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婆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富婆文学 » 卿非未良人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温馨提醒:“富婆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一百五十四章

作者:七十一呀
  郁后死了,陛下很伤心,可是再伤心,伤心一阵子也就过去了,倒是便宜了那个殷氏,因了在郁后身边照料的缘故,在这期间,得了陛下的赏识宠爱,封了嫔,之后怀上了皇子,提了妃位,封号兰。后来郁后去世,咱们陛下身边的可心人,就只有兰妃一个了。

  那时牧凌天已经是靖阳太子了,而嫡公主荣凰是陛下最宠爱的,郁后一走,后宫中人,谁若能争得这对兄妹,将他们养在膝下,无疑是一个强有力的筹码,为自己的后半生谋上一段好的出路,殷氏仗着自己在郁后身边的这层关系,借机恳请陛下,说是定会好好照顾这一双儿女,视如己出,陛下竟也答应了,就这样,殷氏争得了靖阳太子,顺带着朝歌一起,自己也从原来的宫殿搬到了更为奢侈的韶华殿,后来过了几年,太子成年赐宫宇允上朝准政事,殷氏为名义上的母妃,位分自然不能低了去了,又顺理成章成了贵妃,自己的孩子成年后也被封为秦王。

  不过这个兰贵妃殷氏也是有能耐的,城府颇深,手腕也很高明,硬是凭她一人,撑起了她整个殷氏一族,争得了如今的无上荣耀,也博得了陛下的万千宠爱,也让她的儿子在朝局中同太子平起平坐,到了如今

  “朝歌!中宫无主,父皇让兰贵妃掌管后宫大权,名义上她就是哥哥的母妃,自然也是你的母妃,这样的话,不可再说!”靖阳太子严肃的对着朝歌说道。

  这可不是什么儿戏,嬉闹一下就好了,这样的话,自己心里知道就可以了,同他说说也无关系,若是被旁人知晓了去,被有心人加以利用,又该如何自处!如今,这个后宫,贵妃殷氏一手遮天,朝堂上,秦王亦是如此。

  朝歌也不说话,她心里是生气的,她也知道个中牵连,自己不能再说下去了,不然受苦的还是哥哥,可朝歌仍是生气,将手中方才折的花一股脑扔给靖阳,顾自己一个人往前走着。

  “瞧你,这样子,哪里有个女孩子模样,好了,哥哥陪着你不是更好!省的你整天叨叨,哥哥去哪了?哥哥又去哪了?还成天往树上跑!”靖阳倒也不恼,追了上去,跟在身后,厚着脸皮调侃道。

  “我哪有!我才不稀罕你呢!”朝歌说是这般说的,可脸上还是放松了一些的。

  靖阳顺势抓住朝歌的手,郑重严肃的说道,眼里满是心疼,

  “好了,朝朝,哥哥同你是至亲血脉,打断骨头连着筋,是透进骨子里流着一样的血,其他人都不及你重要,哥哥一辈子都会保护好你的,不让你受伤害。”这个倔强的姑娘,这个美好的姑娘,因了自己,遭受了那么多,平白无故的牵连,却还是如此,可爱!

  “不准再叫本公主朝朝!”朝歌也是一秒破功的。

  母后还在的时候,每次朝歌一生气,母亲都会叫她,朝朝,来哄她,取闹。

  朝朝是朝歌的乳名,像极了男孩子,还是个多音的,难听死了!朝歌一般在不相熟的人那里,自称荣凰,大多数人不是叫她公主,那就是荣凰,只有同哥哥在一起的时候,哥哥同母后一样,喜欢叫自己朝歌,朝歌也喜欢别人这么叫她。

  母后说过,荣凰,荣凰,哪里有那么多的荣耀于凰,这名字太华丽,太疏离,可母后不知道,名字名字,字已名为字,朝歌,也是一样的。

  “本太子偏不!朝朝,朝朝”

  朝歌,很爱很爱她的哥哥,靖阳也很爱很爱朝歌,这种爱无关男女,却一样出于心,浓于血,渗透到了骨子里,仿佛自己都已经成了习惯。

  母亲早亡,父亲不只是自己的父亲,只有他们才是至亲的人,他们习惯于互相安慰,互相照顾,互相帮助,互相为彼此舍弃彼此。

  “元冬,元冬!”

  屋内,朝歌正端庄的坐在梳妆台前,由着锦香梳着她最拿手的发髻,自己则是一手把玩着梳子,翻来覆去的摆弄。

  突然,喊了几声元冬,吓得锦香和其他奴婢好一跳!果然,端庄不过三秒,安静不过两两。

  “在呢,公主殿下又有何吩咐?”彼时的元冬正在照料她的那些个花花草草,很是闲情雅致,被突然这么一喊,也没什么好气的,进了屋,这般说道。

  元冬不似锦香那般的巧手细致,所以每次梳妆打扮的时候,都是锦香在里面伺候着的,一般都没有元冬什么事,今天又是怎么了!

