一声。

  在一旁的凝香原本跟宗政焰的答案是一样的,后听到乔灵儿叹息,脑中灵光一闪道:“小姐,铁和黄金都是一市斤,是一样重对不对?”

  “还是我家凝香聪明!”乔灵儿说罢贼兮兮的捏了捏凝香的脸颊。

  可接下来凝香一句话让乔灵儿顿时推翻了之前的夸奖,她问:“小姐,有谁会拿着黄金去称啊,真是奇怪的人!”

  “……”

  宗政焰顿时嘴角抽搐,好一个一市斤铁和一市斤的黄金,他恨铁和黄金!

  “小叔,既然你没有回答对,就把你手上的黄金给我吧!”绕了一个圈圈,乔灵儿终于将她的目的说了出来。

  “灵儿……”宗政熠无奈的一笑。

  “小姐……”凝香和岚风无语的笑着。

  “……”宗政焰无语望天,只想对宗政熠吼一声:二哥,你妻子是财奴!

  040算法

  很抱歉,乔灵儿的职业虽是神偷,但对于黄金这种普通的东西她没有任何兴趣,而且,她今世身份:堂堂第二世家四小姐,难道会没有钱,用得着打劫小叔的黄金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不过若要问她要那黄金作何用的,很快宗政熠他们就知道了。

  一个茶壶,茶壶里倒入了清水,与壶嘴持平的位置;一个碗,碗放在了茶壶壶嘴前,以及吩咐准备好的纸笔。

  乔灵儿目测了一下金条的身长,再看了一眼茶壶中的水,即使黄金完全放入其中,也不会露出些许。

  宗政熠等人都不明所以,尤当她将黄金小心翼翼放入茶壶中的时候,壶嘴处的水慢慢溢了出来。乔灵儿事先将一块小小的贴片嵌在了壶嘴处,即使水从壶嘴流出,而已不会顺着壶身滑落,全部落在了碗中。

  宗政焰挑眉看着这一怪异的举动,他不是真的觉得乔灵儿没事带他们看把黄金放进茶壶当茶叶用,那样黄金会哭的!

  乔灵儿动作很小心,黄金若是一下子放进去,不是壶嘴出的水一下子喷远就是从壶口溅出,所以她格外的小心,好在这些都是她的拿手活,不在话下。

  当黄金完全放进去的时候,碗里面也有了不少的水,她并不急着把黄金拿出来,只是端过水问宗政焰道:“小叔,你能够把这一碗水的容积记录下来吗?”

  “……容积?”宗政焰听着这个陌生的词微微皱了眉。

  乔灵儿不由无语,她忘记了,在这个世界是没有容积这个概念的!而她也不知道什么能够代替的,忽然脑中灵光一闪,道:“就像称米的时候一样,一升或是一斗。”升和斗都是古代的容积单位。

  “小姐,就跟打油一样吧……”凝香在后面弱弱的问道。

  乔灵儿嘴角抽了抽,对的,她应该说打油的,至少都是液体。

  当下将碗递给了宗政焰,道:“就按照打油来记录吧,记在这个地方!”

  要说纸,也是被划分开了的,分成了三栏。用乔灵儿的现代语言来说,左边一栏是用来记录质量的,也就是黄金的重量;中间一栏是记录容积,即是黄金的体积,当然和前面一块石同一块;最后一栏则是用来记录密度的,物理化学是她的最爱,质量与体积的比,就是密度。

  宗政熠饶有兴趣的笑了笑,问道:“灵儿,还需要什么吗?”

