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婆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富婆文学 » 木槿花西月锦绣 » 第214章 第一百八十二章 咫尺千山隔 一 完整
温馨提醒:“富婆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214章 第一百八十二章 咫尺千山隔 一 完整

作者:海飘雪
  我给逗乐了,同齐放相视而笑齐放让下人把大箱子一个个搬进来,我一眼便觉头一个搬运工长相甚是俊秀,再盯睛细看果然是孟寅,齐放微微凝神细听外间一会,向孟寅略一点头,孟寅便敛眉躬身道:”小人孟寅见过娘娘,传殿下口喻,卿逢家兄,寡人甚欣慰,特赐象牙十对,珍珠一箱,八珊瑚二尊,黄金一箱,银一箱,各色小玩意一箱,聊做日常用度,亦可做与家兄见面薄礼,本待亲躬接卿回宫,奈何身体报漾,望卿念吾儿夕颜念母之痛,早回黔中娘家静候寡人佳音”

  他没有让我回叶榆,而是先回君家塞,可见大皇宫中的确情势有些紧张,估计是大理王还真给逼急了,奇了怪了,以往他儿子同我拌嘴,被我气得上蹿下跳时,他也就在旁边乐呵呵地帮着劝段月容女人一定要疼,一定要宠,但就素不能同她们的长头发一般见识,有一次我同一大帮子生意场上的商业伙伴聚会,一开始说好是玩高雅地曲水流觞的赛诗会,没想到到了晚上就不放我走,一定要让看瓜州最出名的“春戏”,也就是男色女色表演,我推拖不得,陪了一天一夜,等回到府里,脸上的肌肉已经全笑僵了,回到房里还要对着段月容那张臭脸,一个劲地叽叽歪歪地质问我到底做了什么,还骂我喜新厌旧,水性扬花,tmd我最烦他反来复去骂我这两句了。

  我忍无可忍,大声吼回:臭娘们,你知不知道做个男人很累啊,你给爷安静点。话一吼出立即后悔,段月容气得就要摔我的宝贝汝窑茶杯,我奋力抢救国宝,在与歹徒的殊死博斗中,无意间带着钢护腕的左肘撞上了歹徒的脸正中,当晚他的鼻子血流了一地,他气得一天吃不下饭,任我万般解释,道歉就是不听,哼哼唧唧地扬言必要我十倍奉还。

  当时的我心中暗暗冷笑:还什么,你还倒欠爷好几年军费,心理创伤费以及青春损失费,爷都没要你吐出来呢!没想到第三天大理王的密诏十万火急地到了,措词极其严厉地责怪段月容擅离军队过久,并且来搅乱我的生意,并召段月容立刻回前线,咋一听好像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可仔细听来又在字里行间暗示我得给他宝贝儿子下跪认错才行,当时我以为以段月容的脾气不会这么快回心转意,没想到段月容已主动收了悍妇的脸,收拾好行装,跑到我这里来沉着脸同我辞行了,那时的他肿着脸定定地看着我,眼中除了流露出万般不舍外,还有一种难言的恐惧。后来他让孟寅偷偷把大理王的几个眼线查出来,然后以各种名义调到前线或是前往险恶的高棉丛林走货,当然这些大理王的心腹此后没有一个活着回来过。

  那时可能大理王已经开始对我严重搅乱段月容的使命而生气了,但也不至于搞得要像这次又是下死手杀我,又是把他宝贝儿子圈禁起来,好像有点太过了吧。

  我轻声问道““太子身体怎么样了?”

  孟寅抬头,杏目隐有泪痕:”殿下身体甚虚,弓月城之变所受大伤尚未全愈便坚持要来汝州,此次大伤虽未危及性命,但扯出旧伤来,且太医怛忧殿下晚上浅眠惊觉,影响伤口正常复愈,王上甚忧。“

  他欲言又止,看了看齐放,最后鼓起勇气道:“奴婢私忖,殿下其实只为思念娘娘,怛心娘娘无人护佑,且现今洛洛贵人宠冠后宫,进言王上应诛恶婢,清君侧,而王上甚是器重于她,又及真腊有光义王旧部叛乱,两头不暇,故而王上不容殿下冒然北上。近日殿下观星象有将星复出,且南巫亦算得一卦,三国南北朝将有大变动,请娘娘一定早回君家寨为妙,不出一月他会亲自来接您回家,彼时无论您想见谁皆易如反掌,只是现下万万不要插手汉朝争霸为妙。“

  孟寅说完,忍不住泪流满面,捂着嘴呜咽起来。

  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安慰他,齐放往门外看了看,似乎确定没有人在围观或是探听消息,便露出两个酒窝,“我出得匆忙,殿下只来得及让我还转告姑娘一句话:真正的仇恨如何能够轻易得解?。”

  段月容这是怎么了?嘱咐了这个,又嘱咐那个,哎!哎?!叫我听哪一个的?

