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婆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富婆文学 » 阴阳双人道天下 » 第110章:道家典籍
温馨提醒:“富婆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110章:道家典籍

作者:一笔情千古
  逍遥浪掌着灯火,在藏典室四处寻找,看有没有自己动心的典籍。

  “哇!这么多精典,难怪有四个人顾守在此!”

  逍遥浪惊叹之际,一边看个大概,里面主有几种内功心法,还富有刀、剑、枪、鞭、棍、戬、戟、箭、镖拳、掌、腿、指等各种法谱,亦包括棋谱、曲谱。

  逍遥浪翻找剑谱一行,里面果有《无极剑法》,即言道:“还真有!与我研习的一模一样。”

  逍遥浪再观向一边,竟还有百家典籍。儒家经典《上书经》、《诗经》、《乐经》,法家经典《法经》、《韩非子》、《商子》、《管子》、《乐纪》。兵家经典《孙子法》、《齐孙子》、《吴子法》、《蒙记》、《韩记》。

  逍遥浪看着这些,皆没有太大兴趣,就在失落之时,他看到了道家典籍,眼睛遂时变得雪亮。

  “道家典籍!”

  说时,急忙翻找,见有《黄帝》、《太公》(非姜太公,虽说姜太公亦是道家一尊,但此处没有他的典籍)、《黄石公》、《子房记》、《管子经》、《文子经》、《残梦》、《帝子》(帝子兮所著,天极宫创始祖师)《五行决》、《玄黄决》、《阴阳兩极》、《庄子》、《衍生法》、《鬼谷子下卷》、《老子》、《诸葛御合术》等诸多典籍。

  逍遥浪察看之时,皆将每本启开,观看一两记。选到最后,就选中两本典籍,《残梦》和《老子》。

  逍遥浪将典籍整理妥当,便掌灯出了藏典室。四位师兄依旧秉息打坐,见他走出石室,也没有任何言行。

  逍遥浪见状,便用手搬动石虎,准备启动机关,关闭石门。可任他用尽力气,石虎却不动分毫,逍遥浪一阵尴尬。

  就在无助之时,旁边的玄师兄起掌运劲,隔空一掌击出。伴随“咔咔“声响,石门随之慢慢关闭。

  逍遥浪见状,转身恭首言道:“多谢前辈相助!”

  玄师兄见状,淡淡言道:“你既为掌门之夫,便不用称吾前辈,更不必对吾行恭首之礼。”

  逍遥浪听得,恭敬言道:“前辈此言差矣,我与玲珑之亲,是夫妻之情。与前辈之识,缘于常情,前辈长为尊,晚辈岂有不敬之理!”

  玄师兄听得,即冷冷言道:“不束礼法,何以为君子?”

  逍遥浪豪言道:“守礼之人,并非全是君子,君子在心不在礼。无德之人,并非皆是小人,君子在行不在德。”

  此话一出,四位师兄皆睁眼一会,太师兄开口言道:“想不到你年纪轻轻,竟有如此辟世领悟,倒让我等要刮目相待了。”

  玄师兄亦面带微笑,似乎对逍遥浪很是欣赏。即问道:“少侠怀中之典籍,所为何著?”

  逍遥浪听得,一阵尴尬,自己放在怀中,本想悄悄带出石室。心想,这老头眼睛还能看穿衣服?知道自己带有典籍。

  逍遥浪哪里知道,玄师兄只是言诈于他,如此多的秘籍经典,谁会不动心。

  逍遥浪豪言道:“还请前辈勿怪,此二书太过精深,晚辈实想用心研读,定当不日归还。”说时,从怀中掏出两本典籍。

  这时,卯师兄蔑了逍遥浪一眼,扁师兄则难藏暴躁脾气,开口即言道:“既想参阅典籍,光明正大拿去即可,又何必遮遮掩掩。”

  逍遥浪听得,扁师兄是在暗骂,自己是个小偷,一时难以作答。

  这时,玄师兄又言道:“少侠,你既也是掌门之夫,室中典籍,尽可阅得,不知你所选为何?”