  “嗯,我还需要一些黄金,最好是大小不一样的。”乔灵儿对于宗政熠的了解还是挺高兴的,后又对宗政焰说道:“还有小叔,你在第一栏里面对应的填上黄金的斤两,每一个大小的黄金要对应起来。”

  宗政焰纠结了一会,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像是在陪着二嫂玩过家家,又不好意思开口说走,顿时有些为难。

  “三公子,二少夫人这么做有她的原因。”一向沉默寡言的青叶竟然主动的开了口,平时他可是安静的让人直接忽略了。

  连冰山男人都开口了,宗政焰这次是顾不得好奇了,当下就运用他的才智,一定把事情办得完完美美的。

  那方,宗政熠似乎已经知道乔灵儿要做什么了,竟然在她之前就将一个碗放在了茶壶嘴前,将先前的水量重新加满了。

  “公子,拿来了!”在宗政熠将水弄到了之前数量的时候,月影也拿着五两、十两和二十两的三种金元宝进来了。五十两的不是没有,但是壶口太小放不进。

  “这些够了吗?”宗政熠抬眸问道。

  那一双灿如黑钻的眼眸闪烁着迷人的光芒,几乎有一瞬间乔灵儿看呆了,但又很快的平静下来答道:“先试试看,不行我们再换其他的。”这里她不能保证弄得那么精确,多少试验几次会比较稳妥。

  一如之前的那一次,乔灵儿一边试验,宗政熠在一边准备零用的水和碗,宗政焰在一旁记录,终于在半个时辰之后得到了最初的四组数据。

  “二嫂,都记录好了,你看一下。”宗政焰将记录之后的纸递给了她。

  乔灵儿结果后大概看了一下,虽然这些字符比较嫌烦,但是她勉强能够在心里用小数来替换,并且心算后得出了一个满意的答案。虽然略略有些差池,但是也不差多少了。

  “小叔,你试试看将第一栏的数据和第二栏的数据的比率算一算记录下来。”乔灵儿将纸重新递给宗政焰说道。

  宗政焰愣了一下,还是不明白乔灵儿到底在做什么,凝香和岚风也是一头雾水,全然不知乔灵儿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只见宗政焰接过之后就在看两组数据,看了一眼后就迅速的提笔刷刷的写了一个数据下来。

  凝香不由瞠目结舌,凑近乔灵儿问道:“三公子都不用算的吗?”

  “三公子心算能力无人能及!”月影在一旁给出了回答。

  凝香没话说了,曾经也听闻人家说过宗政家的三少爷头脑精明,却是没有想过这心算也包括其中,眼下就见他在一炷香都不到的时间里就写出了四组数字,更是不由的佩服了起来。

  乔灵儿意识到宗政焰是在心算,而且能力可能还不在她之下,这一点又很巧合的和蓝飒相撞了,都拥有着天才的头脑!

  而宗政焰由起先两组数据脸上浮现了诧异之后,到后面的三四组数据时,已经不知道该用何心情来表达他的震惊了。

  到底是巧合还是其他?为什么这四组数据几乎都是一样的?即使在心算到后面一点的时候,也是相差无几!

  “二嫂,这……”宗政焰蹙眉转过头看乔灵儿,似乎还是怀疑四组数据的真实性。

  乔灵儿面上却是没有惊讶,在古代没有小数点,而是用一个特殊的符号表示,估计也跟小数点后面的数字差不多。而且都是到了最后一位才稍稍有了变化,并且都是在间隔“一”以内,看来这宗政焰确实有两把刷子!

  “每一合中所含黄金的量数据相差无几。”宗政熠看了一眼最后的四个数据,继而转向了乔灵儿,“灵儿,你想表达的是这个吗?”

  闻言乔灵儿稍稍愣了一下,继而反应过来宗政熠所说的“合”是容积单位。不过对于宗政熠的敏感,她倒是觉得这样的解释也挺贴切。

  “可以这样子形容,但是有一点我也可以说明一下。”乔灵儿说着便拿起了那只盛着水的碗,淡淡的道:“以合作为单位可以,但是如果黄金大,水多的时候,也可以用相对的办法来算,最后换算之后也可以得到相同的数据。”

  几个人听的云里雾里的,宗政熠和宗政焰还好,就凝香两个眼睛蚊香圈圈了。

  最后还是不耻下问道:“小姐……什么意思?我没有听懂……”

  “这个晚点我再跟你们慢慢解释吧,你们现在可以用任何其他的东西来测试一下。”乔灵儿不是怕麻烦,而是解释起来真的挺麻烦,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解决面前的事情。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