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婆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富婆文学 » 第一夫人 » 第49——52章
温馨提醒:“富婆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49——52章

作者:寒子夜
  049男装

  宗政熠同意宗政焰在乔灵儿的身边,宗政焰心里也清楚其实是为了让他保护乔灵儿,对此他也着实该上上心了。

  只不过现在有一个问题,他虽然能够不理会老头子宗政无敌的白眼住在府里,却不能不出去,至少宗政家能够成为第三世家,都是由他一手建立起来的。

  青叶的武功不低,可宗政熠却依旧要让他保护,可想而知对方的能耐如何!

  府外是一个危险的地方,宗政焰本想跟乔灵儿告假半天的,但话还未开口,就看到了一身男子装扮的她。

  虽然前几日乔灵儿都是男装打扮,但今日她白衫却是精致的,绣着精细的花纹,外一件轻纱罩,一头乌黑的发被全部束起,用白玉簪固定住。手中折扇一把,红唇微微勾起,邪魅精致的脸出落的如同妖精一般,准确的说,是堕入凡尘的谪仙。

  宗政焰望着走过来的人,一时间忘记了呼吸,直到乔灵儿站在他的面前,手中折扇从他的眼前掠过,带着淡淡的不知名的香味,终于唤回了他的意识。

  “二……二嫂?”宗政焰有些无措的喊了一声。

  见此,乔灵儿用折扇轻敲了一下他的额头,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小叔,不认识了吗?”

  “没……没有,呵……呵呵……”宗政焰心跳陡然漏跳了一拍,心底将自己鄙夷一番。

  “那就走吧!”乔灵儿给旁边岚风和青叶打了一个手势,两个人也跟着一同上前。

  “咦?”宗政焰竟无法反应过来了。

  “三少爷,雪老板已经在船上等您了。”小厮上前催促道。

  宗政焰脑子有一瞬间的当机,走在前方的乔灵儿却是在此时转过了头:“小叔,做生意最讲究的就是守信,你约了人家,如果还不走,可就要耽误时间了。”

  乔灵儿的一番话提醒了宗政焰,在最短的时间内她恢复了过来,可又在看到乔灵儿、岚风、青叶三人上马时又凌乱了。

  “二嫂,你这是要……”

  乔灵儿魅惑众生的一笑,勒紧了缰绳道:“小叔,听说今天有一批瓷器会到是吗?”

  “啊?嗯……”宗政焰条件反射的点头。

  “那就走吧!”乔灵儿将手中的折扇借助手腕的力量旋转一圈,没入袖中,双腿一夹马肚,整个人同马立刻飞越了起来。

  岚风和青叶不动声色的跟着乔灵儿,倒是那宗政焰,好半晌才反应过来,漫天中,只能听到他吃惊的尖叫声。

  今天有一批来自海上的瓷器,一笔不小的单子,须由宗政焰亲自前去鉴定。

  在这个世界有瓷器,而且形式多样,纹理也是超乎寻常的美丽。这些乔灵儿还在乔家的时候已经见过了许多,并真正感慨这个世界人的智慧。

  她主修历史专业,偷过的东西也不少,古董中瓷器不是没有见过,而是因为最近比较无聊,想找点事情做做。同时也想看一看,后面监视着她的人到底有多少!

  此举是危险之举,所以没有带着凝香一起,岚风一身劲装,整个看起来很有江湖风味。

  一行四人在小厮的带路下到了渡头,一好话的大船停在江面上,红绿相间,装饰物风铃实是黄金所制,用奢华二字来形容再适合不过。

  “焰!”才走上船,后面已经传来了男子略嫌清冷的声音。

  乔灵儿已经进了船舱,听到那声音也重新探出了身。

  “轻,你来了?”宗政焰打招呼。

  瓷器自然不可能只有他宗政家做此生意,毕竟即使这是在古代,可用作欣赏摆设具有收藏价值在的瓷器也同样有很大的市场。

  风轻在此也是理所当然,而当他看到一身男子装扮的乔灵儿时,脑中有了一瞬的空白。

  “宗政夫……”风轻才欲喊出那个的称呼,却见她用手指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眼底一抹狡黠的笑容。

  宗政焰也当即反应了过来,拍了拍风轻的肩膀道:“轻,这位是我远房的表弟,蓝飒。”蓝飒是乔灵儿跟他说的假名,也为了掩人耳目。

  “蓝飒?”拜良好的记忆所赐,风轻很快就从脑海中搜索出了这个名字——

  当日在画舫上,乔灵儿便是将宗政焰认成了叫做蓝飒的男子,虽然事后她并不承认。宗政焰也有些纳闷这个“蓝飒”究竟是何人,但还是隐没在了心底。

  至于乔灵儿为何化名为蓝飒,原因也很简单,在原来的世界她并不认识除了蓝飒之外的其他人。现在她唯一有些介意的,应该算是称呼宗政焰为“表哥”了!

  “表哥,风公子,让林老板久等不好吧?”乔灵儿邪笑着道,后挺身走向里面。

  宗政焰和风轻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都只看到了不解。

  船外的包装极致奢华,里面也是一样,朱漆亦是上乘的朱漆,设计独特,花样繁复却独显风格。

  船的主人是一个极会享受生活之人,大多船都是窄窄的走道,可此处却是如同陆地房屋一般,宽敞明亮,到处都飘着淡淡的玫瑰花味。

  玫瑰花……乔灵儿忽然想到了变态两个字。

  船上的纱幔大多是粉色,如果不是宗政焰在之前已经告诉她林老板是一个男人,也许她会以为这艘船的主人是一个女人。

  而当她真正看到那所谓的“雪老板”的时候,她总算知道了什么叫做人妖。

  丝竹声音清脆悠扬,身影摇曳,衣着曝露,穿梭在丝绸之间——高歌曼舞!都是些舞姬而已。

  宽敞温暖的大堂中,白hu皮软椅上,五六个衣着鲜缕的女子端着葡萄的端着葡萄,剥皮喂肉的剥皮喂肉,捏肩的捏肩,捶腿的捶腿,理发的理发……整一个yin荡的画面。

  最中央的位置里,露出了半个胸膛,皮肤很白,肌理分明,黑色泛绿的发吹落而下,欲遮还休。顺着那胸膛往上,节骨分明的锁骨,性感的咽喉,如同婴儿一般的柔滑肌肤,樱红的纯色,高挺的鼻,顺滑的线条,黑色的剑眉下,一双动人心魄的紫罗兰般深邃的眼睛。

  好一个美人儿!