  “怎么?我还使唤不动你了?”朝歌一听她那有气无力的表情,故作生气的说道,却也只是挑了挑眉毛。

  “公主这是哪里的话。公主千金之躯,身份尊贵,元冬不敢。”元冬行了个礼,恭敬的回道,只是这话里话外多少有着滋味在的。

  “去把我的正红色宫装取来,就是之前吩咐尚衣阁做的那套,这么些时日,也该成品了,”朝歌吩咐着元冬。

  元冬正要领命转身出门去取的时候,只听见站在身后的锦香开口问道,

  “公主要它做什么?”于是元冬就止了步伐,一般这个时候,两人左右聊几句,结局都是不一样的。

  锦香的心思一般都很细腻,细腻到什么程度呢,就比如说,太子殿下就比较欣赏她,觉得她才更适合留在宫里,留在朝歌身边。

  “自然是拿来穿了,今夜中宫夜宴,皇子满月,本宫自是要盛装出席的,恭贺贵妃大喜!”朝歌轻巧的说道,抬手扶了扶锦香方才梳好的发髻。

  “宫中贵妃大喜,主为陛下与贵妃娘娘,公主穿正红色出席,怕是不妥。”锦香回道。

  正红色宫装除却王后,便就是待嫁的新娘出嫁那日所穿,只是这后宫无主,多年来都是以贵妃娘娘为尊,因而大家也都自然而然的以为这是寻常,都心照不宣了。

  “对呀,公主的宫裙那么多,为何非要穿正红色去,”元冬也这般附和着。

  “中宫无主,论理,谁也没有资格!后宫无后,论理,本宫就是那一个尊贵之人,本宫贵为嫡出公主,居王后的上阳宫,穿正红色,有何不妥!”朝歌这般说道。

  确实,朝歌为女子,宫中女眷,亦未成年,因此一直将养在宫中,居在郁后所住的上阳宫,至今不曾搬离。

  上阳宫为王后所居宫殿,饶是如今奢华辉煌的韶华殿亦不能同之相比拟,居上阳宫者才为尊,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又继续补充道,“本宫今日就是要如此,警戒后宫中人,莫不要忘了尊卑有序,她贵妃殷氏纵然再得宠,也不过是个姬妾,上不得台面的姬妾!”朝歌说话间按了手中的梳子在梳妆台前。

  身边伺候的几个婢女,听了此话,除掉元冬和锦香,也都一个个跪了下来,不敢言语。

  “公主如此,怕是皇上的脸上也挂不住,何必给自己找那么多的不痛快?”锦香开口说道。是啊,兰贵妃之所以那般猖狂,不就是因为陛下的宠爱嘛,到底,这后宫终究还是陛下的后宫,陛下任着,她自然也就任性了!

  “痛快?总之我是痛快不了了的,不如大家一起?”朝歌轻笑一声,这般说道,还不忘用眼神扫了一眼元冬。

  “奴婢去拿来即是。”锦香说完便拉着元冬一块下去了。

  将衣服从尚衣阁取回来的路上,元冬和锦香两人并肩走着,边走边聊。

  “元冬,你又怎的一脸的不高兴?”锦香开口说道。

  从上阳宫出来,元冬就一脸的不高兴的样子,鼓着脸,本就胖乎乎的小脸,这下子更肉了。

  元冬先是不说话的,后来走了几步,想也是忍不住开始抱怨起来了,这一抱怨,便是没完没了,一股脑的脱口而出,

  “我早就知道了,前些日子,兰贵妃早就让人取了新的宫装,也是同样的颜色,估摸着就是今夜要穿的,陛下虽无明旨,可满宫里的人,谁不知道,兰贵妃相当于王后了,我就是不明白,公主为何总是要同那兰贵妃过不去!让陛下难堪!害自己平白受委屈!”还越说越起劲,越说越大声。

  “好了,元冬,太子殿下说的一点也没错,这些年倒是真的把你惯的无法无天了,如今到快成了半个主子的架势了!”锦香连忙制止了她,警惕的看了看周遭无人,这才半开玩笑的说道。

  “锦香姐姐,我虽没有你的稳重得体,很多时候也总是后知后觉,可我自幼呆在公主的身边,虽是主仆,却是打小便有的情谊,公主不开心,我就不开心,你可说说,公主为何不开心?”哪知这一次,元冬并没有像先前几次,就此打住,反倒质问起锦香来了,还说的头头是道。

  “公主已经是公主,正后嫡出,又是陛下唯一的公主,是自小就有的荣华尊贵,兰渠王城最耀眼的女子,就算放眼六都,也是丝毫不逊色的,又同萧将军青梅竹马,待成年嫁与萧府,何不美好?哪里需要去争去夺这些?她如今受的做的,哪一件,哪一样,不是为了太子,都说太子大气有度,在我看来,就是无用!”元冬这般说道。

  在元冬看来,什么太子,根本一点用也没有!成日里只能让她家公主受尽委屈!她家公主,本该是兰渠最尊贵的女子,拥有最好的东西,嫁与最好的男儿,可如今,却要受着这些不知名头的罪,太子想要王位,谁不想要,难不成还要公主去帮他抢吗!元冬越想越气!虽然说这太子平日也挺好的,可这怎么能一样!

