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婆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富婆文学 » 混沌幽莲空间 » 第93章 中国礼
温馨提醒:“富婆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93章 中国礼

作者:蔚蓝海
  看着卢王氏一副交给她了,保证超额完成任务的样子,简儿嘴角抽抽,看来以后的日子有得看了。后悔?怎么可能!对此,在简儿的内心深处非但不抗拒,相反还带着一丝向往与期待。之前所说的后悔只是一时懒性子的发作,放在现代任何对一个女生而言,成为一个优雅的女人,甚至应该说成为一个古典优雅的女人,那是绝对不会是任何女生会拒绝的事。

  话又说回来了,要如何才能成为一个古典优雅的女人?先不说内在美了,那是要时间相处才能表现出来的。别人一眼看过去,第一个先看到的是什么?一,外表;二,仪态。外表是天生的,而仪态呢?那得经过系统的学习与训练。

  中国人当然学的就得是中国礼!而现代学习最正统的中式礼仪那是非常难得的,先别说请不请得起一个好的礼仪老师,就算是请得到一个好的礼仪老师,依现在传承下来的礼仪,经过数次战争的洗礼,在这样的情况下谁来有心情,有能力去讲讲究礼仪、礼节?有一句古话叫:礼仪足而知礼节。经过这么长的动乱,能够传承下来的又有多少?

  更别说,你不得不承认一句话:汉朝国强,唐朝武盛,宋朝文旺。在宋之前中国依然可被称为中华。在那时中华即代表“文明”二字。但之后呢?中华还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华吗?

  但说句不是很恰当的话,其实中华文明之对宋而言,是成也宋朝,败也宋朝。

  是,宋朝既是中国传统文化和经济、科技最发达的朝代,也是中国资本主义开始萌芽的时代。那个时代,中国占世界gdp总量要超过一多半。宋朝的经济实力、科学技术和文明程度在当时都是世界第一。

  对于中华而言,宋朝等同于西方所说的一个文艺复兴时期。中国的文化这个时候是一种积极的、开放的文化。也是那句话“汉朝国强,唐朝武盛,宋朝文旺”。中国文化到宋达到了巅峰。但同时也是盛极而衰的开始。中国文化巅峰的时代。随着宋的灭亡而凋残。

  说句可能有些人觉得夸张,但你不得不承认的话。宋朝在某种程度上而言是中华文明的毁灭者。

  宋太祖颁布的崇文抑武的政策多么迎合了那些无聊文人卑劣的欢心那!妇女缠足作为国家法令让朱熹先生不顾外敌入侵而极力推广,导致中华一半以上的人口失去战斗、生产和生活的能力,为外敌入侵打下最坚实的基础,铺设好最温暖的温床。

  是,像很多人说的,宋朝较为开明宽松,宋太祖这个老儿也确实下过不杀上书言事大夫的诏书,其后代们也确实遵照执行不杀文人书生。可是可有人想过,一个不杀文人的朝代却可以残害自己的救星一品武官岳飞!既然文官都可以为所欲为而不杀。那么又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理由可以残杀保家卫国的名将岳飞?!不杀文官杀武将。一把屠刀杀掉了自己的血性。带来的结果又是什么?两度灭国,让汉族文明首次被彻底征服,宋是个毁灭了华夏一切辉煌文明改变了民族血性的朝代,

  后蒙元和满清交替的异族入侵。带给华夏人民极大灾难和深重杀戮,这是二个野蛮对文明血腥征服的朝代;因此在日本人的眼里,中国自宋以后就不再是他们崇尚的正源华夏文明了。不少国外的史学家也将宋朝覆亡视为古典意义中国的结束,即所谓“崖山之后,已无中国”。

  朝鲜一个叫做金钟厚的人,给曾经出使清帝国的洪大容写信,说“所思者在乎明朝后无中国耳,仆非责彼(指中国人)之不思明朝,而责其不思中国耳”。并且相当激烈地锐。朝鲜对于中国,“所贵乎中华者,为其居耶?为其世耶?以居则虏隆亦然矣,以世则吴楚蛮戎鲜有非圣贤之后者矣”,在他们心目中。中国就应当是中华,中华原本是文明的意思,如果中华文明并不在清国,那么,我“宁甘为东夷之贱,而不愿为彼之贵也”。……这个时候的朝鲜人,早已不把清帝国作为“中国”,更不把清帝国看作中华。