  这是乔灵儿的第一感觉,第二感觉就是妖孽,第三感觉……没感觉了!

  长如蝶翼且弯曲上卷的睫毛微扬,那一双像是被注入了魔法的眼眸淡淡的扫过了进来的几个人,干净的手从袖中一挥,所有的舞姬都识相的退了下去。

  他身边的女子也都识相的坐正了身姿,却没有离开。

  “风公子、宗政公子,别来无恙!”

  妖孽开口,声音同样妖。

  050雪陌

  风轻和宗政焰显然也是认识妖孽男人的,除了在一看到他的时候微微分了分神,几乎在下一刻就恢复了平静的心态。

  “雪兄,一年不见,身边依旧美女如云啊!”宗政焰暧昧的朝着妖孽眨了眨眼,视线从他身边六名绝色女子一扫而过,看不出到底是什么思绪。

  宗政焰话音才落,脑后放突然像是被针扎了一样,背后一阵寒凉,令人毛骨悚然!

  “宗政兄,彼此彼此。”妖孽从软榻上站起,视线若有似无的扫过了乔灵儿。“这位小公子是?”

  “额,她是……”

  “在下蓝飒。”乔灵儿不着痕迹地收回了在宗政焰后脑的目光,与那双紫罗兰眼眸相视,顿了顿道:“还有,请不要在‘公子’前面加一个‘小’,谢谢!”

  语气淡然的话让妖孽、宗政焰以及风轻都将目光停留在了她的身上,很少有人能够在看到雪陌之后还这么平静,如此淡定的说话,全然像是将他当做是一个普通人。

  在怔愣了片刻后,雪陌终于笑了出来,“在下失礼,唐突蓝公子了。”

  突然转变的语气让乔灵儿也难得有些被呛着了,最后也没有说话,只是一笑置之。

  “雪兄,不知这一次的货在何处?”宗政焰首先进入正题。

  雪陌恢复了那高深莫测的样子,拍了拍掌,后就有人从后堂中搬着精致的箱子走了出来。

  如果不是场面不适合,乔灵儿真想吹一声口哨。即使只是装着一个古玩,也用了这么精致的盒子,果然不容小觑。

  而真正让乔灵儿觉得不能小看人的,其实是盒子里面。瓷器需要好好地保养,如果保养不当,会受到严重危害,不利于瓷器的长久保存,特别是传世和出土的精品,更应该精心保养。

  雪陌的人也都是经过训练过的,轻拿轻放、小心谨慎,不见半点紊乱。

  一会儿的功夫,至少一百个盒子就堆放在了地上,第一个打开的时候乔灵儿就看到了盒子周围柔软的垫子。看来这雪陌也是行家,用船来装可以减少颠簸,同时又有这般柔软的垫子,真是不用担心会有所损坏了!

  雪陌不知何时已经戴上了一双丝绒的手套,下人也给宗政焰、风轻准备了,当还有一双递到乔灵儿面前的时候还不由愣了一下才接了过去。

  “上好的瓷器都需要戴上手套,以免有所损伤。”风轻见乔灵儿在接过手套前愣了一下,便给她解释。

  不过风轻的好意乔灵儿并没有特意去领,道:“谢谢,我知道。”

  淡漠而疏远的态度让风轻心底微微有些尴尬,可是就是这么一句话,让他的视线更加专注了。到底现在的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为何像是能够看到她周围的光芒?

  雪陌取出第一件成品的时候,乔灵儿的眼前不由一亮。

  她见过的古董瓷器数不胜数,但很少有能够让她看上眼的,而眼前白底青花的宽口瓶却让她备受吸引。

  手……貌似有些痒了。好久都没有真正的K(偷)一样东西去了,对于自己想要的东西,她从来都不会让自己空手而回的,但现在的状况……

  “等等!”在宗政焰要接过雪陌手中宽口瓶的时候,乔灵儿出了口。

  “蓝公子,怎么了?”雪陌用那电力百分之百的眼睛看着乔灵儿。

  只可惜,乔灵儿看到的不是雪陌那张风华绝代的脸,而是瓷瓶。

  “雪公子,看藏品时最好戴上手套,桌上用绒布垫好,赏看时不要互相传递,一人赏看结束应重置于桌上,其他人再捧持观赏。”乔灵儿从容的将盒中一块红色绒布取了出来,铺到了红木大理石桌面上。

  雪陌与宗政焰对视一眼,最后还是按照乔灵儿所说的去做了。

  乔灵儿对有收藏价值的物品要求很严格,对于每一种相对的物品她都相当了解。在此之前,雪陌所做的每个步骤都很好,可惟独在传递这一方面,让她很是不满。作为职业神偷,她不能容忍有这样对“宝物”的不尊重!

  每个人都怀揣着一个心情去看瓷瓶,最后是乔灵儿在看的时候,宗政焰、风轻已经在跟雪陌谈论价钱了。

  都是老主顾,风轻和宗政焰都很相信雪陌,只是看了第一个成品就不往下看了。

  “一千两。”雪陌伸出了一根手指,报出了一个数字。

  饶是风轻和宗政焰,在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也不由皱了皱眉头,不是他们买不起,而是这个数字远远高出了他们的预料。

  “雪公子,这个价位……”宗政焰才开口,那方雪陌已经衣袍一挥,重新坐回了软榻上。

  “风公子、宗政公子,相信两位知道雪某人的规矩,做生意,若是不值雪某人绝对不会开这个价!”雪陌慵懒的说着,显然没有交易的样子。

  “表哥,在买之前没有谈好价钱吗?”乔灵儿走上前问道。

  宗政焰不明白乔灵儿为何忽然问话,但很快就平静的回答:“雪公子的瓷器都是最为顶尖的,并且买家都是在见到实物之后才开价!”

  “原来如此。”乔灵儿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这就是所谓的大牌不是?与那妖娆的男子对视上,勾起了一抹邪肆的笑容:“雪公子,如果看不上或是觉得价格太高,买家是不是可以不买?”

  雪陌愣了一下后才点头:“自然!”

