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婆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富婆文学 » 第一夫人 » 第41——44章
温馨提醒:“富婆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41——44章

作者:寒子夜
  041实验

  翌日。

  宗政熠下朝后同乔灵儿再一次去到乔家,宗政焰也将风轻叫了一起,没有通知五皇子赫连非瑜是因为他的身份。而宗政熠是乔家的女婿,又是丞相,参与其中理所当然。至于宗政焰在的原因那就更简单了,风轻的请教,以及将会由他来说明如何鉴定黄金是否轻了!

  其中宗政熠和乔灵儿来乔家之前有一个小插曲,宗政熠才回家宗政老爷即宗政无敌就喊住了他。

  什么原因呢?还不就是乔灵儿又要回娘家,老爷子不满意了,偏生他那位彪悍妻又不准他说三道四,只要找儿子了。

  结果宗政熠一句话:“是孩儿要灵儿陪我去拜见岳父岳母的。”

  宗政无敌委屈的想蹲角落画圈圈了,人家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他是娶媳妇的儿子脱缰的马,这才娶了四天,就连连往丈母娘家跑,老爷子忒郁闷了。

  不过,他老人家郁闷归郁闷,后面儿子儿媳一心都在那批假黄金之上,这件事情宗政熠没有让宗政无敌知道,怕的就是他会坐立不安。

  乔家一家人、风轻、宗政熠、乔灵儿等的一家子人都看着宗政焰的实验,那是由乔灵儿亲自传授的,虽然宗政熠也能做,但乔灵儿坚持让宗政焰。至于原因,则是因为看他太闲了!

  如果宗政焰知道自己被“选派”担当如此“大任”的原因是这个,或许去撞墙了!

  乔灵儿悄悄地拉了拉宗政熠的袖子,趁着众人都在看实验的时候,对他无声说了几个字,然后两个人悄悄地离开了大厅。

  风轻的眼角看到了乔灵儿和宗政熠的背,眼神不由沉了沉,又在一瞬间恢复了平静,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过一样。

  走在宁静的长廊里,乔灵儿和宗政熠一时间都没有说话。乔灵儿是在酝酿如何开口,而宗政熠是在等她开口。

  终于,乔灵儿开了头,问道:“这件事情,你觉得谁更可能是主谋?”跟宗政熠说话,她不用拐弯抹角,情势他比她更加清楚,既然她都看出了其中的猫腻,宗政熠不可能不知道。

  对于乔灵儿的问题,宗政熠一点也不会觉得好奇,只是微微挑了挑眉。

  沉默了一会,宗政熠给出了他的猜测:“皇后。”

  “为什么?”乔灵儿原本以为他会说无法肯定的,却不想他竟然就这么直白的将皇后二字丢了出来。“是为了陈国舅报仇吗?”可是斩杀陈国舅的不是太子吗?

  “灵儿,有一点你可能没有想到。”宗政熠和乔灵儿在凉亭中坐下,在乔灵儿诧异的目光中他继续说道:“劫亲那日,雇用无忧宫杀**手的人,是皇后身边的人。”

  “什么?”乔灵儿不由微微提高了声音,脑袋一时间也略略有些转不过弯。

  宗政熠立刻往周围看了一眼,确保附近没人视线才重新落回到了乔灵儿的身上。

  乔灵儿也当即明白了宗政熠此做法的缘故,虽然他们现在是在乔府,但也难保隔墙有耳,现在他们在隐藏的风浪口,必须小心谨慎,稍有把柄就会落入有心之人的手中了。

  当下压低了声音问道:“我跟皇后无冤无仇,为什么她要雇人将我劫走?”乔灵儿皱眉,再皱眉,她想到当时的劫持之人可能有身份地位,但从不曾想过会是皇后。

  “皇后并非针对你。”宗政熠摇头轻声道。

  不是针对她?“是针对乔家?”乔灵儿立刻得出结论,神色也在瞬间冷了下去,周围的温度也不由低了下去。

  “不,”宗政熠却又否认了,“皇后针对的其实是皇上……”

  ……

  宗政熠和乔灵儿回答大厅的时候,宗政焰的实验也差不多做完了,而这一次,做密度值的人是风轻和乔战以及乔翌粼三人。乔战虽上了年纪,但却不影响他的能力。乔翌粼也掌管着乔家一大半的生意,这点事情也难不倒他。至于风轻就更不用说了,年纪轻轻就能独当一面,这些年来风家的生意都由他处理,若没有精明的头脑,又怎会有如此的成就?

