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婆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富婆文学 » 娇妃记:帝王囚爱 » (一百七十三)主仆意尽
温馨提醒:“富婆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一百七十三)主仆意尽

作者:落雪悠莲
  “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杜婉不再说这个话题,而是问起了别的。

  白洋立刻便抬起了头,眼中闪现了丝丝亮彩,小姐不追究这件事了,于是笑嘻嘻的道“小姐,属下就没有离开过。”

  他和头领一起离开只是为了更好的隐藏而不被小姐发现,可惜在最后关头还是被发现了。

  “没有离开过。”杜婉喃喃自语着,握紧了茶杯,又若无其事的松开。

  “白洋,我现在真是越来越不如你们了,你隐藏了这么久,若不是气息不稳,我怕是还察觉不到。”

  这件小小的事让杜婉再一次认识到了冥宸大陆中人的强大,根本不是俗世中人可以相比的。

  脑中忽然出现了在映潭酒馆中杀的那个中年男人,她能杀死那个男人,是靠的出其不意和坑蒙哄骗,

  若是正面对敌,她绝不是那个男人的对手,而那个男人不过只是这冥宸大陆的一个小喽啰而已。

  这一刻,杜婉心中对宸帝的思念终于被迫切的想要开启术魂和修习术法的心情取代了。

  ……

  清晨十分,杜婉从修习中醒了过来,原来她本身就是一个术魂,难怪白风和白洋不带她去开启术魂。

  “这术法果然精妙,不过一个小周天就感觉周身舒逸畅然,仿佛身体里的杂质都被清空了。”

  杜婉看向白洋,眼中是明亮绚丽,这些日子以来心底的压抑都感觉消散了。

  “那是自然,术法之精妙奥妙绝深,无穷无尽,小姐现在修习的还只是最初级的冥想,等到修习到纳气吐息术力外泄时,感觉会更明显更深刻。”

  白洋的脸上带着浓烈的崇敬,话语里还有丝丝傲气,杜婉就无语了,又来,那个忘川宫真的有那么厉害吗?那个冥帝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白洋,你现在这模样真该让阿钰好好看看,你对他都没这么崇拜过吧!”杜婉不怀好意的轻勾了勾嘴角。

  白洋的脸色顿时就变了,讨好的求饶了,“小姐饶命啊!求放过。”

  杜婉便好笑的摇了头,她有多久没有这般调侃过别人了。

  外面响起了的敲门声,杜婉收了脸上的笑意,漠然道“进来。”

  圣姑走了进来,躬身道“圣女,十大隐族少主已经到了,请圣女移驾。”

  杜婉平静的点了点头,起身走了出去,她走出去后,在圣姑进来时便隐藏起来的白洋就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刚才真是吓死他了,还以为小姐的话中是暗含着深意。

  杜婉出了房间,看见了一个女人,很美的女人,是陌离的姑姑,如今的这番模样与她身边的那个妇人简直是天差地别,谁会想到这样美的一个女人会是那个平淡无奇的妇人。

  “老奴参加小姐。”恒娘走过来俯身跪地,粉菱也跟着跪下。

  杜婉知道一定是粉菱告诉了恒娘她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所以她才会这么坦然的面对接下来有可能发生的事。

  “起来吧!你是陌家的小姐,圣女族的五阁老,这些年一直做我的仆从倒是委屈了,如今既然已经回来了,那便带着粉菱回到陌家去吧,这圣女族已经不适合你们了。”

  每个人做任何事都有自己的理由,况且她们从来没有伤害过她,所以她不怨也不怪。

  杜婉就要绕过恒娘和粉菱走出去,粉菱立刻拉住了她的裙摆,声音中带着丝丝哭腔,“小姐,您不要奴婢了吗?”

  杜婉淡漠的拉下衣裙走出了院落,声音冰凉无感的传了过去“你我主仆情意已尽,回到你该回的地方去吧!”

  她的前路一片漆黑,还不知该如何,何必要带着她去遭那份未知的罪,她是陌家的小小姐,就该去过她小姐的生活。

  粉菱直接便栽倒了,看着消失在视线中的单薄背影,模糊了面容。

  恒娘抱住了她的身子,“粉菱,小姐是为了我们。”

  “我知道,可是娘亲,小姐好累,她真的好累,我想去陪着她。”粉菱看向了恒娘,哽咽了声音。

  恒娘怜惜的摸了她的头,“粉菱,小姐的决定我们改变不了,要做的只能是听从。”

  这话一出,粉菱便嚎啕大哭了起来。

  ……

  杜婉跟着圣姑来到了圣女族的大殿圣女殿,白色的圣洁光明,石雕玉柱,上刻曼陀罗华,缠绕交织,走进殿内就见左右两排各坐着人群,各个俊朗非凡,华贵清雅,姿容雅貌。

  一个个熟悉的面孔映入了眼睑,杜婉的目光却是直直的看向了最前方的面具男子,一身银白玄衣,手握折扇,只是静静的坐着,却是让她再也移不开眼了。

  ‘阿钰,真的是你,你终于不再隐藏了,终于出现了,如今的我想要见你一面,竟是这么的难’。

  “圣女,圣女。”圣姑小声的唤道。

  杜婉闭了下眼握紧了手掌,才能忍住不去质问宸帝,为什么要丢下她?为什么不见她?为什么让她做这圣女?为什么要她去忘川宫?可她知道现在她不能问,所以只能压制。

  走到上方的圣女座前坐下,一袭白衣,轻纱遮面,上绣曼陀罗华,眉间也描绘着一朵小小的曼陀罗华,清高的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历经二十几载,吾圣女族不负帝君之约终将圣女找回,今,由十大隐族少主迎圣女去都城‘幽冥’,有劳了。”圣姑虔诚的躬了躬身,心中却是疑惑不已,为何不见白狱使他们。

  “圣女请。”十大隐族少主起身一致的抬手指向了殿外,杜婉在心中深吸了一口气,起身走了出去。

  当真是如提线木偶啊!这便是他想要看到的吗?

  在经过宸帝的身旁时,杜婉没有一丝的停顿,因为她怕稍微一停顿她便会忍不住。

  杜婉走出圣女殿后,十大隐族少主便按照各自所站的顺序跟着走了出去。

  看着前面的杜婉,穆凌寒悄然的看了眼宸帝,刚才那一瞬间无霜的气息不稳了一下,虽然很快就消失了,但他还是感觉到了,

  她明明就不是圣女,圣女族却说她是圣女,而她并没有反驳,他所认识的冷无霜并不是一个可以任人摆布的木偶,更不是一只雀鸟,她是鸾凤,翱翔于九天的鸾凤,

  所以只能是她自愿的,那么是什么原因可以让她心甘情愿的做了圣女,一生被困忘川也不悔。

  穆凌寒再次悄然的看了一眼宸帝,却是对上了他看过来的眼神,浓黑的深邃幽深,像是可以将人拉进地狱,

  他快速的收回了目光,心砰砰直跳了,好可怕的眼神,这个突然出现取代了封家前少主的男子究竟是谁?

  穆凌寒生平第二次感到了心颤,这样的宸帝让他想起了那个高高在上的忘川帝君,一身绛红色衣袍,上绣曼珠沙华,血红的曼珠沙华面具遮住了上半边脸,

  只是静静的站在忘川宫的顶端,就让他感觉到了一种狂傲不羁、傲世九天的威压,俯视着他们就像是看着一群蝼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