  “那今天就打扰了,表哥,我们回去吧!”乔灵儿转过头对宗政焰说道。

  “咦?”宗政焰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二……表弟,怎么了?”

  乔灵儿歪了歪头道:“刚刚雪公子不是说了,若是看不上或是嫌价格太高,可以不买吗?”视线在桌上摆放着的瓶身上一扫而过。

  “不知蓝公子是嫌雪某的瓷器不好还是价格不合理呢?”雪陌微微眯起了眼睛,眼底闪过一抹不悦的光芒。

  虽是一闪即逝,却未曾逃过乔灵儿的眼睛。

  “货品、价格都不合理!”乔灵儿双手环胸,慵懒散漫的看着如同妖孽一样的男人。

  如此的眼神看在他人眼中,却更像是挑衅。

  “不知蓝公子有何见解?”雪陌挥手斥退了旁边的几个美艳女子,高傲的从软榻上走下来,如帝王一般。

  “哼!”乔灵儿冷哼了一声,单手从桌上将花瓶捞了起来,视线落到一个几乎不起眼的小点上。

  那几乎是一个肉眼都无法看见的地方,可是如果关注了,就不会看不见那只有小指指甲那么小的花纹处一点点的的磨痕。

  雪陌的脸色变了,不是因为被乔灵儿点出了那一个极小的瑕疵,而是因为瓷器本身的缘故。

  “这个瓷瓶花纹很漂亮,色彩不艳却尤为吸引人的眼球。表面光泽平滑,可以说每一个细节都做细致,雪公子如果收一千两我觉得很是公道;但是一件艺术品,哪怕只是一点点的瑕疵,这件艺术品也就没有收藏价值了。”乔灵儿淡淡的笑道,随手又将瓷瓶放到了桌上。

  迎着几个人疑惑而带着诧异的目光,乔灵儿不动声色的笑着。

  “叮”的一声,乔灵儿手边的瓷瓶就碎成了一片。

  “虽然收藏价值降低了不少,但放到市场中也可以得到一笔不小的收益了,雪公子也未免太大方了一些吧?”乔灵儿微微有些遗憾的道,细听,却能够听出她语气之中的讽刺。

  她要求的是完美的艺术品,这个瓷瓶虽然不能入她的眼,但是质量做工绝对是在顶尖的,毁了一个就等于是毁了一大笔钱,果然是财大气粗!

  “雪某人不会让任何一件有瑕疵的东西出现!”雪陌双手附在后面,颇有帝王之相,“来人!”

  “岛主!”

  “将这一批瓷器全部毁了,烧制这批瓷器的人全部杀了!”雪陌嗜血的道。

  “是,岛主!”

  “等下!”乔灵儿急忙喊了一声。

  051月下仙侣

  “等下!”乔灵儿急忙喊了一声。

  包括出来搬瓷器的雪陌的手下也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视线全部落在了乔灵儿的身上。

  “蓝公子,有事?”雪陌斜挑着眼睛看着乔灵儿,眼底兴味一掠而过。

  乔灵儿叹了一口气:“雪公子,既然这批瓷器要销毁,不如你将价格降低卖给我们,如何?还有,瓷器本身就是需要花费大量心神才能够烧制出来的,能够烧制出如此精致花纹的瓷器,可见他们也都是手工极巧之人,若是杀了岂不可惜?”

  对雪陌这开口闭口就是杀人的举止,乔灵儿知道自己没有资格站这里评价,可是她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样滥杀无辜!

  宗政焰和风轻也挑眉看着乔灵儿,雪陌的为人他们都清楚,表面上的他犹如妖孽,但他的手段却是以狠辣出名,杀人队他来说简直是家常便饭。

  从来没有人敢跟雪陌求情,乔灵儿虽非直接的求情,可多少也有那个意思了。

  浅浅的担心浮上了宗政焰的心头,眉宇间有了不明显的褶皱,雪陌……

  并非那般好惹之人!

  “蓝公子有兴趣?”雪陌抬起下巴,迷离着眼睛问着。

  乔灵儿唇角勾了勾,“不知雪公子意下如何?”

  “看蓝公子也是行家,为何要这批有瑕疵的货物?若天下人知道雪某人将有瑕疵的货物给买家,雪某人的信誉何在?”雪陌淡然的发问,显然没有发怒的样子。

  “完美之物少之又少,更何况是烧制复杂的瓷器?”乔灵儿俯下身将一只还未动过的瓷瓶取了出来,“商家要的也不过是盈利,你肯卖我肯买,你情我愿,有何不可?”

  锐利的眼无惧的对视着雪陌紫罗兰的眼睛,字句平实,但都透出了本质。

  雪陌的手下面面相觑,全然不知自己该有何动作,也不敢讨论,只待雪陌发话。

  片刻后,雪陌嘴角弯起了邪魅的弧度:“好一个你情我愿,蓝公子这个朋友我雪某人是交定了!”说罢,放声笑了起来。

  船上的人都怔愣住了,这个活阎王从来都是冷血无情的,而今日却如此豪放的笑,简直出人意料!

  “雪兄!”乔灵儿见此加深笑容,做一个抱拳状。

  “蓝兄,你我一见如故,不如结为八拜之交,如何?”雪陌眼睛闪亮亮的道。

  “啥?”乔灵儿脑子有了一瞬的空白,她什么时候和他一见如故了?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忙道:“雪兄厚爱,在下岂敢高攀?”

  雪陌是来自南武国东方海上一个名为黑风岛的岛国”亦是闻名遐迩的商人,海陆本就有商业来往,此时岛主亲自前来,可见风轻和宗政焰也有势力。但他的身份,却也是一个尤为让人在意的身份了。

  “蓝兄莫不是瞧不起雪某人?”雪陌微压低了声音。

  “雪兄这是何话?在下不过是一介商贾,怎会瞧不起雪兄?”乔灵儿从宗政焰那里已经得知雪陌的身份,虽说只是一个岛主,但已经等于是一届帝王,得罪不起!

  出乎风轻和宗政焰意料”雪陌竟然没有发怒,只道:“那就如此说了吧!

  以后我俩就以兄弟相称。”不待乔灵儿发表意见,又道:“我虚长蓝兄几岁,以后就唤你贤弟如何?”

  雪陌的话听起来像是在讨论的话,可是再乔灵儿他们听来,都是定下的结论,果然,高高在上的人都喜欢将自己的意识强加给别人!

