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婆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富婆文学 » 山村生活尽悠闲 » 第十二章 山中的记忆
温馨提醒:“富婆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十二章 山中的记忆

作者:枫余
  今天要到山里去看望姥爷和舅舅一家。李洋的爷爷奶奶和姥姥走得早,所以李洋小时候所能感受到的来自祖辈的溺爱和情感都是从姥爷身上获得的。再加上三代单传的舅舅也只有一个女儿,今年在中州大学读大二,这让本身就有点重男轻女的姥爷更是把全部的心思几乎都用到了李洋的身上。

  姥爷宋学海是山里有名的狩猎高手,又是山里唯一读过私塾的人,可谓胸中有丘壑,算得上是能文能武,吹笛子和拉二胡更是一绝。所以要不是老爷子打小就手把手的教授小李洋,从小就打好了底子,否则就凭李世国俩口子连地都种不过来,哪有时间和精力教导李洋啊。

  舅舅舅妈也是十分喜爱这个外甥,在山里弄到什么好东西都舍不得吃,都会下山送过来给李洋,虽然小时候物资缺乏,生活比较困难,可是李洋不亏嘴,山珍野味真吃了不少,以至于到现在这身体都是异常健壮。

  后背背了一个大篓子,里面装着两小桶松子酒,大概能有二十多斤;一个大西瓜。山里生活清苦,以前连电灯都没有,更不要说电视了。听父母说前几年终于通上电了,可还是缺乏一些油盐酱醋等生活用品。所以这生活必需品还得带上一些。最后这这一身行头下来少说也得七十斤以上。

  “这一路是不会轻松了,这可是要走十几里的山路啊!”

  本来父母怕李洋累着,不让背这么多,可是为了对自己比父母还亲的姥爷一家子,李洋固执地坚持着。就是再多背一些也能挺住。

  深吸了一口气,李洋左手拄着棍子,右手提着砍刀,迎着朝霞带着花花大踏步地出发了。

  刚出村的路还好些,只是一些稀稀拉拉的杂草,灌木林。走了五六里路之后就开始进入了山里。

  远远望去,林密坡陡,藤蔓横生,连绵不绝,越远越是葱郁、深邃。李洋按着记忆中的路慢慢地走着,左手的木棍不时地拍打着两旁的草丛,右手的砍刀擎在手中时刻准备着,花花则虎视眈眈地在一旁盯着。此刻正值夏季,正是蛇虫鼠蚁最多的季节,可是要多加小心的。

  山里的景色很美,一路上野花飘香,松绿柏翠,真正是青山环绿蟒。时而还可以见到几只小松鼠抱着松塔在松枝上跑来跑去。

  记忆中的大山里物产丰富,各种野菜,野果,野山鸡,野兔,傻狍子等等,应有尽有,其中最让李洋惦记的要数林蛙了。

  林蛙是一种生活在北方树林里的蛙类,全身上下都是宝。春、夏、秋三季生活在山树丛中,冬季在山涧溪水深处石块下冬眠。肉质嫩滑,鲜香无比。它身上提炼出的林蛙油对女人的皮肤有惊人的效果,经常涂抹林蛙油会使女人的肌肤嫩滑,没有褶皱,富有弹性。可惜的是由于最近几年林蛙的价值越来越被人们所熟知,所以造成了天价收购,一只林蛙竟然可以卖到一百多块钱,直接导致山里林蛙的数量大减,现在可不容易碰到了。

  李洋小时候经常偷偷地带着老花花和一群小弟、小妹到山里玩。那时候山里就是孩子们的天堂,尤其是秋天到山里可以采松子,榛子,野核桃和各种野果子。每次到这里来大伙儿都能吃得小肚溜圆。尽管每次回家后还得挨顿揍,但是也值了,不是吗?

  大山里特产的一种叫做“菇娘(niang\/第三声)”的野生小浆果是孩子们的最爱,附近的村民也叫它甜菇娘。甜菇娘按颜色可分为两种,黄色和红色。最常见的就是黄菇娘,味甜,多汁,爽口,很受村里大姑娘小媳妇和小孩子们的喜欢.夏秋是它的盛产季节.所以从盛夏到秋季,只要是农闲的时候总有不少妇女到山上采集。

  红色的菇娘也较常见,成熟期比黄菇娘略晚一点,果皮也比较厚,有一种特殊的酸甜苦的味道,它同时也是一种中药材,有止咳化痰降火气的作用,村里人常用它的果皮煮水喝,可以治疗咳嗽、痰多。还有用它的果实泡蜂蜜,每天吃一点,可以预防感冒咳嗽气管炎等。

  山里的路不好走,再加上身后背着个大背篓,所以不少的路段必须用砍刀才能通过。走在崎岖的山路上,不时地从两旁窜出一两只野兔,野山鸡什么的,惹得花花上蹿下跳地追赶,李洋怕山里危险,没敢让花花继续追。

  呼哧呼哧地走了半天,感觉口渴了,一个念头带着花花来到空间,看着清澈透明的池水,制止了想要跳入水中的花花,来到池边用手捧着喝了几大口,清凉甘甜,实在是太解渴了。随后又喂了花花几口。

  一人一狗喝饱后又开始赶路,终于在十点多的时候到了舅舅家所在的自然屯。说是自然屯其实就是山中一块比较平缓的向阳山坡,稀稀拉拉的坐落着几十户民房,周围被一些油松、白桦围绕着,房前屋后围着半人高的粗木桩做成的篱笆,上面爬满了藤蔓。篱笆外长满了黄的、紫的、白的等各色野花,不远处一条由山间泉水汇成的小溪潺潺流过。

  舅舅家在屯子的东边,一色由青石砌成的七间瓦房。整个山里也就不到一百户人家,地广人稀,不存在土地不够用的情况。大山附近的农家盖房子都是互相帮忙,不要钱,只管饭就可以。加上盖房子也不需要多少本钱,石头是自己在山里打的,房梁用的檩子全是在山里伐的,只需要补种上树苗就可以,但是伐出去贩卖就不可以了,那是要犯法的。

  来到舅舅家大门口,大门上还贴着尉迟敬德和秦琼的门神像,这应该是过年时粘贴的,不过经过风吹雨淋颜色已经变浅了。大门是开着的,宽敞的院子足有三十多米长。

  “舅舅在家吗?我是洋洋啊。”

  李洋站在门口大声喊道。

  记忆中舅舅家可是有好几条厉害的猎狗的,足以和山里的青狼捉对厮杀。李洋可不认为自己和花花是它们的对手,还是防备着点好。

  果然李阳的声音刚落,院子里就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狗叫声,瞬间也不知道从哪就冒出了两条健壮的大黑狗,在院子里对李洋龇着牙,虎视眈眈的。花花也不示弱,三条狗就这么对峙着。就在这时,堂屋的门打开,从里面快步走出一位长相周正、打扮利落的五十岁上下的妇女。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