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婆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富婆文学 » 第一夫人 » 第45——48章
温馨提醒:“富婆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45——48章

作者:寒子夜
  045刺杀

  一路上凝香都羡慕着丞相姑爷送给小姐的金钗,虽然只是看了一眼,但是真的令人非常心动啊,那么漂亮简直诱人犯罪!

  乔灵儿没有主动和宗政熠说话,等待自己起了涟漪的心平静下来,可才平静就被宗政熠的一句话给打破了。

  宗政熠侧过头问道:“饿了吗?”

  只是一句再平常不过的话,可是却让乔灵儿听着暧昧不已,很快端正了自己的心态,点了点头。

  “那我们去前面的酒楼吃完午膳再回去吧!”宗政熠征求意见。

  “好。”乔灵儿甜甜一笑。

  月影跟在宗政熠的身边,视线不由从乔灵儿身上扫过,到底这名女子有何特殊之处,向来与女子无深交的丞相也会对她有所好感呢?难道就因为长得美吗?如果是,那么他的妹妹月玫也不差,为何……

  穿过一条僻静的小巷的时候,细微的动静也没有逃过乔灵儿的耳朵,旁边岚风和月影已经快速的拔出了剑!

  六个蒙头蒙面的黑衣人从天而降,手中各执一把银光的长刀,与日本武士刀无异。

  岚风和月影站在乔灵儿、宗政熠和凝香身前,凝香惊恐的尖叫了起来,宗政熠和乔灵儿脸色也不由凝重了起来。

  下一刻,岚风和月影都迎了上去,哪怕他们两人一个能够对付两个,也还会剩下两个,毫无分身之术。

  宗政熠一手抓住了乔灵儿,乔灵儿见此也一把拖住了尖叫不已的凝香。忽而,宗政熠脚步一停,将身子挡在了乔灵儿的面前,刀从他的面前掠过,几缕发丝应声而下,若稍有偏差,落下的就不会是几根发丝了。

  “公子!”月影一惊,一脚踢飞了眼前挡路的人,飞奔到了宗政熠的面前,将那下手之人一剑刺开。

  乔灵儿没有忘记宗政熠不会武,而凝香更是,当下松开了凝香和宗政熠的手,一边抄起了靠在墙上的长竹。

  “到我后面,往后走!”乔灵儿站在宗政熠的身前,并且一把扯着凝香就往后面退。

  月影和岚风在前面将几个黑衣人拦住,至于另外的两个,则是被乔灵儿手中的长竹所阻碍了。狭小的空间里,长竹的活动范围有限,但是黑衣人活动范围也有限。

  乔灵儿头往后一看,就看到了出口,“你们两个人先出去……”话音未落,她手中忽然一重,就见其中一个人的刀横砍进了她的竹子中央横劈而来。

  “靠!”乔灵儿不由自主骂了一句脏话,扔下了竹子就拽着宗政熠和凝香跑。

  “小心……”宗政熠话一出,乔灵儿立刻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一轻,是被人推到了一边的墙上。