  相比较武帝,雪陌的要求好在没有那般过分。

  乔灵儿对雪陌谈不上好感,至少也没有那么讨厌,在这个世界里,多一个朋友绝对比衬一个敌人要好很多。

  “大哥!”心思百转,乔灵儿很快就分析清楚了其中的利害关系。

  “好,贤弟!”雪陌看起来心情也不错。

  风轻和宗政焰面面相觑,各有心思,有喜有忧,但都对雪陌提起了一个心。

  到底雪陌知不知道乔灵儿是女子的身份?

  乔灵儿和海上的霸主结拜成了“兄弟”最大的好处就是那么一批上等的瓷器全部被当做礼物送给了她,并且分毫不收。

  直到雪陌离开,宗政焰、乔灵儿等人准备回去时,宗政焰还无法回过神来,今天的这一切,着实太不可思议了!

  乔灵儿被强硬着灌了几杯酒,雪陌的酒都是上等的酒,可是纯度也很高,她本不善饮酒,如此一来,多少有些不舒服。

  “二嫂,你还好吧?”宗政焰看着脸微微泛红的乔灵儿不由问道。

  乔灵儿侧过来,缓缓地摇了摇头”还好!”虽不是很好受,但勉强意识还很清楚。

  “夫人,公子来了!”青叶走到乔灵儿身边,在她耳边低声道。

  彼时,那一抹亮白的身影进入了几人的视线之中,那身影走的不疾不徐,却偏偏给人一种超尘脱俗的美感。

  眨眼间,宗政媚已经走到了乔灵儿的面前,乔灵儿有些说不出来的喜悦,问道:“你怎么来了?”

  “凝香说你和焰来这里了,我过来看看。”宗政熠简单的解释。

  明明只是平静的一句话”却让乔灵儿心里无比暖和。

  “已经谈好了生意,可以回去了。”乔灵儿对他说道。

  宗政熠点头,忽然又问:“你喝酒了?”

  被点出来了倒是让她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只是喝了几小杯。”

  “二嫂,你别小看清酒,一杯酒就相当于一斤陈年女儿红。现在你没感觉,但后劲很强,一会就不会好受了。”宗政焰插话道。

  之前在船上的时候他就想阻止的,可如果那么做定是对主人的不尊重。

  好在雪陌也似乎体谅,只是让她喝了几杯。

  “你不早说?”乔灵儿瞪了宗政焰一眼。

  “你也没问啊……”宗政焰委屈的低声道。被乔灵儿再一瞪,就乖乖的消声了。

  “喝点醒酒茶,好好休息就不会有事了。”被无视的很彻底的风轻终于找到了说话的缝隙。

  宗政熠看向了风轻,而风轻却是不避嫌的与他对视”脸色是一如既往温顺的笑容。

  “风公子说的是!”宗政熠对风轻点了点头,又看向了乔灵儿:“现在还好吗?”

  温柔的话语让乔灵儿的脸在原来的基础上更红了,如此近的距离仿佛能够感觉到他的呼吸,喷洒在脸上,热乎乎的。

  摇了摇头,道:“现在还清醒着。”

  “小姐,坐马车吧!”岚风压低了声音对乔灵儿说道,也同样给了她一个眼神。

  乔灵儿会意,后同宗政熠一起上了马车。

  “二哥,我先把这批货送到店铺了,你和二……表弟先回去。”宗政焰说话时,乔灵儿给了他一个眼神,当即就改了话音。

  宗政熠领首:”好!”没有奇怪为什么宗政焰突然改变称呼”回答的再自然不过了。

  “轻,我们一起吧!”宗政焰又转向了风轻,待他点头后才看向了青叶三人,“青叶、月影、岚风,二哥和“表弟,就交给你们了!”

  “嗯!”在场的三个人都是冷漠型的人,所以回答也是再冷漠简单不过。

  马车帘放下时,风轻看到跟宗政熠说话的乔灵儿,此时她的眼中对他不存在任何的迷恋,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留给他,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在她的眼中如此无足轻重了?

  “那个……”狭小的空间里,乔灵儿忽然觉得氛围有些尴尬。

  “嗯?”宗政熠看她想说不说的样子,却没有问,只是想了一声等待她自己说出来。

  “‘表弟’的名字叫蓝飒。”乔灵儿吸了一大口气,终于找了一个突破。

  “嗯。”宗政熠还是点头。

  “今天我出来,一是为了让青叶帮我查一下有哪些跟踪我的人,二是在家里有些无趣出来逛逛。”乔灵儿一直看着宗政熠,看他有没有什么表示。

  “嗯!”

  乔灵儿囧了,“你就只有一个‘嗯’字吗?”

  “哦。”

  黑线,满头黑线。

  “皇上和皇后都派了人,你这样出来,他们应该不会发现。”宗政熠说着也打量了一下她的衣装。虽然是男装,但穿在她的身上却别有一番风味。

  被宗政熠这么一说,乔灵儿顿觉自己的脸更热了,不仅仅是脸,整个胸膛里也是如此,火辣辣的。

  酒劲上来了!

  “不舒服吗?”宗政熠看出乔灵儿皱眉的样子,担心的问道。

  “吸……”有此难受……”乔灵儿抚着自己的胸口.想要让里面那如同熔岩一般的气给顺下去,可是都仿佛一点效果都没有。

  一只修长的手伸到了她的面前,一枚莹润的小小药丸出现在他的指尖。

  “把这个吃了,会舒服一点。”宗政熠道。

  乔灵儿愣了只是一瞬间,脑子也微微有些重了起来,将宗政熠手中的药丸接过吃了下去。

  “你随身都携带药的吗?”乔灵儿忽然问道。想到之前他房间里有淡淡的味道,就很想知道他到底是有什么情况。

  “已经习惯了。”宗政熠涵盖的道。

  “那……哎呀……”乔灵儿州想细问,身下一个重重的颠簸,整个人因为头重脚轻而往倾斜的方向倒了下去。

  “小心……”长臂一伸,乔灵儿的脑袋避免了磕上车壁的危险。

  等再回过神的时候,乔灵儿双颊已然飞红,清冽的男子身上特有的味道让她有些迷醉。温暖的怀抱竟然让她有些些许的期待,有些睡意,却更不想离开了。

  “公子,路有些不平,您还好吗?”赶车的月影问道。

  “没事。”宗政熠答道。

  马车缓慢的前行,一炷香、两炷香……两个人都没有动,只是维持着那个姿势。

  过一会儿,宗政熠看向了乔灵儿:“还好吗?”

