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婆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富婆文学 » 做长公主那些年 » 第一百零一章:将军府的墙塌了
温馨提醒:“富婆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一百零一章:将军府的墙塌了

作者:漠家初九
  司赢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杨为先:“不认识?好一个不认识。”

  “既然杨将军不认识,那么其他爱卿来帮朕瞧瞧,这上面的字迹是否是杨大人的。”

  一瞬间殿内百官都窃窃私语的讨论了起来,刚刚账册掉在地上。

  上面的内容以及字迹,他们好些人都瞧的分明。

  可不就是他平日里的字迹。

  杨为先依旧大呼自己冤枉:“皇上,臣真的是冤枉的,那不是臣的东西,是有人模仿臣的字迹要诬陷微臣,还望皇上明察!”

  说完便磕起头来,一个又一个磕的头都破了,可见其用力。

  冤枉二字,挺近司赢的耳朵里,他觉得格外的讽刺。

  百官觉得这杨将军作为将军,现在的样子着实难堪了些,都纷纷偏过头去。

  司赢瞧着他这模样倒觉得有意思的很,面上却是看不出喜怒。

  语气有些凉薄:“诬陷?人证物证俱在你说你是被陷害的?”

  薄启力到底是做了多年权臣,他听出司赢语气虽然凉薄,但是其中的嘲讽之意却是十分明显。

  “皇上,老臣还有几个问题要请教这位状告之人。”

  司赢瞧了薄启力一眼,大手一挥:“准。”

  薄启力走到人面前说道:“我有几个问题问你,请你依次回答我。”

  那人瞧着薄启力,没有半点退缩,点了点头。

  见他同意,薄启力开口出了三个问题:“你是何人?你家住哪里?你是如何得到这本账本的?”

  那人听完之后一一道来:“草民王二小,家住城西王家巷。”

  “这本账册是草民的一个老表给我的,他在将军府专门替将军管私账的。”

  杨科听完恼羞成怒:“你胡说,你胡说,我根本就没有什么管私帐的账房先生。”

  从始至终就没有什么管私账的先生。

  然而并没有人搭理杨为先。

  有一位大人,忍不住站出来问道:“你那老表是何人?现在在何处?”

  被提及到这个问题,王小二的眼圈一下就红了:“草民的老表叫王福,他失踪了。”

  王福?那个王福?

  王小二并没有直接说王福死了,而是用了一“失踪了”来形容。

  这三个字一出就有些微妙了。

  失踪了有很多种解释,眼下最符合怕是被杀了吧?

  这时另外一位大人也开口问道:“既然失踪了,你是如何得到这些东西的?”

  面对这么多人的发问,那个王小二先是有些瑟缩,但是目光一触及杨为先,他又生出些许勇气来。

  “因为王哥他自知,知道了太多杨将军的秘密,他怕有朝一日自己会被杨将军灭口。”

  “所以他事先便给了草民一个包袱,然后告诉草民:有朝一日若他失踪了,便去宫门前敲闻冤鼓告御状。”

  “就在前阵子草民这个老表突然就失踪了,一连过了好几天都不见他,草民想他可能出事了。”

  “草民想起了他之前的嘱咐,打开了他给我的这个包裹,才知道这是咱们镇国大将军贪污军饷的账本。”

  随着王小二的一番话说完。

  殿内一片哗然,不少人这才恍然想起。

  这王福不就是一直跟在杨为先身边,那个鞍前马后的那个副将吗?

  随着王小二那一番话说完,杨为先忽然冷静了下来:“你分明是在胡说,王福根本就没有什么老表,你是冒充的!”

  “那么请问杨将军,你的副将王福去哪里了?”司无邪的声音从殿外传来。

  紧接着她与司无真的身影便出现在了殿内。

  杨为先语气一滞,王福去哪了?

  他叛主,自然是死了!

  薄启力一瞧司无邪出现,便愈发确定今日这桩事,这位长公主怕是没少出力!

  他目光微沉,语气带着几分霸道:“长公主殿下,这是金銮殿,不是御花园。”

  这薄相的意思很明显,长公主您要玩去别的地方玩去,不要来这金銮殿上撒野。

  司云寒在司无邪和司无真出现的瞬间,抬头便注意到司赢的表情。

  没有通传的情况下,父皇对她们没有任何责怪,没有任何不悦,甚至还带着笑意。

  她们上金銮殿跟在逛花园一样轻松。

  这样一比较,他花了那么多心思,才能在这朝堂上有一席之地,显得有多可笑?

  司无邪瞧着薄启力笑盈盈的说道:“丞相大人,晚吟是识的字的。”

  司赢慈爱的的问道:“晚吟,无真,你们怎么来了。”

  今儿这出大戏,可是自己这对儿女一手安排的。

  司无邪姐弟先是向司赢行了个礼,然后司无邪才娓娓道来:“父皇,儿臣是来给父皇您道喜来了。”

  司赢挑了挑眉,有些好奇的说道:“哦?何喜之有?”

  司无真瞧了司无邪一眼,见她点头才接着说道:“回禀父皇,儿臣今日与阿姐走在路上,路过将军府时,将军府的墙突然塌了,然后从里面流出好些宝贝和银两。”

  此话一出,突然惹了不少人偷笑。

  这将军府的墙塌的真是时候。

  司无真看着那些大人,不少悄悄抖动的身子,也不知道是在做什么。

  无真停顿了片刻继续说道:“儿臣与阿姐便想着先帮杨将军守着,但是为了防止丢失回头将军回来对不上数,恐惹人争议。”

  “阿姐还特地差人将那些银两和奇珍异宝细细的统计了一番;最后统计得出总共价值五百万两黄金。”

  “儿臣没想到咱们一国将军竟然都这般有钱,想来轩辕国的国库应该更充盈才是。”

  “儿臣前几日还瞧着父皇为国库空虚发愁,今日看来国库未必空虚,想来对父皇是个好消息。”

  眼下那将军府的墙怎么塌的不重要了,这王小二是真是假也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这杨将军……

  杨为先听完司无真这一番话,脸色立刻苍白了起来,什么将军府墙塌了,什么五百万两黄金,这就是要给他定死罪啊。

  他看向司无邪,目光有些怨怼。

  司无邪拿他开刀,不就是因为端午宴会那一日,他嘲笑了司无真一下吗!

  司无邪瞧见他看过来的眼神,微微颔首,回之以淡淡的笑容。

  那模样似乎就是在说:你想的没错。

  此时其他大臣们的内心是骇然的,五百万两黄金什么概念?

  那是杨为先这个将军一辈子靠着俸禄都攒不下来的钱,他又是个粗人,更不懂什么生财之道。

  就算会做一点小生意,也不可能攒下这么多钱。

  结合这王小二之前的控诉杨为先贪墨军饷,想来是是十有**的事了。

  尤其是近几年来朝廷为了养兵,每年拨出军饷不下百万两黄金比战时更甚。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