  “元冬!这话哪里可以乱说!太子就是太子,容不得你我随意议论!”锦香按住了元冬的手臂,压低着声量呵斥,见元冬一脸委屈的模样,无奈,收了收脸色,她也是好意无心,可这样的无心却是会要了人命的。

  锦香缓了缓语气,“且不说别的,只一点,你是要知晓的,你我既是公主的奴婢,是生生世世都要替公主着想的,太子是公主的哥哥,是公主想要保护的人,虽不能要求你也一样如此,竭尽全力,至少也是应该懂得的,这宫里生活的人,哪个不辛苦?”锦香见元冬这样子,不免也严肃起来了,这般说道。

  “锦香姐姐”元冬像是还想说些什么的样子,却被锦香出言打断了。

  “好了,公主也该等急了,咱们快些取了衣服走吧,好让公主换上,公主肤白,穿红色正是好看的。”

  “嗯。”

  说这两人一前一后的就往长乐宫的方向走着,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听墙角的人。

  自古,流言出于口,长于心,最是要人命。

  “娘娘,奴婢从长乐宫打听来的消息,”

  刚才那个一直跟在她们身后的婢女,就是兰贵妃殷氏身边的绿英,她是宫里的老人了,是兰贵妃的心腹,经常帮着殷氏做许多的坏事,在她们离开后也进了尚衣阁,这不,一回来就像她家主子回禀了。

  “说,”

  兰贵妃由着侍女给她着手更衣,脸上也已经画好了精致的妆容,和头上戴着繁琐的头饰了,看到绿英回来了,头微微偏了一下,看了一眼,见绿英有些局促的看着周遭的人,

  “怕什么,这宫里难不成还是当年郁馨瑶的后宫,要是谁敢多嘴,不要怪本宫让她难堪!”

  原本精致的妆容,此时倒是有些不相配了。

  因为贵妃这些年走的一直都是温婉大气的江南女子的路线,柔柔弱弱,娇娇滴滴,陛下老了,如此这般温顺客人,自然深得陛下的喜爱,而此时突然厉声,自然是有些相悖的。

  一众的丫头都低下了头去,不敢喘息。

  “启禀娘娘,奴婢见元冬和锦香两个婢女从尚衣阁出来,奴婢进去问了里边的麽麽,说是公主半个月前就做了套衣裳,也是正红色的,奴婢讨要了样式,精细得很,估摸着今夜是要穿着赴宴的。”

  绿英将刚才的事情通通讲了一遍,还将从元冬和锦香那里听来的闲言碎语给添油加醋的还原了一番。

  “什么!她是存了心要本宫难看!”

  兰贵妃身子一动,整理衣服的婢女是始料未及的,不免拉扯了一下,吓得她连忙跪了下来,磕头认罪,

  “下去!都下去!”

  “是,”

  于是大家都关门离开了,寝殿里只剩下了绿英一人,绿英起身,开始替兰贵妃整理宫装。

  “现在时间还充分,娘娘要不,换件娘娘的这件虽美,可奴婢只怕是”

  “换什么换!皇儿是本宫的皇儿,今日是本宫的喜事,今夜是本宫的晚宴,本宫难道还怕她不成!”

  “可是娘娘”绿英欲言又止。

  这牧荣凰是个招惹不起的主,且不说陛下对着郁后的情分犹在,就凭着她日益见长,像极了郁后那张魅惑众生的脸,不免时时引起陛下的寡思,男人的愧疚遗憾最是长情。

  “有什么好可是的,本宫倒要看看,是谁打了谁的脸?!”

  兰贵妃拂了拂衣袖,转身侧头看着铜镜里站着的自己,很是满意。

  不得不说,保养的还是十分得当的,至少没有看出什么岁月的痕迹。看了许久,兰贵妃终于舒展了眉头,对着身后的绿英开口道,

  “秦王入宫了吗?”

  “殿下一早便进了宫,打点事宜,此刻,依礼是去皇上那请过安,再来娘娘宫中的,”

  “让他不必着急想着母妃,也该去瞧瞧太子,为臣为弟,也是应该的!”