  不知是酒劲还是药效,乔灵儿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了,听到宗政熠的话只是无意识的摇了摇头:“我想先休息一会,头痛。”

  宗政熠勾起了浅浅的笑容,“那你先睡一会,等到了我再喊你。”说着也拢了拢手臂。

  “好……”乔灵儿应了一声,脑袋往他的怀里钻了钻,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很快就睡了过去。

  毫无防备的脸让宗政熠笑意更深了,清酒的酒劲是很强,但是不会这么快。他给她的药丸是符合他体质的,药性很强,所以此时乔灵儿才会如此之快的昏睡过去。

  宗政熠轻轻地调整了一下坐姿,让她睡得更加舒服一些。

  不久之后,马车就到了宗政府的门口。

  “公子,已经到了。”月影在外面低声道。

  “好,我知道了。”宗政熠应了一声,低下头看着已经完全进入了熟睡期的女子,露出了一个宠溺的笑容,而本人却毫无察觉。

  当宗政熠将乔灵儿从马车里抱出来的时候,正要出门的司马坍和凝香看到这一幕,嘴都合不拢了。

  “娘,灵儿睡着了。”宗政熠看到自家娘一哥偷腥猫的样子,不动声色的解释道。

  司马玥捂着自己的嘴,只差没有流下。水了。

  “那就先带她回房睡吧。这一路肯定也睡得不踏实,快去、快去……”

  难得有女子如此上这二儿子的心.她这个做娘的定然百分百支持n虽然很舞好奇为什么乔灵儿是一身男装,但也未问出来。

  宗政熠淡然一笑,不解释什么,抱着乔灵儿就越过了司马玥,往府里走去。

  后面凝香还瞪大着眼睛,鼓捣着岚风:“岚风,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就是你看到的样子。”岚风冷漠的飘了一句话出来,同青叶一起走了进去。

  后面司马用看着宗政熠抱着乔灵儿的背影,一个劲的幻想:多么登对的儿子儿媳啊,怎么自己年轻的时候宗政无敌就没有对她这么温柔呢?唉……”……

  乔灵儿这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中午。外面宗政无敌气的直冒烟”口口声声念着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如果不是司马玥拦着他”怕是早就给她家法伺候了!

  一夜无梦,乔灵儿从来没有睡过这么舒服的觉。

  宗政熠其实也未曾料到,他给她的只是一颗醒酒药丸而已,竟然能够让她睡上那么长一段时间,不得不说是出人意料。

  宗政熠下朝后安抚了宗政无敌,用完午膳后主动端着精致的小菜和饭往房间走去,看看时间,差不多也该醒了。

  房间里,美美的睡了一大觉的乔灵儿睁开眼睛后没有任何的疲你”一般情况下,睡多睡少都会牵动神经。睡眠不足,精神不佳”睡多了反而会让人更加困乏,而此时她却毫无困乏和疲倦,实在是难得。

  “醒了?”低笑着的男音从门口传来,拉回了正神游的乔灵儿的视线。

  视线所及之处,是早已换下朝服的温煦男子,翩然如仙,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不是已经用过午膳了吗?”乔灵儿只着中衣下床,望了一眼亮堂堂的屋外。

  “昨日你用过了,但今日还没用过。”宗政熠浅笑着,举了举手中的托盘。

  “什么意思”话音未落,令人尬尴的咕嘻嘻声音就从她的肚子发出来了。如此声音,陈述了一个事实:她饿了!

  宗政熠抿嘴一笑,将饭菜摆放到了桌上,才对她道:“饿了吧?先坐下来吃点东西。”

  乔灵儿机槭的坐下去,看着他将饭送到她的手上,又递给她筷子”脑海中疑虑重重。

  “我睡了多长时间?”看现在外面的时间,应该是午时左右,而她也记得很清楚,从渡口回来的时候也差不多是申时了,难道时间倒流了?

  宗政熠淡笑道:“焰昨天想与你讨论一下那批货如何处置,见你醉了就未曾打扰”

  此语说的很含蓄,可是却成功的让乔灵儿怔愣住了。

  昨天?!

  “我……不会是从昨天回来就一直睡到今天的现在吧?”乔灵儿囧囧群问道。

  宗政熠并未回答乔灵儿的话,只温柔笑道:“快点吃吧,饭菜凉了对身休不好。”

  “哦!”乔灵儿戳了戳米饭,肚子里的馋虫已经作怪,她也顾不得其他了,扒着饭吃着菜,完全都没有了形象。

  “慢一点。”宗政熠看着好笑。

  “好、好吃,我、我饿了……”乔灵儿有些。齿不清的说道,果然人在饿的时候真是什么都不要了。

  很快,桌面上就如同台风过境,除了姜蒜还有她讨厌的芹菜香菜外,其他两盘菜差不多都被解决了。

  “吃得好饱………”看着宗政熠一脸似笑非笑的样子,乔灵儿耳后根忽然有些微热。在这样如风的男子面前那样无形象,简直丢人啊!

  哪料宗政熠并没有嘲笑她的意思,反倒是掏出了锦帕伸出手,触碰到她的嘴角。

  按照原本她的神经,应该是在手伸到面前的时候就拍掉了,但放在桌下的手上有了动作,让她乖乖的坐着,让宗政熠替她擦拭。

  心跳陡然失去了节奏,虽然知道这只是在演戏给外面“偷窥”的人看,可是如此近的距离,却着实难以让她的小心脏接受啊!

