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婆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富婆文学 » 一吻成瘾:人鱼老公太凶猛 » 番外一:秦二少
温馨提醒:“富婆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番外一:秦二少

作者:寒子夜
  “秦总,晚上有空吗,一起喝一杯?”年轻的女人漂亮而妩媚,涂着鲜红指甲油的青葱手指不经意的从秦越还未收回的手背上轻轻滑过,说不出的诱惑。

  秦越面不改色的收回手,脸上依然挂着签约时淡雅又疏离的微笑,道:“抱歉,我今晚约了人。”

  美女闻言眉一挑,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欺身上前:“是真的约了人?还是”她别有深意的朝秦越某处看了一眼。

  秦越面上笑意淡了一些,倒也没有生气的意思,他合上合同,冷淡的说了“再见”便起身离开。

  面对如此美女,竟真无动于衷。

  “经理,这秦总是不是那方面有问题啊?”徐媛媛的助理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带着取笑的意味。

  徐媛媛没说话,但是掏出手机在闺蜜群里啪嗒啪嗒打字交流。

  作为华国首屈一指的黄金单身汉,钻石王老五,而且人长得尤其帅,身高腿长,带点混血的气质,秦越简直是满满少女心的女孩们心里的梦中情人,可比那些个影视明星小鲜肉要招人爱的多。可就是这样一个称得上是十全十美的男人,他身边竟然没一个伴!

  自从秦越五年前正式接手秦氏,他便一跃成为商圈中的新贵,那时候他也才二十七岁,虽说又秦家的支撑,但不可否认,他的身价也随之上涨。原本不少人等着看笑话,想看一看这个被娇惯长大的富二代少爷会不会把秦家给整垮。意外的是,秦越接手秦氏,秦氏非但没有逐步退落,反而蒸蒸日上,产品品质过硬,后台过硬,任是谁也挑不出坏处。而秦越本人,从那时候起就成了贵女名媛们争相想要攀附的男人。

  可惜这男人身边似乎也没个人,也没有传出他结婚的信息,有不少打主意的明里暗里找上门,最后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于是又有人猜测他是不是一个同性恋,可惜过了几年也没见他身边有男人,所以又有谣言说他身体有问题,那方面的

  种种猜测,好的,不好的,统统没能让秦越站出来解释过一二。

  今年三十二岁的秦越早已脱离了二十岁时的年少轻狂放荡不羁,他的骨子里依然是一个慵懒的人,空闲了也着实想放松消遣一下。比如今天。

  他约了老朋友们一起去喝酒,所以对徐媛媛的推拒的也并非信口胡诌。

  老朋友还是那几个老朋友,不同的是,他身边的一个个老朋友都脱单了,郭雨生这个曾经口口声声的不婚主义者是最早结婚并且有孩子的,现在小孩都能打酱油了。倒是最开始有女朋友的周尚儒,他跟梁莹莹分分合合合合分分差不多九年,结果最终还是因为家世身份的不配选择了分开。梁莹莹和一个富商奉子成婚,周尚儒醉生梦死了半年,终究还是顺从了家里给安排的人,今天晚上,是周尚儒脱离单身前的一个派对。

  “秦二,这边这边。”秦越刚到达目的地,就被眼尖的赵方华给看见了。

  赵方华是这么些年来变化最小的,一如既往的二,一如既往的不问事,天天做着他的花花公子,他的两个姐姐和母亲以及赵凌华都把他当宝贝宠着,他过的才叫真正的舒心。

  秦越越过拥挤的人群朝他们的“雅座”走过去,随手将领带给扯了扯,太过正式的装扮并不适合这种场合。

  “你们搞什么鬼,没包间了吗?”秦越都不记得有多久没在这么多人的酒吧大厅喝过酒了,而且他谨记喝酒误事,所以不管多好的酒,都绝对不贪杯。

  “我们要的是气氛,气氛懂不懂?!”赵方华单手把人揽过去,哥两好的重重在他肩上拍了两下,差点把猝不及防的他给拍到地上去。

  秦越无语。

  “我说秦二,你单身时间也太长了,这都十年了吧,打算什么时候找个女人啊,不结婚生孩子好歹也谈谈恋爱啊!”升职为父亲的郭雨生也三十多了,这家伙在他老婆月子里吃剩饭吃太多,营养都补到了他身上,他也不急着减肥,而且近年来越来越放纵自己,整个人都圆润了。