  六张纸,分别用黄金和白银做的实验,各十二组数据,黄金大小不一,甚至还将昨天乔灵儿用的那种下茶壶换成了酒楼中的大茶壶,大黄金也就能够放下去了。

  所有的数据前两栏是固定的,古人有古人测量容积的工具,他们用什么样的单位也是他们的事,反正不会影响到最后的结论。

  将最后一栏的比率放在一起一对比,不看还不明白,一看这十二组完全相同的数据,负责算的三个人脸上更是多了一分沉重。

  这绝对不会是巧合!

  “二嫂,结果都一样。”宗政焰昨日已在家中试验过无数次,今日得出的数据依然跟昨天他算出来的一样,他折服了。

  “很好!”乔灵儿前一秒虽然还沉重着心情,但此刻却还是关注到了这方。“你们现在可以将那批官金拿出来了,用同样的方式,如果真如你们所说官金轻了,那么最后你们得出的数据就会比你们算出的这些数要小。”质量轻,容积不变的情况下,密度当然也会轻。

  闻声众人不由齐刷刷的看向了乔灵儿,脑中疑惑:难道这个方法是她想出来的?

  虽然都很疑惑,但是却没有人问出来。

  那一批官金拿出来之后,打下手的凝香和岚风继续帮忙,宗政焰继续试验。因为官金的体积都是一样,而且先前也说了都轻了相同的重量,测试了一个,其他也就没有必须继续了。

  最后宗政焰也还是加入了心算的行列之中,四组数据得出,众人屏息。乔灵儿心中算的跟他们的数据如出一辙,几乎没有偏差。

  而与先前那各式黄金“密度”相比的时候,在倒数第三个数的时候,发生了最少一的偏差。

  虽然只是一个很小的数,但是在精明的人眼中,这足以证明这批官金比到真正的黄金轻了。

  “宫廷中的太傅,会很清楚这代表的是什么。”风轻看着相差无几的数据,精致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没有算过账接触过这方面的人不会知道,但是皇室御用太傅,绝对是顶尖的人物,只要把基本的问题解决了,那么要证明黄金是否参假,那就简单多了。

  042落幕

  出乎意料的是,验证黄金参假的不是风家、也不是乔家,而是宗政熠。

  起初乔灵儿并不同意这么做,如果幕后的人真是皇后,而本不该参与黄金鉴定的丞相加入,势必会得罪皇后,若说在事后,则是需要他来出谋划策。如今一来,宗政熠等于直接向皇后挑明了。

  事实证明,除了皇后之外,还有一个人也不是省油的灯,此人就是当今的皇帝!

  在朝上,宗政熠显然已经料到武帝会为难,遂搬出了自己另外有一个身份:乔家的女婿。

  其他人不能介入这种机密事件,但是他作为人家女婿,总不能算是外人了吧?

  武帝在听闻之后哑口无言,本想借着这个事情稍稍扩展一下的,没想到却忘了当时自己所做的事,失策!

  不过话又说回来,有人动黄金的主意,至少光明正大在大殿之上所做的那一番的实验以及太傅的认定,倒是让他更加有了戒心。

  至于宗政熠所提出的那个“算法”,得到了所有朝中大臣的赏识,更是一名轰动整个朝廷。连博学多才的太傅,也是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

  其实宗政熠很想说想出如此算法的并不是他,而是那位神秘的妻,可是不行!皇后本就心存歹念,倘若让她知道是乔灵儿戳破了参假黄金的伎俩,怕是会让乔灵儿更加危险。姑且不论皇后是不是参假黄金的最后主谋,即使不是她,若然让人知道是乔灵儿提出的,怕是也会得罪不少人。

  抽丝剥茧后,刑部查到了新任命的监工邢山。据查邢山是陈国舅的门生,能做到炼制部一个总管地位是由陈国舅一手提拔。至于黄金参假一事,当刑部前去炼制房提拿的时候,邢山已经上吊自尽,同时写下一份遗书认罪状,清楚的交代了为什么要黄金参假。

  认罪状中表明,他感激陈国舅的知遇之恩,但陈国舅被人斩杀实乃枉死,想以此引起皇上注意,为陈国舅伸冤,以上皆为炼制师共同的心声。

  武帝龙颜大怒,有所参与的炼制师被提拿,全部斩首。邢山的意图其实是指武帝对太子的偏袒,但武帝有心包庇,他们那些人自然只能被杀,武帝怎可能动太子?