  外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没有了动静,而乔灵儿的脸依旧持续升温中。

  “怎么了?”宗政熠见她的脸微红,不由问道。

  “没事!”乔灵儿条件反射的给出了回答,迅速让自己的热度冷却。

  “那现在是再休息一下还是换衣服?”宗政熠问道,见她不解,补充道:“焰说百时会来找你。”

  “我换衣服去。”

  岚风将托盘和碗筷拿了下去,宗政熠去了书房,乔灵儿则是坐在铜镜前由凝香给着梳妆。

  “小姐,您知道……丞相是喜欢您吗?”凝香一边梳着头发,一边略有所思的问道。

  昨日见到宗政熠那样轻柔的将乔灵儿那般抱着进府,凝香的眼珠差点没有瞪出来。她知道丞相姑爷很好,可是真正见到对自家小姐好,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等了半天凝香也没有等到乔灵儿的回答,不由喊道:“小姐?小办……”

  小……姐……”

  神游太虚的乔灵儿被如此的“鬼哭狼嚷”吼得直冒冷汗,不悦的瞪了凝香一眼:“凝香,你做什么?”

  乔灵儿那带着微怒的眼神让凝香噤声了,弱弱的道:“好了,小姐!”

  将视线从凝香脸上拉回,看着已然端正的自己,才道:“那好,走吧!

  抛开了脑海中的复杂,乔灵儿再次恢复到了先前那狡黔的模样。

  “二嫂,你终于醒了。”院里,宗政焰戏涛的道。

  “怎么,你想我一直睡下去吗?”乔灵儿反驳了一句,视线却落到了旁边同在的风轻身上,宗政熠并没有跟她说,“让风公子久候!”

  风轻面上微笑,“叨扰宗政夫人,切莫怪罪。”

  “请坐。”乔灵儿礼节性的做一个主人的样子。

  宗政焰很忽略了先前乔灵儿让她尴尬的话,直接进入正题:“二嫂,雪陌的那一批瓷器除了一件之外其他皆是上等之物,不知你有何打算?”

  “你和风公子有什么看法?”乔灵儿反问道。

  风轻顿时与宗政焰对视一眼,后风轻开。:“宗政夫人,在下想从夫人手中买一部分,价钱由夫人来定,不知夫人意下如何?”

  “风公子不怕妾身将价格提高?”乔灵儿幅懒的问道。

  “夫人请开价!”风轻做一个“请”的姿势,一哥志在必得的样子。

  “既然风公子如此坦诚,妾身要这批瓷器也无多大用处,妾身也不拐弯抹角,就以雪岛主所定之价如何?”乔灵儿不认为自己拥有经商的头脑,但是既然钱送上门来,她自然也不会拒之门外。

  一千两一件,绝非一个小数目。

  “那就依夫人所说。”风轻也出乎意料的爽快,不过不知道是瓷器本身的价值,还是他的私心了。

  宗政焰倒是有些好奇风轻的爽快了,其实雪陌的定价他们也不会讨价还价,可是现在已经换了人手,按照他的性格,应该会有更好的方法才是,此时却是如此的快人快语,倒是让他很不了解他心里想什么了!

  乔灵儿眼中只是一闪即逝的惊讶,后眼底再次浮上了一抹狡黯,对宗政焰道:“小叔”和风公子交易,就由你全权处理吧!““好的,二嫂!”宗政焰颌首,却不明白乔灵儿那个笑容究竟是何意思。

  论经商,乔灵儿虽不能算是顶尖的,但若论智商,她绝对不低。

  雪陌的用意究竟是何她不清楚,若换做其他时候”这批不易而来的东西她不会动,而今她需要更多的“资金”以完成他们必须做的事情。

  在某种程度上来看,风轻也是有可取之处的,譬如:送钱。

  以前是心心念念要在风轻出现的地方守候,而现在却是人家请着见面,大概这就叫风水轮流转吧!

  京城有名的酒楼醉红楼,宗政焰说什么也要乔灵儿一同跟着前来,殊不知,其实是风轻的一再要求呢?

  宗政焰本并无打算让乔灵儿出来与风轻见面,他二人之间毕竟在之前有着其他的关系”可是,在做生意这一方面”在一起吃顿饭也实属常理。

  好在乔灵儿并未有所忌惮,并且还是当着宗政焰的面与宗政熠说了出来,宗政熠也不曾反对,只是叮嘱岚风、青叶保护好她。

  醉红楼雅致的包厢中,只有乔灵儿、岚风、青叶以及宗政焰和风轻。

  乔灵儿外出依旧一身男装,似乎沿袭了宗政熠的风格,出落的俊美温柔。

  “轻,二嫂不能喝酒,她的酒,就让我来代替吧!”宗政焰在见风轻要给乔灵儿斟酒时不由拦住他的动作。自然”他更不会忘了二哥的嘱咐:喝酒伤身。所以绝对不能让乔灵儿喝!

  风轻明了的一笑,没有强迫,而是给宗政焰倒上了一杯。

  “宗政夫人,在下敬你一杯。”风轻端起了酒杯,做敬酒势。

  岚风已在先前给乔灵儿倒了一杯茶,她执起杯子,“妾身以茶代酒,还请风公子见谅。请!”

  “请!”风轻一饮而尽。

  微微苦涩的茶让乔灵儿不由露出了一个极浅的带着讽刺的笑容,单刀直入问道:“不知风公子是否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商讨?”

  风轻微挑眉,对她的直白有些不满,难道现在他就这么惹她讨厌,她就这么不想见到他?

  “宗政夫人可知那雪岛主是何身份?”风轻面上从容,特懒的问。

  “嗯?”乔灵儿不解的看着他。

  “雪岛主的为人,不为任何人所知,传言他嗜血残忍独挡一面。”风轻淡淡的道,抿了一。酒又继续:“如今宗政夫人与他深交,可要小心!“酒杯碰到桌子发出了轻微的声音,让这看似一件有些安静的地方顿时更加安静了起来。

  宗政焰不是全然不知风轻的心思,他是在关心二嫂吗?可是就他在之前多次让她难堪以及对她的不屑来看,说他会关心她,实在是有点不着边际。

  即使现在的乔灵儿跟以前的乔灵儿有了很大的区别”但本质上她还是乔灵儿不是?

  乔灵儿眯了眯眼才道:“多谢风公子提醒,妾身自有分寸。”

  一句风公子、一句妾身,让风轻的眼神沉了沉,心底也似乎有所堵塞了起来。

  “宗政夫人,这批瓷器还多谢害爱,不必客气,请用。”风轻望了一眼桌上精致的菜肴,客气的道。

  乔灵儿轻笑:“风公子客气了才是,就是雪岛主与风公子做生意也是等价交换;雪岛主将这批瓷器赠与妾身,是妾身拾了天上掉下的掐饼,与风公子交易实乃侥幸,妾身留着也无用不是?”

