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婆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富婆文学 » 山村生活尽悠闲 » 第一百三十七章 落鹰崖
温馨提醒:“富婆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一百三十七章 落鹰崖

作者:枫余
  从那以后李山就相当于签了一张卖身契,要是李山不听话她们就把这张照片邮寄给柳筱烟。这几个丫头让他向东他不敢向西,让他遛狗他不敢偷鸡,这不刚才赵嘉怡这死丫头想吃太阳果了,李山只好当了回猴子,“嗖嗖”地爬到了树上屁颠屁颠地给人家摘果子了。

  直到李洋看不过去了这才召集双方当事人打算和解,于是李山用了一整天的时间写了份长达一万字的悔过书并大声地对着四个丫头念出来此事方才作罢。

  在山上玩了三天后李山就像是送瘟神一样把这几位送到了山下,至此,调兵山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没事的时候刘青山就炒几个拿手的小菜,再到山上采几把山野菜简单的拌一拌,爷三个就把桌子安在水塘边的大银杏树下,再搬来一坛松子酒,三人对饮小酌一番。

  喝着康熙窖藏,嚼着美味佳肴、山间野菜,看着近处的花红柳绿、远处的蓝天白云,此中的意境和体会实不足为外人道也。

  过了几天悠闲的日子后,李洋又郁闷了,这两天果园里的家雀越来越多,枝头的果子又被祸祸了不少,照这样下去损失就大了。没办法李洋只好找来十几个乡亲帮忙把熟了的果子摘下来让李山拉到省城给王胖子和楚向东送去。虽然熟了的果子没了,可是这群可恶的家雀连青色的果子也不放过,大有不祸祸完果园子就不撤走的架势,逼得李洋和李山硬是连续两天蹲在树上赶家雀,中间刘青山就给这哥俩送饭,李山甚至都自嘲为“树人”了。

  但是两人也不可能天天在树上呆着吧?没办法的两人只好留下刘青山和花花一家子在山上看家,二人驱车赶回了村里。

  来到新家后,两家人正在院子里吃晌饭,舅妈看到李洋来了喜出望外,赶紧拿来两个凳子让哥俩坐下,李山东瞅瞅西看看感觉没什么敌情之后这才摸着凳子轻轻坐下。见到李山的神情,两家人又是一通大笑,原来宋珂回到家后就把怎么折磨李山的事儿告诉了大家。

  宋丽华笑呵呵地说到:“山子,不用看了,那四个丫头上午到镇里逛大集了,现在不在家,你就安心地吃饭吧。

  吃过了晌饭,几个男人坐在椅子上喝着凉茶,宋学海看着李洋的表情感觉有事儿,于是问道:”洋洋,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快和我们说说。”

  李洋就把果园子家雀的事儿和三位长辈说了一遍,李世国搓着双手急得满地走,老爷子眉毛拧成了一道深深地弧形,宋德江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开口说道:“爸,要不我带着这小哥俩到落鹰崖碰碰运气?”

  老爷子犹豫了一会儿,而后又点了点头,“行,目前来看也只能这样了,可是那里山高路陡,你们一定要小心了。”

  听到落鹰崖的名字,熟悉其中内情的舅妈和宋丽华表情有些凝重。

  “爸,我哥年纪也不小了,洋洋和山子又是外行,这落鹰崖怕是不容易上去吧?要不就算了,果园子咱不要了,一想到落鹰崖我这心里就直突突。”宋丽华有些担心地说道。

  “那么大一处果园子就不要了?再说落鹰崖也不是太危险,你哥年轻那会儿我还不是领着他上去过?现在正是苍鹰育雏的时节,如果他们运气好了说不定还真能弄到一只半只的雏鹰,到时候调兵山上的一切作物和果子就都能保住了。”

  李洋和李山对落鹰崖这个名字都很熟悉,可惜没上去过。听说在落鹰崖的顶峰上栖居着大量的苍鹰,由于其山峰陡峭难以攀越导致没几个人到过那里,当然这也导致了这些苍鹰得以大量繁衍栖息。

  这时候兄弟俩眼睛一亮,要是真能弄到一只雏鹰,等把鹰熬好了,到时候左苍黄、右擎苍,那得是多牛逼的一件事儿?

  既然老爷子发话了,两个女人再怎么担心也得忍着,至于去落鹰崖的时间就定在明天。

  李山有几天没回家看看了,趁着下午没事就回家了,到家后就和太公以及自己老爸说了去落鹰崖抓鹰的事儿,太公听了后二话不说带着李世奎父子俩就急匆匆地赶来了。

  刚进门太公就急切地对着宋学海说道:“学海,糊涂呀,你怎么敢让德江带着俩毛孩子去落鹰崖呢?当年我带着几个老兄弟利用落鹰崖凶险的地形硬是弄死了小鬼子一个排的兵力,就那还是在半山腰呢?当时我们也算是不要命的一帮人了,可是看着峰顶那陡峭的悬崖愣是没人敢上去,你让他们三人上去这不是儿戏么?”

  宋学海重重地叹了口气,“唉!老叔,我也担心啊,那你说怎么办?不过落鹰崖我当年确实带着德江上去过,当时也没感觉到太危险啊?现在让你这么一说我也有些怕了。可是调兵山是洋洋和咱们的命根子,现在那些鸟雀只是糟蹋些果子,可是如果以后山上再种写别的作物怎么办?叫我说还不如就着这一次一起把问题都解决了。”

  听了宋学海的话,太公紧皱的眉头也渐渐地舒展开来,“罢了,富贵险中求,为了孩子老头子也使把力。学海,你听说过张家沟的鹰王张老三么?”

  “鹰王张老爷子?我当然听说过了,几十年前鹰王张老爷子在青石镇乃至中州地界端得是名人一个,玩鹰的技术那真是一绝,什么鹰到了他手里都会被训地服服帖帖的,听说此人还擅长捉鹰,尤其是掏鹰雏,不过最近这十来年国家禁止捉鹰导致了这位老爷子没什么动静了。老爷子,你不会是认识这位传奇鹰王吧?”

  太公嘿嘿一笑,“我何止是认识?这老小子身上有几颗疤我都一清二楚。张老三一辈子爱鹰如命,不过打小鬼子那会儿张老三的鹰可是帮了我们大忙,遇到鬼子大扫荡或是打伏击的时候,张老三就会提前接到老鹰传来的讯息然后通知我们。

  后来有一次我们反扫荡的时候小鬼子发现了老鹰的秘密,诱使老鹰低空飞行然后一枪把那只老鹰打了下来,张老三央求我们去救那只鹰,可是当时我们正在保护乡亲们转移,虽然我们也很难受,但哪有放着活人不救而去救一只鹰的道理?结果那只鹰就被鬼子杀死了。

  事后张老三骂我狼心狗肺,那次反扫荡我们也牺牲了两位老兄弟,我那时候的心情能好么?结果我和张老三一言不合就翻脸了,我还记得张老三抱着那只死透的鹰流着眼泪离开大伙的情景,唉,谁对谁错又怎能分得清?这一翻脸我们就是几十年不得见啊!解放后我们老哥几个也找过他,但是一直都没有音讯。”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