  再转头看的时候,就见宗政熠的胳膊处有了一条红色的痕迹。

  容不得乔灵儿走过去查看,两名紧追着他们的黑衣人已经一左一右追了上来,迫使她不得不先对付黑衣人。

  “公子!”月影手快的一剑解决一个黑衣人,然后狂奔至宗政熠这方。

  “救少夫人!”宗政熠险险地闪躲着,话音透过黑衣人的攻击传到了月影的耳中。

  可惜月影置若罔闻,牙一咬,将脸横向了宗政熠,根本不去看乔灵儿一眼,提剑直刺追杀宗政熠的黑衣人。

  “小姐啊……”凝香刚喊出来,一落空的剑就横在了她和乔灵儿的中间,生生把她的话吓得卡在了喉咙里。

  乔灵儿见宗政熠那里没事不由松了一口气,身体轻盈的躲避只追着她的黑衣人的刀,刀锋凌厉,从她的身前荡过的时候就将她的发丝给割了下来。

  “小姐小心……”那方拼尽全力的岚风也赶了过来,因为突然间又出现了一个黑衣人,而目标直指乔灵儿。

  “灵儿……”宗政熠也根本顾不得其他,看到乔灵儿有危险,直扑过去。

  “公子!”月影一声暴喝,却没有来得及阻止。

  乔灵儿身体一重,整个被宗政熠抱住了,被压在了墙面上,肩膀处的力量箍得她有些疼,鼻尖有着淡淡的血腥味,颈间还有了温热的呼吸。

  一时间,乔灵儿的心被提了起来,想要推开,却似乎无能为力。

  “簌簌簌簌”的声音响起,接着就听到了“啊”的声音和重物落地的声音。

  在头顶处,旋转飞刀旋转着将两个黑衣人直接撂倒在地,重新飞向空中时,一暗红色身影出现,飞身跃起,便将旋转飞刀接在了手里,细看,其实是八斩刀。

  “小姐,姑爷,你们怎么样?”岚风算是最快回过神的,立即就奔到了乔灵儿和宗政熠的面前。

  “我没事。”乔灵儿立刻就给出了回应,然后拉开了和宗政熠的距离,担心的道:“宗政熠,你受伤了……”

  宗政熠摇了摇头,“别担心,我没事。”说罢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还在流血。

  “都……都流血了……”凝香哭哭啼啼的道,脸色一片苍白。

  乔灵儿脸色也不是很好看,想到宗政熠想也不想就把自己给推开以及用自己的身体帮她挡住外界危险,她的心中就是一片复杂。

  “谁敢伤我儿子儿媳,老娘定要将他碎尸万段!”杀气腾腾的声音在这僻静的地方响了起来,接着就是那满脸杀意的中年妇女。

  “娘?”“老夫人?”乔灵儿、岚风都不由瞪大了眼睛,满脸的惊讶。

  “娘,你怎么会在这里?”相比乔灵儿她们,宗政熠就平静的多了。

  “娘今天约了兵部尚书的夫人去采凤楼喝茶,刚坐下来就看到你们了。”司马玥指了指就在小巷子对面的采凤楼说道,又问道:“灵儿,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乔灵儿嘴角抽了抽,忙道:“娘,我没事,可是相公受伤了。”

  “这些该死的小兔崽子,老娘不发威,还真当老娘是病猫了是不是?”司马玥说出来的话绝对是刺激性的,跟她拿温柔的外表绝对不相称。

  只是听着的人,会觉得自己是得了内伤了。

  乔灵儿平静了一下心情,取出了一块丝绢暂时性的将宗政熠手臂上的伤口包扎了一下,又对司马玥说道:“娘,我们还是先回府吧!”

  “嗯,好,先回府!”司马玥表现有些大大咧咧的,但暗中偷偷观察着儿子儿媳,虽说两人是奉旨成婚,但现在看来,似乎也不是一点感觉也没有嘛!

  046陌生的暖意

  回到宗政家的时候,除了宗政熠和司马玥之外,其他的人都是沉着一张脸。

  宗政熠将特意定制的首饰交给了娘之后,娘就笑得合不拢嘴了,但面上还是急切的赶着自己的儿子儿媳去房间里上药了。

  凝香和岚风本是要跟着前去的,但司马玥将二人拖住了,让儿子儿媳好好地培养“感情”。

  “公子……”月影在踌躇了一路之后,终于开了口。

  宗政熠的脚步停了下来,却没有转过脸去看月影。

  “月影,你先下去吧!”宗政熠淡淡的道,并未说出任何指责的话。

  “公子,月影未听公子吩咐救少夫人,还请公子责罚!”月影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满脸的诚恳。

  乔灵儿转过身去看着月影,她知道月影并不喜欢她,而她对他也没有好感。在先前她和宗政熠之间,作为属下,他毫不犹豫选择了自己的主子!