  逍遥浪听得,急忙上前呈书,言道:“请前辈过目。”

  玄师兄微微开眼一观,见上书是《老子》,突然眼睛明亮睁大,起手拾起《老子》,见下书是《残梦》。随即大笑几声,言道:“少侠之眼光,倒真让人另目相看了!”说完,放下典籍,闭目不语。

  逍遥浪暗自疑惑,也未多问,便作礼离去。

  逍遥浪出得玄武室,扁师兄即开口问道:“玄师兄,那小子选的什么武学秘籍,竟让你这般作态?”

  玄师兄沉默片刻,开眼淡淡言道:“《残梦》、《老子》。”

  三人一听,皆是暗自惊讶,竟是难以置信,扁师兄幽幽言道:“那小子,怎会选兩无用典籍。”

  玄师兄淡淡言道:“何为无用,玉师妹初进藏典室,首选亦是《残梦》。如今她之修为,已快赶上师尊,此中奥妙,或有因缘啊。”

  逍遥浪拿着典籍,高兴来到玉玲珑房间,见她打坐秉息,便没有打扰于她,坐在一旁看起典籍来。

  时过良久,逍遥浪境悟《老子》一书,犹如自己之思想,感慨遇到了隔世知己。

  因果。世之万事物,皆轨变不停,一变则变生一二,混元则永恒不变。有为则必有所为,无为则静观其变,变至心意,则可取,因果相循也。

  舍得。人皆有欲,实为精神。人以欲而生,无一欲则亡。欲可舍、可换、记得失永衡。梦米糕,需劳作,梦名士,需苦读,舍米糕名士,可得浮生休闲。取舍决于己心,得失切莫尤人。

  善恶。何为善?何为恶?杀人之人人恒杀之,则为恶,助人之人人皆助之,则为善。以善除善,则为恶,以恶制恶,则为善。

  虚实。世之万物,皆为一相实,万相虚,虚虚实实,决于己知。犹如天之阳,阳之实相,你我皆知,其虚相无可貌状。古人云阳为阳,古人云月则为月,实名在心,务虚务实也。

  这时,玉玲珑睁开眼,看着逍遥浪,开口言道:“在看什么,如此凝神意至,一言不发。”

  逍遥浪感慨道:“可惜了!古人已亡,只留这千古一书啊!”

  玉玲珑听得,淡笑而道:“什么典籍,敢称千古一书?”说时,起手运承,便是隔空取书,摆袖之间,书已在手。

  逍遥浪惊愕须臾,他只见玉玲珑抬手一挥间,自己手中之书本,竟就易失她手。这间接丈余间,坐持汲取,竟是这般轻而易举,“强抢豪夺”,只是“易如反掌”!。

  玉玲珑摆手一观,竟是老祖典籍,笑言道:“玉郎,你如此赞评此书,是有何高深领悟?”

  逍遥浪感叹言道:“万古一法,混元不变,世间万象,皆由心生。”

  玉玲珑即问道:“何为法?”

  逍遥浪:“无可名状,无处不在。”

  玉玲珑:“何为混元?”

  逍遥浪:“应天地而生,应万象之变,应万物归元。”

  玉玲珑听得,暗自窃喜,思索片刻,即言道:“玉郎领悟如此,可知世人,能长生否?”

  逍遥浪即言道:“应我之意,世人长生,实属不能。”

  玉玲珑:“何故?”

  逍遥浪感叹言道:“若无死,何有生?若不死,何言来生!世之所变,混元不改,无论化为何物,皆在混元之中,等待万象之变。”

  玉玲珑听得,附合言道:“如此说来……”

  逍遥浪豪言道:“如此说来,如果视生死,为万象一变,那它既是生的结束,亦是,生的开始。”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