  要说郭雨生结婚生子后最大的变化,大概是自己有家庭了就见不得别人单身,总想着拉郎配对,恨不得所有人都是一对一对的。

  今天也不列外,当秦越看到那一水儿年轻漂亮的女孩时,脸都青了。

  “放心放心,都是良家女孩,可以谈恋爱的那种。”郭雨生还一脸暧昧的用胳膊肘捣了捣他,“清纯的、秀气的、妖艳的什么款都唉唉唉,有话好说别动手啊”

  郭雨生不负众望的给揍了,旁边郭雨亭和赵方华完全是看戏,不过说真的,秦越这修身养性也就修身养性吧,时间未免也太久了,这都十年了。

  “你该不会是看破红尘想出家了吧?”郭雨亭一脸担忧。

  “你们现在真是无聊啊,一个个有伴了就见不得别人单身是吧?”秦越黑着脸看自己的小伙伴,每次聚会都逃不过这个话题,他也是够头痛的。

  这可真怪不得秦越,自从十年前夏晴雯那件事之后,他对女人虽说不至于到有阴影的地步,但提不起兴致也是事实。

  他这十年来身边虽然没女人,但工作已足够忙碌,他可以跟各色人打交道,学习更多为人处世的方法,生活很充实。至于有没有伴这种事还真不必太过在意,伴侣和孩子是为了血脉的延续,哪怕他不结婚生孩子,他还有姐姐和弟弟,秦枫现在也是个大小伙了,长得又高又帅,女人缘比他这当哥的还好,就是太高冷也太害羞。

  “对了,你姐跟你姐夫他们现在到哪个国家了,滕姐上个月还收到他们寄回来的包包,大概是在法国,他们这一年有大半年在外面可真舒坦。”郭雨亭说着语气很是羡慕,羡慕完之后又是浓浓的嫉妒:“s的老总一年也没个人影生意还那么好也是见了鬼。”

  “那都亏了我哥啊,总裁不在,好歹有副总不是?”赵方华提到赵凌华在s目前的地位也是与有荣焉。

  几个人凑一块便是闲聊,周尚儒到的比较晚,到了之后就一个劲的抱怨帝都路况,然后不出意外的喝了个酩酊大醉。

  感情的事,有像郭雨生和他妻子那般从认识到相识到相知水到渠成的,也有周尚儒这种因为家族利益而在一起的,没有感情可言,所以也不急着找一个伴侣,他父亲倒是有催过,但都被他糊弄过去了。

  折腾到半夜,众人给喝的烂醉如泥的周尚儒叫了车送他回去。毕竟对周尚儒而言,梁莹莹是真正他用心爱过的女人,爱到骨髓里了,如今各奔东西再无交集,他心里不难受也是假的。

  那么对于即将过门的妻子,他又该将那位摆在何种位置呢?秦越叹了一口气,却没法评价什么。

  若说秦越真的无欲无求,也不太正确。

  秦越有个小情人,这个小情人,叫肉肉。

  “喵呜”

  蓝灰色的皮毛,圆溜溜的大眼睛,这只猫中长相称得上是漂亮的苏格兰折耳猫看到自己的铲屎官,娇气的叫了一声,或许是埋怨铲屎官回来的太晚,爪子直接招呼上,价格不菲的西装长裤就多出了一条浅浅的勾丝。

  “我的小祖宗诶,我就回来晚了那么一点点,您又报废了我一条裤子”秦越将这只圆滚滚的蓝猫抱了起来,抓住它的两只小爪子,把脸埋进那肉嘟嘟又软绵绵的毛中,使劲蹭了蹭。

  吸猫不可自拔。

  这只名叫肉肉的苏格兰折耳猫是沈画和塞壬去苏格兰时特地带回来的“特产”,不对,沈画的说辞是给他的生日礼物,三十岁的生日礼物,因为他没女朋友,就送个“女友”给他,差点把他给气背过去。

  结果倒好,这只小母猫成了他的“闺女”,他身边唯一的雌性生物。

  说起来似乎也挺可怜的,可是猫这种生物它真的有魔性啊,秦越在接触猫这种生物之前从来就不知道自己是个隐形的猫奴,结果“闺女”到来后,他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蓝猫粘着他喵喵的叫,意思是要加餐。