  “月影,从你跟我的那一天起我已经说过,我需要的是一个能得我心的手下。”宗政熠转过身,淡淡的道,声音平淡,但却有着不容忽视的严厉。

  “公子,求您再给属下一次机会。”月影压抑着声音乞求道。

  “月影,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我以为,你是最了解我的人。”宗政熠轻声道。

  没有责骂,没有教训,却比被打了一百大棍还要让月影心中难过。主子是什么人他自然是知道的,当时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救自己的主子也早就料到会有如此时候,可是,当主子一句责骂他的话都没有的时候,他却更加的害怕了,难道自己真的不能再留在公子身边了吗?

  “公子,属下宁死也不会离开公子半步。”月影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宗政熠微微蹙眉,才欲说什么,乔灵儿已经先开口了。

  “相公,他这么做也是为了你,他为你好,你怎么能怪他呢?”乔灵儿轻笑着说道。

  “灵儿?”宗政熠侧过头看着乔灵儿,眉头越发纠结的厉害。

  乔灵儿笑容更加深了一些,“有这样一个忠心耿耿的属下你应该觉得庆幸才是,你不能因为他没有照你的话救我你就责备他的不是。要知道,你才是他真正的主子,要是因为救了我而让你有什么事,那就是他做属下的失职了。”

  月影不解的抬头看着乔灵儿,为什么,她会帮他说话?

  而乔灵儿像是看透了月影的心思,转向他道:“月影,我这样说不是为你求情,而是陈述一个事实。你不救我,我不生气,你不待见我我也无所谓。今天是二选一的情况,你选择你的主子我可以理解,倘若有一天你能救我而不救我,那么我会赞成相公的意思让你离开,因为那时候,我觉得你已经没有资格留在相公身边!”

  乔灵儿的话声音不大,但是却让成功的让月影羞愧难当,他承认,在那时候他真的小心眼了。乔灵儿的话没有点明,但她相信月影是一个聪明人,他能够听懂她话中的意思。

  她乔灵儿自认不是一个有架子的人,现在她在这个身份上也不会强人所难,可是这并不代表她就迷糊了,该说的话她必须要说清楚。

  “相公,先回房吧,你的伤需要处理。”乔灵儿也不等月影说话,就挽着宗政熠往房间走去。

  宗政熠还是停留了一下,对月影说道:“月影,自己去法堂,还有,下不为例!”

  月影一听愣了,随后又重重的磕了一个头,道:“多谢公子!”

  找出了金创药和布条之后,乔灵儿小心翼翼的将宗政熠伤口处的临时止血丝绢给取了下来,时间有些长,粘上衣服的血也有些黏住了。

  “等一等,我要帮你清洗一下伤口。”乔灵儿说着就去外面了,不一会儿就碰了一壶酒回来。在这里没有酒精,只好用纯一点的酒了。

  宗政熠却是已经将那半截被划破的衣服用剪子剪了下来,露出一截有些狰狞伤口的手臂。

  “让我来就好了。”乔灵儿皱眉上前。

  “只需要上点药就好了。”宗政熠看了一眼乔灵儿拿来的酒壶,微笑道。

  “上药是要上药,但是伤口附近的血总是要处理掉的吧?”乔灵儿问道,一边动手沾了些酒,小心砸擦拭了伤口附近的血渍,一边说道:“伤口不宜碰到水,所以我用酒,要是不小心碰到了可能会有些痛,你忍一忍。”

  乔灵儿垂头专心致志的清洗伤口,上药,所有的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

  伤口虽然不深,但是有近半尺长,看着那伤口,乔灵儿说不准心中是什么感觉。

  “你……今天为什么要救我?”乔灵儿犹豫来犹豫去,终于还是忍不住在包扎好了伤口之后问了出来。前一次是把她推开自己弄到了一条伤口,后一次又是整个将她给护住,这种感觉真是……

  宗政熠闻言也稍稍愣了一下,旋即笑道:“我说了不会让你受伤。”

  “就只是因为你自己的这个承诺吗?”话问出来乔灵儿就后悔了,她到底问的什么话啊?不是因为这个承诺,难道还有其他的期待吗?