  结果事情还是不了了之,虽然牵扯了不少人命进去,但在宫里,这已经是习以为常之事。

  至于幕后的事情,也随着邢山的死被一同埋进了坟墓里。

  ……

  “宗政熠,你这样做真的太鲁莽了。”乔灵儿坐在宗政熠的身侧,没有让人伺候。

  黄金参假一案闹得满城风雨,起先是宗政熠解释,后来风轻、乔战才亲自面圣,交代清楚一切。乔灵儿顾不得风轻,但是宗政熠却是因为这一案件而被推至到了风浪的顶端,乔家也因此更加声名大噪。

  “没关系。”在公众面前,乔灵儿称呼他为相公,私底下,他也习惯了她叫他的名字。

  “什么叫没关系?”乔灵儿有些愠怒,“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监工邢山不过只是一只替罪羔羊,幕后的人势力庞大,你这样一来得罪的就是那人,你知不知道……”

  “她不敢动我。”宗政熠微笑着将乔灵儿接下去的话说完,“皇后现在还不会动我,所以皇上明知这件事情背后还有真相才没有点破。”

  宗政熠直接点出幕后之人是皇后,也就说明武帝自然也知道。

  乔灵儿转念也想到了武帝,那个老jian巨猾的男人,他们能够知道,武帝绝对也是一清二楚,而他现在竟然什么都不说……等等,武帝明明知道皇后的心思却依旧不动声色,硬是让宗政熠将所有的事情都揽到自己的身上这是什么意思?

  脑中一个灵光闪过,乔灵儿的脸顿时黑了:“皇上是想坐山观虎斗,他想坐收渔翁之利!”

  没错,这就是武帝的心思。

  皇后是眼下他最为棘手的敌人,即使是同床共枕多年的夫妻,但却各具势力,旗鼓相当。武帝为了天下的太平动不得皇后,皇后也为堵天下悠悠众口不得不忌惮武帝三分,两方继而也就持平了。

  倘若哪一天其中一个势力弱了下去,那么就是另一方突破防守,进驻敌人内部的时候。

  若是皇后跟宗政家、风家和乔家都敌对,势必需要耗费不少的战斗力,从而就给了武帝一个大好的机会。试问,如此好的机会摆在武帝的面前,他怎么可能掺一脚?

  宗政熠想过乔灵儿聪明,但没想到只说了这么一点她就完全的明白了过来,到底外界的谣言怎么会传出来她只懂琴棋书画呢?

  “你是为了将皇后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你这里,所以没有在一开始的时候将乔家牵扯进来是吗?”风家她管不着,但是乔家就有莫大的关系了,这个人到底……

  宗政熠温柔一笑,道:“我一个人的力量不够,而且相信皇后也知道其中的局势,她不敢轻易打破这一个局面。”

  他的身份摆在了那里,乔家和风家都是普通的百姓,即便动了最多是会经济大乱,但后面还有另外四大世家,相信很快就能够恢复过来;而他则是当今的丞相,若他有事,可是直接与武帝撕破了脸。所以,他断定皇后不会轻举妄动。

  乔灵儿拧眉,“可是你又知不知道,这样也会给宗政家带来危险?”心里忽然有些怪怪的感觉,别扭。

  “没关系,有我爹和大哥在,皇后更加不会轻举妄动。”宗政熠安慰的说道,继而又问:“对了,灵儿,你是怎么想到验证假黄金的办法的?”

  听闻“灵儿”两个字,乔灵儿的脸微微有些热,但面上却依旧平静的回答道:“其实就是以前在家里的时候,闲着没事做就随便弄弄了。”她总不能告诉他是在初二的时候物理老师教的吧?

  “原来如此。”宗政熠温和的笑着。

  乔灵儿继续脸热,话题一转问:“那批参假黄金呢?现在怎么办?”

  “已经无法用来流通了,皇上让刑部暂时收押着。”宗政熠看到乔灵儿的眼中闪烁了精光,不由好奇她又在想什么。

  “既然不能用来流通,那就用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好了。”乔灵儿俏皮的眨了眨眼。

  ……

  正在和风轻他们喝茶的宗政焰忽然打了一个喷嚏,眼皮跳了跳,不知道是谁在想他了!

