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婆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富婆文学 » 这个女主有点皮 » 第389章 不是你想的那样
温馨提醒:“富婆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389章 不是你想的那样

作者:时光曲
  昊天被老君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一大跳,猛地站起身。

  慌忙中,原本挂在昊天身的某人直接栽了下去,顺着长长的阶梯轱辘到了舞台中央,撞到障碍才停下。

  这一跤摔的是远了些,可对现在的知月来说,不过是毛毛雨而已,手撞出的淤青,个把时辰就会消掉。

  只是事发突然,她一时有些转向,抬头定了定神儿,才分辨出座的位置。

  见那三人像是都要下来扶她,她连忙挥手制止了,一个屁墩儿而已,她又不是小孩子了,都下来折腾啥。

  自己爬起来就完了呗,恩?那是……

  知月方才就发现了,阻挡住她的障碍物,其实就是台正在起舞的一位选手。

  之前在评委席那会儿,她的注意力都在三位夫君身,根本没注意到这些参选的美男们居然穿的都是裙子。

  对方又恰巧是以一个踢腿的姿势被昊天停在了台,知月此时仰卧于地,视线刚好看进人家的裙底……

  隐约有道白光,什么东西?不会是暗器吧?

  她猛然想起自己当年参赛时,险些被虎啸山季采儿暗算的事,心里这火儿腾一下就来了。

  如今是她登基坐殿了,绝不能让这等宵小之辈在她眼皮子底下伤人,她倒要看看,这家伙藏得是什么兵器。

  想到这儿,她顺着那人裙摆,抬手向一探……

  不好!猜错了……快撤!

  评委席那三位别的没瞧见,只瞧见小娘子跑回来的速度比滚下去的速度还快,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别……别闹了,让他们继续比赛吧”。

  知月边说边拿起酒壶自斟自饮了两杯,她刚刚……好像做了亏心事,须得缓缓。

  昊天一个响指,周遭喧嚣四起,台歌舞继续。

  “干嘛一直喝起来没完,亲就亲了,为师又没说你什么?”

  老君眼瞅着某人从下边回来,始终红着脸,低着头,自顾自的喝酒。

  还以为是自己先前的话让她难堪了,多少有些于心不忍,便悄悄夺下了某人手中的酒壶。

  “师父,我……”

  她撇了一眼老君和老君身后正在看着她的如来,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她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老干些糗事呢?

  “没人怪你,你喜欢谁,那是你的自由,别胡思乱想了”,如来现在终于知道,他也会和老君一样,嫉妒所有人。

  只是他要装作大度,他们都要装作大度,不然她夹在中间便会很难做。

  知月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她想再喝几杯解解渴,她还想知道为什么这种级别的比赛,会有人真空阵,不会着凉么?

  一曲过后,到了公布本轮赛果的时候,整个瑶池的气氛开始紧张起来。

  小研走台阶,询问座四位评委的决定。

  知月他们当然要装模做样的商议一番,然而,最后拿给小研的还是那份已经内定好的交换名单。

  小研大概是个制造气氛的天才,一份简单的首轮入围名单,让他宣布得跌宕起伏、扣人心弦。

  仿佛那些序号没从他口中念出来之前,都还有着无限可能一般,搞得喝闷酒的知月都快信以为真了。

  她怕自己忍不住去确认某个狂徒身的号牌,便趁着中场,借口嘘嘘溜了出来。

  找个没人的转角,坐下吹吹风也好,这身礼服华美有余,轻便不足,实在是太热了。

  她拉低了领口,丝丝的微风清凉通透,好不惬意。

  不能耽搁太久,如来他们会担心的,先前说好了不能落单,她得回去了。

  知月站起来打了个酒嗝,便打算按原路折返,谁知刚出了拐角就被人撞了个满怀。

  “什么人?”知月条件反射地把来人推了出去,仔细审视着对方。

  此人穿的还是一轮比赛的裙子,被知月这么一推飞出去老远,正护着心口趴在地。

  看来这家伙是参赛选手之一,知月心中暗想,可这个时间他们不是都应该忙着准备下一轮比赛才对吗?

  “你在这儿做什么?”知月觉得对方攻击力为零,对她完全构不成威胁,才迈步过来扶了他一把。

  “为什么要让我入围,我不想去后宫做你的金丝雀”,他勉强站起来,便立刻甩开知月。

  “朕又没去你家门口提亲,不是你自己跑来天宫,穿着裙子供我挑选的么?”

  知月被此人的怪异举动搞得莫名其妙,随手扯了扯对方的裙子。

  “请放尊重点儿,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他脸红了,伸手按住裙摆。

  “哪种人?为了爬龙床花样百出,光屁月殳台跳舞不算,现在又追着朕玩欲擒故纵?你很懂嘛,小家伙儿”。

  知月前一步勾起对方的下巴,闪烁的黑瞳与她四目相对,她便知道对方喜欢她。

  呵,好没意思,她摇了摇头便放手了,还是回去喝酒吧。

  “你怎么知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的裤子场前被扒光了……”,他急着向她喊道。

  知月无所谓地向身后摆了摆手:“这还重要吗?下一轮朕会把你从名单里剔掉,放心吧,不会让你当鸟的”。

  “你……根本还不知道我的名字”,他在后面气的直跺脚,声音越来越小,“而且你都弄伤我了……”

  “九号,朕记住了,还有……要称朕为帝君,没规矩”,知月回头看了一眼他身的号牌,便回瑶池去了。

  临近座位之前,知月把小研叫到一边,大致打听了一下那个九号。

  事有凑巧,他竟是研礼那边首推的人才,肤白貌美,腰窄臀坚,而且有特长……

  知月苦笑,她回想了一下,那家伙是白的不像话,高高瘦瘦,弱柳扶风的气质,他能有什么特长啊?

  咝……好像还真有。

  研礼这帮为老不尊的,这事他们是怎么知道的,难道选手入宫之前,还要挨着个的拿尺子量出个高下来?

  知月回到座位手肘撑着桌子,脑袋里又闪过方才那个倔强的声音: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的裤子场前被扒光了……”

  她噗嗤一下便笑出了声,他到底多大了?怎么还会被人扒裤子,白痴么?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