  鄙视你,乔灵儿!乔灵儿在心中骂了自己一句。

  看着乔灵儿改变迅速的脸,宗政熠嘴角提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你是我的妻子,难道我不应该保护你吗?”

  此话一出,乔灵儿的俏脸上再次染上了红云,这暧昧不明的话,还真不是她一介小女所能够承受住的。

  “灵儿,以后出去,还是让青叶跟着吧!”短暂的沉默后,宗政熠开了口。

  乔灵儿被宗政熠一说,拍回了神智。她本来是以女子逛街有大男人跟着有些别扭,所以把青叶留下了,没想到却让麻烦有机可趁。

  当下点了点头,对方无处不在,她还真的必须小心了。

  “那些人的身份我会查清楚,你要小心一点。”宗政熠有些担心的叮嘱道。

  “我知道。”乔灵儿脸上也不免严肃了,“这一次的人不仅仅是针对我了,也针对你,你在外面的时间更多,自己也要小心。”在说这话的时候,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跟宗政熠就像是真正的夫妻模样。

  宗政熠也含笑点头,“你不让月影离开的原因,难道也是因为怕有人对我不利吗?”

  说到月影,乔灵儿就兴趣缺缺了。“他对你忠心,这就够了。”

  “不会有下次了!”宗政熠像是承诺又像是道歉的说着,在乔灵儿还没有问出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又听他说:“午膳差不多已经准备好了,你应该饿了,我们先去用午膳吧!”

  结果“不会有下次”乔灵儿还是没有问出来,而心底,却是有了一股陌生的暖意。

  “对了,法堂是什么地方?”乔灵儿甩去心里的别扭思绪问道,想到之前他对月影说的话。

  “会让月影记得他犯下错的地方。”宗政熠淡然描述。

  即使他不说,乔灵儿也能够猜出来了,法堂,执法堂其实一样,接受惩罚的地方!接下来的五天她没有看到月影,再后来看到月影一瘸一拐的走路姿势印证了她的猜测。

  047学武

  刺杀事件之后,宗政熠叮嘱乔灵儿这些天在家里,以防那些杀**手还会伺机行动。

  乔灵儿也不多说什么,现在这个时候最好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至于老妇人司马玥那边,也已经都说好了。

  “小姐,老夫人的武功好厉害啊!”凝香不自觉的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虽然大多数的时间她都是在恐惧的尖叫,但司马玥那英姿飒爽的样子,还真是让人无法忘怀。

  “你要是想学,我跟娘说让她教你去。”乔灵儿看着凝香不由笑道。

  不过凝香说的也是事实,司马玥的那一手八斩刀绝技可真是出类拔萃,那灵活的身影,完全不像一个年近半百的女人所拥有的姿态。

  “小姐,您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吗?您瞧我这小胳膊小腿的,还跟老夫人学武?说不定才被老夫人碰到,我的胳膊就先骨折了。”凝香嘟了嘟嘴道,还装模作样的将自己的衣袖给撂了起来给乔灵儿看。

  “凝香,你那胳膊是豆腐做的吗?”乔灵儿嘴角抽了抽。

  “二嫂问得好,”戏谑的声音接过了乔灵儿的话,又道:“凝香,让三少爷看看豆腐一样的胳膊,三少爷这辈子见过不少奇事,还真没见过豆腐一样的胳膊呢!”

  宗政焰的调侃话语顿时让凝香涨红了一张脸,娇嗔一声:“三少爷!”

  乔灵儿则是白了宗政焰一眼,淡淡的问道:“小叔今天怎么有空回府了?”