  043密谋

  参假后的黄金断然是不能用来在市场上流通的,京城几乎所有的钱庄都被第一世家和第二世家所垄断,虽然也有其他几个世家的地盘,但远不如第一世家和第二世家所占据的比率。

  至于这一批黄金,乔灵儿给宗政焰提了个醒,宗政焰竟然也脑热的用等价的真金将那一批黄金给换了回来。虽然也亏不了多少,但是宗政焰还是愁了,他这一批参假黄金用来做什么用呢?

  宗政熠看着一脸黑线的宗政焰不由觉得好笑,这个弟弟从来都是很精明的,没想到这次居然会是这么的冲动,奇迹!

  “灵儿,你来了?”宗政熠起身,将乔灵儿迎入房内。

  乔灵儿点了点头,看到他嘴角有着看好戏的笑容,目光也不由落在了小叔子宗政焰的身上。

  “小叔,今天吃了苦瓜吗?”乔灵儿以及站在她身边的凝香,看到一张扭曲的脸不由想笑,好在岚风定力十足,很给面子的没有笑出来。

  “二嫂,你就别挖苦我了!”宗政焰吐出一口气,难道她不知道他吃了苦瓜是什么原因吗?

  “焰是在愁那批假黄金怎么办呢!”宗政熠伸手给乔灵儿倒上了一杯茶,递到她的面前。

  “哦?那该怎么办呢?”乔灵儿对宗政熠一笑,后又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

  宗政焰挠了挠后脑,第一次觉得自己和风轻一样,都是老人眼,竟然将当初那乔四小姐看成是一个懦弱无能的深闺千金。失策!

  宗政熠也摇了摇头,怕是宗政焰这还是第一次不知所措吧?

  乔灵儿见人都在了,也不想浪费时间,转身对青叶和岚风他们说道:“青叶、凝香、岚风,你们先到外面去守着。”虽然话音里面没有多大的起伏,但是却能够体现出机密。

  青叶和岚风不是笨蛋,凝香虽然不聪明,但是此时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当下什么话都没说就跟着青叶和岚风往外走去。

  走了两步,凝香又侧过了头,问道:“小姐,那块大木头不用出去吗?”“大木头”是凝香私下给宗政熠身边的月影取得外号,而青叶则是被称作“大冰块”。

  月影听到凝香对他的称呼,额角不由抽了抽,但那不动声色的面庞却很好的掩饰了过去。

  宗政焰闻言也是一愣,随后闷声笑了起来。

  乔灵儿的视线轻淡的从月影的身上一扫而过,淡淡的道:“凝香,你和岚风还有青叶才是我的人,其他的人,不在我管辖范围之内。”

  凝香歪头思考了一下,岚风已在一旁催促了一声,随后“奥”了一声就走了出去。

  月影的视线则定格在了乔灵儿的身上,只可惜她看都不再看他一眼,她向来就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大人大量,月影跟她有过节,看她不爽,难道她看他就会爽了吗?答案是不会。

  “月影,你也出去吧,不要让人靠近这里。”宗政熠在月影尴尬的时候给了他一个吩咐,终于使得他能够名正言顺的离开。

  月影恭敬的道:“是,公子!”

  待月影走后,书房里面就只剩下三个人,宗政焰也将取笑那块大木头的事情抛到了脑后。

  “二嫂,有很重要的事情吗?”宗政焰恢复了严肃的脸,问道。

  “现在的情势你应该清楚吧?宗政家和皇室。”乔灵儿开门见山的问道。

  宗政焰愣了一下才点头,他也不是无知之辈,自然也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尤其黄金案背后,只要稍稍有底的人就会知道这背后力量庞大之人。

  “那我就挑明说了。”乔灵儿微微端正了身体。

  宗政焰也跟着坐正了,“洗耳恭听!”

  “焰,我要你另辟一个门户,作为宗政家的后盾。”乔灵儿坦白的道。

  “另辟门户?”宗政焰先是因她那一个称呼而有些不知所措,后是因为她的话让他摸不着头脑。

  “就如你当初将我们家发展成为第三世家一样的道理。”宗政熠稍稍解释了一下。

  宗政焰汗一下,随即放松了下来,“我已经创立了第三世家,怎么还要我再创一个,难道还要弄个第七世家出来吗?”

  乔灵儿面上却依旧严肃,“可以说是要你创一个第七世家出来,但是……”后面的话让宗政焰竖起了耳朵,“要神不知鬼不觉!”

  对于宗政焰的能力乔灵儿已经听宗政熠说过了,他年纪轻轻就能够将宗政家发展成为第三世家,这世间怕是少有。所以她交给宗政焰这一个任务,可是需要神不知鬼不觉,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沉默了一会儿,宗政焰抬眸问:“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不错。”乔灵儿点头。

  “包括风轻在内?”