  “是,娘娘说的是。”

  绿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笑着说道。

  兰贵妃看着铜镜里的自己,郁馨瑶,你的女儿,你的儿子,想要同我作对,想都不要想!

  今日庆贺皇子满月的中宫夜宴准时开始,受邀之人均带来了贺礼,准时到场,又行了大礼见过陛下,贵妃之后,寒暄几句,大家便也都纷纷入了座。

  扫眼看去,最上座的无疑就是兰渠的陛下,兰贵妃坐在陛下的身边,小皇子则是由乳母抱着,站在一旁。往下看,便是一些其他的妃嫔,以及早就提到过了的秦王和靖阳太子。再往下,便是一些王公大臣。其中有萧家,王家,谢家,还有黎族的几个郁姓皇室同宗的人物,但也都是些好人了。

  萧家是兰渠的将门世家,族人世世代代为兰渠征战,如今萧家的主家之人萧林章是兰渠的镇国将军,功勋卓着,其妹更是以“公主之礼”出嫁他人,其子萧子靳,亦是少年将军,风采出众。

  而王家,谢家,虽说是文臣,却也均是根深叶茂,王家的女儿现金封为怡妃,虽膝下无子,不比贵妃殷氏,却也是荣宠万千,至于谢家,更是出过两位皇后,显然不用多说什么了。

  至于黎族,黎族是郁后的母族,原先是北方盘踞一处的枭枭部落,后随着郁后的入主兰渠中宫,甘愿归顺兰渠,世世代代与此毗邻而居,不分你我,虽说是如此,可黎族的势力却也不容小觑,是兰渠各方平衡的一个重要的依仗。

  可以说,若当年没有郁后,陛下决不会登上王位,若当年没有黎族,兰渠决不会像如今这般荣盛。

  所以,郁后成了唯一的郁后,太子靖阳一出生便成了唯一的太子,这是当年兰渠许给黎族众人的,谁也不能违背。

  而左看右看,靖阳太子身侧的那一个位子倒是独独的空了出来,歌舞跳到一半了,还未见人来。

  渐渐的开始有人往这个原先应该坐着咱们那位公主的地方看了过去,纷纷在议论,公主去了何处?

  靖阳明显注意到了陛下看向他的神情,以及那兰贵妃和她的儿子秦王,那一副看戏的模样。

  这个朝歌,真是越发的胡闹任性了。

  “世倾公主到!”这不,想着想着,人不就来了吗?

  朝歌一身鲜艳红装,长及曳地,徐徐走来,至大厅中央处站立,腰束九孔玲珑玉带,玉带腰之两侧再垂下细细的珍珠流苏,两臂挽云青欲雨带,带长一丈,与长长裙摆拖延身后,更显出不盈一握。配着精致的妆容,一双凤眼媚意天成,却又凛然生威,一头青丝梳成华髻,繁丽雍容,那小指大小的明珠,莹亮如雪,发间的鎏金步摇,一闪一闪,星星点点在发间闪烁,莲花移步来到殿前,出现在众人眼前,如是得体的依礼请安,即使是还未及笄成人,却有着与生俱来的高傲尊贵。

  “荣凰拜见父皇,见过贵妃娘娘。”

  兰贵妃看着此刻的荣凰,倒是有些喧宾夺主,哦,不能够说是有些,那是彻底的。

  荣凰本就长得倾城,长得颇像她那个容色一绝的母亲,只是平日里素来爱穿些蓝的,白的,雅致干净的,不像她那个母亲,自持英气,总爱穿的鲜艳亮丽,夺人眼球。

  如今一看更是如此,不止止是眉眼了,郁馨瑶是个怎么样的女子,殷氏是很熟悉的,那个女子,即便是病榻缠身,不施粉黛,仍是精致的让人嫉妒,让人不敢有丝毫的轻蔑,那是个刚烈的女子,也配的上那样的倾国倾城,兰贵妃看着众人的视线不停的在眼前这个人身上停留,皆是止不住的赞美之色,脸色不免有些难堪。

  她原先只道这个郁朝歌不过是个任性的小女儿,同她的皇兄一样,安分守理,与她的母亲不一样!

  可她却忘了她身上流着的到底都是一样的血,是别人暖不热,改变不了的。正是这份异族人身上带着的天生的野性,让人不得不得正眼钦佩,饶是女子,依然如是。

  “公主长大了,陛下真是好福气,”王丞相对着陛下拱手说道,看着朝歌止不住的笑意。

  众人都是皆叹,露出赞美之声。只有黎族为尊的那一个人,也就是郁馨瑶的兄长,朝歌的舅舅,喝着他的酒,一脸淡定,仿佛再说,我黎族儿女,自当如此,个个不凡。

  兰贵妃看着陛下,一动不动的神情,怕是心里又想起郁馨瑶那个贱人了吧。22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