  “二嫂,小弟正是听说昨日有人伤了二哥,特意从衢州赶回来看看的。”宗政焰说的语气平淡,但是却不难看出他眼底的疲倦。

  衢州一个小城,离京城有两日的路程,要么是不分昼夜的奔波才能够在昨天刺客事件时候往回赶,才能够来的如此快速。

  “还好,有惊无险。”乔灵儿自然是知道宗政焰的担心,在道出事实的时候眼底闪过了一抹冷厉。

  彼此两个人的对话都是用轻松的语气完成的,其中的深沉的意思他们自然也很清楚。

  许久,乔灵儿才又有了一个想法,嘴角咧开了一个若有似无的笑容。

  宗政焰在看到乔灵儿露出那涵盖了危险的笑容之后不自觉的往旁边挪了挪身子,自从上一次那金和铁的重量相比之后,他的心里就对这二嫂有些排斥了。当然不是讨厌的排斥,只是觉得她拿笑容看得人心里发毛。

  “小叔,二嫂听说你的武功高强,天下间少有对手是吗?”乔灵儿脸上带着笑容,一边饮茶一边问道。

  宗政焰打了一个冷颤,尴尬的笑了笑:“二嫂见笑了,我的武功只是一般而已,难登大雅之堂!”

  “青叶!”乔灵儿喊了一声站在旁边的青叶。

  “三少爷武功独步天下,确实鲜有对手。”青叶明了乔灵儿的心思,很快就将宗政焰的武功问题给落实了。

  宗政焰瞪了青叶一眼,吃里爬外的家伙!对于这恐吓的眼神,青叶选择性的无视了!

  “很好。”乔灵儿柔柔的声音再一次的从口中飘出,打断了宗政焰心中对青叶的咒骂。

  “嗯?什么?”明明是柔柔的声音,但在宗政焰听来,却阴测测的。

  “小叔,二嫂想请你帮一个忙……”乔灵儿眼中精光闪啊闪,唇角的笑容更是引人入胜。

  “什……什么忙?”宗政焰额角滴落下了一滴冷汗,看到乔灵儿的脸他整个身体就不自在了,甚至对接下来她要说的话有些怕怕的。

  乔灵儿又怎么会没有看出来宗政焰怯怯的样子,不过还是很友好的无视了。

  “是这样的,昨日因为我的缘故才使你二哥受伤……”乔灵儿端正了姿势,认真的说道。

  听到这里宗政焰就皱起了眉头,打断了她的话:“二哥是因为二嫂的缘故才受伤的?”

  “嗯,你二哥是为了保护我,所以才会受伤。”乔灵儿清晰的吐字,想到当时宗政焰的行动,她心底再次有了复杂和陌生的感觉。

  宗政焰沉默了一下才问:“二嫂是想要我帮什么忙?”

  这个问题正中乔灵儿下怀,微微笑着道:“是这样的,你二哥的个性我想你应该很清楚。昨天的刺杀没有成功,还会有下次,下下次,所以……我想让小叔教我功夫。”

  “噗”宗政焰无意识的喝水,可是听到乔灵儿的“帮忙”之后,茶都贡献给了石桌。

  接下来就是宗政焰毫无形象的咳嗽,被茶呛到,这是他第一次,而且这么无形象,也是第一次。

  乔灵儿也不说话,就等宗政焰自己慢慢消化。

  不多久,宗政焰就咳红了一张脸,好不容易让自己耳朵接受了那句话才道:“二嫂,你……刚刚说了什么,我好像没有听清楚。”

  “没听出吗?”乔灵儿微微蹙眉,“那我再说一遍吧,我想要小叔做我的师父,教我武功。”

  这下子,宗政焰圆满了,原来不是他耳朵出了问题!

  “二嫂,这……这不太好吧?”许久,宗政焰才憋出了这么几个字出来。

  “不好?为什么?”乔灵儿淡淡的问道,神色一点波澜起伏都没有。心底已经有了计划,宗政焰风流成性,而在一开始她就打算将他“改造”的,奈何一直都没有找到机会,现在倒不失为一个很好的机会。

  宗政焰脸色一变再变,一颗精明的脑子在这时候却是一点拒绝的话都想不出来了。

  反观乔灵儿,倒是很“善解人意”的问道:“难道小叔是在怀疑二嫂的能力吗?还是说小叔是看不起你二嫂呢?”这话不是可怜兮兮的语气,而是气势凌人。

  “不,不是……”宗政焰赶紧摇头,好不容易才想到了一个借口:“这件事情,二嫂跟二哥说过了吗?”