  “我说的是任何除了我们三人之外的人。”乔灵儿再一次声明,顿了顿,又补充问道:“风轻是宗政家的人吗?”

  不是!风轻不是宗政家的人,而且他的心思无人知晓,这样的人最好还是要提防着更好。

  “我明白了。”宗政焰毕竟已经不是小孩,其实在武帝赐婚的时候他已经有了这个想法,不过只是一个幼苗,并未成长,不想现在二哥和二嫂竟然跟他的想法不谋而合。

  宗政熠在沉默之后开口道:“焰,这一次非同小可,必须要小心谨慎。”

  “二哥,我知道。”在这样紧张的时刻,虽然从表面上看是没有任何异样,但在暗中,却已经是暗潮汹涌,怕是在不久之后,总有人会耐不住寂寞,将这一份和平打破。

  “至于这一次创业的基本,就用那批参假黄金好了!”乔灵儿在一旁凉凉的说道。

  “什么??”宗政焰惊骇的提高了音量,后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忙道:“用那一批参假的黄金,二嫂,这……”

  “对你自己没有信心,还是对我和你二哥的计划没有信心?”说着,乔灵儿望了一眼旁边的宗政熠。

  宗政熠会意,回以一记温柔的笑容。

  宗政焰看看乔灵儿,又看看宗政熠,心中暗忖:二哥和这乔四小姐什么时候有这么深的“jian情”了?

  044偶遇的浪漫

  “被监视的日子真的非常令人讨厌!”昨夜入睡前,乔灵儿不满意的跟宗政熠抱怨了一句,结果今天她就带着凝香和岚风一起上街了。

  宗政家有老爷子宗政无敌当家,家规不少,平常时候根本不允许妇人抛头露面,结果宗政熠一说情,这不就乖乖的放行了吗?

  虽然不知道宗政熠是用了什么方法让老爷子答应的,但乔灵儿还是很开心。

  武帝不可能对他们放松戒心,所以偷偷的监视他们的人也在,为了不露出破绽,他们才决定将戏演到底。可被人监视终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如果不是因为对方的来头,她绝对不会就此妥协!

  “小姐,我听说城东新开了一家首饰店,很多员外大臣的夫人还有皇宫里的娘娘都派丫鬟出来买呢!”凝香一到府外就两眼发光,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凝香,你说了那么多话,其实这句话才是你最想说的对吗?”乔灵儿冷不防的将凝香的心思给抖了出来。

  凝香摸了摸鼻子,讪讪的笑道:“小姐,我们好不容易才有机会出来一趟,一起去看一看好不好?”

  “看在你平时尽心尽力伺候我的份上,准了!”乔灵儿打趣的道,那模样,简直跟女王一样。

  三人来到那名为“凤来仪”的首饰店的时候,里面已经人满为患。但是却不难看出,秩序井然!

  乔灵儿被凝香带着挤入到了里面一点的位置,然后看到了一个长长的展台,距离她们身体有近三尺的距离,不能碰到,只能看着。

  “小姐,好漂亮啊……”凝香看着眼睛都直了。黄金的首饰不是没有见过,不管是简单的还是复杂的都见过,但是却不曾见过如此精致的,光是这样看着,就已经让人想要夺取了。

  那些小姐或是侍女见到了样本,然后选中所喜欢的,交付定金,五日之后才能领到所需要的首饰。并且,每天的订购量只能是一百付,据说是因为制作的复杂!

  一般的首饰店应该急切的需要生意上门,而不是将客人赶走才是。但在凤来仪,就有如此的规矩,每天一百付,绝对不会破坏规矩。

  虽然规矩很让人火大,而且首饰的价格更是高的离谱,几乎是一般黄金首饰的五倍。但是却没有得罪人,反倒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包括风轻。

  一百付预定完之后,有些人悻悻的离开了,发誓明天一定要来的更早才行!

  人少的时候,乔灵儿一眼就看到了那在人群中发着光的男子——风轻。(谁让他比站在他前面的女人都要高呢!)

