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婆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富婆文学 » 首席医圣 » 第526章 蹊跷!
温馨提醒:“富婆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526章 蹊跷!

作者:江湖喵
  监狱的生卫科办公室内,

  监狱领导跟宋澈、俞红鲤道谢赞美了一番,就先离开了。

  留下张常青,一边给他俩倒茶,一边道“这次真多亏了你们,否则就给这个易东升蒙混出去了。”

  顿了顿,张常青不无纳闷的道“话说回来,宋澈,你是怎么看穿的?看了几眼就确定了?”

  “我诈他的。”宋澈径直道。

  闻言,张常青和俞红鲤双双呆愣错愕,随即不约而同的嗤笑了出来。

  “这还是真是你一贯的套路。”俞红鲤哭笑不得。

  张常青也道“我记得宋澈你大学里,还选修过犯罪心理学,果然有一套。”

  “其实这种把戏,很容易就可以揭穿了,只是易东升抓住了监狱怕担责任的心理,也在诈你们。”宋澈道。

  “是啊,一旦出了人命,一层层问责下来,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张常青叹了口气,“看来,我这么多年的医学,都学到狗身上去了。”

  俞红鲤眼神一闪,道“对了,常青,你怎么会来监狱就职?我之前也记得你好像是去了市三医的肿瘤科。”

  不是歧视,而是一个前途光明的医生,公立大医院不待,跑来监狱生卫科当差,太让人无法理解了。

  哪怕是那些郁郁不得志的医生,宁可去小乡镇的卫生室,都不会给犯人们当专职保健医生。

  “实在不好意思跟你们坦白啊,有点丢人。”

  张常青苦笑道“我犯了事,甚至差点坐牢。”

  宋澈和俞红鲤忍不住对视了一眼。

  大学里,对于张常青,他们只是见过认识,不算熟。

  仅存的印象,就是张常青很低调很沉默。

  似乎家境也不太好,一直勤工俭学。

  张常青端起茶杯,一边摩挲,一边沉吟,“一年前,我负责的病人里,有个肠癌晚期的老人家,而他的家属由于治疗费问题也都不管他了,他实在太痛苦了,就一直求我给他一个痛快的……”

  俞红鲤的脸色凝重,试探道“你给他安乐了?”

  张常青抿了抿嘴,垂下头,无奈道“我一开始当然没同意,甚至老人家还给我跪下磕头了,我也没松口,但我真的不忍心……”

  说到这的时候,张常青握着茶杯的手开始使力发紧,眼中流露着痛楚“于是,最后一次抢救,我没有采取合规的抢救措施,而是给他注射了过量的麻醉。”

  “你……唉!”俞红鲤试图说些什么,但最终化作了一声叹息。

  后面的事情,不用多说,他们也猜到了。

  安乐死在国内是不被允许的。

  无论主治医生,还是直系亲人,都没权力这么做,否则将会以故意杀人罪论处!

  而张常青虽然没有直接给病人做安乐死,甚至,他的初衷只是希望减轻一个垂死病人的痛苦,让老人家弥留之际走得安详些,

  但他的行为,上纲上线来说,已经触犯了医疗法!

  属于很严重的医疗过失!

  说句很难听的,当时哪怕张常青把病人开膛破肚,割烂了病人的肠子,病人死在手术台上,那也无非是定义为抢救无效死亡!

  “后来,家属知道了,就闹开了。不得已,医院只能免了我的职务,给了家属一些赔偿,好在医院领导也挺通情达理的,帮我谋到了这职位。”

  张常青苦笑道“你们和其他人,肯定都觉得我挺傻的,但我爸就是这么走的,他走得太痛苦了,所以我格外理解那位老人家的感受……”

  闻言,俞红鲤也着实是又怜悯又气愤又悲哀。

  怜悯的是一个好医生,出于良心帮助了受苦病人,却反遭不公待遇。

  气愤的是那些操蛋家属,至亲饱受痛苦的时候不管不问,人没了,第一时间就赶来闹医院要赔偿了!

  悲哀的是,类似的案例,在医学界实在太多太多了!

  多得让人麻木!

  “你做得很好,对得起这身白大褂。”

  宋澈开口了“说句亏心的,换做我,都做不到你这一步,因为我也怕惹上麻烦,所以你值得我们的钦佩。”

  张常青错愕的看了眼宋澈,旋即笑了“谢谢你,宋澈,你才是我们医学院的骄傲,至于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不过你们也不用替我惋惜,我在这挺好的,不像在医院那么忙那么辛苦,压力也不大,我挺知足了。”

  “……”

  ……

  离开生卫科之后,俞红鲤仍有些唏嘘,“你说这究竟是什么世道,有良知的医生遭遇不公,恶贯满盈的犯罪者却在使劲钻法律空子。”

  “不是有句戏言嘛,每次校友会上,医学院的人凑到一块,都可以出一本人生百态的悲欢史嘛,不是自己的,就是病人的。”宋澈道。

  “要不想办法帮帮张常青?你不是和卫生厅挺熟的嘛。”俞红鲤提议道。

  “先不急,还有正事要办。”

  宋澈走进电梯,等电梯门合上,才道“你不觉得有些蹊跷嘛。”

  “什么?”

  “太顺利了。”

  宋澈道“虽然易东升和他背后的人,能想出范可尼贫血挺厉害的,但他们也该想到,这么罕见的病症,单靠伪装造假,要揭穿也很容易。还不如那些假戏真做,真把自己搞出毛病的犯人。”

  “……你这么一说,也有道理。”俞红鲤沉吟道。

  其实,俞红鲤他们一开始之所以对易东升的装病感到棘手,主要是不清楚易东升是怎么假造病症的。

  宋澈的揭穿,看似简单,但没有足够的经验和知识量,也得抓瞎。

  “还有一个问题,我刚刚在会见室里没讲。”宋澈咂咂嘴“想要造成易东升目前的状态,除了我讲的那些操作,还得有一个必不可少的环节,大量的服用甲亢药!”

  俞红鲤心里一动“你的意思是,监狱里,有人提供给易东升甲亢药,协助他装病?!”

  “所以,这个事,你们最好顺藤摸瓜的追查下去,但愿别是我想的那样……”宋澈叹了口气。

  俞红鲤则是俏脸紧绷。

  她自然知道了宋澈想的是哪样了。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是龚海波。

  俞红鲤接听了几句,说了句“马上来”,挂了后,就跟宋澈说道“已经提审了林文东,你要不要一起见见?”

  “来都来了,当然要见见这位故人了。”

  宋澈笑道。

  这时,两人已经走出监狱行政楼。

  忽的,宋澈若有所觉,抬头往楼上看了眼,就看到有个屋子的窗帘布微微晃动了一下。

  正是刚刚呆过的生卫科办公室!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