  “什么事要跟我说?”宗政焰话音才落,宗政熠就接了过去。

  “二哥?”宗政焰惊讶的看向了后面才回来的宗政熠。

  乔灵儿笑着迎过了宗政熠,淡笑道:“你昨天为了我受伤,我怕日后会再连累你,所以想让小叔教我武功,相公,你同意吗?”

  “……你确定?”宗政熠并未作思考,似是在问乔灵儿,却更像是在宗政焰。

  乔灵儿点头称是,然后又转向宗政焰,“可是小叔好像不是很愿意……”

  “没有、没有,只要二嫂想学,小弟都愿效劳。”宗政焰忙接过了话,不过他倒是真的很想知道到底这“乔四小姐”跟自己的二哥关系究竟如何了。

  “那就麻烦你了,焰!”宗政熠这话狠,一点反悔的余地都没有留给宗政焰。

  048切磋

  就这样,宗政焰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个徒弟,而这人,竟是他的二嫂!

  “小叔,你在想什么呢?”已然换了一身劲装的乔灵儿,站在了正在神游的宗政焰面前,邪笑着问道。

  宗政焰听着乔灵儿的声音拉回了注意力,这一抬头,看到的就是焕然一新的乔灵儿。为了学武而特意定做的男装,很常见的白色衣服。

  乔灵儿静静地站在那里,仿佛不是一个人,而是摇曳着的火焰。素净的一张脸,偏偏明艳得让人不敢逼视。表情分明是云淡风轻,却好像有说不出的魔力,惹得所有的目光都往她身上聚合。那是一种非男非女,既圣洁又魅惑的……气势,没错,不是美丽,而是一种气势,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已经从她身上倾泻出来,感染了每一个人。

  宗政焰一时间忘记了将自己的视线移开,就这样落在了乔灵儿的脸上,喉咙不觉有些干涩。

  他自认阅女无数,遇到过女扮男装闯荡的江湖女子,见到过美艳无双的女子,可是偏偏现在这么一看乔灵儿,却是被她拿气势所吸引了。

  “小叔,可以开始了吗?”乔灵儿淡淡的开口,眼底慵懒一展无疑。

  “呃?”宗政焰云里雾里,随后脸上一热,立刻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忙道:“可以开始了,二嫂。”

  “师父请!”乔灵儿接住了岚风抛来的一根木棍,那架势,还真不输给任何一个武林高手。

  原本宗政焰还是不同意的,但在试验了一下之后,这位二嫂的确是有根基的,加上他二哥也同意了,他更是连拒绝的权利也没有。

  在短短的时间内,宗政焰就上心了,原因无他,乔灵儿的学习能力太强,基本的根本不够给她塞牙缝。

  丢开了木棍,继续练习!

  岚风和青叶以及凝香三个人都站在一旁,看着乔灵儿不顾汗水的拼命练习,都对这曾经的“乔四小姐”有了怀疑,那基本的身手,可是一点都不生疏啊!

  宗政焰早已将怀疑抛诸脑后了,现在他更加感兴趣的是这二嫂徒手搏击的本事。

  “二嫂,你这是什么功夫?”与乔灵儿切磋之中,宗政焰对乔灵儿这贴身的动作弄得很是头大,他可以用内力让自己的脚程变快,可是还未站稳,她另外的攻击已经到了面前。

  乔灵儿一边快速的移动身体,一边笑道:“跆拳道和截拳道。”

  “那是什么?”宗政焰诧异的问,一百八十种功夫当中,这名字他却也没有听过。

  “一种很简单但是却有显著的攻击力的拳法!”乔灵儿简单的道,忽然眼中眸光一闪,“师父,若你不用全力,徒儿可就要得罪了!”