  几句话轻而易举的撇清了风轻想要进一步深交的念头,并且句句都是事实。

  “来,轻”我替二嫂敬你一杯。”宗政焰察觉到了风轻和乔灵儿两人之间些微的尴尬”当然只是风轻那方的尴尬”当下端了酒杯敬酒。

  “好!”风轻迎合。

  这一顿乔灵儿吃的是索然无味,风轻的心思她没有心思去揣摩,更无心深交。如果他在她穿越过来之后就给些好脸色她看,也许她会对他的印象好一点。然而现在……她从来不会回头去看一个不值得的男人!且不说他在外的名声如何,放到她如今的相公宗政熠之前,全然是无法可比的。

  如果换做是宗政熠,即使是请客,恐怕也不会请这么丰盛的大餐吧!简直浪费!

  用过晚膳之后,乔灵儿绕着流云苑走了一圈,等到坐下来也不会难受时就让凝香将琴取了出来。

  在这没有电脑没有电视的年代,生活是无比的枯燥无味,四书五经她看不下去,能够用来打发时间以及消遣的只有琴。

  凭借着脑海中的印象以及手上的感觉”她能够很准确的将一般的曲子给弹奏出来了,可是当初云中月留下的那首曲谱,却是让她十分困扰。

  有些地方她不是看不懂”而是无法融会贯通,总是会断掉。

  凝香、岚风都陪在乔灵儿身边,听她的琴音可以说是一种享受,而她本人却没有任何的自豪感,一心依旧是扑在了那无法弄明白的地方。

  在第三次断下了之后,凝香终于忍不住开。道:”小蛆,是不是这本曲谱本来就有问题啊?”

  “不会有问题。”乔灵儿肯定的道。

  “可是你学了这么久还是学不会啊!”凝香瘪了疼嘴。

  乔灵儿浅笑着微微摇头:“凝香,你家小姐又不是万能的,遇到一首两首弹不出来的曲子有什么奇怪?”

  “小姐的琴共天下无双,肯定是曲谱有错.不然小姐绝对不可能弹不来!”凝香兀自将所有的责任推到了云中月的曲谱之上,一心奉行小姐琴艺天下第一!

  没有回复凝香的话,乔灵儿决定再试一次,要是再不行她也没辙了,她也绝对会赞成凝香的话:曲谱有问题。

  清幽的乐曲在宁静的夜悠扬荡开,迎着凉凉的风,引人入胜。

  乔灵儿坐在院落的中央,皎洁的月光笼罩在她的周身,给她镀上了一层银色,而略略显得膝胳,犹如下凡的天仙。

  熠熠的时间过后,乔灵儿再次碰到了那个瓶颈,眉峰不由微拢,想用手指去挑开那根弦,可是下意识的又不知道究竟该用那根手指,去动哪根弦。

  这里是一个高音,她认输……”

  然而,就在她想要放弃的时候,另外两只手突然出现在了她的手上方,轻挑了几根弦,顿时将声音提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

  过了……

  乔灵儿微微有些发愣,手指全然是在下意识的动着,而她手边的手也是给她和着音,一路往下都是高高的调子,可是这一次却前所未有的顺畅。

  直到最后一个部分的时候,只见四只手在琴弦上不见紊乱的拨弄着,听着的人全然忘记了思考。

  这世间,竟然有如此动听的音律!

  天才!创造这首曲子的人绝对是天才!

  素手翻飞,最后一个音落下,凝香、岚风以及青叶和月影都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一是震惊两个人的配合的天衣无缝的弹奏,古往今来,从未有两人同时在一琴上弹奏;二是因为院落中央被月光包围着的男女”那般的和谐”仿佛这世间最美好的事物即在于此。

  乔灵儿嘴角扬起了喜悦的笑容,这首曲子……原来她一个人无法完成的原因,是因为没有一个信任的搭档!

  鼻尖有淡淡的香味笼罩,男人的休温似乎能够传来,耳畔,有男子清晰的呼吸声音。

  当乔灵儿转侧过头的时候,恰巧与宗政熠的双眸相接,如黑耀石一般的眼睛,散发出了黑亮的光泽”顿时让她心跳停止了跳动一般。

  见到如此的乔灵儿,宗政熠亦是微微一愣,那一刻,好像什么都成了身外之物,整个世界就剩下了她…….其他的人也不说话,就望着两个对视并且有些入神的人,犹如神仙眷侣般,让人称羡。

  好一会儿,乔灵儿才假装忙碌的再次转过身去,假咳了两声问道:“你的公事处理好了?”

  “嗯!”宗政熠直起身”不经意看到了她染上了红色的耳后根。

  乔灵儿也站起了身,努力将自己心如鹿撞的感觉驱散掉。可,在对上那双含笑的眼眸时,她的脸又忍不住的热了起来。

  “那个毗你也懂音律?”乔灵儿尴尬的找了个话题。

  “嗯。”宗政箱点头”“已经好久没有碰过了”有些生疏。”

  “不会啊”你弹得不错。”乔灵儿如实道。

  话说出来”她就后悔了!她这样……算不算是赞美啊?他不会以为自己对他……

  就在乔灵儿心思飞转的时候,宗政熠已经走上前,拿起来前面摆放着的曲谱。

  翻了一页,宗政熠便问:“灵儿,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

  乔灵儿被“灵儿”二字给把神智拉了回来,看到宗政熠那般的镇定自己也稍稍理了理自己的心绪。

  “我得到它的时候它就没有名字。”乔灵儿回答。当初云中月将这本曲谱留下的时候,封面上就没有名字,她一直留着也只是为了有一天还给他。

  云中月的性情阴晴不定,与前两天所见到的雪陌相比,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在这个时候,她不想再和那些不相干的“知名人士”有什么牵扯.否则最后只会让她更加烦燥。