  风轻在乔灵儿进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她,她被旁边的丫鬟保护着进入到了里面,看到那些精致的首饰。可是她不与其他的女子惊讶一样,神色很是平静,只是淡淡的扫过了一眼,也没有预定。

  短短的日子里,乔灵儿身上的气质更加出众了,或许是因为她现在的丈夫是宗政熠的关系,连着她身上也被感染了几分超尘脱俗。

  “小姐,风公子过来了!”凝香在看到风轻的时候脸上笑容骤然消失了,紧贴着乔灵儿的耳朵说道。

  乔灵儿的视线很自然转向了风轻,并未露出多大的神色。以前的乔灵儿是刻意等在风轻出现的地方,现在竟然主动送上门来,不得不说,这地球还是轮着转的。

  “乔姑娘,真巧!”风轻主动的打招呼。

  “错了。”乔灵儿红唇轻启,淡漠的吐出了两个字,“风公子的称呼错了。”见他不解,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风轻顿时反应过来,略略尴尬一笑道:“宗政夫人,在下失礼了。”

  乔灵儿淡笑,凝香在心底画圈圈诅咒:无耻、混蛋、混蛋、无耻!

  “风公子也来看首饰吗?”乔灵儿淡淡的问了一句。

  虽然此时两个人是站在偏角落的地方,但是这养眼的两个人多少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尤其两个人曾经还有过了更深层次的关系呢!

  “这间‘凤来仪’的首饰很特殊,很精致。”风轻淡淡的扫了一眼那些看着他们这里的女子,但更主要的还是看那些制作连他也不得不惊讶的首饰。

  “原来风公子是要来谈生意的,那妾身就不打扰了。”乔灵儿立刻就知道了风轻的意思,本来做生意嘛,他风家也有首饰的产业,现在突然多出来了一个竞争对手,自然是需要好好“调查调查”一番的。

  “宗政夫人……请……”风轻原本是想说什么的,但是后面却还是平静而带着浅笑说出了一个客道的字。

  “请!”乔灵儿微微福身,然后对凝香和岚风道:“凝香,岚风,我们走吧!”

  才走到门口,不期然遇到了一个人,同样是一个会让这小店发光的人。

  只是,这未免也太巧了,因为那人不是其他人,正是宗政熠。

  “灵儿?”宗政熠显然也微微惊讶了一下,没料到乔灵儿说出门会是在这里。

  乔灵儿也瞪大了眼睛,“宗政熠”三个字还未喊出口,忙下意识的改成了另外两个字:“相公,你下朝了?”说完后才发现自己是多此一问了,若不是下朝,又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宗政熠点了点头,那方一个跑堂的小二已经走了过来,捧着两个精致的紫檀木盒。

  小二乐呵呵的躬身上前,道:“相爷,这是您给老夫人还有夫人定制的首饰,您看一看,这是给二少夫人的……”

  啥?乔灵儿一时间脑子没转过弯过来,尤其看到小二那暧昧的眼神,更是让她鸡皮疙瘩肆意起舞。

  宗政熠倒是一脸的正常,很自然的从袖口里掏出了一张银票递给了小二,接过了紫檀木的盒子,打开了说是给二少夫人的那一个,取出了一个样式简单却大方的金钗。

  “喜欢吗?”宗政熠问道。

  乔灵儿脑子瞬间又空白了一下,听到周围有窃窃私语的声音,顿时意识到宗政熠是在问她问题,尤其眼角余光扫到了周围那些羡慕加嫉妒的目光,脸不由红了红。

  “嗯……”乔灵儿有些局促的点了一下头,心跳有些失去节奏。

  “你喜欢就好。”宗政熠并未在大庭广众之下给乔灵儿戴上,只是装回到了盒子里递给了凝香。

  凝香也顿时从方才那不经意间的浪漫中回过神来,恭敬的接住了宗政熠递给她的盒子,心中还在思忖:原来小姐一点都不惊讶这些首饰呢,原来姑爷一早就在准备了!

  乔灵儿自然是没有听到凝香心底的话,看了一眼宗政熠手上另外的盒子,忙道:“这个是送给娘的吗?”

  “嗯。”宗政熠毫不隐瞒的点头。

  “那我们先回去吧!”乔灵儿心脏顿时有些无法承受住那么多的目光,虽然她以前从来都不在意他人的目光。

  “好!”宗政熠微微一笑,又让这铺子里多少的女子失了心。

  一高一矮两个绝配的身影走出了众人的视线,还有很多人都无法回过神来,什么叫做金童玉女,什么叫做天生一对,这么叫做郎才女貌,像宗政熠和乔灵儿这样就是了!

  没有人看到,站在角落处的风轻,眼底闪过了疑惑以及……后悔……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