  宗政焰被乔灵儿这一声“师父”给囧到了,好在很快的恢复了过来,“二嫂,尽管放马过来!”

  此话一落,宗政焰立刻就感觉乔灵儿的攻击招式变了,由先前的过硬的招式变成了柔软的招式,但也仅限于肉眼所见的柔软而已,真正的力道倒是让人有些无法招架。

  能够将柔道和太极融汇如此贯通的,也只有被称为“天才”的乔灵儿了,学武她是从小就开始的,十几年间从未间断,如果这些基本的还用不好就真的贻笑大方了!

  岚风看着乔灵儿那近乎完美的攻击不由轻轻捣了捣旁边的青叶,问道:“你见过小姐的招式吗?”

  饶是青叶武功再高,见识再为广博,此时也只能坦白的摇头了:“没见过。”

  慢慢的,宗政焰竟然也感觉有些吃力了起来,原本他以为乔灵儿只是有一点功夫,但是现在看来,好像真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宗政焰没有用内力竟然有些落于下风了,这让岚风和青叶也不由刮目。

  之后,乔灵儿一个擒拿手袭向宗政焰的肩膀时,宗政焰条件发射,带着内力的一掌直接击出,等到他察觉到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

  “二嫂……”宗政焰收回了七成的内力,但他的三成内力对乔灵儿来说也依旧是一个不小的攻击了。

  乔灵儿在心底不由咒骂了一声,有了内力的掌比到普通的力量几乎大上了好多倍。

  宗政焰足尖点地将乔灵儿拦截住了,方才没有让她摔倒,但心底多少有些担心了。

  “二嫂,怎么样,有没有事?”宗政焰紧张的问道。

  乔灵儿也趁着空挡喘了一口气,揉了一下自己的肩膀,才道:“小叔,你下手还真是狠,要是你再用点力,我就要骨折了。”

  “对不起,二嫂,我一时失手了。”宗政焰很坦白的承认自己的错误,他是被逼急了,才用了内力,也因此才伤了她。

  “没事,不用道歉。”乔灵儿立正了身体,拍了一下宗政焰的肩膀,才继续道:“如果你是我的敌人,他也不可能让我不是?所以接下来你还是用内力吧,我慢慢适应。”

  说到继续,宗政焰微微皱眉,他还未开口,凝香就已经先说话了:“小姐,你和三公子已经练了一个时辰了,先休息一会吧!”

  “好,先休息一下吧!”乔灵儿想了一下就答应了,原来都一个时辰了,难怪这么累了!

  才准备走,又转头对宗政焰道:“小叔,你也休息一下吧!”

  称呼上又换了一种,宗政焰是不知道乔灵儿是怎么想的,但是他的手,却对前一刻触碰到的柔软的地方有了深刻的记忆。

  刚刚……与乔灵儿那般的近距离,呼吸几乎也紧贴了,在她离开后,他竟然觉得有些怀念……

  等等,宗政焰你在想什么,那可是自己的二嫂,怎么能有那种想法?

  猛力的摇了摇头,宗政焰将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去,一直告诫自己那是自己的二嫂,自己的二嫂,绝对不能有什么非分之想!

  相较宗政焰的胡思乱想,乔灵儿就平静得多了,在她的心底,比较在意还是内力。

  在没有内力的同等情况下,她自认自己的拳脚功夫是不赖的,但是如果对方有内力,她就不能够轻易获胜了。

  才这短短的时间内已经有了动作,接下来的麻烦肯定会不断,在还不能保证乔家安定之前,她必须想办法从自己这里不让人有机可趁。

  思及此,乔灵儿的眼底闪过了冰冷的寒光,所谓井水不犯河水,现在井水犯了河水,有第一次必有第二次,河水还会乖乖的任人来犯吗?

  她不会——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