  所以也怪得得有了从2005年10月韩国申报的江陵端午祭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确定为“人类传说及无形遗产著作”、2006年10月“中医改为韩医申报世界遗产”、随后引发的孔子之争等中国与韩国历史传统文化之争。

  同时期的日本处在江户时代,之前对于中华敬仰万分,但是看到清朝当时的现状以后,日本人也产生了和朝鲜人同样的心情,认为从此之后中华的文化仅在日本存在,故而有了无中华的意思。

  这还不说近代文明对仅存下来的纯正中华文明的破坏,不说真正的中华礼仪了,就是中华光辉灿烂的文明都不知遗失了多少。更别说作为只有在“衣食足”的前提下才会讲究的“礼”了。所以如今有机会学到最纯正的中华礼仪,且是由盛唐时就存在的古世家传承下来的礼仪规范,教授者还是另一位也是同样出自世家大族的贵妇人的把手的教授。这样的机会可不是想就可以想得来的,更不是钱可以买到的。

  既然决定认真学,那么就得一切听老师的。简儿端正了自己的态度,站了起来,微微朝卢王氏欠了下身,行了一礼。

  这一礼卢王氏倒没有避开,只是些微侧了侧身子,以示受了个半礼。因为在未来的这一段时间,她可以说不再是单纯的“仆”这一角色,更大程度上来说,她应该算是简儿的“礼仪教习”,是“师”的身份,为师者,弟子礼当受之。但同时,她是简儿的“仆”这个身份并没有变,所以收个半礼以示谦逊。

  随后卢王氏正了正容,道:“既然小姐已准备好,我们现在就开始?”

  简儿肯定地点了点头。

  “那奴就跟小姐说一下往后这段日子的安排?”见简儿没有提出什么意见,卢王氏接着就说出了之前所拟的计划,“这番学习,奴想从衣食住行开始,所需时间以小姐进度来定,小姐看可否?”

  衣食住行?简儿觉得奇怪,也是,这衣食住行别看是简单的四个字,只要是个人,谁也离不开它,每天都在跟它打交道,虽然她可能做不到像卢王氏那么优雅,但也不至像卢王氏言下所指的那样有可能要花很长时间吧?说白了,这就是学穿衣,吃饭,住房,行路。她还没笨到要学很久吧,毕竟又不是黄口小儿初学行的年纪。

  看出简儿的疑惑,卢王氏笑道:“小姐,别小看这四个字,想要做好它那可是一门大学问,容奴先卖个关子?”

  至于现在,上下打量了简儿一眼,“小姐,先换身衣裳可好?”

  还要换衣服?这可更奇怪了,自我打量一下,她身上没什么不对啊,简单的休闲棉质t恤,配上修身牛仔裤,穿着舒服,不显身不露内的,放在现代社会,很不错的常见打扮啊。

  “叭、叭”轻拍了两下巴掌,一个绑着小丫头发式的丫环走了上来,手里托着一个黑色的盘子,上而放着一整套衣裳配饰,径直走了简儿面前道:“还请小姐更衣。”

  带着疑惑的表情跟着小丫环来到了内室,在小丫环的协助下,简儿很快就换好了衣服。

  再次出来的简儿整个人感觉上就变了一个样,穿着卢家针线房里赶制出来的衣服,这可比之前那次穿着别人的衣服显得合身好看多了,现在的简儿站着不动,那就是一个古典小美人。

  湖蓝色的儒服长裙,半长的绣发也被快手灵巧的小丫头给盘了个半头的样式,并没有给简儿配上整套的头面首饰,只是用几朵绢花些微点缀了一下,脸上也未着脂粉,只是简儿本身自然,细腻,白里透红的好颜色已经比任何脂粉都可是强了不下百倍。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清新极了。

  只是现在,作为一个成年人,居然还得要人帮换衣服,简儿觉得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要知道做为孤儿的她,可是打从一岁多不满两岁起就全靠自己动手了呢。没想到临到大了,还越来越活回去了,之前那次是靠桃花,这次还是靠别人,人丢大了!两着两分羞涩,三分窘迫,在卢王氏上下打量之下,简儿觉得更加不好意思,一张小脸儿刹时间全红了。

  “嗯!不错!”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是一个女人应该做的打扮。说真的,在卢王氏这样的传统女子看来,这女人就该做如是打量,之前简儿穿的那能叫衣服吗?破布还差不多!

  “好,既然小姐已经准备停当,那就请随奴来!”卢王氏手一引,示意简儿跟着她走。

  不是在这学吗?带着疑惑的表情,简儿跟了上去。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