  “这是一首很美的曲子!”宗政熠给出了评论”倒不是称赞他自己的琴艺好,而是这首曲子本来就有那个被称赞的资本。

  “嗯!”乔灵儿点头附和。

  先前只是听出了前面的,很清幽,而在后面一段,在宗政熠的帮助下完成了整首曲子,已然可以听出那前所未有的”怎么说,应该是一个感觉,似乎是将人带至了另外一个境界。

  “小姐,你已经练了很久了,是要休息还是再和姑爷弹奏一次!”凝香上前问道。

  “姑爷明天还要上朝……”乔灵儿才想说话,那方宗政熠已经截住了她的话。

  “灵儿,再试一次可以吗?”宗政熠微笑着询问。

  乔灵儿闭。了,他的笑容无害,让她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而在她坐下,双手摆放在琴弦上时,脑海中忽然想到身后的男人会贴近她,他的手也会与自己同步毗脸上热的更加厉害了。

  “怎么了,灵儿?”宗政熠见她闭上了眼不由问道。

  乔灵儿这才睁开了眼,甩去脑海中的胡思乱想,摇摇头道:“没事。”

  这才再次拨起了琴弦。

  未睡的人也都顺着声音的来源处摸索到了流云苑,却又很有默契的只是站在了苑外。包括宗政焰在内,也都只是站在了流云苑的入口处。

  月光洒下,粉色衣裙的女子素手纤纤,熟练的在琴面上来回;在她身后的男子,尔雅的笑容杜在嘴角,在女子背后倾身,手指也覆在了琴面上,与女子配合着。

  中间有一次,女子转过头,同男子相视而笑,男子回以一记温柔的笑容。

  如逍遥的神仙眷侣一般一一那一幕,真真切切的刻在了看到这一场景的每个人的心里。

  美的不仅仅是曲子,人同样也美。

  宗政焰站在不远处的地方看着两个人,心中有了些许的酸涩,也许,在风轻抛弃她的那一刻他就应该追求她的,然而一切一记过去,不存在后悔,因此最终却是一笑置之。

  也罢,现在她是自己的二嫂,看得出,二哥对她并非无情。二人是那般惹人注目,也许这对二哥来说也是一件不错的美事呢!

  一曲既罢,众人还沉迷在那犹如天籁的声律之中,两人的配合简直到了登峰造极之境。

  回到房间后,乔灵儿也似乎有些沉迷在那首曲子之中。她现在很想问一问,为什么云中月要创造出如此的曲谱,分明是要两个人配合而成的曲,却为何在当初让她一人学习呢?亦或是,他就只是想让她能够找到一个陪她奏曲之人?可是,那跟他云中月又有什么关系呢?

  “在想什么?”宗政熠关上房门,看到乔灵儿支撑着下巴,想什么想的出神。

  思绪稍稍回转,乔灵儿看了一眼桌上的曲谱道:“当初这本曲谱的主人交给我时,并没与告诉我需要两个人才行。”

  “哦?”宗政熠微讶。

  “我有些奇怪他为什么会创造这样的曲子,还有,他说想要跟我琴萧合奏。如果琴需要两人才行,那箭”乔灵儿坦白的说着,可是却在说到一半的时候自动的消了音。

  视线落在宗政熠的脸上,神色也不由有些尴尬了起来。

  “怎么了?”宗政熠问。

  乔灵儿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我说琴萧合奏……”并没有其他的意思,你……不要误会了。”等到解释完她才发现自己真的很不对劲,为什么她要跟他解释?

  宗政熠也有些没反应过来,却在见到她不知所措的时候微微一笑,化解她的尴尬。

  “灵儿,这首曲子,你有没有想过可以用萧来补琴缺失之处?”宗政熠手指一处曲谱中一处。

  “用萧来补?”乔灵儿的注意力成功被拉了过去”“你的意思是说,你帮我的地方,其实可以用萧来吹奏?”

  “明晚我们可以试验一下。”

  “好啊……”乔灵儿条件反射的赞同,忽然又想到了另外的问题:“我不会……”

  “没关系。”宗政熠温柔一笑。

  乔灵儿微愣,他的话什么意思她还没有笨到猜不出来的地步”他会吹箭!

  望了一下外面的天空,宗政熠忽然问道:“已经子时了,有没有饿?”

  不说没有察觉到,宗政熠这么一说.乔灵儿忽然意识到时间过得实在太快了。他们晚膳是在戌时时”她在院子里竟然已经两个时辰了。

  两个时辰就相当于半天时间,说到饿不饿的问题……”好像是有点饿了。

  “现在下人应该也休息了,熬一熬就过去了。”乔灵儿虽不喜欢饿肚子,但是大半夜还要叨扰人家,却也不是她的性格。

  已经走至门旁的宗政熠不由转过头,问:“为何要让下人?”

  “不让下人下厨,难道你下厨吗?”乔灵儿话问出”就看到了宗政熠脸上好看的笑容。

  顿时,天空似乎一个靖天霹害,乔灵儿整个人怔住了。

  直到两柱香之后的时间,宗政熠将一碗热腾腾的面放在她面前的时候,她还是无法回过神来。

  “趁热吃吧!”宗政熠加个筷子递到乔灵儿面前。

  乔灵儿还有些无法回神,可惜肚子里的馋虫被香喷喷的面熏得动乱,让她不得不清醒过来。

  “这是你做的?”乔灵儿很是白痴的问了一句,他下面条的时候她明明就在他的旁边。可是,她还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喜欢吃面?”宗政熠答非所问。

  “没有。”乔灵儿有些发囧,然后抛开了怪异的心理,戳了戳面条。

  肚子饿的时候要想办法填饱,明明是一碗普通的面”可是却让她吃的特别香。

  “好、好吃……”乔灵儿一边吃还一边含糊不清的赞美,竖了竖大拇指宗政熠温柔的笑着,“慢点,别噎着了。”

  乔灵儿点头,但是速度却依旧不曾放慢。

  宗政熠则是静静地看着她那算不上是优雅的吃面姿势,似乎,看着她吃面也是一个令人赏心悦目的场景。

  “对了,你不吃吗?”汤碗见底,乔灵儿忽然想到。

  宗政熠摇头,“我不饿。”

  乔灵儿脸红了。

  而宗政熠似乎是想让她更加脸红一些似的,竟然在她吃完的时候替她将嘴角的油渍给拭去了。

  她想找块豆腐撞死!

  对待什么样的人是什么样的态度,可是她乔灵儿,在对待如滴仙一般温文尔雅的男人宗政熠时,却有了前所未有的不知所措。

  不管是他的温柔体贴,还是他的聪明才智,亦或是那不该出现在贵公子身上的煮面时的从容,似乎都在渐渐的牵引着她的心……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