  秦越一脸纠结:“闺女儿,你这体重真不能再增了,影响健康啊!”他真后悔了,后悔给取了“肉肉”这名,结果他的小宝贝还真就往长肉的方向发展起来。

  “喵喵喵喵”没能顺利讨到宵夜的蓝猫叫声更加软糯,撒的一手好娇。

  “不行不行。”秦越拒绝。

  “喵嗷呜”

  “你瞧瞧你,这都上二十斤了,前几天带你去华医生那里她可把我训得不清,说我太放纵啊啊啊啊啊,别动爪子啊”

  一人一猫就此僵持,最后还是猫奴秦越败下阵来。

  但接下来的一周,秦越发现他“闺女”胃口不太好,而且还不爱动,拿它最爱的食物逗它它也是懒洋洋的,只偶尔才稍微给面子的吃一点,这可把秦越愁坏了,连续两三天下来,他就坐不住了,把猫给带去了宠物医院。

  “您又给肉肉吃外卖了吧?我不是跟您说过猫的肠胃跟人类不一样,人类的食物它吃不得”秦越熟识的医生华兰如是说,秦越是她的老顾客了,这位可是个资深猫奴,肉肉有一点风吹草动他就跑过来,一来二去的,她想不熟都难。

  秦越:“”即便被训了他也没法反驳。

  “秦先生,您真不能再这么纵容肉肉了。”华兰严肃道。

  秦越委委屈屈的看着她,道:“可是它以撒娇,我就想把我吃的分给它”这话说的他是真虚。

  华兰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那您下次跟它一道吃猫粮吧!”

  秦越:“”

  这真是个好主意。

  “对了华医生,肉肉的猫粮快没了,我想给它再多买一点,有新口味吗?还有玩具,上次那几个毛球不知道被肉肉丢哪去了,逗猫棒也被啃残了,啧啧,我闺女太活泼哦对了,肉肉真的没事吗?”秦越絮絮叨叨说了一通,视线又不经意从华兰的白净的脸上掠过,心跳速度不受控制的快了两个拍。

  华兰并不是很漂亮,但她长相白净清秀,个子也小小的,很是娇俏可人,对人比较冷淡,偶尔脾气还比较大,不过对动物很有耐心,也很温柔。

  “秦先生以后要记得千万别再给肉肉乱喂食就好了。”华兰一边说着一边拿玩具逗肉肉,半蹲下的她露出一截白皙纤细的脖子,她骨架每个地方都小小的。

  “喵呜”肉肉被华兰一逗,也恢复了精神。

  它的声音将秦越有点走神的思绪也拉了回来,颇有点不好意思的咳了一声。

  “伤风啊?”华兰斜睨了他一眼,“伤风也离肉肉远一点,别传染给它。”

  秦越:“”这女人真不会聊天。

  两人再说了几句就没继续了,秦越倒是想请人家吃个饭聊表下谢意什么的,结果他还没开口就有个帅哥过来,跟华兰约了吃饭。

  原来有男朋友了啊。

  秦越有那么点小小的失落,难得这么多年下来,他终于有了一个想要交往的对象,可惜啊可惜。

  秦越将肉肉装进了大包里准备回家,结果在出门时又遇上了进门的华兰,秦越愣了下问:“华医生忘记什么了吗?”

  华兰点头道:“忘拿手机了。”

  “这年头出门什么能忘就是不能忘带手机。”秦越调侃了一句。

  华兰很是赞同,又看了眼时间,说:“已经是这个点了,秦先生也还没吃午饭吧,要不一起?”

  闻言秦越一愣,犹豫道:“我去应该不太合适吧?当电灯泡会遭雷劈的。”

  “电灯泡?那是我哥。”华兰狐疑的看他一眼。

  “原来是哥哥啊”秦越意味深长道。

  华兰点点头,觉得他这语气有点怪异。

  “华医生有男朋友吗?”秦越忽然问。

  华兰微微一怔,老实的摇头:“没,怎么了?”

  秦越唇角勾起一抹欣慰的笑:“没什么,不过今天带着肉肉,不太方便,等周末了我再单独请华医生,谢谢你这么长时间来的照顾。”

  华兰不明所以,心说宠物医生照顾宠物是应该的,不过这话她没说出来,她对喜欢动物的宠物主还是很有好感的,尤其秦越对他家肉肉是真当闺女疼的那种。

  “华医生,改天见。”秦越心情颇好的朝华兰挥了挥手。

  “改天见。”

  题外话

  还有一个番外,新坑求支持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