  “真正的仇恨如何能够轻易得解”我喃喃地念着,这句话很熟,好像在哪里听过,我使劲地想着,却一时想不起来,当时的我也没有往心里去,只是回过神来,他语气松动,似是同意我去见原非白了?心中不由暗中舒了一口气。

  暗想,段月容若真来接我,打死我也不信他会让我想见谁就见谁,如今的我只有一个月的时间罢了。

  齐放不放心我,坚持要同我在一起,于是我们便一起送走了孟寅。

  孟寅临走时再三向我保证,一定会好好保护我君氏族人,他同时出示了多吉拉的信物,却是一只漂亮的熊形银佩,正是他们布仲家族族徽,当年在六盘山上也曾同他把酒言笑,说是如有一日需要他帮忙,必使人示熊形银佩,以明心迹。

  我往回走时,却见一壮汉正盘腿坐在一棵大槐树下,闭目沉思,似是听到了我的声响,对我睁开眼来。

  “大哥还没有睡吗?”我微笑地向他走去,于飞燕铜铃大的眼睛叭几叭几地眨巴了几下,拿起披衫铺到旁边的土地上,轻拍正色道:“彼得见四妹偏遇潘贼来袭,这几日更是忙着谷中改朗兵刃,一直未得机会同四妹恳谈一二,不如过来陪大哥坐坐吧!”

  我依言便坐过去,心想大哥恐是要问我同大理的关系了。可是过了许久也没有开口,就在我以为要一夜清坐了,他却忽然轻轻开口道:“这些年,四妹,过得可好?”

  “托大哥大嫂的福,木槿一切安好。”

  “四妹这些年来可怪过你大哥?”于飞燕转过身来正色问道,转而又转过脸讷讷道:“你大嫂人其实人不错,就是多心了点,你也知道当初她在紫园就那样。”

  “大哥休要胡说,”我轻摇头,“当初若不是大哥和三爷抗令折回西安,冲进紫园救出木槿,早已是白骨露于野了,这次又承大哥相救,也许,也许,这也许便是天意吧。”

  “大嫂不但美貌贤惠,且心细如发,能得之长伴左右,必能护佑大哥及燕子军左右,四妹我甚是为大哥高兴,且记以后凡事,大哥倒是听听大嫂之言非虚。”

  于飞燕的眼中升起了一阵奇异的喜悦之意,脸色也好转了起来,他略起身左右看了半天,似乎在确定周围没有人,便猛地施轻功窜上树,等下来时,手中多了一个葫芦。

  “来点吗?陈年女儿红,”他对我嘿嘿一笑,露出一口白牙:“你嫂子不准我喝酒,嫌身上全是酒味,我偷藏的。”

  其实林毕延不让我喝酒,但我不好拂他的意,便取过来沾了沾唇。

  于飞燕接过咕嘟咕嘟喝了几口,脸上红晕渐显,对我神秘道:“四妹,其实一开始,俺很不喜欢你大嫂,想想当年她在紫园里不是成天管着咱吗,当初俺们见了她,还得给她行礼呢。”

  我心上一松,看样子于飞燕的注意力不再是我过去八年,而是现任爱妻。

  却听他轻哼一声:“还记得吗,有一年俺们俩到紫园给老三摘些石榴,偏是被她看见了,好家伙,落得好一顿说,正好戴教头路过,连着戴教头也给说红了脸,后来俺还被抽了十鞭子。”

  我记得是有那么一回事,那时幸好于飞燕健臂一挥,把我翻墙扔出去了,逃过那十鞭子,不过在墙跟的确听到珍珠这丫头教训得于飞燕十分惨裂。

  我和于飞燕想着想着,不由自主地同时咽了口唾沫,当初的珍珠严肃起来真得是挺恐怖的,谁叫人那时是咱的主管。

  “她那张脸,美则美矣,总像俺欠了她好几两银子似的,永业三年,俺在紫园没见到你,却无意救了她,她便说要跟着我报恩,那时候把俺吓得,你说成天让债主跟着,这做人还有什么意思呢?”

  月光下他的胡子上沾满了酒水,随着他的笑声滴到他的前襟晕了开来,他全不以为意地大笑出声,反手擦了两擦,一派洒脱。

  酒香弥漫在空中,同槐树的清香混合在一起,如夜沁人。我也放下心结伸直了双腿,背靠槐树,如同当年在德馨居里一样,望着于飞燕尽情地笑出声来。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