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婆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富婆文学 » 皇女 » 第61章
温馨提醒:“富婆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61章

作者:寒子夜
  061月光之下

  陌弦月敏锐的发现了藏在了众人之后神色怪异的人,如若不是水中突然冒出了刺客,也许他们就会扮作刺客,而行刺的对象——是她。

  至于原因,也就是白日她与琴无邪所说的——一场好戏。

  琴无邪抽出软剑,咻咻摆动,挡在他们身前的人就已经横尸在地。

  轻功一点,二人已然到了湖畔宫殿的房屋之上,琴无邪的手中还另外多拿了一壶酒和两只玉杯。

  下面打斗声格外的刺耳,那群刺客人数并不算很多,但是武功却不低。

  皇宫侍卫急急护驾,包括原本用来行刺陌弦月的一拨人,也接到了示意,上前先解决外患才是。

  “你不下去帮忙?”陌弦月从琴无邪手中接过玉杯,给自己满上一杯,“四国有身份的皇子公主在此,他们若有任何损伤,可就是你南诏国的责任了。”

  陌弦月曼斯条理的说着,一眼就看透了这其中的本质。

  那群刺客什么人不杀,偏偏追着云穹国等四国的人,摆明了是要挑起南诏国与四国的战争。

  四国语录:“我们的人在你皇宫里遇刺,你们当然得负全部责任!”

  “如此良辰美景,花前月下,还有一场好戏可看,本王为何要趟这趟浑水?”琴无邪饮酒,喉结性感的滚动,红润的唇更显光泽。

  “真无情。”陌弦月看了他片刻,啜饮,嘴角却是勾起了赞赏的弧度。

  用以前同事的话来评价,她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女人,管你什么人情道义,只要她不想,就没人能强迫她做任何事。

  显然琴无邪的性格跟她很相似,大概这也是她没有排斥他的最主要的原因。

  不消片刻,所有的刺客都被拿下了,四国的那些来使,除了武功只算一般的镜宇白和西千国的一个皇子有些狼狈之外,其他一律安然无恙。

  琴祯铁青着脸看着坐在房顶上的两人,周围的气氛安静的诡异。

  “皇上,邪王做法绝不能姑息!”贵妃仪容气势更甚,说话也更大声了一些。

  琴祯扬手,让贵妃闭上嘴,对周围的四国人说道:“诸位受惊了,朕会给各位一个交代。”

  耶律天赫上前拱手:“本王相信,此事乃是有人故意而为之,皇上大可不必担心,我等心知肚明。”

  “如此甚好!”琴祯点点头。

  其他的人也一并只是点点头,并未追究什么,只是耶律天赫这么一说,其他人就不好说什么了。至于是不是别有用心,各人有各人的心思!

  朝阳走之前看了屋顶上的陌弦月一眼,对她微微一笑,陌弦月也对他挥手再见,似乎更是出于本能动作。

  “少招蜂引蝶!”琴无邪冰冷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宣誓着他的不高兴。

  “与你无关。”陌弦月撇了撇嘴,纵身飞跃而下。

  ……

  “砰当”声在安静的御书房显得诡异,龙案上原本整齐的奏折,也因为琴祯的动作而乱了。

  琴无邪站在下方,门外站着皇后梦红玉、贵妃和琴慕锦等人,未被召见,他们谁也不敢独自闯入其中。

  至于那帮刺客,已经交由琴无邪的人去逼供了,只有他,才有那个能力。

  “你还想荒唐到什么时候?”琴祯铁青着脸,怒视琴无邪。

  琴无邪微微挑眉,道:“三日后,儿臣会带兵前往玉海,亲自捉拿江潜,皇城中的事情,父皇可要多多担待。作歼犯科之事……儿臣不在,若那些人被仇家砍了胳膊上了心肺,父皇可不能再怪罪到儿臣身上了。”

  闻言琴祯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门外贵妃也握紧了双拳,琴无邪这是在警告她,警告她的弟弟孔晟!

  “琴无邪,你当真以为南诏国缺你不可?”琴祯忽然淡定了下来,冷声逼问。

  “南诏国少了儿臣自然可以,只不过,如今儿臣手握重兵,背负南诏国兴亡……父皇觉得又是如何?”琴无邪轻笑。

  “你……”琴祯被憋了一口气在胸口,“朕若是不信天机,你又能拿朕如何?若真是天意不可违,朕留你一命又何妨?”

  “想让本王成为你的禁脔吗?”琴无邪讥讽的一笑,没有再自称“儿臣”,嚣张狂妄。

  “你逃不出朕的手掌心,至少这天下还是朕的!”琴祯双手背在身后,九五之尊之势展现淋漓。

  琴无邪高高的扬起了眉,道:“本王想走,没人能够阻止。记住本王所说的,你不仁,本王不义,惹急了本王,本王定让南诏国陪葬!”

  “还有门外的给本王听好了,再敢对陌弦月下手,本王会用你们的鲜血来让你们知道后悔二字怎么写!”

  ……

  坐在御书房屋顶上的陌弦月单手支撑着自己的下巴,似乎很无聊,却也感觉心情不错。

  琴无邪这个人太过狂妄,居然连自己的亲生父亲也不放在眼里,说出来的话也是大逆不道的话,他就不怕琴祯真的一个怒火就把他给咔嚓了吗?

  不过说到底,还是这些皇室之人本来的心思不对,若不是这群人咄咄逼人,琴无邪估计也不会有这种带着暴戾的性格。

  果然,一个人的心理问题还是由于环境所产生的缘故啊!

  看在琴无邪这次这么庄重警告的份上,她就暂时不去找那帮意欲刺杀她的人和背后的指使者的麻烦了,估计被抓住的那些人,琴无邪也不会给他们什么好果子吃。

  无聊的叹息了一声,仰头看着天空的繁星,微风徐徐,好不舒适。

  此外那帮从水中而来的刺客,不是她应该关心的事情,包括想要挑拨几国战事的幕后人是谁,她也没有必要去深究。

  跟她自身的利益无直接关系!

  低调而华丽的箫声穿透,落入陌弦月的耳中,即使很细微,却没有逃过她那极强的听力。

  箫声有些耳熟,陌弦月陡然睁大了眼睛——

  这声音耳熟,不是来源于她在什么地方听过,而是源于自己的脑海中,曾经有过这声音的印象。

  起身,运气轻功,准确的判断出声音来源的方向,朝着那处飞跃而去。

  供他国皇室之人暂居的院落,月下凉亭,一抹清亮的颜色立于月下,一柄翠玉的长箫横摆肩头,清脆而婉转的音正是来源于此。

  当陌弦月无声无息的跨越过墙头避开了侍卫的耳目来到此处,一道指气已然朝着她袭来。

  陌弦月一个侧身避让开,翻身落地,白衣漾起涟漪,与月下之人打了个照面。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